One comment on “11.達爾文主義者的信仰

  1. 關於進化論 程明聰神父講得很好 可以參考參考:

    http://askfrfrancis.org/qa/how-should-catholics-understand-evolution
    問 : 天主教徒應如何看進化論?
    【 問題來自 】 Hong Kong 香港
    程明聰神父答 :
    進化論基本的概念,很多人不知道,其實早在早期教會,就已有好幾個聖人有談及。其中最全面之一是聖奧思定的 “seminal theory”—「種子理論」。
    據奧思定說,天主創造萬物,並不需要一切都是固定而不變的,而是有如種子:天主可在創造之中,預先包含了隱藏的潛力,待有需要時,隨着時間和環境逐漸發展。現在見不到的,不代表天主不早已種植在可見的事物中;現在新出來的,也其實早已蘊藏在最初的創造之中。天主早已安排好了。
    所以現代進化論的問題,並不在於生物可否進化,而是達爾文將可以進化等同於創造,認為因此一切都是自然而來的,並沒有神,也並不需要一個創造者。這個斷案是不科學的,因為他和以後的進化論家,至今仍不能證明這一點。
    天主教接受「小進化」,如一種鳥能因環境需要而演變出另一種。但天主教對「大進化」,如魚單靠「適者生存」而能變出鳥,卻抱有極大懷疑,因為科學上沒有足夠這樣大進化的證據。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魚與鳥之間的基因雖然接近,但要生出一對有用的翼來,在基因上的變化可是萬萬中無一。即是說,如果單憑自然而混亂,無意識的力量,如輻射,是絕對沒可能有系統地由魚進化出鳥來的。更甚的事,若果有足夠的輻射可以產生這大型的進化,應該有很少數成功,而非常大量的失敗品。但我們卻從來沒有找到這些非常大量的魚不成魚、鳥不成鳥的化石。它們去了哪裏?所以如果魚要進化成鳥,唯一科學的解釋,就是有一個有意識的力量指引這進化,這我們相信就是天主了。再直接些來說,要相信無意識的自然力量能恰巧製造這種大進化,其之渺茫,比之要信有創造者可更高。
    從猿猴到人也是一樣。而再想,由單細胞生物要進化成人,要是一次大進化之渺茫的幾多次方?任何有責任的科學者都必要說,絕對不可能!或,絕對是要背後有一個有意識的,極高智慧和組織能力的力量。那不是天主是誰?
    留意一點:達爾文並不是一個負責任的科學家。在他成名作 “Origin of Species” 中, 即是他發表人是從猩猩來的一書中,他寫道:人的智慧我們不知道是從而來,所以暫時將之擱置,那我們就可看到,人和猩猩很相似。因此,人就是從猩猩進化來的,而智慧一定是從中進化出來的。這種推論是叫做「先入為主」,是不合邏輯,也絕對不科學!人和猩猩最大的分別,不,人和所有其他生物最大的分別,就正正是人的智慧與理解,正正是要解釋的問題。怎可將之擱置,而先成立進化論,然後草草說這個不能解釋的問題,自然就是進化出來的?這簡直就是無賴!這樣跟說暫時不看我與你誰欠誰錢,那我和你最大分別就是我賺錢多過你,那一定是你欠我錢了,一般無賴。
    總括來說:天主教接受小進化論,因為天主藉科學證據,啟示了同類進化的真實。但大進化,我們相信,若是真的,天主的手必在其中指引,因為科學並沒有任何確實證據,反而指向背後必須有一個有意識和智慧的力量才可成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