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comments on “選制有利誰?選制如何改?

  1. <br />
    其實這次小黨之所以會全軍覆沒,除了門檻過高之外,小黨數量多到誇張<br />
    也是原因之一。<br />
    <br />
    當初在下與mocear推測小黨這次的席次,本人之所以推測小黨應當全軍覆<br />
    沒,除了想投給第三勢力的選民在此時依然不會有足夠數量之外,小黨數<br />
    量過多,互相分散票源也是主因之一。<br />
    <br />
    抱持著「就算小黨僥倖有一兩席,但是也無法發揮影響力,這回不如在藍<br />
    綠之中選一個」想法的選民,應該也是不少….<br />
    <br />
    台灣的這些小黨若不設法整合一下,下一次恐怕還是全軍覆沒的份。

  2. 多謝莫大除了「法學緒論」之外,也開了一堂「政治學緒論」的課。<br />
    <br />
    在台灣這個半瓶水學歷政客出頭、有才識的學者躲起來的地方,大家好像<br />
    以為能夠參選公職、人民能夠投票就是「民主」(更奇怪的一點,就是不<br />
    讓某合法政黨執政就可以號稱「深化民主」?)。其實若照近代以來歐美<br />
    各種政治學派的分析,所謂的「民主制度」還比所謂的「專制」複雜得太<br />
    多太多了。真期待我們對這方面的討論,能真的跟得上世界的水準。

  3. —大黨恐龍化 小黨泡沫化<br />
    <br />
    ■林濁水 2006.5.16<br />
    <br />
    儘管杜瓦傑定律說,單一選區制度將造成兩政黨政治,但兩年後大選之後<br />
    台灣出現的將不是兩黨政治而是「一個半政黨體制」:一個永遠過半的國<br />
    民黨,和一個永遠少數以至於無法形成有效競爭的民進黨。<br />
    <br />
    首先,平等權是民主政治的核心價值,在票票等值的原則下,選舉產生的<br />
    國會或政府,才能以多數民意的支持獲得立法或統治的正當性。同時,在<br />
    票票等值的公平競爭原則下,單一選區制才會造成勢均力敵的兩黨制。<br />
    <br />
    其次,單一選區制雖有淘汰做秀議員、導引政策方向趨向理性的效應,但<br />
    小黨會受到嚴重壓抑,大黨則有過度代表的情形。如果選區太少,過度代<br />
    表的情形將會非常誇張,必須選區多到一定的規模,才足以產生亂數的平<br />
    衡作用,便政黨在不同選區之間有彌補效應,偏差才足以降低,而其席次<br />
    大約在人口開立方根時較合理。<br />
    <br />
    修憲後的新制,席次扣除不分區和原住民,只有七十三席,只是人口開立<br />
    方根的二百八十五的四分之一而已,席次和得票率落差大,已是必然。<br />
    <br />
    更糟的是,台灣舊制中票票不等值本已嚴重,但是減半以後,區域代表從<br />
    一百六十八減到七十三,是減了六成而非減半。但減的都是本島席次,以<br />
    宜蘭來說席次減到剩三分之一,但離島各縣如馬祖仍同樣一席並未減少,<br />
    結果每席代表的人口數的落差更形惡化,宜蘭四十七萬一席,馬祖八千一<br />
    席,高達六十倍之多。<br />
    <br />
    支持減半的民進黨立委辯說,這是基於保障弱勢原則,但其實不然。例如<br />
    桃園在經濟上是超級強縣,其每人平均年繳稅額是宜蘭的五倍但卻二十九<br />
    萬就選一席,弱勢的宜蘭、新竹卻要四十六、四十七萬才一席。況且金馬<br />
    雖是離島,符合「弱勢」的意義,但其繳稅能力實遠高於宜蘭,而與每人<br />
    分享每年縣府預算甚至是宜蘭十倍多,從這些數字看來,對離島是過度保<br />
    障;對宜、竹和桃來說則是保障強勢,懲罰弱勢,完全違背正義原則。<br />
    <br />
    除了處罰弱勢的區域不平等外,還造成政黨競爭的不平等。宜蘭四十七萬<br />
    人,相當於金、馬、澎加上原住民的總人口,而前者才一席,後者竟得九<br />
    席,這些都是藍軍鐵票區,藍必獲八席,加上原來竹縣、市、基、花民進<br />
    黨都有席次,一旦減半只剩一席,形成對藍軍保送,加上台東,綠軍未選<br />
    先輸了十三席。<br />
    <br />
    區域要過半必須七十九席中得四十席,但其中十三席既然已被保送,綠軍<br />
    其實只能在剩下的六十六席中去爭四十席,等於要奪其百分之六十一才可<br />
    獲勝,而藍軍只有百分之四十就贏了。

  4. 國會中既然綠軍永遠淪為沒有競爭力的少數而成陪襯,台灣出現的當然不<br />
    是兩黨政治,而是「一個半黨體制」。根據民主政治的原理,這種情形一<br />
    旦長期化,台灣已不能被稱為民主國家 – 因為民主政治中三個非常重要<br />
    的原則已不存在:一、票票等值的平等權原則;二、多數統治原則;三、<br />
    多數少數可變動原則和政黨輪替原則。<br />
    <br />
    如今減半配合單一選區後,雖然目前最大黨民進黨得以吞食第三大的台<br />
    聯,但反映在國會席次將成永遠的少數黨,縱使當選總統的機率仍較大,<br />
    但面對一個比現在更沒有顧忌,得以我行我素的國會的抵制之下,政治的<br />
    亂象將永久化而不得解脫。<br />
    <br />
    所以這次修憲,表面上是處罰了立委,其實更處罰了許多弱勢的人民,處<br />
    罰了憲法的平等權原則,處罰了民主政治本身。在政黨方面,台聯、親民<br />
    黨固然泡沫化,民進黨也重傷,獨厚了國民黨,是三家烤肉一家香。<br />
    <br />
    就當前來說,由於減半是陳總統最重要的競選政見,因此民進黨國代勝<br />
    選,保證了政見的落實,也解除了陳總統因聲望下挫造成的提前跛腳危<br />
    機;但從兩年後的發展來看,則在人民中少數的統派將長期把持國會,獨<br />
    派在國會永不得翻身,任人欺凌;而民意和國會、多數和少數的悖離,將<br />
    使政治僵局固著化、政爭愈演愈烈。<br />
    <br />
    目前民進黨中央和支持者淹沒在勝選的歡欣之中,但在前面等待他們的是<br />
    永恆的挫折和憂鬱,他們並不知道,如果他們敗選,換來的,反而是以後<br />
    的平安,同時他們恐怕也難以想像,他們目前的修憲成功,將會在歷史上<br />
    留下何等的「歷史留名」。—

  5. TO jessie<br />
    <br />
    看樣子林濁水先生還滿有先知灼見的,竟猜到了這次選舉的結果,不過看現在的這樣子,恐怕在不久的將<br />
    來,臺灣得有些人去大規模請願,以求得一個較為公平運作的選舉制度了=_="
    版主回覆:(04/03/2009 08:11:17 AM)
    林濁水的話
    前提是投票人的投票傾向不會改變,綠的永遠綠藍的永遠藍。
    不然誰敢說永遠選不贏啊。(民進黨現在的表現要贏很難就是了…- -)

  6. 關於這點民主行動聯盟早在修憲時就已強力反對<br />
    <br />
    那時我們要救某些人,那些傢伙還說:[別吵!]<br />
    <br />
    現在知死了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