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comments on “比神創論更老梗--未審先判、二二八(2007.03.01回應轉移鏡站)

  1. 哈哈哈,那段游錫堃講了「蔣介石是(林宅血案的)兇手」,我娘突然說「27年前?那時候<br />
    老蔣早就死啦。」最好笑。民黨就是這樣啦,看多了也就算了。把重點放在執政黨有做多少<br />
    事,就可以讓不吃搖頭丸的人也像吃了的一樣。

  2. 說的好!所以說『南京大屠殺』只是一場官逼民反的衝突,面對<br />
    民亂,為了維持南京的制序,大日本帝國皇軍本來就有義務斬暴<br />
    民、屠盜匪,以維護社會制序,難怪小泉前內閣參拜南京大捷的<br />
    英勇志士是如此心安理得,也証明中國人炒作靖國神社是在搞意<br />
    識形態,意在轉移自己國內施政的差勁,順便賣弄悲情好討賠償<br />
    金,難怪中國一遇反日就亢奮,原來如此!<br />

  3. 如果有所謂「未審先判」,為何當年那些加害者、或者其後代,都還活得好好的,吃香喝辣? <br />
    倒是當年蔣介石殺這上萬個台灣人,才是對台灣人的未審先判! <br />
    倒是現在馬英九說228是「官逼民反」,才是對當年受難者的未審先判!

  4. 正因為施明德紅衫軍知道,阿扁政府雖爛,但不會拿機槍掃射民眾,所以才有所謂百萬人敢站出來。<br />
    當年台灣人傻傻的,沒想到蔣介石會開殺戒。清鄉之後,戒嚴之後,還有幾個台灣人敢「造反」?<br />
    小弟認識不少二二八受難家屬及後代,沒聽過他們說這是外省人幹的!<br />
    倒是不少外省人,在國民黨長期黨國教育的洗腦下,跳出來說「他們不是」殺人兇手!

  5. 這位部落格友,批判執政當局擲地有聲,可有半句追究當年殺人兇手之不是?<br />
    換做你是受難者的家屬、後代,你作何感想?到底是誰該被審被判?<br />
    當年,有多少台灣人,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被殺掉,你怎能裝作沒看見這些血淚史料?<br />
    你怎麼還能說,這些人是在「反」、是在搞「民亂」?!<br />

  6. 很多要講的都被鏡站的回應先講完了~XD<br />
    <br />
    我這文章並沒有要討論228是誰先開打、誰作錯事的打算,尤其是後者,<br />
    歷史只有「是」什麼,沒有「對錯」,正確錯誤的價值評價是後人加上<br />
    去的,如果日本最後打下中國,「南京大屠殺」還會是現在這個模樣嗎<br />
    ?<br />
    <br />
    不過有一點倒是對了,對阿共政府來說,「南京大屠殺」有沒有發生、<br />
    死了幾個人都已經不是重點,阿共真正在意的是「南京大屠殺」這個東<br />
    西可以引起中國人的排日情緒,從而作為對日談判的籌碼。<br />
    不然,像日本被兩顆核子彈炸成平地的長崎廣島尚且能重建死者全清單<br />
    ,甚至死難者居所,為啥南京大屠殺卻連個罹難者全清單都沒有?(不<br />
    過和228一樣有「大略的清單」)<br />
    並不是阿共和台灣比較不重視國民,而是「意義」不同,日本沒有能力<br />
    用核爆來要求老美,只能繼續「紀念」,而中共卻可以以此要求日本(<br />
    用排日造成在中日人與日企業的安全、經濟危機,讓他們反過來要求日<br />
    本政府),台灣則是用來聚集「國民黨殺人」的賭爛票。<br />
    因此,這兩個事件的真實樣貌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執政當局<br />
    的政治目的。<br />
    <br />
    當然如果比較兩邊的話,阿共至少還是為了國家,台灣卻只是為了票<br />
    …= =6<br />
    <br />
    回到228,如果真的是為了「發現真實」,那麼首先死難者就應該本省外<br />
    省併陳,而不是營造成好像只有本省人單方面被殺的樣子,而被拖去以<br />
    各種罪名宰掉的人到底是死得冤枉還是死有餘辜?這也是應該研究的問<br />
    題(而且顯然挺重要的),不過至今…沒有考究。<br />
    (「因為國民黨軍是壞人所以被國民黨軍隊幹掉的就必然是好人」,這<br />
    種法螺留給某些人吹就好。)

  7. 228思想斷裂,從釣島縫合?
    2013-03-01 中評社香港3月1日電(特約作者 石之瑜)

    台灣各界紀念228,多是從自由民主的價值出發,體現出與228當時根本牴觸的思想傾向。228事件是日軍在台餘部以撲殺支那人為號召,對中國進行的反擊戰;其間反映的是大東亞共榮圈的理念,更根本的則是超克近代、走向世界史的思想立場。在思想史上,這是繼承皇軍,奮起抗拒歐洲近代性的下游戰鬥;如今採以歐洲近代性為起源的當代自由主義之名紀念之,斷裂不可謂不大。
    不過,縱使民主自由價值是源自歐洲,當代紀念228也是投靠到歐洲思想史的脈絡裡尋求慰藉;但在實踐上,仍然不能擺脫大東亞共榮圈在潛意識裡起作用。就在紀念228之前不久,日本首相安倍訪問美國,鼓吹美國與亞洲的民主自由國家緊密結盟;而在安倍訪美之前不久,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則到日本去鼓吹民主自由同盟;他們共同假借自由民主的口號,儼然在日台之間恢復了某種價值共榮圈,立即針對的似乎就是中國。
    不過更受到注目的是,安倍同時發出了日本再起的豪語,則其含意就複雜多了。日本再起的設想,所受到最大的當代限制,當然是來自駐日美軍的遏止,以及非核化與「和平憲法」的承諾對國防建設的壓制。換言之,日本再起最終必須要超越的,正是美國為首的國際秩序;與二戰之前日本法西斯要超越近代性,提出結合東西洋文明的「世界史的立場」,重新牽上線。這樣的歷史動機所支援的,當然與自由主義沒有關係,而是亞洲主義,遠與大和民族的歷史使命呼應,近與釣魚台的攻防相關。
    所謂自由民主同盟,是替日本單挑中國壯膽用的。單挑中國,既不是出自任何自由民主的動機;而且所壓抑的或迴避的,正是針對以自由民主立國的美國的一種逆反情感。這樣對美國的愛恨交織,顯然映射了台灣在紀念228運動時的相同遭遇:亦即以自由民主為名,紀念實際上是繼承殖民主義反華思想所策動的228起義。台灣對什麼都愛恨交織,對自己身為中國歷史沿續而愛恨交織,對與日本爭搶釣魚台而愛恨交織。
    日台的共同之處在於,台灣的民族主義與日本的亞洲主義都想要懲治中國。他們的差異之處在於:日本亞洲主義要制服中國,而日本亞洲主義的下一步是領導中國抗美、超克西方。相形之下,台灣民族主義只求擺脫中國,沒有要超克西方,甚至願意徹底依附西方;他們追求的只是不做中國人,並不真是台灣民族獨立。這是何以台灣民族主義不在乎釣魚台、不介意助美國為虐,他們以自由民主紀念228,顛覆了自由民主、顛覆了228。
    台灣人不分黨派,他們對釣魚台主權口是心非表演不放棄,比他們動輒自由主義,更能紀念228;實際上,台灣的艦艇在釣魚台海面驅趕大陸海監船,其心態就像是在228後撲殺支那人一樣。隔了66年,他們一樣是找不到理由回歸大東亞共榮圈;但是可以用結盟反中來做為思想暗號,相互結盟。過去以共榮圈為共同理念,現在以民主自由為共同理念。所以,以自由民主紀念228,不算是思想斷裂,而是台日再結盟的思想暗號。
    (中評社特約作者石之瑜,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