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comments on “猴子也看得懂的法學教室--實質正義與程序正義

  1. 所以啦,廢死聯盟那些卡小不就是破壞板主,所謂的程序正義嗎?
    老是搞小動作,技術性犯規來妨礙死刑的執行不是嗎?
    版主回覆:(06/19/2009 09:54:11 AM)
    當死刑執行屬於法務部權限
    法務部在程序上就有阻擋死刑執行的程序正義。

  2. 廢死聯盟那些人,應該是民間組織吧?
    法務部底下,組織章程裡有廢死的組織?
    依法審辦不知到第幾審之後依然維持死刑的犯人,區區民間組織能阻擋?還是版主想說王清峰是廢死組織派去臥底的,再者長期放著自己該做的工作不做的公務員應該叫甚麼,一個地方公務員積案、吃案,我想早就被逞罰了吧因為是高官所以就沒事?反覆審判所浪費的稅金該算甚麼?
    目標錯置因該是廢死的人吧?要廢死不去推動法案,反而做些阻擾正常法律的執行?
    創制權擺哪去了?真當如此文明又有許多人支持的話,麻煩去推動法案吧。民眾有創制權不是嗎?別說沒有汽機車強制險一開始不就只是一位媽媽所推動的。
    版主回覆:(06/21/2009 01:13:46 PM)
    民間組織當然能阻擋
    不然你以為誰可以要求提出再審和非常上訴的?
    還有,你那個強制險並不是創制權製造出來的貨,而是你這回應前面拼命叫的「民間活動」造成的。

  3. 死刑執行與否屬於法務部裁量權限,
    法務部長有義務也有權利審核是否應執行死刑,
    若對個案具體審查認為暫不執行為好-確實是法務部長的職責,誰都沒有話說-
    否則蘇建和也沒有機會等到現在的無罪判決了,
    但完全不執行又無法對各案件給出明確理由恐有行政上裁量怠惰之嫌
    版主回覆:(06/21/2009 11:58:36 PM)
    行政訴訟法上對於這種對人民不利益的處分裁量怠惰沒有規定。
    畢竟立法者無法想像有人會皮癢要求國家給付不利益處分的。

  4. 晚了好幾天才回,
    在這些律師和教授的將士用命之下,連被簽署了死刑執行令的鐘德樹,照說應該要盡快執行的這個死刑犯,三年過去了,到現在還活的好好的!
    好啦,人權團體當然相當驕傲,認為這是人權的重大勝利。
    不知版主是否依然認為這樣依然沒有妨礙您所謂的程序正義?
    再者我提強制險是想表達,一樣是民間組織為何他們能推動法案成功立法,廢死組織為何不照規矩來呢?他們資源應該更多更完整吧。
    是的也許我上篇我說錯讓你誤解我要表達的事,我想說既然規矩還在就麻煩請遵守規矩,想廢死就去推動法案更改法律,而不是阻礙現行法律的運作,那才是本末倒置。
    版主回覆:(06/22/2009 12:01:02 AM)
    鐘德樹案的程序正義倒是頗有趣。
    2006年簽了之後,確實是有因為非常上訴(檢察總長提出)和提出釋憲而阻止執行(刑訴461但書)。
    但2007年這兩個都被駁回,這時候卻發生駁回後執行令還有沒有效的問題,這點法律上沒說,法務部大概直接認為失效吧,所以繼續擺爛到現在。
    畢竟包青天裡面演的時候,老包也是丟一根新的斬決令牌。
    同時,如果考察鍾德樹案的話,會發現他老兄是標準的鄉民,他借錢給人,對方欠債不還(三百萬哪!),他找條子問有沒有辦法把錢要回來,條子說沒有。
    於是他老兄就帶汽油去燒他全家….
    這正是我在「廢除死刑之鄉民見」裡面提到的鄉民想法:
    「殺人是解決事情的方法」
    如果鄉民認為自己是正義的,那鄉民鍾德樹幹的事情又有什麼該死刑的?

  5. 看您上一篇得回覆,似乎與您意見不同,就是鄉民了。既然如此那就到此為止吧。
    版主回覆:(06/24/2009 03:34:52 AM)
    鄉民意見與我確實不同
    不過和鍾德樹倒是頗一致

  6. 版主幾篇回覆,頗有當年宮崎勤事件中,指同人誌販售會上的眾宅們說:各位觀眾這有十萬的宮崎勤!
    那位記者的風範。
    版主回覆:(06/25/2009 01:34:43 PM)
    宮崎勤案件裡面在定讞之後還有個插曲
    就是律師想拿新證據出來(聲請再審?)
    結果當時的法相鳩山邦夫怕夜長夢多一下就把宮崎勤幹掉了…
    萎哉法相,讓我們看到一個先進國家也是可以為了省事(而不是為了追求真實)把人幹掉的。

  7. 關於無罪推定原則
    傅雲欽律師曾在汪笨湖網站討論板po一篇文章
    全文如下:
    ———————
    「無罪推定原則」不是陳水扁的護身符
    2009/9/20 傅雲欽
    陳錢總管被羈押,扁蟲們常以「無罪推定原則」來反對,說在對判決確定前,應視陳錢總管為無罪,將他釋放。扁蟲們似乎認為嚴守「無罪推定原則」,就不能羈押任何被告。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現行犯人人可以逮捕,相信扁蟲們也無異議。假定有一個搶劫、強姦又殺人的現行犯當場被抓到送警。警方予以訊問完畢之後,就必須「無罪推定」,一律予以釋放,不能羈押,這樣合理嗎?如果扁蟲們的家屬被歹徒搶劫、強姦又殺害,歹徒當場或事後被抓到,他們會主張「無罪推定」,將歹徒予以釋放,不能羈押嗎?扁蟲們沒看到全台灣的看守所都關滿了判決確定前的被告嗎?他們都要和陳錢總管一起被釋放嗎?可見「無罪推定原則」不能胡亂引用。
    所謂「無罪推定原則」,是說被告未經審判證明有罪確定前,應推定其為無罪(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這個原則的用意是要求司法人員公正執法,依證據辦案,不可心存不利於被告偏見,如此而已,並無禁止一般人對於尚未確定的刑案加以合理評論的意思。一般人對於刑事案件,只要不故意捏造,有所依據,而予以合理評論,這是言論自由的範疇,與「無罪推定原則」不相齟齬。
    民進黨中有人主張,黨員責怪陳錢總管,並叫他認罪,等於先於司法逕對扁案做出實質有罪判決,這違反「無罪推定原則」,黨中央不可不聞不問云云。咦?民進黨的黨章難道有「陳水扁神聖不可侵犯」的條文,就像以前的日本帝國憲法有「天皇神聖不可侵犯」的條文嗎?否則,怎麼黨員只能說陳錢總管無罪呢?
    其次,「無罪推定原則」不能作為不知羞恥的被告的護身符,更不是被告大言不慚的藉口。
    五年前,陳錢總管的昔日對手、前新黨籍立委馮滬祥涉及性侵害菲傭遭起訴時,民進黨籍立委唐碧娥、周雅淑主張修改法規,撤銷馮滬祥的立法院顧問聘書。奇怪,唐碧娥、周雅淑那時怎麼忘了「無罪推定原則」了?馮滬祥可沒忘記!他馬上反駁說:「根據無罪推定原則,判決未定讞,民進黨籍立委的指控是踐踏人權。」他不愧是藍營打扁的大將,一出口就能引章據典,好像理直氣狀,讓一些笨蛋無言以對。試問扁蟲們:馮滬祥的答辯有理嗎?你們不覺得馮滬祥很不要臉嗎?
    最重要的是,「無罪推定原則」並不表示被告判決確定前,他的法律地位和一般人的完全一樣,不能受特別的限制。也就是說,保障被告人權,使他受公平的審判,固然正確,但也不能不顧其他人的人權及公共利益。為兼顧其他人的人權及公共利益,法律對判決確定前的被告也有諸多限制。
    判決確定前,將被告羈押或予以限制住居的制度就是對判決確定前的被告的人權的限制。刑事訴訟法有「無罪推定原則」,又有羈押的制度。被告須犯罪嫌疑重大才可予以羈押。否則,不得羈押。可見羈押的制度與「無罪推定原則」並無牴觸,可以並存。何況,判決確定前的被告得予以羈押的制度不是台灣所獨有,世界各國都有。扁蟲們說羈押制度要謹慎使用,尚有道理,但說羈押制度與無罪推定原則相牴觸,就是「蟲語」不是人話。夏日炎炎,扁蟲昏昏。天道無親,冷靜如冰。夏蟲真是不可語冰。
    其他法律對於判決確定前的被告的限制也很多,例如:
    1. 私立學校校長因利用職務上機會犯罪,被提起公訴者,於判決確定前,學校法人得予停聘(私立學校法第43條)。
    2. 勸募團體之負責人或代表人因進行勸募涉犯罪嫌疑,經提起公訴時,主管機關得廢止其勸募許可(公益勸募條例第10條)。
    3. 中央選舉委員會、直轄市選舉委員會、縣市選舉委員會的委員因案受羈押或經起訴時,得由行政院院長予以免職(中央選舉委員會組織法第12條、直轄市選舉委員會組織規程第3條、縣市選舉委員會組織規程第3條)。
    4. 通緝犯(包括偵查中的被告)不得出境(國家安全法第3條、入出國及移民法第6條)。
    5. 刑事被告被通緝或羈押時,不得申請更改姓名(姓名條例第12條)
    6. 公務員依刑事訴訟程序被通緝或被羈押時,其職務當然停止(公務員懲戒法第3條、地方制度法第78條)。
    7. 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民間公證人依刑事訴訟程序被羈押時,其職務也當然停止(陸海空軍軍官士官任職條例第8條、公證法第63條)。
    8. 農會、漁會選任及聘、僱人員因刑事案件被羈押或通緝者,應予停止職權(農會法第46-1條、漁會法第49-1條)。
    9. 現役軍人、後備軍人或其家屬因被通緝者,停止優待(軍人及其家屬優待條例第39~41條)。
    10. 依刑事訴訟程序被羈押或通緝中的人不得任用為警察官(警察人員人事條例第10-1條)。
    11. 通緝犯不得為教育人員,其已任用者,應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或免職(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31條)。
    12. 通緝犯不得為電影事業負責人(電影法第4條)。
    有些民間機構的內規也有對涉案的成員,在判決確定前就加以處分的規定。如民進黨的「廉政條例」第6條規定,黨員有違反廉政的行為,經一審法院判決有罪者,予以停權以上之處分,經二審法院判決有罪者,予以除名之處分。陳錢總管雖已自行退黨,但依民進黨廉政委員會的決議,視同除名,5年之內不得申請入黨。試問扁蟲們:陳錢總管尚未判決確定,民進黨就將他視同除名,是否違反無罪推定原則呢?
    扁蟲們要求釋放陳前總管,可以說一千個理由,引用一千個原則,但是不可引用「無罪推定原則」。否則,他們的心態跟馮滬祥沒兩樣。
    註:扁蟲常引用的另一個所謂「法定法官原則」也另人噴飯,容有空再論。

  8. 「無罪推定」不適用於被押的法官嗎?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10.07.20
    陳錢總管被羈押,扁蟲們常以「無罪推定原則」來反對,說:在判決確定前,應視陳錢總管為無罪,將他釋放,以保障陳錢總管的「司法人權」。扁蟲們似乎認為:嚴守「無罪推定原則」,就不能羈押任何被告。
    最近台灣高等法院法官因涉嫌集體貪污被收押。同樣是貪污案,有些扁蟲就突然換一個腦袋,頓時忘了「無罪推定原則」,不但沒有一個人為這些法官的「司法人權」講話,也呼籲「在對判決確定前,應視這些法官為無罪,將他們釋放」;反而一個個咬定這些法官有罪,嚷叫稱馬英九政府要就此負起政治責任、誰要道歉、誰要下台云云。
    這就是典型的藍綠對抗──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在扁蟲的立場,「無罪推定原則」只適用於陳錢總管,不適用於藍營;只有陳錢總管的「司法人權」重要,其他人的不重要。
    林濁水曾以「忝不知恥」譏諷陳錢總管怎麼不去自盡、不快認罪,令陳師孟很不滿。陳師孟曾為文稱:「黨內意見領袖對外發表這類言論,等於先於司法逕對扁案做出實質有罪判決。……甚望蔡英文主席莫以“個人言論自由”或“不代表本黨立場”予以包庇。我們請求蔡主席公開重申所有法治國家都主張的“無罪推定原則”,鄭重裁示所有黨員在扁案判決前不得再對阿扁做人身攻擊;這不僅應是民進黨對扁案立場的最低尺度,也是對黨員教育早該進行的第一步。」
    對於民進黨人關於法官貪污案的叫罵,如果陳師孟不是政客,還想維護司法人權,也應建議蔡英文主席,說:「黨內意見領袖對外發表這類言論,等於先於司法逕對法官貪污案做出實質有罪判決。……甚望蔡英文主席莫以“個人言論自由”或“不代表本黨立場”予以包庇。我們請求蔡主席公開重申所有法治國家都主張的“無罪推定原則”,鄭重裁示所有黨員在法官貪污案判決前不得再對被押法官做人身攻擊;這不僅應是民進黨對法官貪污案立場的最低尺度,也是對黨員教育早該進行的第一步。」
    如果扁蟲、民進黨能夠發起貪污案法官的司法人權的維護運動,示威遊行,要求釋放在押的法官;我才相信,扁蟲、民進黨在扁案偵審時嘴巴說的「維護司法人權」是真的。

  9. 性侵犯交保,扁蟲沒叫好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11.07.15
    2008年陳水扁被收押
    扁蟲們呼天搶地,如喪考妣──
    「無罪推定,釋放阿扁!」
    去年幾個貪污案法官被收押
    扁蟲們沉默不語
    好像貪污案法官不必司法人權
    不必無罪推定
    現在性侵案司機被釋放
    輿論譁然,一陣亂棒──
    「哪一隻恐龍准的?周占春嗎?」
    「色狼出閘,婦女心慌!」
    把無罪推定擺一旁
    性侵案司機交保
    扁蟲們沒叫好
    媒體公審,輿論斷案
    扁蟲們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坐視周占春第二變成恐龍第二
    陷於輿論的炮火中
    孤獨無援
    扁蟲們!
    有種,就聲援周占春第二
    真想改革司法,就從小市民的身上作起
    站出來!
    維護性侵案司機的司法人權
    到法院舉布條──
    「無罪推定!司法公正!」
    到司機家慰問──
    「無罪推定!交保有理!」
    司法人權不是你們阿扁的專利
    除非你們勢利,心中只有權力
    只為你們阿扁賣力
    會被大家看不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