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comments on “應受測謊者謝長廷也

  1. 度爛票這回還是有我這一份了<br />
    <br />
    擺明就是吃定有些死忠份子一定信他們說的話,才敢這樣說…

  2. 冷靜,然後請把分段與標點弄好。不然你貼這樣的文看起來很像被激怒失去理智的傢伙<br />
    在亂吼。<br />
    還有就是目前還沒看到哪個人出來說要測謊,民進黨也「還」沒有把這件事拿來當政治<br />
    鬥爭主力。

  3. 君不見綠吱枝之冥視與三粒台,以專題節目播放,嘴砲之輩口沫橫飛….

  4. 俺家老木只看TVBullShit,所以俺看不到冥視與三粒是很正常的,倒是常常旁聽<br />
    TVBullShit的口沫橫飛嘴砲之輩以專題節目播放,也藉此自習出分辨主觀敘述與客觀事<br />
    實之差異能力<br />
    <br />
    昨天忘了講,除了賭濫票以外腐女票與同志票肯定增加不少,搞不好下一場CW就可以看<br />
    到英九本了。所以阿扁根本就是在幫馬囧助選嘛

  5. 陳水扁…其實是國民黨的臥底<br />
    經過8年辛苦耕耘後,民進黨永遠沒有上台的機會了<br />
    只要陳水扁在的一天,民進黨就無翻身之日XD
    版主回覆:(02/28/2009 03:00:31 PM)
    這次縣市長
    我們這邊沒意外的話民進黨的那個比較好…
    可是看民進黨現在的素質…這票真是難投…

  6. 我突然瞭解當年那群對著陳水扁喊你是我的巧克力的國軍弟兄是抱著什麼<br />
    樣的期待喊的了

  7. 這次縣市長<br />
    我們這邊沒意外的話民進黨的那個比較好…<br />
    可是看民進黨現在的素質…這票真是難投…<br />
    <br />
    啊?南投?你確定有比較好嗎?
    版主回覆:(02/27/2009 02:10:59 AM)
    不是南投,是難投

  8. 測謊本身就是很有問題跟侵犯人權的手段<br />
    之前李泰安拒絕測謊 大概就有過半數人認為他是了<br />
    (有記者直接認定他就是 沒看卷 沒參予調查 大概記者大哥都有<br />
    消息吧)<br />
    而事實上 測不測跟你要不要接受夜間偵訊一樣<br />
    是你可以選的 什麼理由都不用講 但是社會大眾<br />
    很愛做審判 尤其是不專業的審判

  9. 說馬囧與愛新覺羅溥聰搞bl我還信個七分,至於巧克力…..<br />
    說到今天二二八在高雄舉辦,一群猴子又在台下耍猴戲。難道那些<br />
    「二二八家屬」就那麼不在意一個理應肅穆的場合被一群與二二八無關的<br />
    人給鬧成這樣?那些民進黨成員也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支持者這種行為等於<br />
    再砸自己的場?<br />
    而且二二八玩到現在到底還有多少人去注意當時死了多少人;同一時期的<br />
    大陸死了多少人?

  10. 大地 :<br />
    <br />
    好一陣子以前李敖在國民大會說愛新覺羅跟在馬身邊<br />
    唯一一位兩袖清風不求名利 真正原因是…(#@$% 李敖沒說)<br />
    搞不好就是… 唉 幹嘛釣我胃口

  11. 貝勒爺跟隨馬囧不要名利不要權位,不是因為他不食人間煙火,而是另有<br />
    所求啊(點頭)。<br />
    不知馬團隊是不是還有別的人是因為覬覦馬囧俊俏的臉蛋以及圓翹的臀部<br />
    而效命於他的呢(周美青:該死的奴才,敢跟老娘搶男人)

  12.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r/2/today-o3.htm<br />
    曹長青倒果為因 柯林頓是為了作偽證才對婚外情隱瞞撒謊<br />
    不是因為對婚外情隱瞞撒謊才犯偽證罪 不過法院攻防本來就是能用就用<br />
    當年共和黨不也如此 只是要攻擊政敵正面數落不是即可<br />
    小動作有何意義 共和黨用盡力尚能用的力氣小題大做 換來期中選舉小敗<br />
    何苦呀 ? 民進黨跟陳水扁何必學呢 ?
    版主回覆:(02/27/2009 05:47:40 AM)
    他們想選舉大敗吧…

  13. 給15樓︰<br />
    曹先生呀…<br />
    那不是從來未曾在大陸參加過任何一次學生運動,然後趁著六四事件暴發<br />
    時在美國宣稱自己是遭到共產黨迫害的假民運人士嗎?<br />
    那不是口口聲聲要讓全世界各民族自決獨立的良心分子,然後大力稱頌布<br />
    希四處出兵擴張的假人道主義者嗎?<br />
    那不是從小接受黨校教育的東北文藝青年,剛好在六四時放洋成為政治學<br />
    和國際關係的專家,結果連所謂的左派右派都搞不通的政論者嗎?<br />
    那不是尚未到過台灣,不曉得當年人民的各種百花齊放言論,僅從某報紙<br />
    的片面資料就得出,李登輝是上下齊心、全民仰慕的台灣偉人嗎?<br />
    那不是被一兩個愛國同心會的阿伯堵了一下,就大罵台灣人只要不支持他<br />
    的全都是暴民的嗎?<br />
    更重要的,他不就是拿著過去總統府「支持海外民運人士專款」的人嗎?<br />
    <br />
    有立場並不是什麼錯事,政論者也該以批評為天職。但這位仁兄的立場隨<br />
    風搖擺,捧金主的大腿捧得太賤格,與他在某些陣營中想要塑造的形象完<br />
    全搭不上…

  14. 請看建國廣場負責人傅雲欽
    2007年11月12日揭穿曹長青的真面目:
    曹長青吃西瓜偎大邊
    http://www.wretch.cc/blog/work365days/9539931
    曹長青支持台獨。在對抗統派政黨方面,他站在民進黨這邊,固然正確。但在獨派內部的論爭時,他就西瓜偎大邊,靠在民進黨或陳水扁總管的旁邊,對批判民進黨或陳總管的人猛開炮,盡說一些歪理。
    今年6月7日,陳總管說從1982年美國總統雷根的對台「六點保證(Six Assurances)」的第五點:「美國不改變對台灣的主權的立場(The United States would not alter its position about the sovereignty of Taiwan.)」等語,可看出美國認定台灣有主權,是國家。我在次日提出反駁,說陳總管誤解這句話的意思。美國關於台灣主權歸屬的立場是什麼,從這句話看不出來。三天後,曹長青發表「陳總統沒有誤解TRA」一文,附和陳總管的說法,說「台灣的主權」一詞就是指台灣有主權的意思,斥我連基本的文法都不懂。
    其實,台灣是主權的主體(國家),還是客體(某國的領土),無法單從「台灣的主權」一語的文法形式,來加以判斷。也就是說,所謂「台灣的主權」不等於「台灣有主權」。曹長青雖然西瓜靠大邊,但靠的是錯誤的一邊。
    台聯最近清黨,把一些民進黨的跟屁蟲開除。曹長青11月12日的「台聯要做“殉葬品”? 」一文(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nov/12/today-o5.htm)又充滿著他西瓜偎大邊,仗勢欺人的歪論。
    他說,台聯領導人的產生毫無民主可言,唯李登輝馬首是瞻。他大概在民主的美國住慣了,以為台灣的情形和美國一樣。其實台灣不是國家,情況特殊。台灣要獨立建國,要的是菁英領導的政黨,不是散慢的所謂「民主政黨」。在台灣的特殊情況下,政黨的領導人是否英明才重要,是否經黨員普選的民主程序產生,並不重要。
    民進黨執政無法使台灣獨立建國,原因之一就是黨內山頭林立,誰也不服誰的所謂「民主」的體質。黨內的民主使民進黨庸俗、勢利,以選舉成敗論英雄,不顧獨立建國的理想。台聯豈可步民進黨的後塵呢?
    民進黨執政七年多,享受權力的滋味,日漸腐化,這是事實。去年紅衫軍的反貪腐訴求,並無錯誤,錯在他們結合統派勢力,讓反貪腐變成反台獨。李登輝並未隨紅衫軍起舞。他置身事外,沒有出來挺扁的用意,應該是期待本土性的第三勢力的形成,不是暗助統派。誰說紅衫軍和統派作亂時,一定要挺扁?期待本土性的第三勢力的形成不行嗎?
    李登輝現在不承認自己屬「綠營」了嗎?果如此,那大概是台聯的黨旗顏色主要是土色,不是綠色的關係吧!李登輝屬於台灣本土陣營,應無疑議。
    民進黨是執政黨,國民黨是在野黨。李登輝對民進黨的攻擊當然要超過對國民黨的攻擊。攻擊執政黨是在野黨的職責。誰說攻擊民進黨,就是與國民黨唱和?就是像泛藍那樣唱衰台灣?曹長青嫌台聯內部不民主,卻不給台聯對外批判執政黨的民主空間。豈有此理!
    李登輝說:「吃都吃不飽,怎麼愛台灣?」這話或許過於誇大,但他是站在勞苦大眾的立場,不是站在馬英久發言人的立場說這話。李登輝為誰說這話呢?他應該是為台聯說話,不是為馬英久說話。曹長青竟質疑李登輝說這話是為馬英久助選。可見他的腦袋只有民進黨,沒有台聯,只有總管選舉,沒有立委選舉。批判民進黨,就是支持馬英久,這是什麼狗屁邏輯?
    民進黨和國民黨一樣,淡化台獨,迴避台獨,大談兩岸三通開放。選民進黨或選國民黨,差別何在?民進黨對統派的橫行束手無策,只會坐談轉型正義。如死豬般鎮砧的民進黨本來就應該被淘汰、被取代。
    台聯堅持台灣優先,主張兩岸經貿來往要戒急用忍,反對過度開放,立場正確。台聯是獨立的政黨,不是民進黨的尾巴黨。如有取民進黨而代之的雄心,值得嘉許。台聯推人參選立委,甚至總管,以發展第三勢力,是應該的。
    去年高雄市長選舉,台聯推派人參選,有何不可?如因台聯參選會導製民進黨和台聯兩敗俱傷,台聯就不可參選。那下次立委選舉,區域立委部分,台聯難道都不可推人參選嗎?
    單一選區的立委選舉制度是民進黨與國民黨共謀制定的,小黨受害最大。曹長青不譴責民進黨,與國民黨勾結作惡,怎麼反而責怪受害的台聯推人參選呢?難道單一選區制的立委選舉,只能民進黨與國民黨兩大黨分享席位,其他黨都不准參與嗎?
    如果因台聯提名而使民進黨、台聯都落選,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民進黨選上也沒什麼用,只會與泛藍和解共生,讓泛藍囂張如故。軟弱無能的民進黨執政,泛藍遲早會復辟。既然如此,長痛不如短痛,本土政權早日上天堂,才能早日投胎。
    如果本土政權被毀,是毀於民進黨自己的無能,不能怪選民不投給他們,也不能怪台聯出來競爭。
    在台聯被民進黨以「為維護本土政權」為藉口,以大欺小,鯨吞蠶食之際,李登輝力挽狂瀾,頑抗民進黨的併吞,比坐令親民黨被國民黨併吞的宋楚瑜有「加持」(guts)。老帥李登輝的獅吼,是戰鬥的叫陣,不是臨死的哀號。本來前途和親民黨一樣不樂觀的台聯,或可因此受到激勵,保存一線生機,怎麼會是李登輝的「殉葬品」呢?
    因此,曹長青是西瓜派,仗勢欺人。

  15. 退出政壇
    2010.01.03. 曾韋禎
    http://blog.roodo.com/weichen/archives/11263921.htm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_RzJQWZMPY)
    謝長廷在2008年總統大選前,到底說過幾次若大選失敗就退出政壇?我知道的至少是三次。
    第一次是1月13日立委選舉慘敗後(http://www.epochtimes.com/b5/8/1/13/n1975496.htm)。這次的立委慘敗,身為總統候選人的謝長廷要負僅次於陳水扁的最大責任,因為他從頭到尾都沒在輔選,而且還不斷玩弄、欺騙立委候選人的感情,一點責任感都沒有,等到慘敗以後,才來發毒誓裝可憐,博取同情,並減輕外界對他的指責。
    第二次是3月19日、選前的週三(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mar/20/today-fo1.htm)。這時候的謝長廷,明知民調已經遙遙落後,還敢大言說出黃金交叉來欺騙所有台灣人。為了掩飾他黃金交叉說的心虛,謝長廷再度打可憐牌。
    第三次是3月20日、選前的週四(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mar/21/today-fo2-2.htm)。謝長廷強調,這是他的最後一戰。
    言猶在耳,謝長廷選後卻游走於邊緣,先是自己弄了一個影子政府,無法完全忘懷於台灣政壇。在蔡英文所領導的民進黨漸有起色之際,這種無恥的敗德政客就搶著要來分一杯羹。先是透過核心幕僚大雄放話要選黨主席(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147637/IssueID/20091209),最近還頻頻拜訪張溫鷹跟其他非謝系人士,準備爭取參選台中市長(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203939/IssueID/20100102)。這兩件事,謝長廷都沒否認過,因為該記者對於謝的報導絕對正確。
    更可恥的是,謝長廷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居然還放話要宴請襲警暴民。暴民周明文自己都承認有此事(http://www.youtube.com/watch?v=6R5SHC2gWdg)。見機不妥後,謝長廷再事後否認此事。像這種只為個人政治私利,寧願帶民進黨走往極端的死路,這種人到底還有什麼臉再度出現在台灣的政壇?
    我相信一定會有一堆無知、無恥、敗德又反智的挺謝信徒、網軍(不乏平時道貌岸然的眾多知名部落客們),會拿馬英九當初說幾百次不選台北市長來說嘴。但這無疑是自婊到家的說法。(不過謝長廷乃至謝系愛自婊也不是什麼新聞,那是他們的典型性格。)因為就算要比爛,人家馬英九即使說過幾百次不選台北市長,他還是獲得中間、淺綠選民的支持,先後擊敗陳水扁擔任市長、擊敗謝長廷擔任總統,更何況還勝謝長廷二百多萬票。如果說謝長廷及其黨羽只能淪落到比爛才可以為自己的承諾開脫,結果謝長廷本人卻是被那位比爛的對象所徹底擊潰,這樣的論證豈不弔詭?
    2004年總統大選,陳水扁在台中縣市獲得些微過半的選票,微勝三百餘票,北市僅獲四成三。2008年,謝長廷在台中縣市也獲四成選票,比北市的三成七多一點。現在謝長廷的如意算盤是這樣打的,他要看蔡英文、蘇貞昌如何動作才決定是否參選台中市長。而在大台中市,不管哪次選舉,綠營在此的得票都勝於台北市,即使謝在2008年選的如何不濟,還是跟他2006年選台北市長一樣,至少拿到四成選票,何況這次對手又不是馬英九。只要謝能夠把蘇貞昌或蔡英文任一人逼去選台北市長,謝就起碼掌握3%~5%的領先在手,他就能順理成章地以台灣人民需要為由,再循2007年的模式,拱自己出來選總統。
    至於謝長廷選會比林佳龍好嗎?至少林佳龍2005年選市長的得票率,還比謝長廷2008年在台中市的得票率高!一個選輸林佳龍的人還有臉想來空降擠掉在此經營數年的人,更何況這人更是口口聲聲要永遠退出政壇的。要論操弄政治的手段之骯髒,謝長廷絕對是民進黨創黨以來之最。

  16. 《民運精英大起底》第四章:《北京之春》雜誌與民運的腐敗 (節錄)
    曹長青揭露《北京之春》黑幕
    2002年9月30日,民運人士曹長青發表題爲《臺灣經費和民運腐敗》的文章,對圍繞《北京之春》雜誌的醜聞和黑幕做過深入地披露和批評。
    應當看到的是,在胡平、曹長青之爭持續多年的背景之下,曹長青對《北京之春》雜誌的揭黑,雖然難免有挾私報復之嫌,但從客觀的角度上看,剔除曹長青文章中的這些成分,他所揭露的黑幕仍然是有認知價值的。
    以下就對曹長青文章所揭露出的黑幕做一個概述,文章全文見本書附錄二。
    其一,《北京之春》接受臺灣方面的經費。
    曹長青寫這篇文章有一個背景,亦即:當時媒體披露,在過去20年中,《中國之春》和《北京之春》都是靠來自臺灣方面的資金維持運作。當時媒體披露的數字是平均每年40萬美金,總計約800萬美金。
    與此同時,媒體還披露,臺灣方面已決定停止撥款,《北京之春》很可能因此關門大吉。當時的《北京之春》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曹長青此時出來揭黑,雖事出有因,但仍避免不了落井下石的内訌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曹長青在他的文章披露了這樣一個事實,亦即:無論《中國之春》也好,《北京之春》也罷,依靠臺灣方面提供的資金維持運作已經是 “公開的秘密”;外界只是對具體金額不知情而已。曹長青引述内部人士的消息稱,臺灣方面只單線和《北京之春》的個別人聯繫;對《中國之春》也只是定期向它的帳戶撥款;款項的來源完全是秘密管道,兩本雜誌的當事人也都諱莫如深。
    其二,經費的黑箱作業導致民運貪腐。
    曹長青在文章中稱,數年來,他接受過一些民運內部的朋友提供的很多有關民運腐敗的材料;並稱他手上起碼有三個民運團體的部份財務報告,其中顯示了令人吃驚的濫用公款的情形。
    那麽,曹長青“爲什麽”沒有及早披露這些貪腐行爲呢?
    曹長青給出的答案是,他之所以“無數次猶豫,最後都沒有寫”,是因爲“考慮到民運的艱難和形象”。
    這個答案看上去很正當,似乎完全是從維護民運形象的立場出發,但細細考量,卻會發現,曹長青的這個理由實際上是站不住腳的。明知民運内部、《北京之春》内部有貪腐,並且掌握了確鑿的資料,但一直諱莫如深,反倒在媒體披露相關資訊后站出來揭黑,這不能不讓人懷疑曹長青的“動機”大約是“墻倒衆人推”、“痛打落水狗”、必欲置對手于死地。
    但是,抛開曹長青的“真實動機”不談,他在文章中披露出來的一系列事實仍然讓人吃驚,並從客觀上對民運内部的貪腐現象產生了足夠的認識。
    曹長青在文章中羅列了相關人士的貪腐行爲,包括貪污公款、濫用公款、私設小金庫等。
    應當承認,曹長青的披露是有證據基礎的,他揭露出來的這些貪腐行爲,或有財務報告為證,或有票據證據支持,或有他親自進行的調查。雖然還有一些是推測,但這些推測也是合乎邏輯的。
    被曹長青點名道姓的,是《中國之春》雜誌社的社長薛偉;未點名、但外界一看便知的,
    一是“前華盛頓民運基金會負責人”,這指的是王軍濤;
    二是《北京之春》雜誌社的主要負責人,這指的是包括胡平在内的一些人;
    三是人權基金會的領導人,這指的是“中國人權”組織的劉青。
    曹長青把民運内部產生貪腐現象的原因,歸結于兩點:一是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二是民運内部特別是《北京之春》雜誌社内部財務的黑箱作業。而黑箱作業又是他重點撻伐的目標。
    其三,《北京之春》以公有製作業方式製造低劣產品。
    在揭露了民運内部的貪腐行爲之後,曹長青的矛頭轉向《北京之春》雜誌。針對《北京之春》十餘年來一直存在的編輯、設計、裝幀等方面的粗製濫造,曹長青提出了嚴厲的批評,並得出結論,稱《北京之春》的“編輯人員敷衍了事,根本沒有敬業心”。
    究其原因,曹長青認爲,《北京之春》雜誌之所以品質極差,是因爲它無須面對媒體市場的激烈競爭,“是臺灣財政包乾式的公款來辦,品質沒有任何人檢查,印了多少本,賣出去多少本根本不用在乎,反正每月照樣有錢拿”。
    因此,曹長青認爲,《北京之春》的運作模式是公有制、大鍋飯,是“在私有制的美國,過公有制的癮,吃臺灣納稅人的大鍋飯”,製造著“慘不忍睹”的低劣產品。
    與此同時,曹長青還向臺灣方面提出建議,稱,臺灣支持中國人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應該透明化,不應繼續那種單線秘密聯繫、錢固定跟人走的荒唐政策;而應成立公開的”基金會“,向所有海外民運組織開放,大家可以自由競爭申請。臺灣的資金應該是資助專案,而不是資助個人或對某個組織財政包乾;應定期審核,加強監督機制”。
    此外,曹長青還借批評《北京之春》的“公有制大鍋飯”性質,披露了另外一個事實,亦即:在臺灣的資金停掉之後,《北京之春》開始從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拿錢了。
    胡平回應曹長青:從“紅衛兵”變成政治傀儡
    民運界的胡平、曹長青之爭,歷時十幾年,至今還未結束。胡平佔據《北京之春》雜誌,利用手中掌握的話語權和媒體渠道,對曹長青一直罵到今天也沒停止。
    2000年民進黨在臺灣上臺後,胡平、薛偉等人及《北京之春》雜誌被臺灣「軍情局」一度“斷奶”。胡平或私下抱怨,或公開撰文,曾多次指責這是曹長青在臺灣暗中搞鬼。胡平稱,曹長青從(極左派)極端造反派和“紅衛兵”,搖身一變成為“台獨寵兒”,拿著臺灣大把的“研究經費”,在臺灣到處演講、站臺、支援台獨候選人,這本身就是對“道貌岸然”、自譽為“道德楷模”的曹長青的絕妙諷刺。
    由此,胡平得出的結論是:錢真的可以改變一切,包括一些人的靈魂、信念和道德。
    而曹長青也針鋒相對,從上述概述的曹長青的文章可以看出,他對於胡平的攻訐也是不遺餘力,極盡其文章恣肆汪洋之能事的。
    海外民運界的這場胡曹論戰和相關各方的為人處事,於是就在這場口水之戰、利益之戰中,讓世人清楚地認識到民運人士不為外人所知的真實一面。

  17. 批判性傾向 謝長廷昨是今非
    2011-04-17 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
    施明德拿蔡英文的性傾向作文章,引發各方聲討;有趣的是,謝長廷還因此批施明德思想落後(http://n.yam.com/ebcnews/politics/201104/20110416783079.html)。
    對照於當年選舉,謝長廷不斷縱容支持者拿「巧克力光碟」去影射馬英九,事後還語帶曖昧地說「真的假不了」;就不免讓人好奇:謝所指的「思想落後」,難道是諷刺施明德東施效顰,因為這招他老早用過了(http://www.youtube.com/watch?v=H90_35KiF90)?

  18. 古支那有洪秀全科舉沒上反清朝, 今台灣有曾韋禎甄試槓龜婊天下!
    這個曾韋禎根本沒才調, 就在那亂罵人, 連自大的本事都沒有, 說甚麼"我之前就寫過"? 他其實越寫越丟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