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ments on “高格調的鬼叫,低格調的查資料

  1. "無知的人民養出無恥的政客和政論作者"<br />
    <br />
    真是一針見血!!

  2. 2007/01/13 不動峰
    在台灣有一群人,由於「先佔先贏、據地為王」的土匪心態作祟,不過是其先祖早了幾年移居台灣,就獨霸「本土」稱號,然後將五、六十年前才移居台灣的人硬生生冠上「外來」兩字。在這種莫名其妙的本土意識下,甚至還發展成「本土至上、本土優先」的錯亂價值觀。
    由阿諾(奧地利人,一九八三年取得美國國籍)在美國成功連任州長一事,來反觀台灣居然還有人在鼓吹「先站穩本土,再力求清廉」。想想,這是多麼可笑的心態啊!當我們要去應徵工作時,是優先考慮這家公司現在跟未來會不會賺錢?還是只要老闆的祖宗八代都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就好,管它公司賺不賺錢?同樣的道理,當我們選擇由哪個政黨來執政,優先考慮的當然是「清廉」,怎麼會是「本土」呢?
    民進黨執政後,就是因為這一群人愚忠式的縱容,才會腐敗得這麼快;事到如今,還要縱容下去的鼓吹「本土優先」?此情此景,實在是跟大陸同胞老是提「先搞好經濟,再慢慢求民主自由」,而無視於專制體制下的黑暗腐敗,有著異曲同工的愚昧無知。
    這一群「本土」人士,在面對民進黨執政無力、弊端連連時,為了鞏固「本土」,有一套絕活:「這都是國民黨執政時期所遺留下來的。」國民黨執政時的腐敗,大家都很清楚;否則為什麼要政黨輪替?然而政黨輪替後已經執政六年了,出了弊端還要推諉是前朝遺毒,就說不過去了吧。政黨輪替就是為了要去污清腐;如果民進黨做不到,也請下台換人來做!有聽說過哪個著名企業的執行長做不好,不僅沒有被撤換,還能讓董事會接受「前朝遺毒」這種說詞來慰留的嗎?
    這些鞏固「本土」不遺餘力的人,對於一些仍存在的官場陋習,不僅會推諉,有時甚至會美化它、包裝它。以招待所的辣妹風波為例,就有人一方面將之撇清關係,彷彿在國民黨執政以前,台灣從沒有辣妹陪酒的現象;另一方面還把白居易、蘇東坡扯進來,認為不能有雙重標準。
    政府官員在私人招待所接受辣妹陪酒的「禮遇」,各國都有,各民族皆然,人性如此!難道只有「本土」的台灣人這麼清高,是被前朝遺毒帶壞的,不然不會有這種官場陋習?騙誰啊?再者,要以跟白居易、蘇東坡相同標準來看招待所的辣妹風波,不曉得那些民進黨的官員與立委有沒有也因此寫出一些流傳千古的詩詞來?如果沒有,就別把白居易、蘇東坡扯進來。
    為了「台灣獨立」的理想,義無反顧地強調本土意識,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是,請不要矯枉過正而混淆視聽,甚至是非不分。

  3. ◎傅雲欽 (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08.11.05
    林山田教授1990年轉到台大法律系任教時,我早已畢業,無緣當林教授的學生。不過,我早已常常在專業的「刑事法雜誌」上看到他發表的刑事法論文。尤其,他也常常在報章上發表政論文章,針砭時弊,正直敢言,令我印象深刻。1991年,林教授參與「一○○行動聯盟」運動,主張廢除刑法第100條關於言論叛亂的規定;後來又參與「退聯合報」運動,以教訓不公正的傳播媒體。他從研究室走上街頭,公然從事反對運動,對抗不義的體制,做一個「行動的法律人」,令同樣天生反骨的我非常敬佩。
    1994年,地下電台紛紛成立,言論大開。我在台北的寶島新聲(TNT)電台主持宣揚台獨的政論節目。林教授起先只是我的聽友,慢慢成為我訪談的對象。後來變成他每星期固定參加我的節目兩個小時,接受我的專訪。
    1995年7月,中國在東海試射飛彈,企圖武力威脅台灣。台灣人民人心惶惶。林教授決定再上街頭,走入群眾。他找包括我在內的寶島新聲(TNT)電台幾個朋友,每星期六晚上定期在台北市政府大樓前空地集會,辦街頭演講,宣揚台獨建國理念,稱為「建國廣場」。林教授曾告訴我,他辦這個定期性的演講集會是效法普魯士(德國的前身)的哲學家,柏林大學的第一任校長費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1762-1814)於1807年到1808年間在被法國拿破崙占領下的柏林,冒著被法國外來政權逮捕的危險,定期作《對德意志民族的演講》,宣揚德意志民族意識,鼓舞德意志民族恢復信心的例子。
    1996年6月,主張「大膽西進」的許信良接替主張「大和解」的施明德擔任民進黨主席,民進黨的台獨黨綱逐漸變成「歷史文件」。獨派對民進黨越來越不滿。有人建議林教授另組新的政黨,以實現政政治理想。林教授就利用暑假期間結合了一群人,籌組建國黨。建國黨終於1996年10月成立。「一○○行動聯盟」的大老李鎮源擔任主席,林教授擔任副主席。
    林教授籌組建國黨時,曾問我是否加入繼續一起打拼。我跟他說,建國廣場是社運團體,建國黨是政黨,兩者性質不同。我想讓建國廣場繼續運作下去,不想加入這個新政黨。林教授於是將建國廣場這個攤子交給我,自己專心辦建國黨去了。從此以後,我跟林教授就較少見面了。
    建國黨初成立時,聲勢不錯。想不到1998年6月許信良卸任民進黨主席,由林義雄接任後,民進黨的公信力又高了起來。相對的,建國黨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兩三年後就泡沫化了。建國黨做不起來,林教授失望之情,可以想見。2004年從台大退休之後,他就隱居在好山好水的宜蘭礁溪,鮮少過問時政了。
    林教授生活樸實,不尚華靡。1995年我看到他開一部老爺車,太過寒酸,就在電台節目中,以獎勵林教授出版《德國胡思錄》一書的名義,公開募款來補助林教授,想讓他換一部新車。聽友反應熱烈,一下子就募到五十幾萬元。但林教授拒絕把該款供自己使用,而把它轉作新設的建國廣場的經費。去年得知林教授惡性腫瘤時,我和幾個建國廣場的老戰友到他在宜蘭的家中看他。他開車帶我們到五峰旗瀑布一帶走走。我發現他所開的車,還是十二年前那部老爺車,只是顏色重新塗裝過而已。林教授說那部車還是很好開,所以一直沒有換新。
    林教授去世轉眼已滿一年了。林教授去世後,民進黨失去政權,國民黨復辟執政。此刻,國民黨政府正在積極偵辦民進黨執政時期的貪腐弊案。好幾個陳水扁當政時炙手可熱的人物已被收押,但主嫌陳水扁還在四處取暖,控訴國民黨政府對他的「政治迫害」。執政八年,讓台獨運動的聲勢盪到谷底的陳水扁,現在竟高喊台灣獨立建國的口號,一副台獨急先鋒的模樣。
    去年我們去探訪正在跟惡性腫瘤搏鬥的林教授時,林教授開玩笑的說:「民進黨執政後,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我心情鬱卒,心肝結成丸,因此得病。」林教授對民進黨執政成績的失望,可見一斑。林教授沒有機會聽到陳水扁家族將鉅款藏匿海外的消息,應算是一種「福氣」;否則,他可能也和桃園的民進黨老黨員吳文魁一樣,會活活被陳水扁家族的唯利是圖的醜行氣死。
    相對於民進黨政客的墮落,林教授的堅持理想及清廉自持更顯得可貴。謹以此文表達對他的懷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