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八月, 2009

幾天前mocear傳給我一則網友的委託,抽了空一看,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這邊稍微分享一下什麼東西能讓我這般『震撼』….

 

如何拯救全球性的浩劫 從”垃圾”到”臭氣”O3

在距離地面20~30公里的距離,大自然形成的臭氧層給地球以及在地球上生活著的每一個生命都建立起了防止太陽紫外線和宇宙輻射的保護圈。然而,人類的許多發明卻沒有顧及到隨之而來的禍害,這就導致了地球上的臭氧層很嚴重的被破壞,使地球溫度上升,冰山融化,海水逐漸淹沒陸地,這麼大的災難如何解決?
這裡為人們提供了一個簡單的辦法來獲得臭氧:
透過從澱粉和糖的化學轉化而得到酸性物質CH3COOH在溶解於水之後,這個酸性物質解體,分解澱粉、脂肪、蛋白質的醋酸基(Acety1-CO-A),其分解的化學方程式如下:
CH3COOH+O1+02 = O3+H2O

分解所得的臭氣(O3)有殺菌的功能,而且還幫助增加空氣中氧的含量,這就減少了空氣中的廢氣和毒氣。醋酸基可以把鮮垃圾分解成酸性物質,而且利於空氣中的臭氣。

 

後面其實還有很長的內容,但是光看到前面這一段的問題,後面也沒必要討論了。廢話不多說,現在就來看看這篇文章到底有什麼問題。

首先,本文宣稱可以用乙酸輕鬆地製造臭氧,事實上製造臭氧的關鍵是『高壓電』。

 

自然界的臭氧多半產生於閃電電離的氧氣,工業上與市面上的臭氧機使用的原理也是類似,所以簡單來說,臭氧的產生方式與乙酸無關。

 

(這邊提供維基的臭氧條目連結:http://zh.wikipedia.org/zh-tw/%E8%87%AD%E6%B0%A7#.E7.94.A8.E9.80.94.E8.88.87.E5.88.B6.E5.82.99

 

再來,讓我們討論一下乙酸跟氧氣反應之後,到底會生成什麼?答案是二氧化碳跟水….通俗的說法就是--氧化掉了。

 

(附帶一提,這種反應在常溫常壓下幾乎是不會進行的)

 

我是不知道用垃圾到底能做出啥酵素,不過既然臭氧不來自於乙酸,乙酸跟氧氣也反應不出臭氧,這則流言自然是被踢爆到不能在爆了。

在我小的時候,家門前有片公共設施保留地,長滿了不知名的野草(至少我從沒去查過那叫什麼
名字),人走進去會整個人消失在草叢裡面,就算是大人也一樣,據說這草地中有人看到錦蛇,也有人開車壓到雨傘節(後來據說變成蛇肉大餐去了,真是違法行
為),偶爾也會有小蛇跑到家裡面來弄得雞飛狗跳(雖然家裡沒雞沒狗)。
某年我爸和鄰居看到附近鄰居在草地上開菜園,也一起搞了個小小的菜園,不過幾年之後就又懶得種了,於是草又開始侵占菜園,只留下最靠近路邊的一顆釋迦樹和樹下的一叢百合花。

來又不知道是誰(好像又是我老子)把鋪路的柏油蓋在菜園上,讓草長不起來,而鄰居也在另一邊用水泥作了同樣的事情,結果釋迦樹就這樣被柏油和水泥夾攻,只
剩下一點點空間可以讓水滲透,但老釋迦樹沒有認輸,雖然大部分時候看起來都是一副快死的樣子,但每年都還是會長出釋迦來。長出來的釋迦不大,最大的也不會
比小孩子的手大,外層更常常覆蓋著一層黑色的怪東西,如果是在菜市場看到這種「又瘦又黑」的貨色,大概所有人都不會想買吧。
但外表沒有經濟效益,
內容卻相當驚人,這棵老釋迦樹結果不多(一年大約十幾個),子也很大,果肉很少,但相當的甜,加上濃郁的香味,只要吃一顆就會讓人有「吃了釋迦」的滿足
感,這樣的口福在草地被完全鋪上柏油之後就無緣得見了,老釋迦樹被一個認識的人拖走,據說要移植,但從此下落不明。

之後吃買來的釋迦,例如那種大得莫名其妙的台東釋迦,總覺得味道比起自家種的差了很多,雖然很大,但太大的釋迦反而吃得有點厭,水分多、甜度不及、而且有種隱約的酸味…這當然不是說台東釋迦不好吃,只是比起印象中的釋迦,還是差了一點。

後來我才知道,我們那棵被虐待的老釋迦樹,原來是在不知不覺之間被施行了「永田農法」。

永田農法是日本人永田照喜治所發展出來的農耕方法,又稱為斷食農法、斯巴達農法、綠健農法等,而這個農法的關鍵除了不使用農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用最少量的水和化肥,來把植物的生命力「逼」出來。

自然農法也是類似的模式,雖然各家農法都有些不同,但大多數是強調土地與植物的生命力,不使用農藥與化肥(永田農法會使用少量化肥),頂多使用綠肥(在休耕期間種植田青之類的豆科植物固氮當肥料)或少量有機肥。
自然農法也強調利用生物的食物鏈來防治害蟲,像台糖也有販賣專門製造優曇婆羅花草蛉卵,不過生物防治法在台灣仍舊不是主流,台灣的農民還是習慣聽農會和農藥公司的話,大把大把的灑無謂的農藥。

而這樣的搞法現在也開始出現反動,人只有生病的時候才需要吃藥,植物何嘗不是如此,在沒有病蟲害的情況下大灑農藥根本就只是在下毒而已,因此「只有在必要時使用最低限度農藥與肥料」的減農藥農法就出現了。
對於農業來說,完全不使用農藥是很難的,因為那代表農友必須花更多的時間與心力在除蟲除草的傳統工序上,在這種農業人口老化的時代根本不可能要求這些老先生老太太天天蹲在大太陽底下鋤禾日當午(虐待老人啊!)。
而減農藥農法的優點就在於農藥與肥料用量較少,種植出來的作物相對一般大灑農藥肥料的作物安全,卻又能兼顧到人工的減少,因此減農藥農法是比較能夠推行的策略。

但為什麼這些安全性較高的農耕方法沒有成為主流?

第一個問題就在於農民的心態
大部分農民還是習慣聽從農會與農藥肥料公司的指示,即使明知這些農藥是不必要的,濃度有時也太高。而上述的幾種農法都有相同的缺陷,就是單位產值會低於一
般大灑農藥肥料的田,如果農會對一般種植方式與安全種植方式作物的收購價一樣的話,那一般種植方式種出來的作物就會讓農民賺比較多的錢--即使種的人自己
不敢吃。(我外公就不敢拿自己田裡種的菜去吃,要自己吃的都種在另一片不用農藥的地上…)

第二個問題在顧客、也就是我們的心態
大部分人去買農產品的時候,都會挑外表好看的買,至於那種分叉的紅蘿蔔、表面黑黑的釋迦、有蟲啃過的蔬菜、彎得像新月的小黃瓜,許多人都不想買,但這些外
表不好看的農產品其實比較接近植物的天然狀態,只是因為顧客的眼光有問題,使得這些天然的作物反而比較賣不出去,既然沒有經濟價值,農民自然也不會想種來
賠錢。

結果,現在想吃真正安全的蔬果,只能自己種………..

有一個黨外運動人士陳真如此說:
(前略)
國民黨其實就是在實現黨外當年的一個重要主張:改善兩岸關係,大幅減少軍購。
民進黨甚至後來還裝模作樣地推廣什麼 「非武力國防」,主張國防不一定要靠武器,最重要的是人民對於公義的堅持與非暴力的手段。
國民黨過去說這些言論「包藏禍心、「與匪隔海唱和」,但這些黨外的基本價值,現在卻也同樣成為民進黨扣人「台奸」帽子、「與匪隔海唱和」的賣台言論。
台灣政治實在很可悲,人民鑑賞能力太低,缺乏對於是非美醜的鑑賞能力,更缺乏對於是非善惡的興趣,對歷史當然就更不感興趣了,而只是有興趣於某種什麼「立場」,或急於貫徹一己偏見而完全不問是非不擇手段。

灣社會幾十年來表面上好像改變了一些制度,但骨子裏其實沒有任何改變;台灣人仍然跟過去一樣,對於是非善惡及真相缺乏興趣,而只對一己立場或一己偏好是輸
或贏有興趣。只要與我立場不合的,便是敵人,不擇手段皆可殲滅之或醜化之,反之,只要跟我同一國,即便是個人渣,即便整天忙著買官賣官污錢搶錢包娼包賭包
工程,依然永遠都是對的。

國民黨慢慢改邪歸正,雖然速度很慢,但它至少是朝著較為文明的開放社會大方向走,但民進黨卻迅速成為蔣公的傳人,十年來,各種荒謬齷齪的法西斯言論及法西斯心態與法西斯手段竟成為這個黨及其支持者的一個最鮮明的基本屬性。

對一開始就在黨外運動群體當中的陳真,他所看到的「民進黨」的改變,和我們這些外人、而且相對年輕很多的人來說是更早一點的,但即使是在最近這些年,我們也可以發現國民黨和民進黨正朝兩個不同的方向走。
台灣一直以來沒有左派政黨(綠黨算嗎?),而近年來國民黨越來越左,趨近中間,民進黨越來越右,趨向極右,之所以會有這種情況,或許可以用「什麼樣主張的人離開該黨」來說明。
這也就是「黨內擇汰」這個標題的由來。

國民黨在過去是貪腐的集合體,也因為貪腐專制,所以會有人開始反對這潭越來越臭的死水,這群人就是黨外運動人士。
黨外運動既然是以反國民黨政權為主,就不會只有某些特定性質的人,在黨外初期,黨外運動人士中不乏許多外省有識之士,早期發行自由中國的雷震也是外省人。當然,早期的黨外人士也不見得就支持台獨。(有不少人甚至強烈反對台獨)
但隨著時間流逝,黨外運動造就了開放黨禁,民進黨成立了,但有些黨外人士卻發現這個黨開始走向「向蔣總統學習」的道路,因此像費希平就撂下「民進黨是台獨法西斯,大福佬沙文主義」退黨的說法。
因為這個黨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充滿自由理想的政黨,而是越來越接近自己厭惡的那個政權的政黨。

在藤田和日郎的漫畫「潮與虎」裡面有個橋段:持有獸矛斬妖除魔的人,在心中埋下對白面者(九尾妖狐)的深刻仇恨,當他們的靈魂被獸矛吸收之後,它們會變成字伏,雖然失去理性,但仍舊保有對白面者的仇恨,而這個無法發散的仇恨到最後,會讓字伏變得越來越像白面者
民進黨也是如此。

4a993972819eb

民進黨在陳水扁掌握大權後的這幾年,排林濁水、除十一寇,第一代美麗島元老除了陳菊還有點政治前途之外其他人原則上都被排除於權力核心之外,被當成擺設的呂秀蓮會認為自己是深宮怨婦,其實也是大有道理的。
這就證明了,民進黨這些年來所進行的黨內擇汰,其實是一直把傾向中間路線的黨員排除的過程,既然中間路線的人被踢走了,而不斷強調「愛台灣」之類台獨法西斯、福佬沙文主義的人卻留下來,久而久之,民進黨會變成現在這種鳥樣也沒什麼不可能的。
當你在這個黨裡面只能跟著大喊愛台灣、把與自己意見不同的都當成共匪同路人,那麼這黨自然也只能吸引到同類的人,最後就是現在這種和蔣中正沒兩樣的反中、漢賊不兩立、與阿共交流的就是共匪…之類的老梗屁話。
這種和屁沒兩樣的空泛「論述」居然可以吸引選票,這樣的「奇蹟」其實是國民黨自己當年搞出來的結果,在我那篇「國民黨自作孽的苦果」就有提到。

再看到國民黨,國民黨的貪腐是相當有名的,加上後來又引進地方派系勢力,黑金合流,糟糕無比。
但看到國民黨這一二十年來的演變,我們會發現國民黨中被驅逐出去(或者自己跑出去另立山頭)的,反而是立論比較傾向極端的那一群,不管是新黨還是親民黨,在藍綠光譜上都比留下來的國民黨更趨近深藍,反過來說,留在國民黨中的是相對淺藍、較為偏向中央的政客。
因此我們現在才會發現,國民黨內的言論反而比民進黨內更自由,國民黨內政客砲老馬的火力比當年民進黨「叛逆」砲阿扁的火力更強,但這些砲自家老大的國民黨員卻不像民進黨那樣被冷凍,當然這裡面也有派系攻伐的問題,不過從外表上看,這個一直被宣稱是「專制獨裁」的政黨,居然比掛著「民主進步」招牌的民進黨更有黨內言論自由,這樣的情境只能用「詭異」兩個字來形容吧。
(不過貪腐的問題好像到現在才有個潔癖老馬「稍微」、「疑似」想處理…)

民進黨的黨內擇汰是排除中間溫和路線人士,而國民黨的黨內擇汰卻是排除極端人士,這也就是兩黨演變最大的不同。

而在這種選制之下,依照杜瓦傑定律(Duverger’s law),民進黨的選擇是最糟糕的選擇,或許人民可以用一時之間的煽動而投下那一票,但這終究只是「很會拼選舉」的程度而已。
民進黨就像字伏一樣,越來越像老蔣,而他們卻沒發現,老蔣不需要選舉,甚至不需要理解民意。

轉貼一個第一線官兵的心聲
這篇文章出來之後,一堆某黨「吱」持者拼命叫這是假的,有人說他是八軍團戰情中心的人,也有人說這是又一篇南海血書
文章是不是軍方寫出來的大概不太容易查證,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看看所謂的「踢爆」到底是真的踢爆,還是踢到自己的LP而不自覺。

踢爆1.疑似阿共用語的「力回饋」、「天頻電話」、「膠舟」?
但海軍官校「兵器系統原理知識圖最底層文字說明填列表格」(DOC檔)裡面卻清楚提到:「成功級 系統名稱 無線電工程 HF、V/UHF收發機、天頻電話、MCS-9120衛星電話、RT-7000高頻數據通信網」。(有趣的是,估狗裡面查「天頻電話」這個完整的詞,沒有大陸網頁--除非轉引這篇心聲)
橡膠艇(比較像幾隻香腸綁起來的那種?)叫做膠舟,其實在八號新聞裡面到林邊鄉支援的軍人就這麼說了。
力回饋也是如此,在工研院的網頁上就提到「高爾夫球力回饋平台」,還解釋說「利用影像偵測運動軌跡估算力回饋時間與力道,整合高爾夫球桿與遊戲content之間的互動連結,而創新非固定式具方向性的力回饋裝置,突破傳統固定式力回饋的限制並改善偏心振動馬達的單調感受……」,而羅技更有推出類似「力回饋無線天駒方向盤」的力回饋方向盤搖桿,力回饋真的是大陸名詞嗎?
或許普通人不知道,但有玩賽車遊戲或玩車的人應該是知道的。

踢爆2.台灣沒人說東港鎮?
那這是什麼:維基東港鎮
看到這個的時候我楞了一下,想說「東港不是鎮…那是東港鄉?」
我反而開始懷疑這踢爆的人到底住哪裡就是了…
也有人豪洨「那麼喜歡用全名為什麼不用旗山鎮?」…別人愛用不用干你屁事啊?
要不要去路上靠北那些講「台北」的傢伙不說台北市還台北縣?

踢爆3.林邊到旗山,繞經台南?
從林邊到旗山…這敘述其實有點問題,這個兵其實是「到了旗山」,也就是說他被卡在旗山外,而從林邊到旗山,根據估狗地圖,平時可以走國道3號轉高雄支線(國道10號),再轉(省道?)台21線,而台21線進旗山的路是旗南二路,若他老兄被卡在旗山鎮外,那他可以從中寮一路繞到台28線,這條路會繞進田寮鄉,還有另一條是回國道3號,一直走到關廟交流道,從關廟走182縣道轉台3線旗文路進旗山,這條路會繞到台南關廟。
第二條路的優點是它和之前的台21線剛好是相反方向進入旗山,不過很遠是真的。
因此還是可能繞經台南。
質疑道路是頗詭異的點,除非他寫的是從林邊到旗山是繞經花蓮,不然條條大路亂亂通,誰知道他走的是哪一條?

踢爆4.林邊申請膠舟,而不是水陸兩用車
其實這方面兩者都錯,林邊一開始申請的是V-150甲車,這種甲車底盤有防水設計,可在150公分深的水中移動,但並不是水陸兩用車,所以當時林邊某些地方的水太高(2~3公尺),V-150無用武之地,這時候才改調動膠舟。(之後左營海軍陸戰隊帶來的AAV-7才是正宗的水陸兩用車)
因此V-150輪式甲車確實是去救災的,而不是去勘災的,只是沒辦法開進去而已。

如果這是八軍團寫出來的護航文,不至於連這個都會寫錯,最有可能的情況就是作者沒看到V-150甲車先到支援的樣子,只在電視上看到某大立委展現他莫名其妙軍武知識、靠北為什麼出動悍馬車(V150甲車算悍馬車?)的說辭。

踢爆5.八日八軍團司令有到林邊救災嗎?
有。
八八水災/八軍團投入救災  指揮官坐鎮林邊
八日中午,八軍團指揮官嚴德發中將就到林邊去泡水了。(屏東縣長曹啟鴻也一起去泡了)
原則上這也是八號的電視新聞,寫這踢爆的人真的不看新聞的嗎?或者我們也可以「合理懷疑」踢爆者是……

踢爆6.該人沒救災、想回家、有私心
報公假、開小差,當兵有機會就要混好像是天經地義了…

踢爆7.膠舟11點多以後陸續到林邊交流道?
這個踢爆的理由是國防部公佈的到達林邊鄉時間是十二點二十分,「十一點多陸續到達」這句話其實很模糊,十一點一分和十一點五十九分都是十一點多,而「陸續到達」更令人無法估計這時間點到底是第一架膠舟(一般說法)還是最後一架膠舟,
同時,膠舟到達之處是林邊交流道,距離嚴中將和曹縣長所在的鄉公所還有兩公里,開著膠舟移動不需要時間嗎?

豪洨8.災民太多,以膠舟和水陸車運輸也要好幾天,所以派出的人太少!
在水淹一層樓的情況下,沒有水上載具,你要怎麼運輸人員?用游的嗎?
膠舟和水陸兩用車是有固定數量的,就算派20萬大軍挺進林邊,你也頂多只能看到有19萬9千多個個鐵錚錚的漢子在林邊鄉練習蛙式而已。

豪洨9.CNN預測比較準!
這和文章其實沒關係,但既然看到了就順便來一下。
實際上台灣在5號晚上就已經預測南部莫拉克的雨量是800公厘,7號早上再上修到1100公厘,和CNN這篇7號的新聞所估計最大值50英吋(1270公厘)其實是差不多的。
當然,和現實數值2900相比,不管是CNN和氣象局都是槓龜的(日本也是),大哥不用笑二哥。

要學人踢爆,就要學得像樣點。

八八水災七八九號事記(歡迎補充)

本文以24小時制紀錄
補充時請附新聞或災民文字

來源:(有些眾所皆知的就不附了)
中央社「颱風攪局 媽祖林默娘舞劇首演取消」、「陳武雄明赴高屏勘災 已發放救災白米
中國時報「救援黃金24小時 援兵僅740
自由時報「薛香川傳簡訊辯解 死不認錯」、「新開部落脫困者/邱錦豐︰挨家點名 一夕少了32人」、「搶救南台灣 各地組隊馳援」、「屏300村民 同舟共濟補破堤」、「失蹤兩警家屬 痛批救援太慢」、「旗山溪2度溢堤 淹到2樓高
NOWNEWS「八八水災/八軍團投入救災  指揮官坐鎮林邊」、「北縣4鄉鎮長未坐鎮 周錫瑋震怒要懲」、「八八水災/怵目驚心!知本金帥飯店11:40倒入水中
聯合「延誤?軍方指地方判斷失準」、「北縣消防局南奔救災」、「傳馬看戲 府稱取消」、「六軍團 投入災區救援」、「溪水暴漲 舊知本橋緊急封閉」、「救村摸黑開水門 青蚶村長失足殉職
TVBS「莫拉克/莫拉克已經登陸 馬坐鎮:提高警覺」、「莫拉克/機場關、交流道淹水! 馬勘災受波及
華視「八八水災/東勢鎮石城街居民遭水困 警義消救出
青年日報「莫拉克肆虐 國軍第一時間出動 投入救災工作」、「直升機九日即赴小林村 天候不佳無法執行救援
軍聞社「十軍團主動聯繫地方政府 投入兵力協助救災

宜蘭縣消防局「支援救災」(無法直接複製網址,在「最新消息」裡面)
桃園縣政府「(支援台南縣、高雄縣、屏東縣救災)新聞稿
台南縣政府「台南縣各地災情慘重,31鄉鎮全部淹水


轉貼一個第一線官兵的心聲

劉兆玄、薛香川該當何罪?
馬英九新聞觀察站
莫拉克颱風強掃南台,趕赴高屏勘災紀實
我在國軍救災的實錄(PTT八卦板)

南方都市報「兩岸聯手,舞出一個現代媽祖
南都周刊「小林村滅村浩劫

顏色表意:
中央行動地方行動國軍行動當時已知災情當時未知災情

八月五日:
國防部成立莫拉克颱風應變中心。
八月六日:
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成立。邱正雄自此連續坐鎮三天(7-9)。

八月七日:
台北縣長周錫緯至新店市溪洲部落、鶯歌鎮三鶯部落等地視察防災疏散準備情形。
晚間,馬英九至詹澈婚禮致詞,一小時半後前往應變中心。
農糧署於三地門發放救災白米810公斤。
八軍團完成救災設備的調查跟人員的編組。

八月八日:
全天:內政部長廖了以於中央應變中心待命,國防部長陳肇敏於衡山指揮所開會討論救災。經濟部災害緊急應變小組請求台北縣支援救災,台北縣由水利局調派51位人員及15具大型抽水機,晚間抵達高雄縣梓官鄉。農糧署於新竹尖石山地區發放救災白米600公斤
上午:內政部長廖了以上午請假兩小時處理私事。台東太麻里員警許金次、江文祥執行疏散太麻里溪下游潰堤居民的時候,不幸被洪水沖走。
三時三十分:屏東林邊鄉開始淹水。
四時十五分:屏東縣消防局向國軍後勤指揮部申請悍馬車及兵力支援車城四重溪淹水。
四時二十分:屏東縣長曹啟鴻前往林邊鄉勘災(受阻)
六時四十分:曹啟鴻抵達林邊鄉公所,通知水利處及包商調太空包填補林邊溪堤防潰堤。
八時二十分:林邊鄉向國軍八軍團要求V-150甲車五輛。(縣府宣稱為七點十分?)
八時四十分:國軍八軍團到達車城四重溪堆疊沙包。
九時二十分:國軍八軍團298機步旅V-150甲車到達林邊鄉。
九時四十分:八軍團指揮官嚴德發中將建議改派膠舟,由台南網寮南54工兵群派出,並協調左營海軍水下作業大隊派遣突擊艇、七人制膠艇、三十位官兵,海軍陸戰隊支援AAV7兩棲突擊車等相關救援機具馳援趕往現場。
九時五十分:台東縣災害應變中心第一次申請空勤直升機出勤救援。(因天候問題無法飛行)
十時: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前往中央應變中心上班。
十時三十五分: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收到通知林邊鄉淹水之參字第○一七號傳真通報。台東縣災害應變中心第二次申請空勤直升機出勤救援。(因天候問題無法飛行)
中午:八軍團指揮官嚴德發中將坐鎮林邊鄉指揮救災。屏東縣長曹啟鴻與嚴德發於林邊鄉公所協調救災。
下午:曹啟鴻於媒體與廖了以連線救災。劉兆玄於中央應變中心主持會議。總統馬英九稍後亦到中央應變中心。卑南鄉勸離知本溪畔溫泉村十餘戶住民。
十四時:左營海軍膠舟與AAV7兩棲突擊車陸續到達林邊鄉。
十四時三十分:馬英九前往兩廳院觀看媽祖林默娘首演(?)←總統府宣稱行程已於六日取消,八日僅送花致意。
十五時:屏東那瑪夏鄉民族村發生土石流。卑南鄉公所封閉舊知本橋,同時向水利署第八河川局商調消波塊護堤。
十六時三十分:台東縣災害應變中心第三次申請國家搜救指揮中心海鷗S70C直升機出勤救援。
十六時五十分:國家搜救指揮中心派出國軍、空勤總隊各一直昇機,於太麻里吊掛受困災民,至此時成功救出24人。
十七時:劉兆玄自中央應變中心下班。
十七時四十分:台東縣災害應變中心第四次申請空勤直升機出勤救援。(因天候問題無法飛行)
十八時:立委潘孟安電請國防部派出水陸兩用車。至此時台南縣淹水達兩千戶。高雄旗山溪溢堤,淹沒旗山鎮千戶民宅。
晚間:馬英九第三度視察中央災害應變中心。
十九時:薛香川陪岳父至福華飯店吃蕃薯稀飯,後再回中央應變中心。高雄客運邦榮貴運載小林村民車輛遭土石流掩埋。
十九時三十分:左營海軍陸戰隊AAV7兩棲突擊車到達林邊鄉。(因為缺拖車,因此無法一次全數到達)
二十時:屏東三地門雨量破2000毫米,高屏溪潰堤。馬英九、劉兆玄、邱正雄、水利署長陳伸賢等坐鎮中央災害應變中心。(下班的劉兆玄陪同馬英九到場)麻豆鎮長要求鎮民撤離(不過鎮民沒撤)。
二十時許:劉兆玄返回新竹,被母親要求理髮(被爆料說染髮)。
二十時二十六分:屏東霧台鄉大武一號橋斷,大武村發生土石流,30人撤離。
二十時三十分:曾文水庫開始緊急洩洪。
二十時三十一分:小林村最後一次雨量(1100毫米)回報。
二十時四十五分:六龜新開部落發生土石流。
二十二時:至此時統計,本日國軍派出第二、四、五作戰區共派遣五百二十一人次官兵,出動各型載重車、悍馬車與V-150、橡皮艇等合計一百零五輛次,物資運送及口糧四千餘份。第四作戰區共計動員陸軍五八六裝步營、機步二九八旅、陸戰九九旅、五四工兵群、海軍陸戰隊指揮部、海軍艦指部等單位,共計投入兵力三百二十二人次,並動員包括悍馬車、V-150、中型戰術輪車、橡皮艇、AAV-7等載重及運輸機具共八十六輛次。第五作戰區也動員五二工兵群人員與機具前往支援第四作戰救災任務。第二作戰區部分則動員聯勤二支部、花防部戰車營、通資營、砲兵營等單位官兵合計一百八十人次,派遣各式載重機具及V-150等十二輛次。
(救災範圍包括林邊、佳冬、車城、吉安、新城、金峰等地)

知本溫泉區商店街前的路基與十一家商店陸續崩塌、淹沒。
二十二時:農糧署表示今年度準備365噸白米救災儲備糧食,已存放在全國100餘個鄉鎮及逾2百個偏遠地點,可因應交通中斷地區糧食需求。
二十三時之前:中央七度要求小林撤村,村長鄉長執行撤村作業(?)。
二十三時八分:萬丹鄉香社村養豬場淹死近萬頭豬隻。
二十三時三十分:曾文水庫閘門全開,洩洪量達每秒8277噸。
深夜:台北縣派出第一梯次救災部隊前往台南。

八月九日:
全天:台北縣救難支援人員轉往嘉義縣六腳鄉。國軍六軍團出動機步旅48輛裝甲運兵車與82名官兵協助救災。十軍團派出一百多名官兵、二十九輛大型車輛及七艘橡皮艇,趕往屏東高樹鄉、萬丹鄉、林邊鄉、車城鄉及台南縣新營市等災區,支援八軍團救災工作。另應嘉義縣、南投縣政府要求,派遣九十五名官兵及八輛大型車輛,分別前往民雄鄉、番路鄉公興村、觸口村、鹿草鄉三角村與南投縣集集鎮等地,協助受災戶疏遷及救災復原工作。
凌晨:新竹市消防局與水上救生協會徵調兩部大卡車載運大型抽水機兩部、橡皮艇四艘及消防人員二十四人,分別前往台南縣麻豆鎮與屏東縣救災。屏東高屏溪新東、新園村堤防潰決,兩村村長動員三百村民以沙包搶修堤防。
零時:桃園縣受總統馬英九指示派出第一梯次救難援助三十人,前往東港、林邊救災。曾文溪大內段溢堤。
零時三十分:薛香川自應變中心下班。
零時五十五分:雙園大橋斷裂,兩輛車掉落高屏溪。
二時:國軍八軍團312人至此時於台南撤離五百餘位鄉民。
二時二十分:八軍團中型戰術輪車救災部隊到達麻豆。
三時三十分:洪水淹沒小林村。(推估)
四時:台南縣長蘇煥志回去休息。靠近林園鄉橋樑斷裂。
五時:台北縣第一梯次救災部隊到達台南。
六時:小林村滅村。(推估)台南縣長蘇煥志再次回到南縣應變中心。
八時:八軍團陸軍四三砲指部第一批救災部隊到達台南市。
八時十一分:高雄縣災害應變中心要求國軍查證甲仙小林村受困災情。
九時四十分:高雄縣消防局要求國軍支援直昇機救援。
九時四十六分:國軍完成小林村座標確認及查證工作,並派遣空中勤務總隊執行。
十時:旗山溪再度溢堤,沖入旗山鎮。
十一時:中央災害應變中心通知宜蘭縣消防局支援嘉義縣救災。
十一時四十分:知本金帥飯店地基遭知本溪掏空傾倒。
十二時:桃園縣第二梯次救難援助三十人派出,兩梯次共六十人、消防車輛20部及船艇16艘,前往東港、林邊救災。
上午:劉兆玄乘當天第一班(唯一一班)高鐵南下視察救災,薛香川、陳武雄陪同。馬英九前往嘉義朴子溪堤防勘災,打電話給台北市消防局調用膠筏。
中午:高雄縣長楊秋興回國。台北縣派出第二梯次救災部隊前往台南。
下午:台北縣消防局(第二梯次?)、新竹義消等到達麻豆支援。
十四時:宜蘭縣消防局由災害搶救科科長林文雄帶領橡皮艇八艘、救災人員十八人前往災區。(原本要到嘉義,後經中央應變中心指揮轉往台南)
十五時三十四分:台中縣東勢消防分隊接獲東勢鎮石城街嚴重淹水通報。
十六時二十五分:空勤總隊直昇機自台南機場起飛,前往小林村,但天候不佳無法進入。
十七時四十分:前往小林村之空勤總隊直昇機返航。
傍晚:,消防局東勢分隊出動橡皮艇搶救石城街住戶。
二十一時:口湖鄉青蚶村長繆榮堂為開啟水門排水,落水溺斃。

八月十日:
農委會主委陳武雄南下里港、美濃、九如、萬丹等地勘災(原預定八號,因水未退無法觀察農損而改至九日)
陸軍航特部隊挺進小林村,發現小林村消失。六軍團派出五三工兵群的挖土機、裝土機、傾卸車與184名官兵進行災區的搭橋、搶救與運送物資等任務。

八月十一日:
六時三十分:六龜鄉長徒步離開災區對外求援。(一小時多之後抵達新威村)
十六時:桃園縣第三梯次特種救助隊21人、救災車輛5部及先進山域搜救器材1批前往高雄縣鄰近鄉鎮救災。
必定要提的是…
下午,UH-1H直昇機於載運物資前往霧台鄉伊拉部落途中墜機,正駕駛張順發、副駕駛王宗立、機工長黃鎂智三人罹難。

殉職者:台東太麻里員警許金次、江文祥(8日),口湖鄉青蚶村長繆榮堂(9日),UH-1H直昇機機組員張順發、王宗立、黃鎂智(11日),南投名間鄉義消張瑞賢(14日)

英雄無疑偉大,但這樣的身後英雄名譽,寧可不要……

PS:
說到老馬看戲那段,雖然說南方都市報是10號才刊出,但內文卻未提到七號的首演因颱風取消,仍維持七~九號的公演時間,與中央社六號新聞有所牴觸,也就是說,南方都市報很可能是事先寫好的…(大陸連新聞都是黑心的?)

其實從這個表來看,中央和國軍做的事情也不會比以前少,但因為初期山區災情傳不出來,大部分救災工作都在平地上,而真正死很多人的山岳災區等到消息傳出來以後也已經來不及了(事實上土石流災害一發生就已經來不及了)。
然後,因為山區死很多人,加上媒體很拼命吹「馬囧無能」,因此鄉民個個都跟著叫馬囧無能,至於有沒有能、有沒有在做事,請看上表。
附贈一個某人在我撲浪的「強者我父親」:
我父親在颱風當天人就在防災中心當值,他親眼看到老馬像個里長伯一樣自己撥電話去聯絡包含地方政府在內的各部門…我真覺得老馬憂讒畏譏的程度簡直到了有點病態的地步。
從上表和這個撲浪的說法,可以知道,老馬和內閣的真正問題,就是嘴砲能力太低
像這個只要找黨媒(聯合?)第一時間來個:風災當日,總統憂心人民受災,親自打電話向各部門下令全力防止災害發生,馬總統說「一個都不能少」….云云,不就大大加分了嗎?
國軍這次動作其實挺快的,八軍團八號就出動了,桃園的六軍團和台中的十軍團也在九號動員,雖然人數不多,但從派出的旅數兵種來看絕不能說少(連海軍都請到了),而八軍團的大頭目(嚴中將)更是八號就親自到林邊鄉指揮,也絕不能說不重視災情。
如果國防部長因為「不力」而被換掉,那真的只能說他衰洨了…

在漫畫「魔人偵探腦嚙涅羅」裡面,涅羅除了魔界777項能力之外,還有一些威力遠超過前者的能力,據他所說在魔界中也只有少數魔人會使用。
不過重點不在涅羅是不是魔王繼承人,而是在這些能力中有幾項的名字相當有「相反」的趣味,例如777項能力的「含毒消毒液」、「毀眼眼藥水」,以及七兵器的「深海的蒸發」、「吞噬國家的土地」。
蒸發是水分子從液體中逃離中的現象,深海的水分子當然沒有機會可以逃離水體,自然也不會蒸發。而在這次水災當中,我有意無意的看到了許多餿主意,表面上是要拯救災民,但實際上卻是要害死救難者、拖慢救災甚至毀滅國軍,因此才會將這篇的題目定為「魔帝七兵器」。

鄉民只會說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但鄉民的餿主意搞不好比核彈更可怕。

餿主意1:第一時間派軍隊和直昇機進入災區
解析:因為是「颱風」造成的災害,所以看到「第一時間」就可以知道是廢文。
災害發生的第一時間,颱風還在台灣頭上,陸上交通面對的是滾滾洪流,就算派二十萬個兵,跳進那溪水裡也只是被沖走,增加二十萬罹難者而已。
空中交通面對的是七級以上狂風(颱風暴風圈有七級風半徑和十級風半徑兩種),即使是四百噸重的波音七四七也無法安全飛行,四噸的直昇機要怎麼飛?

本餿主意可以消滅國軍所有投入兵力,以及任何膽敢起飛的空中載具,堪稱餿主意之王。
提倡者應該先研究看看,自己是不是阿共派來毀滅台灣軍力的。

關於直昇機的「流言」可以看看這個網頁

餿主意2:第一時間派遣特戰部隊進入災區
解析:關鍵字同樣是第一時間,這個餿主意的理由是六龜鄉長走路出來求救,以及少數人能走出災區,加上由航特+山難救助組成的「佳暮四英雄」救出村民,大大增加國軍特戰隊走進山裡的可能性。
佳暮四英雄無疑偉大(其實也很冒險),但這仍然是餿主意,佳暮四英雄救出村民的時間是八月十四號,實際上並不是「第一時間」,而且佳暮四英雄之所以為英雄,主要還是因為他們是「佳暮」的人。
對當地人出身的他們來說,即使家鄉被土石流摧殘,也還是能從沒被摧殘到的部分拼湊出自己所在的位置和村子所在的方位。這就像是美國龍捲風肆虐過後的災區,
當地居民還是多少知道自己現在站著的地方是哪裡,而辨識的根基可能是沒被完全吹爛的鄰居房子,或者是已經變成碎木堆的沃爾瑪商店。
但外地救難隊並沒有這樣的優勢,即使是在大城市中,拿到錯誤或太老舊的地圖仍可能讓人迷路,在土石流肆虐過的山上就更甭提了,除非有當地人帶路,不然特戰隊員進去,有更大的機會是需要其他人救援才能脫困。
更不用說還得在土石流災害進行中,完全不知道退路何時會斷的情況下進行救援任務了

本餿主意無視「地利」的缺乏,貿然派救難隊去送死,損耗國軍精銳戰力,故列為餿主意。

餿主意3:第一時間空投通訊兵
解析:還是「第一時間」,建立災區通訊網路當然是重要的,但當加上「第一時間」之後,很多事情就變成屁話了。
最大的問題,通訊兵要怎麼進去呢?
地面上,通訊兵游得過土石流嗎?當然不行。
天空中,載具飛不起來,當然也不行,除非有載具能夠在颱風以外的地區(關島?)起飛,到達平流層的高度,然後把通訊兵空投下去,這樣至少載具不會受颱風影響,不過通訊兵就給通過颱風,先不論會不會死,光是被風吹來吹去,或許就能讓原本該降落在高雄的通訊兵飛到蘭嶼去了吧。
就算用砲把通訊兵打進災區,至少還比較有機會讓通訊兵砸爛在災區裡面,而不是砸爛在蘭嶼燈塔上。

這個餿主意因為還有機會不害死開運輸機的人,因此列名第三。

餿主意4:應該馬上派出大批國軍救災
解析:災害初期,能派上用場的兵種其實並不多,只有特救、工兵等特殊兵種才有到救災現場的價值,一般陸軍其實就只有善後的能力,就算再怎麼「準備好了」,在災害發生當時也是無力做什麼事的。
但這並不代表這些國軍就是沒用的東西,災後重建和災害救援絕不能說哪個比較重要,各軍種都有各自的優勢,這也是軍隊之所以有不同軍種的緣故。
這個餿主意還有一些變體,例如要求國軍派出M3浮橋車在土石流當中架橋,以及開戰車到滿是土石流後爛泥的災區,前者只會讓浮橋車被沖走(浮橋車適合用在水量大、流速低的水域),後者則會讓數十噸重的戰車像丟進漿糊的鐵塊一般沉到底。

幸好國軍指揮官沒有聽這種餿主意,阿彌陀佛…

其實我有點想湊七個,不過既然正版七兵器都只出現五個(深海的蒸發、腐朽世界樹、吞噬國家的土地、飛蛾撲火、二次元之刃),那我也不需要把同質性太高的餿主意拆成七個來附和了。

順便要提到的是,「政府比民間慢」這是個很普遍的誤解(事實上這次的災害中出現相當多的誤解)。政府可以比擬為巨人,它的優點在力量夠大,而不是反應夠快,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民間的反應一定比政府快,正如同某人家失火,第一個到現場救火的,除了那一家人自己以外,大多數都是「鄰居」,而消防隊總是在更之後一點才到達,但消防隊的消防水柱威力卻也比那些鄰居的水桶大上許多。
最近這幾年比較沒聽過有在提倡,但在十幾年前的我小時候,政府常常提倡「敦親睦鄰,守望相助」、「警力有限,民力無窮」,就是希望反應快、範圍大的民間力量能夠作為災害應變的第一線力量,輔助力量強但眼目狹窄、反應慢的政府力量。
這次的八八水災當中,這個救災通報網頁(不只這一個)就是一種民力的展現,應變中心將這些架站者請進應變中心(中央地方都有的樣子),以該網頁的資料做參考,正是「人民與政府合作」的正確選擇。

不過網路的消息有些也確實是豪洨的,而這些豪洨和真實混在一起,有些人的鄉民氣就爆發了,比如說上面那個莫拉克災情網頁之前突然說要關,站長還來了個「為維護自已和家人的人身安全」的理由,鄉民的認知馬上從「可能被和諧」變成「鐵定是被和諧」,隨即幹意滔天…但用個大腦想想,如果說政府想要婊掉災情通報網站來偽裝和諧社會,就不會只有這麼一個網站被婊到,而且媒體那麼多,對馬政府的幹聲也不會比較小,和諧掉區區一個網站真的有什麼用處?
更明顯的是,政府若真要婊掉一個網站,哪還會留時間給你版主到網路上說「為維護自已和家人的人身安全…」以及慢慢倒數計時啊…
(普通的黑暗兵法應該是直接幹掉網站,然後讓站長「失足落水」漂浮在安平港了…)

或許,網路上真假莫辯的豪洨訊息,就是餿主意界中,只有切的結果(訊息)沒有切的過程(事實)、逆轉因果的最強七兵器「二次元之刃」吧。

土石流和鄉民簡單的大腦所想的不一樣,是人類工程方法所無法抵擋的力量,但除了土石流之外,人類也漸漸發現,很多自然力都是惹不起的,因此學者會提出「還地於水」的說法,是很有道理的。(英國和荷蘭這些國家也開始把土地還給大海或者河川了)


灣幾十年來的發展,不斷擠壓河川的行水區,但大部分的人都沒有任何警覺,因為台灣的河流豐水期與枯水期水量相差極大,若以豐水期的河川寬度為基準,等到枯
水期的時候就會露出一大片寬闊得驚人的「河川地」,對摳門的台灣人而言不利用似乎很可惜,因此就有不少人拿來種田、停車、蓋房子…

但即使是以豐水期為行水區的標準,這樣的行水區對於「洪水」也是大大不夠的。

我自己的阿祖據說在北港溪旁有幾甲的土地,但在八七水災之後,北港溪劃定行水區蓋河堤,把我阿祖的土地通通算進河川地,於是這片土地變成了沒有什麼價值的「溪沙埔」。雖然如此,但每想到某幾次颱風來北港溪水幾乎和堤防一樣高,就會覺得阿祖的土地換來的是讓他的子孫不用泡在溪水裡面,有種莫名的自豪(?)。
和水管一樣,大水管可以同時容納大量的水,行水區越大,所能容納的洪水就越多,堤防所受的壓力也就會比較少,在面對土石流時也是如此--至少堤防被破壞的程度可以低一點,撐久一點。

防災和救災是不同的工作,防災進行於災害發生之前,救災進行於災害發生之後,對台灣人來說,災害發生之後有很多事情是可以「從權」的,但災害之前,免想。
這是一種短視,而這種問題也讓政府在防災的進行上遭遇很大困難,除了要面對黑白兩道的既得利益者之外,連為了拯救而進行此工作的人民都不支持,政治人物又怎可能幹這種既沒有票、又得罪四方兄弟的蠢事呢?
於是大部分政客當然會抱持著「死人不會抱怨」的心態,討好這些不知道自己時時活在死亡邊緣的活人。

何必呢?你得罪一大堆人,斷了自己的政治生命(甚至真的丟了老命),被你拯救的那群人卻照三餐叫你早早去死,就算是媽祖林默娘搞不好也會滿肚子不爽,何況人?

所以,國土重劃、防災云云,大概永遠只是學者的建議,在大災難之後(如現在)拿出來玩玩而已。

講了一大堆讓人無比絕望的東西之後,如果還是要防災,該怎麼做?我們就來看看,防災的烏鴉是多麼的黑,聲音有多難聽。

對海洋與整條河川的「還地於水」,代表必須擴大行水區,也就是把現有的房子土地劃入,台北縣光是個溪洲部落就搞不定,又要怎麼要求更多的人把土地讓給河川?
尤其是山上那些常常土石流警戒的地方,很多人的家業都在那邊,他們自己無法在其他地方謀生,因此政府也很難把他們「勸」下山,但看他們住在那邊,肚子裡面卻又很想對他們說:比起住在那種地方,住在貓空纜車上都比較安全

但又能怎樣呢?台灣人愛開發,勸、或輔導走一批,還會有下一批,還地於水在山上的難度高得無與倫比。

勉強可行的方法是,先嚴格限制行水區違建,然後劃定更寬廣的「預定」行水區,當遇到災難毀損的時候,馬上強制徵收該土地成為河川地,禁止重建,或許經過一二十年後,就能慢慢將預定行水區蠶食出來。
當然,海堤也是如此。

相較於山地,平地沿海常有水患的地區,原因大多是地層下陷,是超抽地下水造成的問題,例如布袋東石、口湖等地,這次淹水的林邊鄉也是地層嚴重下陷區域,淹水已經是例行公事了(只是這次原因是河堤潰決而不是海水倒灌),所以停止抽取地下水是當務之急。
(至於自然湧泉當然不是「抽取」出來的)
農業、工業和養殖漁業都會抽取地下水,工業方面可以靠取締,農業可以靠農田水利會,不過農田水利會的溝渠很多都是明溝,在某些地方根本就被當成水溝在用,農民大概也不敢用那種黑污污的水來灌溉。
因此建議農田水利會應該改用「明管」(露出地面的管線)來輸送農業用水,由明管送水,由明溝排水,這樣可以節省送水時的污染與浪費,出問題時修理也比較快。
明管還有一個優點是明溝比不上的,那就是只要加蓋加壓站,就可以供應高處用水了。

而漁業,一般被認為是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的主因,因為大部分下陷地區都是養殖漁業興盛的地方,而不是農業或工業地區。
築地魚河岸三代目裡面其實講到一個解決方法,就是在第二十集「河豚藏在深山裡」出現的「環境保成型育成系統」,這是一種封閉循環式養殖,這種養殖方式台灣其實也已經有了,叫做「超集約循環水養殖系統」,因為可以循環用水,所以養殖每條魚所使用的水量大幅減少。
但問題是這種養殖方法成本比較高,而且初期投資需要大量資金,雖然隨著野生漁獲減少,養殖漁獲的價格會上升,因此使用這種方法的誘因可能會變高,但昂貴的投資資金也不是每個普通養殖漁戶都負擔得起的。

這點,如果政府能輔導鼓勵「合資」,就能降低資金門檻,同時數個養殖戶統合為一,也可以進一步再減少室內養殖所需的資源(例如電力和水)。
每當洪水淹沒這些沿海地區時,漁塭中的養殖魚就會被沖走,這時候又突顯了室內養殖的一大優點,漁塭是個平地上的,但室內養殖場是個建築物,建築物的地基當然可以蓋得比較高,大幅減少水患時漁獲的損失。

當然,這每一樣都很花錢,但不做,就是水繼續淹、土石流繼續流,高山流成平地,台灣面積大一倍……..

莫拉克颱風過境,留下兩千九百公厘的雨量和滿地爛攤子,首先要知道的是,短時間內兩千九的雨量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造成災情,因此這次的災禍的發生,只能算是純然的天災,和中央、地方的任何人都不見得有關係。
在災害發生之前,農委會雖然有「建議」撤離,但就像屏東縣政府說的一樣,要一口氣撤掉五萬鄉民是幾乎不可能的,尤其是台灣人莫名其妙很喜歡玩「死守家園」這一套,撤離的難度就更高了。
如果撤離之後又沒發生什麼事情,那政府鐵定又會被鄉民譙到翻,對各級政府來說,與其為了發生率不高的災害而撤離鄉民造成更有可能的不滿,還不如擺爛算了。

有人拿九二一來和這次水災相比,但實際上兩者之間有諸多客觀現實是完全不同的,救災方式當然也就大有不同。
兩千多年前的老子寫下:「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這話裡面清楚的講到了水的威力,水看似柔弱,但它的力量強得能夠搬移山岳巨石,而且不管你怎麼推、打、拉、抽,它總是死樣活氣地往下流,因此面對和「水」有關的救難,難度就會大大的提高了。
例如美國的卡翠娜風災,還是平地的紐奧良泡水,美國也只能任它泡而已,連破損的海堤都補不起來。

DISCOVERY的「浩劫求生:洪水」當中提到了水中救災的要點,其中之一就是救援者「不要下水」。
如果又干涉到「風」,那問題就更嚴重了,而台灣這次遇到的,就是同時具有強烈風力與洶湧洪流的災害。

颱風和地震不同,地震的能量是從震源這個「」往外釋放的,因此破壞也是從震央的一點往外蔓延,而且地震之後雖然還是可能有餘震,但整體來說地震還是「瞬間」的災害,而且不管地震怎麼強都影響不了空中的部分,也因此震災時可以第一時間派出空中載具來進行包括通訊、救災和攝影的工作。
但颱風不同,颱風的能量是「」的掃蕩,我們根本不知道台灣的哪裡會先出問題,當土石流或洪水截斷陸地交通,空中交通遇到狂風橫掃,不管是什麼空中載具都飛不起來,陸上空中通通死路一條,當然也不可能有什麼「第一時間」的救災了。

因此,我們可以說颱風還在台灣的八號~九號,其實都是無法救災的,在這種情況下頂多可以救的只有平地淹水的地區,如林邊鄉等地,方法則是撤離,至於被土石流毀掉交通的山區鄉鎮,即使再怎麼急,也只能「」。

陸地交通的修復是能比較先進行的,因為陸地工程的風力耐受力比較高,因此首要的工作就是修復地面道路,九二一當時工兵的交叉推進法可能是九二一震災中唯一可以用在這次災害的經驗,但面對土石橫流當中的河川,現代的工程技術還是沒有辦法應付這如同巨大刨刀的自然威力。
但這可以讓後續的資源與機具能夠盡可能的接近災區,等到水勢消退之後即可快速進入災區。

空中交通必須等待氣流穩定,那些在九號飛行的救難直昇機其實根本是在玩命,而實際上也確實玩掉了三條資深救難隊員的命,台灣人很莫名其妙的認為救難人員「不眠不休」的救難才叫做認真,但實際上這樣會讓救難人員的判斷反應能力變得更差。
普通人判斷力與反應力變差,可能只是走路跌倒,但救難人員身處災區,一個閃神就可能要裝進屍袋。
不知道在哪裡看過的一句話:「救難人員是背著自己的牌位救災」(原文是消防隊員),以及從め組大吾來的一句話:「當消防員安全從火場中出來時,等於救出了一個等待救援者。
救難人員讓自己落難,其實是最不該出現的事情。

「送死」與「犧牲」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如果救難者無法達成目標就死掉,那只是多了一個罹難者,對於救災只有壞處,沒有任何好處。

空中救援起步雖然比較慢,但因為不需要工程時間,速度反而比陸上推進快,而此時第一要務,應該是派出具有特殊救難能力的人員來確認倖存災民的位置,確認之後派出兩人以上編制的通訊兵進去當災民
當機具人員都難以進入災區的情況下,不管是拯救被掩埋卻尚未死亡的人,還是努力讓自己活下去,災民都只能靠自己。而通訊兵的用途當然不只是當災民,他可以作為災民與外界的聯絡通路,讓外面的救援單位可以知道這個災區需要什麼物資、有什麼人需要優先救離(例如重病者、老人、小孩)、有誰活著或者罹難,這些資訊都可以作為救災的參考。

除此之外,醫護兵可以進行簡單的外傷救護(大小疾病是不太有辦法醫啦,頂多還可以傳遞些基本衛生知識給災民),延長等待救援時間,因此也可以派出。

在救災初期,也只有特救、救護、工兵、通訊這幾種兵力有用而已,其他人還是一句話:「等」。
自從沒戰爭之後,人們越來越遺忘軍隊的目的不是救災,而是毀滅敵人,軍事裝備的用途是在戰爭時期作戰,而不是在颱風天救災。
大部分的軍人所學的是戰技(和摸魚?),拿槍把人幹掉可能還會個一兩手,真要救災是沒那個本事的,因此大部分的軍隊的用途都是在事後挖泥巴,像本BLOG的LUCIFEROUS就去挖過921的泥巴,這樣的軍隊就算真派出數萬、數十萬大軍,到山中災區也只是看著滾滾泥流吃飯而已。
當然搬物資拆垃圾也是其中項目,簡單說~~大部分軍隊就是免費的苦力而已。

事實上,老馬雖然很囧,但是他有時候講出來的屁話是事實,台灣西南部的人確實把颱風看得太簡單了,想我小時後,每當颱風要來之前,家裡必然開始囤積清水、泡麵、蠟燭、手電筒、電池,二樓落地窗也要用兩根竹竿綁著,前面的房間也不能睡,得到中間的房間睡覺,廚房的L型管更早已準備好隨時要插在後門旁的水管上,免得水溝水倒灌進家裡,但曾幾何時,這樣的準備已經通通不見了。
以這次為例子,我們一開始都把莫拉克颱風當成乾旱的救星,對它的警覺心本來就很低,當發現問題很大的時候,像神木村那種常被淹的馬上有警覺而逃過一劫,而小林村就沒那麼幸運了。

這也顯示出一個可能性,像這種規模的災害,在初期陸空交通全斷的情況下,唯一可以第一時間救援災民的只有災民自己,平時的民防訓練是很必須的,當感覺情況不對的時候,就算路斷了跑不出去也該知道要到什麼地方才比較安全(雖然不見得一定安全)。
災民先完成自救,然後等待外部救援,比起完全靠外面救援,更「第一時間」多了。

有某些人提到這次這次借用軍隊的速度比921當時慢很多,我不知道該人所謂的快慢有沒有考量到「派出去也沒有用」的情況(例如林邊還在淹水的時候你派一堆兵
去幫忙打掃街道就毫無意義),光就法來講,在921當時,李登輝的緊急命令只是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製造出政府可以借用軍隊的暫時性法源而已,當現在有
災害防救法之後,不管是中央還是縣市災害應變中心都有法源依據借用軍隊,如果這也還是延誤,那我們只能說那是三者聯繫上太鬆了,或者是應變中心、軍隊混過
頭。
(徵用民間機具的法源也是同樣的情況)

總合來說,這次救災有幾項缺點:

1.聯繫鬆散、一手資訊模糊:縣與鄉鎮市這些地方救災體系之間的聯繫太草率,作為第一線救災單位,就必須掌握現場狀況,如果第一線的人都不知道現場發生了什麼事情,那要中央救災機關用什麼方法來知道地方需要什麼援助?靠鐵板神算嗎?
而中央在收到支援請求之後,也該馬上彙整資訊(這是中央救災機關的主要功能),看是要調派沒有災情的縣市救難隊去支援,還是調動其他軍隊或機具。
同樣的,軍隊也仰賴這些第一線給予的資訊來派出適合的部隊和機具,這類聯繫如果繼續模糊下去,浪費救災時間也只是必然的現象而已。

不過各級災害應變中心都有個結構上的問題,就是裡面的人有時候是沒有絕對命令權的人,我們會認為總統去災害應變中心是「主導」救災,但實際上總統真的只是去「坐」鎮而已,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的指揮官慣例是內政部長,而不是總統,雖然讓法律出身的總統(馬扁都是)主導救災很危險,但真正要下命令時還是要這些「擺設」用的總統、行政院長、縣市長比較有用,底下負責與軍隊聯繫的人位階也得夠高,說話才有份量,因此各級災害應變中心最好還是重新設計一下組織比較好。
2.官員作秀
官員之所以會有這種惡習,主要原因還是在於莫名其妙的選民,在災難發生當時,除了總統以外其他官員其實都沒什麼理由應該到災區的(總統這職務是因為真的沒
什麼事情「必須」他去做),自己的救災工作本業應該已經忙翻天了,哪還有什麼時間丟下公文和決策跑出來搞什麼親民把戲。
但可悲的是人們往往認為這種災害時不出現的官員是懶惰的、是沒在做事的,例如這次災害中就有人鬼叫交通部長、經濟部長和衛生署長沒出現,於是劉兆玄只好很不務正業的帶著同樣不務正業的內閣官員出來給這些傢伙看看、玩玩、發洩一下鳥氣,浪費一大堆時間讓鄉民爽個幾小時…
一堆外行和隨扈影響救災也就罷了,甚至浪費救災時間和人力去「迎接」官員,不管是誰的命令、或者只是拍馬屁的行為,這樣都是在妨礙救災,而不是幫助救災。

這絕對不是政府官員該做的事情,鄉民們也該有這種體認,別再用有沒有出現在媒體上來當有沒有做事的標準了!

3.預見能力不足:這其實不能算缺點,要預知「以後需要什麼」其實也頗困難,政府開出的清單或多或少有那麼點預知,只是開得太慢了。
老馬不想要國際救難隊,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種災害沒有所謂的黃金七十二小時,被土石流掩埋的人如果沒在極短時間內救出來,要在這天然絞肉器裡面活著撐七十二小時只能叫做奇蹟,而在陸上交通中斷,連台灣自己的救難隊都卡在災區外的情況下,外國救難隊來台灣也只是和台灣救難隊一起擺著開口吃飯而已,於事無補。
但對於運輸直昇機、大型機具的需求,以及消毒用品等二次災害預防用品的需求,政府這個清單開得正確,但開得太慢,在婉謝(不管是真還是假)救難隊的時候,就該要求這類物資,因為物資運送需要時間,等到需要時才開口,那已經太慢了。

最後很想說的是,鄉民別再出什麼餿主意了,我們不知道天佑不佑台灣,但我們很清楚軍隊不是神,在缺乏地利的情況下不可能靠自己徒步進災區,也不可能跨越土石洪流,更不可能一口氣有幾十架直昇機在颱風天到到處都可能有流籠索的災區飛來飛去。

中華民國的元首是總統,不管是憲法本文的內閣制還是增修條文的半總統制都是如此,而總統就其身為元首,有幾項權力,例如大赦、特赦、授與榮典等。這些權力因為專屬於元首,故名為「元首權」。
元首權之中有一個權力,叫做「緊急命令權」,在憲法43條如此說:
國家遇有天然災害、癘疫或國家財政經濟上有重大變故,須為急速處分時,總統於立法院休會期間,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依緊急命令法,發布緊急命令,為必要之處置。但須於發布命令後一個月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
但問題是這個「緊急命令法」從未立法過,因此當年八七水災以及之後直到修憲前的幾次緊急XX,都不是緊急命令,而是出自「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第一條的「緊急處分」。
也因此,台灣至今只有出現過一次真正的緊急命令,就是1999年的921大地震。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第一條是這麼寫的:
總統在動員戡亂時期,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為緊急處分,不受憲法第三十九或第四十三條所規定程序之限制。
憲法第三十九條就是「宣佈戒嚴權」,是需要立法院同意或追認的,但從上面的法條可以知道這條款的緊急處分不需要立法院同意,這時候我就不禁想學海賊王的佛朗基喊一聲:超級啊~~!!
之後憲法在民國八十年代多次大修(當年為了這個,三民主義課本裡面總是一堆第幾次修憲…),緊急命令終於擺脫沒有法源的窘境:
總統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發布緊急命令,為必要之處置,不受憲法第四十三條之限制。但須於發布命令後十日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

八八水災之後,老馬也被質疑為什麼不發布緊急命令,而老馬的回應是緊急命令規定的已經變成災害防救法了,沒有必要再發布。
老馬的說辭中其實有個錯誤,每次緊急命令的「內容」並不見得相同,九二一的緊急命令內容固然已經變成災害防救法的一部分,但這並不代表老馬不能再另外發布適用於八八水災、而災害防救法裡面沒有的緊急命令。

緊急命令是一種擴張總統權的方式,緊急命令可以凌駕法律和行政命令的位階,用一句話形容就是「我總統說的就是法律」,很有老蔣時代的味道。
畢竟,緊急命令與戒嚴的差別並不大,都讓總統擁有巨大的權力,也都能限制媒體和言論,在沒有規定有效期間有多長的期間內立法院都不能改選。

於是我們發現,一群在野者要求老馬擴張自己的權力,而老馬卻死命不想擴權,這是個多麼詭異的情景啊,不過想想其實也很正常,趙匡胤當年黃袍加身終究是弟弟趙匡義起的頭,自己搞不好是幕後黑手,如果這黃袍是後周世宗柴榮送來的,趙匡胤有一百八十個膽子大概也不敢穿。

同時,有很多天兵認為「依法行政」會拖慢救災,但依法行政實際上根本和效率毫無關聯,你家火災,消防隊去你家救火也是依法行政,但消防隊有因此而在你通報之後三個月才去你家救火嗎?

當既有法律有規定的時候,就不需要老馬用上緊急命令,緊急命令不是九五帝皇氣,不會因為有緊急命令,馬囧就可以喊水水開喊山山倒,緊急命令只是讓總統的話擁有準法律或超法律位階而已,骨子裡終究還是個「依法行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