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一月, 2007

某朋友說,政論是最沒有意義的文章,當幾十年後人亡政息,政論的意義就趨近於零,尤其是一堆讓吱吱看得很爽卻毫無內容的歌功頌德文。
政論要超越時間,必須具有永恆或相對恆常的價值,例如民主、自由或者法律,至於什麼愛不愛台灣,就像當年的中華民國萬萬歲一樣,過了一段時間又有誰在意?

因此本網誌政論常常搞法律,而不是跟著藍綠吱吱死命鬼叫。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