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comments on “百冷修螺(二十二)--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凡關過必留下鄰居

  1. 香港青年關愛協會與法輪功的陣地戰漫延到傳媒
    2012/11/21 肥貓有話說

    關愛協會聲討法輪功
    新報 2012年11月21日

    【新報訊】有青年組織不滿法輪功一再違反法律禁令,侵佔公眾資源,長期霸佔本港主要旅遊景點、商業街區、車站碼頭等公眾地方擺放宣傳物品,可是有關政府部門卻一直置諸不理,組織促請政府立即採取行動, 依法拆除未經許可在政府官地展示多時的宣傳品,還港人一個寧靜、祥和的家園。

    香港青年關愛協會二十多名代表,於昨晨10時前往政府總部示威,以及遊行到警察總部,聲討法輪功,並遞交請願信,政府派出代表接收請願信。

    法輪功違市政條例

    協會指出,法輪功自稱是宗教團體,但其教義卻背離道德良知和科學常識,令人誤入歧途,且不斷違反法律禁令,侵佔公眾資源,綁架民情民意,製造對立氣氛,長期霸佔本港主要旅遊景點、商業街區、車站碼頭等公眾地方,擺放大量展板,展示大量未經證實、涉嫌誹謗他人的文字,又以大音量喇叭不斷呼喊,騷擾市民及遊客,影響道路安全和暢通。

    協會認為,法輪功的行為已嚴重違反《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第132章第104條規定,但政府主管部門卻放縱不理,任其擺放13年之久。該會曾向地政署、食環署等部門提出質詢,但兩部門相互推搪,最後所獲回覆竟是:「法輪功擺放宣傳物品未經許可,但因政治因素不便干預。」

    霸佔車站名勝公地

    為此,該會惟有在被法輪功長期霸佔的紅磡火車站、紅磡家維邨、落馬洲巴士總站、黃大仙祠、東涌360纜車站等5個地方,打出反法輪功邪教標語,與法輪功對撼,惟卻招致法輪功激烈攻擊,該會派出的所有義工均被辱罵、威脅甚至毆打。

    在短短兩個多月,便有6名義工被打,167條橫額被用刀具毀壞,警方落案調查20人,起訴法輪功人員3人。對於這樣一個藐視生命、踐踏法律、橫行霸道的社會毒瘤,政府當局實難坐視不管。

    該會呼籲政府高度關注法輪功問題,應立即依法清拆法輪功在本港13個宣傳點擺放的所有宣傳品,並持續跟進,防止死灰復燃;根據《基本法》和《社團條例》的有關條例,對法輪功勾結境外政治勢力的活動加以限制;政府當局要關心關愛本港法輪功信徒的生活,派出心理醫生對他們進行輔導,幫助他們擺脫法輪功的精神控制。

    *註 : 新報的這則頭版頭條, 很奇怪的在新報官方網頁上, 找不到這則新聞的超連結, 看不到內文, 甚至連新聞標題也沒有, 衹有在Google才能搜索到新聞的超連結, 令人感到疑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共擴大侵擾法輪功真相點 港各界齊聲討(擇錄)
    大紀元2012年11月21日

    【大紀元2012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道)一直關注事件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認爲,港府當局應該取締這類大量非法張挂的橫幅。他說:“我認爲食環署要公平執法,不要因爲這些挂橫額的人有什麽背景就對他們有特別的看待,給他們特權,這是絕對不恰當的。”

    有中共勢力背景的惡黨團夥在廣東道馬路兩旁挂滿汙衊攻擊法輪功的橫幅,正在受到許多正義市民的唾駡與抵制。

    不容挑撥煽動破壞安寧

    何俊仁指出,當局也不應容許有關團夥刻意侵擾其他團體進行正常表達意見。“香港是一個自由表達的地方,不同政見可以有自己的權利去表達,不過已經有一個團體(法輪功)一直以來在那裏表達意見,你就不能夠去干涉人家,甚至做一些動作去挑釁正在表達意見的團體。如果它有不同意見它可以立即表達,但要有一個合理的距離,不要造成衝突。”

    對於惡黨團夥衝擊法輪功真相點的行徑,何俊仁明確提出:“刻意去人家活動的範圍中間干擾人家去表達,甚至有碰撞,甚至有意去遮擋人家從而有挑撥、煽動的行爲,我相信警方應該介入,因爲這樣會造成衝突,從而破壞香港安寧。”他並表示,如果警方對有關投訴不處理,立法會議員會幫忙向警務署提出交涉。

    何俊仁又強調:“它擺明是一個有針對性,甚至是來破壞人家的表達自由。我相信我們都有足夠的危機感,知道今日是對某一個示威團體,第二日會對第二個團體,亦會有一日針對好像我們這些表達不同政見的民主派的人士,所以我們一定會關注的。”

    公民党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強調,香港有言論自由,任何團體都應受到保護,得到尊重,“但如果是用一種手段去壓抑其他人發表言論自由,這個做法是不能接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香港青年關愛協會與法輪功的陣地戰漫延到傳媒, 對事件持正反意見的媒體先後就此作出專題報導, 誰是誰非自有公論.

    但令人關注的, 是大紀元在事件中, 引述民主黨何俊仁的言論 : “擺明是一個有針對性, 甚至是來破壞人家的表達自由”, 似乎有偏袒之嫌, 在雙方各執一詞的情況下, 何俊仁曾否經深入調查, 實地視察才作出這樣的評論?

    至於公民黨郭家麒強調香港有言論自由, 任何團體都應受到保護, 得到尊重, “但如果是用一種手段去壓抑其他人發表言論自由, 這個做法是不能接受”。

    筆者十分認同郭家麒所言, ” 任何團體都應受到保護, 得到尊重”, “有其言論的自由”, 遺憾的是在反國民教育一役, 支持推行國民教育的組織團體, 家長及教育界人士, 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滋擾及壓制.

    卻未見何俊仁及郭家麒兩人站出來提出”不同政見可以有自己的權利去表達”, “香港有言論自由, 任何團體都應受到保護”, 捍衛支持推行國民教育的組織團體, 家長及教育界人士的言論自由.

  2. 中国民主正义党指称阿扁政府资助法轮功
    2011/04 揭秘天下 发帖者:小荷花

    2006年11月15日,中国民主正义党在其网站发布消息说:同资助大陆民运人士王丹一样采取了迂回的方式,陈水扁政府也资助了中国大陆的宗教团体法轮功。不同的是,陈水扁政府资助法轮功这个宗教团体,在名义上并不是资助法轮功这个宗教团体,而是资助“中国大陆民运”。
    据知情的台北人士在香港透过电话告诉在美国纽约的中国民主正义党总部人士说:“在海外的法轮功团体得到台湾陈水扁政府资助的条件之一是:法轮功团体必须用‘民运’当作门面,否则获得阿扁政府的资助就名不正言不顺了。毕竟,台湾资助法轮功这样一个宗教组织,是说不过去的。”
    中国民主正义党纽约总部的人士向这位台北知情人士提问说:“这是不是在美国的法轮功团体逼迫和诱骗民运组织参加法轮功组织的活动的背景和原因?”
    这位台北人士的回答是:“我不清楚法轮功团体逼迫或者诱骗大陆民运参加支持法轮功团体活动的事情。不过,我们可以这样说:法轮功团体要从阿扁政府那里拿到钱,必须要有点象是大陆民运,特别是需要大陆民运有头有脸的人公开参与和捧场,否则阿扁政府的钱就是支持法轮功这样一个宗教团体了。中华民国政府支持资助大陆民运是可以的,中华民国政府资助一个宗教团体是不可以的。”
    正义党纽约人士问道:“这是不是说,法轮功团体实际上是依靠大陆民运的某些有头有脸的人士参与和捧场,才能从阿扁政府那里拿到钱?”
    台北知情人士回答:“理论上是这样吧。原则上,替法轮功当门面的大陆民运人士,阿扁政府也另外资助他们。不替法轮功当门面的大陆民运人士,从阿扁政府那里基本上是没有希望(得到资助)的。”
    正义党纽约人士再问道:“假如没有大陆民运人士去替法轮功当门面,会怎么样?资助会不会主要转向民运?”
    台北知情人士再答:“不会这样的。阿扁政府是真心要支持法轮功,对资助中国大陆民运并不感兴趣。大陆民运人士要得到资助,必须去参与法轮功,最起码也要偶尔捧捧场。”
    正义党纽约人士最后问道:“这看上去是陈水扁政府的政策。假如绿营下届总统候选人没有当选,蓝营当选了,这个政策会不会变?”
    台北知情人士说:“不会变。因为这个政策是蓝营搞出来的,也符合绿营的意思,蓝绿都一样。在纽约,你们应该知道:出面支持法轮功的台湾团体,和我们说的‘白手套’,基本上不都是蓝营的吗?”
    这位台北知情人士在谈话中还提到:“我要说一句中国大陆民运都会失望的话:老想着台湾政府资助,而不是从周围民众和独立的商人那里取得到资助,这是发展不了一种政治运动的。几乎完全依靠台湾政府资助的中国大陆民运,不管头头发表什么声明,都只是台湾政府的傀儡,替台湾政府办事,这不会有你们中国大陆的什么‘运动’的。”
    正义党纽约人士立即声明说:“我们从未企图从台湾政府得到资助。我们正是你说的,是从周围民众,特别是从在中国大陆和在海外的独立的商人那里取得资助的。”
    这位台北人士笑着说:“嘿嘿!人家说,你们从陈水扁的国安机要费中拿的钱比王丹多好几倍呢!如果你要我相信你们没有拿,不要发表什么声明,没有用。你们只要把我今天说的意思全部发表在网站上,我就相信你们没有拿。我说的都是真事。你们如果拿了,发表我说的话,你们肯定就再也拿不到了。你们敢不敢发表?嘿嘿!……”
    正义党纽约人士辩论说:“我们长期意志地批评法轮功,不是已经说明你‘听说’我们拿陈水扁政府的资助肯定不是真的吗?”
    这位台北人士却说:“这不说明什么问题。我不是要逼你们发表我刚才说的话。我是‘内行人’,‘内行人’知道什么做法能说明什么东西。你们敢不敢发表我刚才说的话,就能让我相信你们是怎么回事。”

    • 陈水扁政府资助法轮功团体的名义是“民运”
      2006/11/15 中国民主正义党 包艺

      中国民主正义党纽约消息:同资助大陆民运人士王丹一样采取了迂回的方式,陈水扁政府也资助了中国大陆的宗教团体法轮功。不同的是,陈水扁政府资助法轮功这个宗教团体在名义上并不是资助法轮功这个宗教团体,而是资助“中国大陆民运”。
      据知情的台北人士在香港透过电话告诉在美国纽约的中国民主正义党总部人士说:“在海外的法轮功团体得到台湾陈水扁政府资助的条件之一是:法轮功团体必须用‘民运’当作门面,否则获得阿扁政府的资助就名不正言不顺了。毕竟,台湾资助法轮功则这样一个宗教组织是说不过去的。”
      中国民主正义党纽约总部的人士向这位台北知情人士提问说:“这是不是在美国的法轮功团体逼迫和诱骗民运组织参加法轮功组织的活动的背景和原因?”
      这位台北人士的回答是:“我不清楚法轮功团体逼迫或者诱骗大陆民运参加支持法轮功团体活动的事情。不过,我们可以这样说,法轮功团体要从阿扁政府那里拿到钱,必须要有点象是大陆民运,特别是需要大陆民运有头有脸的人公开参与和捧场,否则阿扁政府的钱就是支持法轮功这样一个宗教团体了,中华民国政府支持资助大陆民运是可以的,中华民国政府资助一个宗教团体是不可以的。”
      正义党纽约人士问道:“这是不是说,法轮功团体实际上是依靠大陆民运的某些有头有脸的人士参与和捧场,才能从阿扁政府那里拿到钱?”
      台北知情人士回答:“理论上是这样吧。原则上,替法轮功当门面的大陆民运人士,阿扁政府也另外资助他们,不替法轮功当门面的大陆民运人士,从阿扁政府那里基本上是没有希望(得到资助)的。”
      正义党纽约人士再问道:“假如没有大陆民运人士去替法轮功当门面,会怎么样?资助会不会主要转向民运?”
      台北知情人士再答:“不会这样的。阿扁政府是真心要支持法轮功,对资助中国大陆民运并不感兴趣。大陆民运人士要得到资助,必须去参与法轮功,最起码也要偶尔捧捧场。”
      正义党纽约人士最后问道:“这看上去是陈水扁政府的政策。假如绿营下届总统候选人没有当选,蓝营当选了,这个政策会不会变?”
      台北知情人士说:“不会变。因为这个政策是蓝营搞出来的,也符合绿营的意思,蓝绿都一样。在纽约,你们应该知道,出面支持法轮功的台湾团体,和我们说的‘白手套’,基本上不都是蓝营的吗?”
      这位台北知情人士在谈话中还提到:“我要说一句中国大陆民运都会失望的话:老想着台湾政府资助,而不是从周围民众和独立的商人那里取得到资助,这是发展不了一种政治运动的。几乎完全依靠台湾政府资助的中国大陆民运,不管头头发表什么声明,都只好是台湾政府的傀儡,替台湾政府办事,这不会有你们中国大陆的什么‘运动’的。”
      正义党纽约人士立即声明说:“我们从未企图从台湾政府得到资助,我们正是你说的,是从周围民众,特别是从在中国大陆和在海外的独立的商人那里取得资助的。”
      这位台北人士笑着说:“嘿嘿!人家说你们从陈水扁的国安机要费中拿的钱比王丹多好几倍呢!如果你要我相信你们没有拿,不要发表什么声明,没有用。你们只要把我今天说的意思全部发表在网站上,我就相信你们没有拿。我说的都是真事,你们如果拿了,发表我说的话你们肯定就再也拿不到了。你们敢不敢发表?嘿嘿!……”
      正义党纽约人士辩论说:“我们长期意志地批评法轮功不是已经说明你‘听说’我们拿陈水扁政府的资助肯定不是真的吗?”
      这位台北人士却说:“这不说明什么问题。我不是要逼你们发表我刚才说的话,我是‘内行人’,‘内行人’知道什么做法能说明什么东西。你们敢不敢发表我刚才说的话,就能让我相信你们是怎么回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