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comments on “死刑專題二--對「死刑應不應該廢除—1」的反擊(2007.01.25改錯字一修)

  1. 我只講兩點,第一點是想法,第二點是提問,<br />
    <br />
    1.假如無期徒刑真的"無期",我贊成廢除死刑,假如無期徒刑<br />
    <br />
    常常比判三十年有期徒刑關的時間更少,我就不贊成廢除死刑.<br />
    <br />
    2.無期徒刑和死刑何者對人民侵害較小,是誰作判別的?<br />
    <br />
    關個N年之後,假使最後出獄了,沒飯吃又找不到工作<br />
    <br />
    (有前科很難找工作,何況是必須被判無期徒刑的重罪),<br />
    <br />
    最後…不是繼續犯罪就是自殺,活著比死了還痛苦…<br />
    <br />
    要是我倒寧願一走了之,免的活受罪……

  2. 1.<br />
    有期徒刑可是1/2就可以假釋的…= =<br />
    30年有期至少要關15年,要比就都用下限來比。<br />
    2.<br />
    死刑永久剝奪人民生命權<br />
    無期「暫時」剝奪人民自由權<br />
    生命權比自由權重要這點不需要再多廢話吧。<br />
    至於工作權?<br />
    你以為生命權都沒了的「人」可以從陰間回來打工嗎?…XD

  3. 既然開了新文章,先引你上篇文章給我的回覆<br />
    <br />
    >這是很有問題的,上述的立論有一大部分都建立於刑法是為「代替」被害<br />
    >者向加害人進行報復的前提之上,然而實際的情況卻是絕大部分刑法都沒<br />
    >有「被害者的意志」存在,除了傷害誹謗等以外,其他刑事案件即使被害<br />
    >者想要撤回也不可能,故刑法並非「代替發動」的性質,而是「國家」對<br />
    >加害者(被告)的「侵權」,就憲法23條,除該四項情況之外,「國家」<br />
    >不得以法律限制之。<br />
    >在法律上,加害人對被害人的侵權行為,與國家對加害人的刑罰(同樣是<br />
    >權行為)是「兩件」事情。<br />
    <br />
    再引你這篇文章的結尾<br />
    <br />
    >又 說到「放棄(與罪相應)人權」,就刑罰種類有限的現在來說是不可能的,例如傷害罪,其侵害的法益<br />
    >(身體)與可能被執行的刑罰所侵犯的法益(自由、財產)就 不同。而若開放「相應應報」的刑罰系統,<br />
    >就會出現許多問題,例如誹謗、公然侮辱針對的是「人性尊嚴」,可是人一旦相應放棄人性尊嚴,那就等<br />
    >>同這傢伙變成 「不是人」,接下來要宰要割要踢要踹,都變成只能以「動物保護法」來處理???<br />
    <br />
    我的論點從來都沒提到國家是爲代替被害人向加害人報復,因為報復要有實<br />
    質上的行爲構成傷害才算成立,我的論點裡最終的結論是死刑的保留是基於<br />
    在法理上每人的基本權力皆平等這一點,所以法律應保留剝奪侵害他人生命<br />
    權者生命權的可能性。的確,撇開法理的話,任何的刑罰都是「國家」這玩<br />
    意兒對個人人權的侵害,然而社會就是基於對基本權力及公共利益的尊重而<br />
    構成的,所以才會有法律的存在。受限於現實狀況﹝刑罰種類有限﹞有不能<br />
    完善做到的部分,不代表在法理上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放棄基本權力後爲避<br />
    免刑罰被濫用才有比例原則的存在。<br />
    <br />
    我的論點是把法理對人權平等的要求放第一位,先有法理才有刑罰執行及執<br />
    行監督的原則。不過在這討論中倒注意到一點,三個基本權力當然是不能相<br />
    比,而生命權跟其他兩者比起來就明顯的不同處就是在不可逆性上,因此比<br />
    起其他犯罪來,對殺人罪做出加害人放棄生命權被保障的權力這個結論是比<br />
    較直接明瞭,對於其他犯罪如傷害跟誹謗就得做出明確定義是侵犯到何種基<br />
    本權力。<br />
    <br />
    <br />
    <br />

  4. 再繼續回…<br />
    <br />
    >如果考慮「潛在有計畫要犯罪者知道懲治條例被廢除這件事」,而死刑<br />
    >具有嚇阻力,那麼顯然越接近現在、也就是公告廢止經過越長時間會有<br />
    >越多人知道這件事,於是該項犯罪率應該是逐年上升,而不是越來越少<br />
    >才是。<br />
    <br />
    這還是沒有充分達到足以構成我在上篇回文提出的第二個條件的情況:犯<br />
    罪者有把被捕這件事及被捕後所面對的刑罰列為要不要犯罪的考量﹝第一<br />
    個條件只是構成這個條件的先決條件﹞,不過反正我本身就不相信死刑的<br />
    嚇阻作用有多大,只是想強調單用懲治條例被廢除跟犯罪率下降這個比較<br />
    就做結論是很不精確的行為而已。<br />

  5. 我不相信司法絕對公正 (也是太苛求了, 人怎麼可能絕不受矇蔽呢), 所以不贊成死刑.<br />
    免得哪一天親朋好友或我自己被冤枉判了個死刑, 就有點討厭="=.<br />
    <br />
    <br />
    在不能保證公正的情況下判死刑, 意思就很接近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6. 會不會有誤判<br />
    是審判技術的問題<br />
    不是要不要廢除死刑的問題

  7. 另外<br />
    生命權真的優於自由權嗎<br />
    那麼<br />
    生命誠可貴<br />
    愛情價更高<br />
    若為自由故<br />
    兩者皆可拋<br />
    這段名言又如何解釋呢

  8. 一個回應給我貼三次是怎樣?<br />
    那個鳥蛋名言之外還有個名言是愛情比不上麵包,這樣說來麵包比生命<br />
    權重要?<br />
    搞啥笑話~= =<br />
    <br />
    > 死刑的保留是基於在法理上每人的基本權力皆平等這一點,所以法律<br />
    應保留剝奪侵害他人生命權者生命權的可能性。<br />
    <br />
    依照這種論調,刑罰就應該有無限種。法理上每個人確實都有平等之人<br />
    權,但這絕對無法引導至「法律必須保留剝奪侵害他人X權者X權的可<br />
    能性」之結論。<br />
    而且不是「拋開」法理來看,是「法理上」刑法就是國家對人民的權利<br />
    侵害,刑事訴訟之當事人、也就是檢察官,他所代表的是「國家」而不<br />
    是「被害者」。<br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