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二月, 2008

回顧2008年,民進黨兩次大輸,不但賠掉總統寶座,連立院最大 黨的頭銜(之前雖 然泛藍過半,但是若以黨來統計,民進黨仍舊穩坐國會最大黨,接下來是國民黨、親民黨、台聯、無盟和無黨籍)也送掉了,可以說光這一年,民進黨就把過去幾十 年的版圖一次輸光。
在這種情況下,民進黨要怎麼翻身,成了民進黨 政客最大的議題。

不過自民進黨大敗之後,原本以為會有所改進的 地方,民進黨卻更是變本加厲的搞…

民意的傾向根據支持的模式,可以分成幾種模 式,也就是常態曲線(鐘型曲線)、U型曲線和J型曲線。
U型曲線代表民意的支持與反對傾向兩極,沒有 什麼中間勢力的存在。而J型曲線則是民意相當集中於贊成或反對其中一邊,這兩種其實都是異常狀態,一般情況下(台灣也是),大部分的民意模式會比較接近常態曲線。

常態曲線所代表的是多數民意集中於「溫和贊成」和「溫和 反對」上(當然還 有完全無所謂的人),在台灣的藍綠光譜上,應該也是淺綠淺藍的人佔最多,這些人有某程度的政治傾向,但是平時還是認為錢卡重要,只要有錢賺,政府是藍是綠其實他們並不在意。

台灣現在的中央選舉(總統、立委),是杜瓦傑 理論之中的「單一選區 相對多數決」,一 個選區只選出一個名額,而且只要是相對多數即可當選,這種選舉模式的特點在於搶得到中間選票的政黨會贏,因此面對這樣的選舉,政黨期望勝選的最佳手段,就 是相對溫和的訴求。

因為偏激的吱吱蛆蛆群數量較少,而且就算不理 會他們也很少「變節」,真正決定是否能勝選的,其實是廣大的淺藍、淺綠、中間選民。如果是過去立委選舉的「複數選區」,有些立委就會靠抓偏激眾來「選 上」,因為複數選區不需要得到最高票,只要能吊車尾上去,一樣是個立委,因此搶不到中間選票的,搶搶邊緣的鐵票也是種辦法。
但在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的情況下,幾乎等於一 定要搶到對方的票源(因為要過50%),如果只顧著搶深藍深綠票,那可以肯定的是鐵定是輸的。

320大選之後,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做法讓人覺 得,民進黨根本就是在自殺,而國民黨卻是乘勝追擊,而且這和政治實力掌握多少一點關係也沒有。

首先先說國民黨的部份,雖然執政以來馬上遇到 國際金融風暴、毒奶等事情,顯現出缺乏政治智慧的毛病,加上藍營立委吃相難看,以及國籍問題(真有就快滾下台吧,還撐什麼撐啊),不過馬政府的工作主軸一 直沒什麼改變,就是開放大陸經貿、刺激經濟等經濟政策。
這些政策好不好還很難說,但給民眾看到的就是 政府確實有在拼經濟,而不是靠一張嘴而已。
最可怕的是老馬居然對民視和三立搞「一騎當 千」,跑到民視三立上節目,這是個相當驚人的行為,民視和三立的觀眾除了深綠之外,也有淺綠和某些只聽得懂台語的老人,後者並不見得喜歡看那些東西,只是語言能力限制讓他們看不懂 其他台的節目,但不管是淺綠還是那些老人,如果經年累月被綠油油思想轟炸,會變綠也是正常的。

而馬英九的作法,雖然說法仍然有綠色媒體醜化 扭曲的可能性,但總之還是在綠色節目中放進了一些藍色的說法,目的顯而易見,就是為了影響這群觀眾,搶佔這些人的選票和支持。

相對的,民進黨之中的溫和派自從選舉之前就已 經傷亡殆盡,選後,雖然主席蔡英文偶爾會出現主打溫和訴求的說法,但卻一直被自家人明戳暗捅,連她自己的訴求也搞得偶爾溫和偶爾激進,不管蔡英文知不知道 民進黨不能再繼續打鐵吱吱牌,民進黨還在檯面上的其他人倒是打得無怨無悔(蘇貞昌啊蘇貞 昌…為什麼不是你選總統當主席咧…)。
蔡英文的行為,讓人覺得她應該知道必須打溫和 訴求(如經濟),民進黨才有生路,但卻又不能正面得罪深 綠自家人和底下叫最大聲的鐵 吱吱軍團,只能勉強維持é
€™æ¨£çš„架空主席樣。

(馬英九在這方面反而比較有魄力,光是組內閣 就是一副我不鳥你什麼黨內大老的 姿態,當然…人家有民意支持,鋒頭正健。)
因此,就算鐵吱吱軍團搞什麼「更基本教 義」、「更堅持台 灣主體性」這種擺 明想和建國黨一起泡沫化的花樣,蔡英文也頂多只能不出聲,遇到造勢場子就閃 遠一點,明哲保身,搞不好在民進黨倒掉的時候還能靠「非激進」的形象東山再起…

想當初,2000年之前的民進黨,雄姿英發,被許多當代的年輕人(包括我)視為拯救台灣黑暗政治的救世主,阿扁在2000更被當成繼承李摩西(就是李登輝)的約書亞(故事見舊約聖經), 結果八年之後,民進黨變成一群鐵吱吱喊台獨 萬歲萬萬歲(其 他?其他不重要!)的荒謬組合,看著民進黨的沉淪,我們或許已經快要可以替民進黨蓋棺論定的說:

殺民進黨者,吱吱也

基本上
泛藍跟泛綠兩大集團對於媒體的控制手法
雖然不太一樣 但是根本上一樣
泛綠其實是沒有什麼資格靠北泛藍
客家電視台本來就是為了搶攻泛綠票源所建立的
早期的客家電視台超級綠油油 來賓 主持人 相關的都是泛綠人士
在這種狀況之下 泛綠還好意思批判國民黨 Continue Reading

幾天前國民黨(沒人敢認)立委推了一個案子,想把選罷法選舉訴訟的層級從二級審改成三級審,當然就被一群人(包括吱吱口中的「統媒」)海譙。
選舉訴訟可以分成兩類:
第一種是選舉無效、當選無效訴訟,這類的訴訟根據選罷法規定,審判權屬於民事法院
另一種是有關選舉工作(如投開票所設置)的訴訟,這類訴訟審判權屬於行政法院Continue Reading

來監督執政黨。
最近新聞還是一堆莫名其妙的藍綠大對決,政客拼命煽也就算了,連人民也跟著政客的煽動拼命耍
因為很多原因,老馬這個總統的政見跳票,跳票可以厚著臉皮裝不知道或者說「政見不一定要履行」,也可以找些理由(不管是真是假)出來說為什麼政見沒能實現。 Continue Reading

演化論出生於基督教勢力仍舊龐大(大到可以埋葬某些「離道甚遠」的學者學術生命)的十九世紀中葉,而且還是在英國國教派的影子底下,一個體弱多病的中年人查爾斯.達爾文在把這理論暗槓多年後,才和華萊士一同發表。
百多年來,演化論面對的最大障礙,不是科學的挑戰,而是舊約體系的宗教觀念,這個老耶花六天創造世界和生物的宗教說辭,雖然在其他人眼中它和「盤古開天闢地」沒什麼兩樣,但在基要派信徒眼中,達爾文演化論就如同撒旦的話語一樣,絕對聽不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