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comments on “二二八的真相--注定不會有的真相

  1. 我認為這只能推論出民進黨手上沒有什麼更強力的新證據來證明國民政府<br />
    罪該萬死。甚至是有了新資料,但會傷敵一百傷己八十之類的。<br />
    <br />
    不過話說回來,賣煙老太婆的女兒的說詞雖然可供參考,不過缺乏其他證<br />
    據輔佐。我不認為光是這樣就能將228的引爆點翻盤。<br />
    <br />
    因為國民政府讓台灣民間積怨已久而引發的暴動,導致國民政府軍事鎮<br />
    壓。有的人就是喜歡過份強調暴動兩個字,有的人就是喜歡完全遮住暴動<br />
    兩個字。<br />
    <br />
    還是大家真的都相信說,只要能證明別人做錯事,自己就會成為唯一而絕<br />
    對的正義的一方呢?<br />
    <br />
    國民黨很爛,所以民進黨做的都是對的?<br />
    民進黨很爛,所以國民黨做的都是應該?<br />
    國民政府很爛,所以大型暴動不應該鎮壓?<br />
    暴動分子很爛,所以應該把他們全殺光?<br />
    <br />
    所以也別怪國民黨對228受難者只能做些沒誠意的小動作。要是道歉動作<br />
    太大,我看他們會被這種鬼邏輯思考的投票者跟政客搞得以後只能當王八了。

  2. 誰要真相?<br />
    歷史是很難有真相的,因為一大群人所發生的事情,每個人接觸到的面相<br />
    與感受都完全不同。就是是認真的歷史學家,都很難重建某件歷史事件的<br />
    現場。<br />
    放到政治上來,更是沒有人在乎真相了。因為學者研究出來的東西太刻板<br />
    無趣(御用學者的信口開河,不在此限…),跟本提不起一般人的興趣。<br />
    如果能簡化成一句「血流成河」,多麼有力呀!基本上,這個話題也跟版<br />
    主愛踹的神創論有許多雷同之處。在上位者並不希望好好做研究,也不想<br />
    聽另一種陳述,只想將一切複雜的現象歸成五秒內可以講完的結論;然<br />
    後,一切跟上位者的命題有所衝突的,完全以對方動機邪惡的理由,用道<br />
    德判對方死刑,永遠不准上訴!<br />
    二二八真相,成了台灣另一種的神創論。

  3. 很多人都沒耐心聽完整個228的來龍去脈及結論<br />
    有人能把結論濃縮成10個字以內更好<br />
    <br />
    如同\"惡搞剃刀,請自行砍掉重練\"內記載<br />
    現象:一架紙飛機。<br />
    甲:飛機是用紙作的。<br />
    乙:飛機用一張 A4 的紙,先對折....云云

  4. "誰要真相?"<br />
    <br />
    大家都想要不是嗎?<br />
    不過真相應該是, 做為第三者, 毫無個人立場以及情感, 將事情原委一一<br />
    道出不是嗎?<br />
    現在是一個二二八, 兩種表述. 有國民黨的表述, 也有民進黨的表述.<br />
    其實最好的表述, 就是兩者都看都相信, 假如歷史替政治服務, 那麼政客<br />
    們不分藍綠只會挑自己有利的部分.<br />
    受害的, 永遠是 "被憲警開槍掃射的抗議群眾", 以及 "被地痞流氓鬥毆<br />
    致死的無辜百姓".

  5. 真相不是什麼\"東西\"<br />
    叫誰誰誰把真相\"拿\"出來<br />
    本身就是相當腦殘的言論<br />
    <br />
    是故,後面推導<br />
    要不要拿出真相的沙盤推演<br />
    也就是空話了

  6. 誰要真相?其實是大家都不想要吧…<br />
    受害家屬要的是那種受害者的悲淒感,政客要的是打擊對手的武器,不相關的一般民眾聽聽看看,討吃要緊。只有<br />
    歷史學家才會真的想知道真相又肯花心力去追…<br />
    真相不是東西,但是可以有文件,有照片有證據可以讓真相出現,一樣可以拿得出來。玩這種文字遊戲也爽,跟當今<br />
    執政者有異曲同工之妙…

  7. 真相不是什麼\"東西\"<br />
    叫誰誰誰把真相\"拿\"出來<br />
    本身就是相當腦殘的言論<br />
    <br />
    <br />
    <br />
    =><br />
    同感,我記得某某教派也整天鬼叫著"台灣是我的母親"。<br />
    可是"台灣"只是一塊物質上的"土地",並不具備"生物"的本質。<br />
    這樣的看法,難道他們跟孫悟空一樣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br />
    。<br />
    <br />
    用這種腦殘思維,不論上面的人嚎筱什麼都可以接受了= ="

  8. 天阿<br />
    我是"所謂"本土台灣人<br />
    我曾對人說過與您本文類似的邏輯推導<br />
    但發現深綠根本聽不進去…

  9. 回歸二二八會訊
    2012-02-27 旺報 周玉山(世新大學教授)
    2005年11月,228事件紀念基金會出版了會訊,公布了通過補償的案件,其中死亡681件、失蹤177件,合計858件。同期「228會訊」指出,此一數據與以往學術界的推估數差距過大,引起諸多爭議,為釐清真相以正視聽,實有深入調查實際受難者人數之必要,因此董事會決議成立專案小組調查。
    韶光留不住,匆匆近7年。現在,基金會的執行長宣布,深入調查的結果,成案860件;換言之,7年來增加了2件個案。郝柏村先生據此撰文,提到「仍為1000人左右」,已是從寬的論斷;卻引來綠色報紙鋪天蓋地的辱罵,其中沒有真相、也沒有真理。
    「228會訊」造假嗎?執行長是郝柏村先生的同路人嗎?談政治,要先談憲法;談知識,要先談科學。郝柏村先生主張中學的史地課本要回歸憲法,這是世界各國的通例,中華民國又何能例外?
    郝先生本著科學的數據、而且是「228會訊」的數據,說了實話,引來辱罵,公道何在?宣稱「死亡逾萬」的人士們,請公布另外9000位遇難者的名字以及受害經過,大家一起來哀悼!

  10. 支持二二八正義 反對選舉正義
    2007年2月28日 蘋果日報 蘋論
    我們從不反對轉型正義或任何正義,事實上也沒有人能夠反對;但是我們反對「利用正義」、「作秀正義」,尤其厭惡「選舉正義」──到選舉時才嘶喊的正義。
    二二八真相的追求,原是很嚴肅的議題;可是被當作選舉操作後,使原本素樸純真的正義追求摻進選舉的族群政治雜質,以致稀釋了它的正當性,反而成為追求正義的障礙,令人氣結。陳總統近來的二二八操作,就是這樣走向了二二八正義的反面,極為弔詭地破壞了二二八正義的正當性,變成打著二二八反二二八。
    過去七年來執政黨在做什麼?平時在做什麼?那些改名、正名的事一定要等到選舉前才做,不是作秀騙選票是什麼?選舉了才想起正義,沒選舉就忘了正義,這種政客有什麼資格夸夸談論正義、實踐正義?不過是利用正義美女搞選舉的仙人跳罷了。所以,二二八受難家屬現階段應該譴責的是扁,因為他對二二八正義不夠虔誠。
    當代討論正義最著名的哲學家羅斯晚年主張,透過對理性和正義的共同追求,不同的社會群體可以產生「重疊的共識」,找到普遍的觀點。從這裡可知,虔誠地追求正義,可以化解族群矛盾,建立共識;這是紀念二二八最重大的意義之一。另一項重大意義則是,經由寬容和彼此協商的過程,所獲得真正的正義,是成功建立多元文化的基礎。因此,對受害族群而言,擁有訴說自己立場的權利,並藉由敘事探討以往歷史的不正義現象,產生對迫害創傷的癒合,重建生命的尊嚴與信心;也因此是寬容加害族群以建立新秩序,所必須採取的重要策略。
    所以紀念二二八的意義在於還原歷史真相、尋回應有的正義和致力族群和諧。沒有真相就沒有正義,也就沒有族群和諧。這項任務極其艱鉅,應交由民間學者詳加研究,遠非政客夸夸其談以操作選舉可以完成。在這麼複雜敏感的歷史問題前面,政客除了認錯道歉外應選擇閉嘴,以免誤觸族群傷口、造成社會緊張;這是德國政客只道歉不詮釋的原因。

  11. 228思想斷裂,從釣島縫合?
    2013-03-01 中評社香港3月1日電(特約作者 石之瑜)

    台灣各界紀念228,多是從自由民主的價值出發,體現出與228當時根本牴觸的思想傾向。228事件是日軍在台餘部以撲殺支那人為號召,對中國進行的反擊戰;其間反映的是大東亞共榮圈的理念,更根本的則是超克近代、走向世界史的思想立場。在思想史上,這是繼承皇軍,奮起抗拒歐洲近代性的下游戰鬥;如今採以歐洲近代性為起源的當代自由主義之名紀念之,斷裂不可謂不大。
    不過,縱使民主自由價值是源自歐洲,當代紀念228也是投靠到歐洲思想史的脈絡裡尋求慰藉;但在實踐上,仍然不能擺脫大東亞共榮圈在潛意識裡起作用。就在紀念228之前不久,日本首相安倍訪問美國,鼓吹美國與亞洲的民主自由國家緊密結盟;而在安倍訪美之前不久,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則到日本去鼓吹民主自由同盟;他們共同假借自由民主的口號,儼然在日台之間恢復了某種價值共榮圈,立即針對的似乎就是中國。
    不過更受到注目的是,安倍同時發出了日本再起的豪語,則其含意就複雜多了。日本再起的設想,所受到最大的當代限制,當然是來自駐日美軍的遏止,以及非核化與「和平憲法」的承諾對國防建設的壓制。換言之,日本再起最終必須要超越的,正是美國為首的國際秩序;與二戰之前日本法西斯要超越近代性,提出結合東西洋文明的「世界史的立場」,重新牽上線。這樣的歷史動機所支援的,當然與自由主義沒有關係,而是亞洲主義,遠與大和民族的歷史使命呼應,近與釣魚台的攻防相關。
    所謂自由民主同盟,是替日本單挑中國壯膽用的。單挑中國,既不是出自任何自由民主的動機;而且所壓抑的或迴避的,正是針對以自由民主立國的美國的一種逆反情感。這樣對美國的愛恨交織,顯然映射了台灣在紀念228運動時的相同遭遇:亦即以自由民主為名,紀念實際上是繼承殖民主義反華思想所策動的228起義。台灣對什麼都愛恨交織,對自己身為中國歷史沿續而愛恨交織,對與日本爭搶釣魚台而愛恨交織。
    日台的共同之處在於,台灣的民族主義與日本的亞洲主義都想要懲治中國。他們的差異之處在於:日本亞洲主義要制服中國,而日本亞洲主義的下一步是領導中國抗美、超克西方。相形之下,台灣民族主義只求擺脫中國,沒有要超克西方,甚至願意徹底依附西方;他們追求的只是不做中國人,並不真是台灣民族獨立。這是何以台灣民族主義不在乎釣魚台、不介意助美國為虐,他們以自由民主紀念228,顛覆了自由民主、顛覆了228。
    台灣人不分黨派,他們對釣魚台主權口是心非表演不放棄,比他們動輒自由主義,更能紀念228;實際上,台灣的艦艇在釣魚台海面驅趕大陸海監船,其心態就像是在228後撲殺支那人一樣。隔了66年,他們一樣是找不到理由回歸大東亞共榮圈;但是可以用結盟反中來做為思想暗號,相互結盟。過去以共榮圈為共同理念,現在以民主自由為共同理念。所以,以自由民主紀念228,不算是思想斷裂,而是台日再結盟的思想暗號。
    (中評社特約作者石之瑜,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