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comment on “偵九隊立大功,阻止鋼彈摧毀總統府

  1. 以前在學校上《法學緒論》時,曾仔細地去翻一翻我們的《刑法》,發現裡頭<br />
    有多得嚇人的問題。基本上,我們對於許多在一般道德上,「感覺」屬於<br />
    灰色的部分,刑法全都以曖昧的文字,「保障」了執法者的彈性。舉凡色<br />
    情、言論、賭博、公共秩序等方面,警察全都可以「擴充解釋」,想抓就<br />
    抓,完全「合法」;一段「違反善良風俗」的規定(到底怎麼樣才算違反<br />
    善良風俗,行政權說了算……),就可以讓一堆人去看守所被人捅肛門。但<br />
    在現實面上,警察人力沒那麼多,所以許多事件便都「晾」在那兒;哪天<br />
    需要,再抓幾個倒霉鬼去充數。<br />
    <br />
    光看今天 V兄事件的反應,與先前檢察官大舉搜索成大宿舍學生電腦事件<br />
    一樣,全都被人認為是「大砲打小鳥」。小弟認為,輿論的重點不應該擺<br />
    在「比例原則」這種事情來作文章;因為如此一來,你就承認自己是在做<br />
    違法的舉動,「只不過 ooxx….」。為何如此放過立法者與執法者的罩<br />
    門呢?明明就是這群人共謀制定了一堆將全民打成罪犯的法條,我們還期<br />
    待他們「施恩」放過「微罪的小民」?<br />
    <br />
    真正的問題在於法條的不合時宜,而非醬在那幾個話題繞圈圈,好讓那群<br />
    行政立法者輕鬆看小老百姓自己吵成一團,而他們好像沒事一般。<br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