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四月, 2008

西藏事件(要說西藏暴動也隨你)讓阿共榮登奧運史上第二顧人怨的寶座(第一顧人怨的當推1936年柏林奧運的納粹德國),而之後一堆事件除了反映出阿共對民變的處理能力還差得很遠之外,也造就了「明明該自己進攻的場合卻拼命做球給對方打」的可笑情境。 Continue Reading

這篇的標題,來自於這個『常客』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iamgoodgirlsong/article?mid=4391&prev=4393&next=4389

(照慣例,不直接提供超連結,以免被控告提供腦細胞污染物質給觀賞此文的各位….)

其實說穿了,這篇文章充滿了各種形式的狗屁不通,例如: Continue Reading

最近政治文太多,趁機來個萬唬調劑一下。

科學有個自我限制,就是它不能討論無法定義的東西,你既然不知道你想講的東西有什麼性質、在什麼地方、對其他物質與能量有什麼影響、該用什麼東西來測量,你當然就無法去研究「它」,因為你等於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更甭提預測它的性質與存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