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七月, 2009

懶人包:品德教育電玩會不會成功,關鍵不在於什麼叫做有品,而在於遊戲好不好玩。

之前教育部提出一個點子,要各大學研究一下「有品電玩」的可行性,點子一出四面罵聲如潮水般湧來…
不過…這也再次見證了「鄉民反對的,就是正確的」,這句話未來搞不好會變成諺語,畢竟預測效果相當的準確~~

其實品德教育並不是馬政府突然之間冒出來的梗,一直以來的教育政策都有在搞品德教育,例如這個文件就提到:

貳、實施目標
    一.營造有利學生品德發展與溫暖關懷的學習環境。
    二.增進教師落實品德教育的能力。
    三.提昇學生良善品德的實踐力。
參、實施時程:自九十四年八月一日起至九十五年七月三十一日

因此有不少吱吱鬼叫老馬推「有品」怎樣怎樣,根本就是覺知能力有問題,就算這些人的神經系統屬於恐龍綱,那也未免太遲緩了點。

而電玩呢…
像李家同那種老人家反對,其實可以理解,電玩對於這些和年輕人相當有代溝的「長輩」來說,不管內容是什麼都是讓人不務正業、妨礙讀書的東西,因此長輩和家長會群起反對,是正常的反應。

不過某些年輕人反對,就很難讓人想像他們是在現代成長的人類。

過去的教育中,大部分教科書(國立編譯館版本)著重的載體是文字,圖像多數時候只是襯托文字的配角,但教育學者們後來發現人類對圖像的記憶能力高於文字,因此在現代的教育當中,圖像也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載體。
因為這個轉變,漫畫式的教科書也越來越多,以前的課本總是字比圖多,現在的課本要找字比圖多的還頗不容易哩。
漫畫是結合圖像與文字的載體,不少商業漫畫其實早已跨越了「尪仔書」的範疇,成為諸多知識的載體,例如以前某新聞就提到某些人從名偵探柯南裡面知道保持現場的重要性(警察反而破壞現場),神之雫(水滴的意思)、築地魚河岸三代目所記載的酒類、水產資料也不會比較少,這類載體能以令人感興趣的模式將專業的知識傳遞給人,比起看了就想睡的專業書籍,在教育方面可是有效多了。

遊戲也是一樣,在我們這代歷經《天堂》洗禮的人來說,可能不知道山銅Orichalcum)是什麼東西,但如果說是「奧里哈爾根」(オリハルコン)大概很多人會馬上說出「你說奧根啊!」,遊戲對人的影響可見一斑。

不過遊戲這種載體和其他載體一樣,比較容易承載「知識」,而不是「品德」。
雖然遊戲因其連續性,可以對某些行為做即時性的回饋,但就像電腦輔助教學一樣,多數這類遊戲偏重的都是知識的傳播,而不是品格的養成,從過去單機遊戲時代的問答益智遊戲、現在的網路遊戲(例如《三國演義ONLINE》登用武將必須通過三國問題的測驗)都是如此。

品德教育並不只是知識教育,它是必須落實在生活中的東西,線上遊戲確實可以虛擬出一個生活圈,在其中產生某種不成文的社會規範(例如合作打怪之後寶物的分法)。
因此以線上遊戲進行品德教育並不是天馬行空的虎爛,提議者應該是個清楚知道什麼叫做寓教於樂、以及了解遊戲對學生影響力有多巨大的人,但不管他有沒有想到,品德教育遊戲還是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它終究是個遊戲
品德教育遊戲如果做成像益智問答遊戲的話,那也只是停留在知識的傳播而已,一般官僚原則上都只想得出這種東西,別說小孩子不想玩,連大人都覺得無聊。
真正的品德教育遊戲,仍是個遊戲,它必須有遊戲最重要的特質--好玩。而品德教育則要放在遊戲進行的過程當中,隱藏在諸多遊戲元素之下,例如進屋偷竊會被警衛抓去關(這點《線上創世紀》用過)、做奸商會信用破產等。

雖然很像在搞禪宗公案,但品德教育電玩想成功,就不能做成「品德教育的電玩」,而是要做成「當中教育品德的電玩」。
製作者必須理解,不好玩的遊戲是沒人想玩的,不管遊戲中蘊藏多少品德教育都一樣,唯有做出對預定接受者夠吸引力的遊戲,才有可能進一步在遊戲當中安插自己希望接受者接收的訊息。

實驗幾天前就做完了,既然被催稿了,那也只好上來交差了@@

廢話不多說,來看圖:

(手邊沒數位相機,所以這是網路攝影機拍下來的….別要求太多=.=)

 

4a6987567802f

左邊的是自來水剛開始的時候,右邊則是微波煮開後冷卻的微波水的初始照片。

 

4a69875d5b2f1

泡完一天之後,可以發現兩種水都讓綠豆發芽了。

 

4a69877148f0a

第二天,兩邊生長狀況基本上差不多。

 

4a698778528ae

第三天,雙方依然分不出高下,但是也可以看得出微波水一樣長的不錯。

 

4a69878bf0f87

第四天,開始看得出右邊的微波水綠豆,發的芽比左邊的自來水綠豆要高了些。

 

4a6987a08f5c0

實驗的最後一天,微波水綠豆明顯地勝出~

從開水跟微波水的實驗來看,似乎把水加熱後反倒比較能促進綠豆的生長勒~XD

最後,讓我也來放一張~

 

4a698748c9dd6

別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謠言啦!!!

君子為日月,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日月食在古代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但現在我們知道那只是正常的天文現象,甚至可以計算出下一次的日月食時間與地點,因此我們就不需要繼續拿著鍋子趕天狗啦。
以下就是今天我用數位相機拍的日蝕,一開始幾張是拿3.5磁片裡面的磁盤來遮光,之後幾張則是重疊兩塊磁片遮光。
不過這是不良示範,只是比起當年高中時我們只用兩層黑色垃圾袋遮光好太多了…

4a66824ae6a2d
太亮

4a66824c27f97
還是太亮

4a6682499d857
好一點了

4a66824cda0df
可能是拍得最成功的一張

以上幾張都是食甚之前幾分鐘拍的,接下來則是食甚後拍的。

4a66824d92281
因為疊兩層所以有兩個影子…

4a66824e3a7c0
很像香蕉

4a66824eee58a
影子又疊在一起了…

4a66824fdc87e
100%像香蕉

有道是,有流言就要用C4,不過C4軍用炸藥畢竟不是普通人弄得到手的,因此我們實驗不用C4,改用萬惡的一氧化二氫。
流言指出,用開水種綠豆比較不好,也有流言指出微波加熱過的水種綠豆也比較不好,我家沒有微波爐,因此微波水的部分我們等待LUCIFEROUS來解釋,本人做的實驗是開水與自來水的綠豆發芽實驗。

實驗的時候,必須固定控制變因,因此本人特地去買了一樣的陶瓷盤子,用一樣的水量(10ml),各種5顆綠豆,正所謂有圖有真相,我們就來看看開水和自來水誰比較適合綠豆生長。

4a6537d74a0a9
綠豆發芽實驗進行中。
因為是放在冷氣房裡,為了避免蒸發,用個東西蓋住盤子的大部分。

接下來是每一天的實驗結果:

4a653815eaa81
第零天。
同樣的水量、同樣的綠豆、同樣的衛生紙、同樣的盤子,連標籤都是同一張剪下來的左右兩面。
4a65385370a1c
第一天。
全體都發芽,綠豆發芽速度頗快,適合作實驗。
4a65388ebf6cf
第二天
擺反了,從這天開始開水盤的綠豆成長速度就已經略有超越自來水盤的趨勢。
4a653963e8339
第三天
綠豆變紅了!
拍攝完之後我又各加了10ml水
4a653983e9c16
第四天
相較於自來水盤,開水盤中的綠豆有兩株綠豆長得非常大。
4a65398f046ba
第五天

實驗結束。
結果呢?
我們取兩盤中最長的來比較一下:

4a8ebd5ba44d6

左側的是自來水盤的綠豆,右邊的是開水盤的綠豆,由此可見,開水盤的綠豆其實長得比自來水盤的快。

因此,我必須宣佈:流言終結。

4a6539bf5c6c0

老馬的「治國週記」被踢爆是預錄的,不過如果這週記不談「本週治了什麼國」,預錄也是一種省工的方法,例如我們看到的某些綜藝節目其實都是一次預錄好幾集。
(至於公家機關和政客標題不對內容的症狀,比大山文化出的老H漫更嚴重,也不用太在意了)

錄「未來週記」自然是相當沒誠意的做法,這和政客找工讀生去噗浪幫忙發噗一樣,被踢爆也算活該,不過踢爆也是要有技術的,有時候踢過頭,爆的反而是自己。

老馬的未來週記上宣稱「我個人開始重視資訊,當然從大學時代、當兵,都有接觸到電腦」,於是就有人拿著「個人電腦」出現的時間,也就是1973年來自以為踢爆老馬「大學時代(1968~1972)接觸到電腦」的發言,但個人電腦只是電腦小型化之後的產物,事實上在這之前國立交通大學和台灣大學就已經引進電腦來作為計算工具。
例如在這篇中提到:
一九六三年八月,許照教授接任電機系第四任系主任。在長達九年的任期之內,許主任推動了多項重大的建設性措施,奠定了日後電機系持續壯大的基礎。首先是同年許主任推動台大電算中心之成立。中心位址初設於現在土木系館二樓的西側,亦即當時電機系之所在位置;後於一九八二年資訊工程館(按:現為台大計算機與資訊網路中心)落成後遷入該址迄今(二OO一年)。首任主任為電機系張煋教授,第一部電子計算機 IBM 1620則係向國際商業機器公司(IBM)租用,在一九六四年五月運抵台灣,於同年六月二十二日正式啟用。同時電機系為協助台大校方人員明瞭計算機的原理與應用,於一九六四年暑假期間成立第一期電子計算機講習班,為期六週,為國內第一個由大專院校辦理的電子計算機講習班。不久後,台大電機系電子計算機講習班成為經常性舉辦的課程,並且講習對象由校內擴大至校外相關機構以及社會大眾,三十七年來(二OO一年)參與培訓人員超過四萬五千人次,獲得結業證書的學員則有兩萬六千餘人。

大概也因為這東西頗好查,因此在發現台灣大學當時確實有電腦之後又宣稱IBM1620不是老馬這種法律系學生會去接觸的東西,不過如果考究台大電機的歷史,會發現老馬大學時代的電機系系主任很幸運的幾乎都只有一個人,就是許照
(1963~1972)。許照任內台大電機不只有IBM1620這台「大」電腦,在1969年蓋好的電機大樓(電機一館)中,裝設的是第三代電腦,也就是採用積體電路的小型電腦(以現在的標準還是頗大就是)。

當年的電腦除了貴以外,輸入輸出方式也和現在不同,IBM 1620是打孔機的設計,需要有人整理打孔卡片方便輸入,以及收集輸出的卡片,這些工作在美國一般都是女性在做,不過台灣可不見得吃這套。

加上當年交通大學和台灣大學都拼命舉辦電子計算機講習班,對象從國防、交通、經濟部官員、國營事業人員到一般民眾都有,說老馬碰不到電腦及其資訊(並不是只有塞在電腦裡面的才是「資訊」),就頗有「有一分證據,說一百分話」的境界了。

以本山人為例子,本山人是理科出身,那麼問題來了,本山人母校的某大樓內有一堆看起來就很貴的鋼琴,請問我有沒有彈過那些鋼琴?
答案是:「有」,不但有,而且花了不少時間。(問題是彈鋼琴和我這個系所一百竿子打不著)

因此,用系所去確定某人有沒有碰過電腦,是靠不住的。
老馬當年確實不容易接觸到電腦,但卻無法保證他老兄「不能」接觸到電腦,他大學時代有沒有接觸到電腦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用電腦不是為了打網路遊戲或者踩地雷而已。

像這樣的「踢爆」,如果說只踢到老馬預錄影片的話,就是個好踢爆,但踢過頭了,就會變成被踢爆的對象。

看到一個很可笑的說法,宣稱當年二次大戰後,琉球公投回歸日本(就是現在的沖繩縣),而台灣來不及公投就被國民黨「竊佔」了。
但這個宣稱根本就是個稍微查一下年代就能輕易駁斥的謊言,因為琉球復歸日本的年份是1972年(5月15日),也就是民國六十一年,已經是二戰終戰(1945年)後的二十七年了,琉球還真「來得及」啊!

事實上,琉球早在1945年就被美軍佔領,因為舊金山和約的緣故,日本只能保有本土四島(本州、四國、九州、北海道),變相等於放棄了琉球和台灣的主權(雖然琉球主權還在日本手上,但實際上卻是美國託管佔領,和台灣的放棄比較不同),因此琉球就在美軍的統治之下度過這二十七年,而在這段時間內,類似情況的台灣也在中華民國的統治之下。

到了1969年,美國和日本之間為了美日安保條約的延長而拿琉球當交換條件,加上琉球公選的主席屋良朝苗是復歸派的,因此1972年琉球正式回歸日本,成為沖繩縣。
但直到現在,沖繩人仍對美國和日本沒什麼好感,甚至有琉球獨立運動,某些如與那國島的還比較想和台灣統一。

而在這個過程中,琉球根本就沒公投過,琉球的復歸與其說是民間期望,還不如說是尼克森和日本的利益交換。(日文維基沖繩返還

那如果把同樣的情況放在台灣會怎樣?

台灣如果中華民國不佔領,那之後會怎樣?(不考慮老蔣會跑到什麼地方去)
首先,為了維持東亞島弧對共產勢力的包圍,老美不可能把台灣送給阿共,而是會在「自己統治」或「和琉球一樣歸還日本」兩者之中選一個,如果老蔣正好跑來求救,搞不好也還是會交給老蔣,加上日本和中華民國簽中日和約時明言放棄過去包含馬關在內的條約效力,因此台灣主權的歸屬在當時的紛圍下最有可能的得標者當然是老蔣。
所以台灣歸屬的可能性,老蔣的中華民國最高,接著是老美統治一大段時間後「還」給日本(附贈一堆美軍基地和耍特權的美軍),最後才是變成美國的第51州。

對冷戰時期的美國來說,讓第三國代替美國去擋蘇俄勢力是最佳的選擇(蘇俄想法也差不多,冷戰時期可以說是兩大強權國家的代理戰時代),至於這個炮灰是誰,老美不見得會太在意。

當然,和琉球一樣,台灣人民怎麼想,也更不是老美會去在意的東西。

看到琉球那歷史上毫無記載、二十七年後還「來得及」的公投,不禁還是要說,不要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謠言了

 看到新聞上寫的土耳其抗議東突被中共打壓,我突然笑了,不知道是不是回教國家都是如此兩套標準

(回教國家兩套標準為..要求非回教國家尊重自己回教少數,卻要回教國家內少數服從回教多數,可以在美國傳回教但不准美國人在回教國家傳教)

下次遇到土耳其人跟我抗議東突事件的時候,我一定要問問土耳其人為甚麼你們可以屠殺庫德族,甚至還跨國到伊拉克追殺想獨立的庫德族人

卻支持東突從中國獨立?

至於吱吱,他們才不在乎東突問題,只是想靠北中共,看到民視新聞評論我就轉台,因為根本沒講到重點,中共是這個問題的起源是事實,不過此問題的重點在維漢衝突,熱比亞等人不過是想要爭取一些政治利益而已

熱比亞我相信應該知情或者有煽動,但是她應該跟民進黨暴力遊行的方式一樣,五點就下班了~~~這次的聲明跟民進黨差不多,就是譴責政府暴力,只差點沒說鬧事的是黑道而已

這問題要善終會比西藏問題還要複雜,達賴很聰明知道獨立不可行所以轉要求自治,中共太白癡搞亂一切騎虎難下,可是這次的新疆問題,卻沒有那麼簡單,漢人在新疆比在西藏多太多也早很多,而且1945年就發生過衝突,

不過那時候維吾爾族佔上風,屠殺過漢人,直到國民黨派盛世入新疆為止,並且與蘇共交涉結束.所以兩邊衝突早就有了,這次兩邊衝突,中共有很好的理由去介入,因為他不介入,就等著兩邊的民兵殺起來,那也是種族屠殺,

不管誰殺誰,國際社會都會要求中共派兵調停,所以當裡虹吸說中共派兵怎樣怎樣,硍~~只覺得你們這些人真殘酷還是白木到不瞭解新疆政局,寧可讓民兵互砍也不要派兵就對了.這次可不像西藏單純對抗政府,是內部械鬥

開放部份給西方媒體,我覺得也是這個因素,故意讓西方媒體看漢人被維族屠殺,來說明出兵的正當性

西方國家對這件事情比較收斂,我推測除了安提拉的陰影外,東突本來對西方就是個很陌生的議題,也沒有國際領袖出現,不像西藏有達賴,加上東突之前搞過恐怖攻擊,更加重西方國家對於突厥人的防備

土耳其有打擊庫德族前例,西方國家支持庫德族獨立,但是因為美國需要所以讓他跨國打庫德族,這次美國也沒說話,除了阿富汗戰爭需要中共之外,美國也知道這邊要是搞亂了,阿富汗也不得安寧,更何況東突又與跟阿富汗的塔利班又有合作,

所以美國選擇沉默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最後沒有一個西方國家願意看到大突厥主義的存在,寧可讓中共阻斷打壓,也不願意看到東突聯合中亞到土耳其成立大突厥國,讓安提阿的惡夢再度出現

 

 

 

安殺番(Endosulfan)是一種有機氯類殺蟲劑,之前(2008)美國蘋果和更早(2005)的紐西蘭牛肉裡面疑似被驗出來存有,而衛生署似乎有意放寬安殺番的標準從不得檢出(用什麼檢就不知道啦)變成0.5ppm,當然又引起一陣騷動。
根據「歷年政府禁用的農藥一覽表」,在78年~79年間,台灣禁止了安殺番35%乳劑的製造、加工、進口、銷售和使用,禁止的理由是「劇毒及殘留」,有機氯類農藥最大的問題並不見得是它的毒性(例如安殺番在實驗室中就看不出有什麼致癌性),而是它禍害遺千年的本事,包括惡名昭彰的DDT在內,這類農藥都有在自然界中殘留很久的能力。

詭異的是安殺番乳劑雖然被禁用了,但粉劑卻還是可以用…4a266dc98fb62

那這次衛生署把安殺番的濃度標準改成0.5ppm,到底正不正確咧?

我們可以查到,世界衛生組織對安殺番的TDI是6微克/公斤重(比三聚氰胺低很多),以一個六十公斤重的人來說就是每天容許360微克(0.36毫克),如果這些安殺番通通由0.5ppm的蘋果來提供,那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算式:

0.36mg=0.5mg/kg*Xkg
X=0.36/0.5=0.72(kg)

0.72公斤大約是一斤多,雖然沒有什麼人會每天吃一斤多的蘋果,但是我們仍舊不能排除一斤多的食物是人類有可能吃得下肚的,如果說為了某些特殊目的--例如蘋果減肥之類的--而大量食用蘋果的話,就很有可能超過這個量。

因此,我們得到結論:0.5ppm這樣的標準,太過寬鬆!
如果是0.05ppm或者0.005ppm還比較合理,前者7.2公斤,後者72公斤都不是人類一天吃得下去的份量,但0.72公斤實在無法避免這個可能。
如果真的放寬到0.5ppm,那衛生署就無法避免毒害台灣人民的罪責了!

綜上所述,本人不贊成蘋果安殺番標準放寬至0.5ppm--即使本土蘋果也要同一標準。

PS:台灣飲用水的安殺番殘留值是0.003ppm

由於前陣子頗忙,所以很久沒寫文了,在此先簡單說明一下….

幾天前,在下的弟弟為了收集麥當勞的某種玻璃杯,跑去買了一份套餐,眼看那四層牛肉的漢堡他已經吃不下,便分了一半給我,當下吃起來在味道上覺得還OK(這邊沒有替麥當勞打廣告的意思,在下吃東西認定「味道還可以」的範圍是很寬廣的….),哪知隔天新聞報導麥當勞的麵包宣稱可以常溫下保存六天,想到幾天前下肚的半個漢堡麵包,立即開始展開一番搜查。

在下最後的結論是:麥當勞的麵包應該是沒問題的。

為什麼會這麼說?基本上這是有實驗根據的。

大葉大學食品工程學系在九十三年有一位郭同學,發表了一篇速食店漢堡麵包的衛生評估論文,其中對於防腐劑的部分,也做了許多研究。他將丙酸鈣(常用的防腐劑之一)添加入自製的麵團之內,並分別製造出三批丙酸含量0g/kg、1.3g/kg與2.5g/kg(2.5g/kg是衛生署的核可添加上限)之漢堡麵包,當然他有將麵包依照市面上的包裝方式進行了密封包裝。

他把漢堡麵包在室溫與低溫冷藏等條件下,分別放置一到六天,然後分別測定總生菌數與大腸桿菌。大腸桿菌的部分無論添加丙酸與否,常溫與冷藏下,都是未檢出,所以這個部分就不多說了。

總生菌數冷藏的部分也都是未檢出,但是室溫的部分就比較有趣了,不含丙酸的漢堡麵包,到了第五天便已經超過總生菌數標準<1000CFU/g的標準(簡單的說就是看得出來發霉了),添加丙酸1.3g/kg的樣品直到第六天生菌標準術仍<120CFU/g,當然添加到許可上限2.5g/kg的漢堡麵包之CFU/g就更低了。

看到這邊讀者大概有個問題:既然加越多防腐效果越好,那如何證明麥當勞的漢堡麵包應該沒有添加過量的丙酸鈣?

丙酸鈣這東西,基本上靠的是丙酸的部分來抑制霉菌在麵包上開疆闢土,既然丙酸是一種有機酸,那麼一旦添加過量,各位以為吃起來會有什麼味道?

沒錯,添加過量丙酸鈣的麵包,吃起來會有一種奇怪的酸味(在下於實驗室聞過,跟醋酸的氣味差不多),郭同學在論文中寫到添加量到達許可上限時,其酸味已經達到會破壞麵包風味的程度,小包裝的丙酸鈣五百克約一百五十元左右,即便是大量訂購價,一公噸也要一萬多元。

照常理來說,過量添加一來沒有防腐上的必要(只要核可上限的一半,效果便已經相當符合一般的使用情況),二來麵包吃起來口感變差,三來還得多花防腐劑的錢,有點腦筋的廠商都不太可能做這種花錢又沒好處的蠢事。(註:若有廠商正在做這種蠢事,不替消費者著想沒關係,請替你自己的荷包著想~)

再次申明,本人沒有收麥當勞一分一毫的好處,下次買他們的漢堡時,麵包只要沒有奇怪的酸味,那應該就是可以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