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九月, 2009

隨便寫個一篇

某些人宣稱大陸客來台之後排斥了日本客,他們的論調是從這裡來的:

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周年,雖然增加三十萬陸客來台,日本觀光客卻減少約七萬人。
原本每年有一百一十萬人次日客來台,去年下降六%、減少約七萬人次,對台灣是警訊。

因為是台北市觀光局局長說的話,所以搞不好這次豬油很台肯?

錯!

對觀光局和台灣來說,人數減少就是減少,減少的人數直接反映在台灣觀光業賺的錢上面,因此羊曉東會說「中國觀光客並非唯一的市場」。
對觀光業來說,只要拿錢過來花的就是大爺,不管是中國大爺還是日本大爺都一樣,因此羊曉東的說法應該是在說:「不能只注重中國大爺而放棄日本大爺」。

而日本大爺真的有因為大陸客來台而不敢來嗎?
不用腦的看,好像有,因為大陸客增加了,日本客減少了,所以大陸客排斥了日本客。
但這卻是完全靠不住的爛邏輯。

根據日本國際觀光振興機構(JNTO)的統計,2009年上半年(1~6月底)比起2008年上半年,訪日外國觀光客人數從433萬人掉到309萬人,掉了將近三成
(其中南韓客掉48.5%、68萬人,台灣客掉37.1%、45萬人,美國客掉15.5%、33萬人)
難道日本也開放給什麼國家(例如阿共?)以至於大批外國觀光客被「排斥」掉?

而日本自己的出國旅遊人數呢?
2009年上半年日本出國旅遊人次是719萬人次,比2008年同期掉了9.1%,如果是平均分布的話,日本來台旅遊的旅客自然也會減少9.1%,而從上面的新聞來看,2008年下半年加上2009年上半年,減少的日本客是6%,比起總減少量反而多了3%,這不就反而代表其實台灣在金融風暴下仍舊能在日本旅客當中擁有「超標準」的魅力嗎?

我個人不太贊成澎湖設賭場…
澎湖是個離島,這點和拉斯維加斯與澳門都不一樣,澎湖的一大問題在於它離台灣相當遠,一旦蓋了賭場,可想而知的是食物、水、電等會不足,而更大的問題是垃圾,水電瓦斯還可以靠管線,但澎湖的垃圾現在雖然有船運負責載到高雄來處理,但垃圾船的成本畢竟還是比當地處理高(海底電纜和水管也是),而拉斯維加斯、澳門在這方面顯然比澎湖簡單多了。
因此癥結點在於,澎湖的基礎設施到底有沒有能力同時支持賭場存在與澎湖人生存,或者賭場蓋好之後澎湖人就得面臨沒水沒電沒瓦斯還埋在垃圾堆裡面的生活?

當然,澎湖設賭場的目的(先不考慮政客的黑暗兵法)是促進澎湖經濟,對澎湖人來說,冬季是觀光與漁業的淡季,強烈的東北季風(雖然不是一直有)讓漁夫無法出海,而因為冷到無法進行水上活動,所以觀光客人數也不多。
因此澎湖人如果要在秋冬尋找賺錢之道,有一個不受季節影響,或者在秋冬反而更有吸引力的東西是相當重要的。

而賭博,確實不分春夏秋冬。

但這個賭場卻很可能消滅掉澎湖的最大賣點(未受污染的自然),對澎湖人來說真的會比較好嗎?
在我另一篇中提過,要以對自然的觀光來當賣點的話,就必須接受某程度的不便(但並不是「危險」),來換取不受人力破壞的自然,如果為了便於人員進出而大興土木的破壞環境,就算真的開了一條從台灣到澎湖的十六線跨海大橋,又有誰會想去澎湖看和台灣沒兩樣的髒山污水呢?

因此如果真要蓋賭場(這要看澎湖人的決定),我也強烈認為從建造初始就得開始監控是否破壞環境--不管是陸上還是海中。

那如果不蓋賭場,又要怎麼解決澎湖那半年的淡季呢?

先不論漁業(東北季風問題台灣東半部也有),澎湖會有這個觀光淡季,可能和澎湖給人的印象有極大相關。在大部分的宣傳與認知當中,澎湖最有名的無非是「海」,也就是水上活動,而冬季太冷,不可能搞這套,因此大部分人對於澎湖旅遊就只侷限於夏季。

但澎湖秋冬季真的沒什麼好觀光的嗎?

澎湖冬天冷、風大,這種事情在冬天的台灣島應該不會很少見,但是基隆淡水這種直接迎向東北季風的地方仍舊有觀光客,如果我們可以接受有人冬天特地跑到北海道去感受一片白茫茫的雪景,那有人跑到澎湖去感受冬天的海風也就不怎麼稀奇了。
觀光客想體驗的是自己未曾體驗、而專屬於當地的某樣東西,不管是北海道的雪還是南極的企鵝,都是一樣的。
澎湖的冬天這半年之所以是旅遊淡季,主要原因就在於沒有澎湖獨有的賣點,水上活動或許是不行的(不過聽說有衝浪愛好者會跑來就是),那陸上活動呢?

在還沒發展觀光業的幾百年來,澎湖人的冬天傳統是怎麼度過的?總不會一到冬天就舉家遷移到台灣打工等春天吧?
對外地人來說,澎湖人冬天怎麼過,不也是一種令人好奇的賣點嗎?

對當地人來說理所當然的傳統生活,有時候反而是外地人最好奇的事物,如果能從澎湖冬季的「人文活動」上著手,其實澎湖是可以不需要賭場的。

或許對澎湖來說,冬季的澎湖觀光所缺少的,是「宣傳」吧….

拼經濟的路有很多條,不一定要走那最容易和環保強碰的那條--尤其是在有一半賣點是環境的澎湖。(花東也一樣)

PS:其實網路上也有不少澎湖冬季旅遊的資訊。澎湖冬天的海鮮好像比夏天的還讚….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點四十七分,一陣天搖地動,台灣發生了規模7.3的地震,震央在集集,這就是九二一大地震。
十年之後,回憶當時自己在做什麼…
當然是睡覺啊!半夜一兩點不睡覺要幹什麼!!

1999年的9月21號剛好是我大學註冊的日子,為了註冊我早一天(20號)就到學校宿舍,好死不死住在五樓還睡上舖,因此搖起來也特別爽…
而且整間房間只有我一個人,刺激無比!
在地震的時候,只來得及翻身拿枕頭蓋住頭而已,只覺得腳邊的電扇停了下來(顯然停電了),也能聽到嗡嗡的地鳴聲,之後地震終於停了,電扇又恢復運轉,萬籟無聲了幾秒之後…

「啊~~~~~~~~~!!!!!」門外傳來尖銳的慘叫聲(是不是男人啊?!)。
因為沒有經驗,所以當時還不太有害怕的感覺,後來據說有些人在地震當時的第一動作是抱住電腦主機,真是令人感動的電腦愛(?)。

樓離開宿舍,在外面觀望了一段時間,我還躺在學校的柏油路上休息,舍長還回去「踩盤」了幾次(真勇!),有幾個想回去拿東西的人被餘震嚇到衝出來,但在沒什麼餘震之後,大家又回宿舍,當時雖然有電,可是電話似乎還是不通,一些人跑到有電視的休息室看新聞報導,不過怎麼報也就是台北市的東星大樓倒塌。
那一整晚也就根本不用睡了。

直到早上五點我才打電話回家問情況,確定沒事之後又聽到今天停課的消息,因此等於又賺了一天暑假。
不過同寢的學弟有一個住南投,被卡了半個月才出來…

雖然很嚇人,但學校的建築在921當中沒有什麼損壞(某棟大樓樓頂的裝飾用山牆倒是被震掉了,幸好半夜沒有人經過),但一個月之後的1022地震卻讓好幾棟建築物(包括行政大樓、宿舍)出現裂痕,之後「打針」補強的工程做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還被人發現餐廳的某個屋簷裡面有油桶…

當天一二節課上完,全班正要「轉進」下一堂課的教室,因為頗有一段路程,前一節課的教授還拖延了一些時間,加上我忘記拿要做的作業,因此我必須先回一趟宿舍再走過去。
在從宿舍下樓的時候,還遇到一個同學,他打算翹課睡覺(不良示範)。
走到系館門口的路上(旁邊是一片大空地),正在想「遲到了」的同時,又是天搖地動。
這次的地震並沒有聽到什麼明顯的地鳴聲,但是卻聽到奇怪的破碎聲,後來才知道隔壁學校整棟大樓的一樓塌下來了(幸好沒死人),我和推著手推車過來的工友彷彿冷凍了一般對看著,終於開口說「地震捏…」(台語),工友點點頭。
之後…又是一陣「啊~~~~~~~~~!!!!!」大批人從系館和其他建築中衝了出來,走在我後面、現在已經當人家老爸很久的同學當時正好走在橋上,也趕緊衝過橋,免得跟著橋一起掉下去(當然最後橋沒斷)。
聽說本班有某個女同學在這次地震的時候剛好一腳踏進教室(在四樓),因此地震來臨時只好蹲下來抱著窗框。
不過也聽說有人(不是我們班)被掉下來的日光燈管割傷…

當然這下子課也不用上了,回到宿舍,看到剛剛說要翹課睡覺的同學,我還問他「好睡謀?」(還是台語)。
因為宿舍也有受損,這次連舍長都不太敢進去,有些人的手機也不通(好像台灣大哥大還啥的有點訊號?),我本來想打公用電話(沒手機),但才拿起話筒就又開始搖…

之後,校方宣佈放假(當天星期五),舍長要我們包袱收收回家去,於是我就以最快的速度上五樓、收拾東西、到地下室騎車衝回家。
連放了幾天假之後,回到學校才知道災情慘重,除了建築物毀損之外,很多人的電腦螢幕(當時是傳統CRT螢幕)都從桌子上掉下來,因為桌子小,放上21吋CRT螢幕之後螢幕就已經有一部分懸空凸出來了,在地震搖啊搖之下,每一台都是面朝下砸到地上。(杯具啊!!)
很幸運的,我的螢幕是老古董的14吋CRT,加上我的桌子沒固定,桌子和CRT一起搖,結果只有桌子移位而已。

地震過去十年,其實也代表下一次地震和我們接近了十年,面對地震是住在隱沒帶上之人無可避免的天命。

阿扁的案子,除了原本就被蔡守訓抽到的國務機要費案之外,還有幾個案子在分案抽籤的時候被周占春抽到,但後來周占春非常聰明的把案件丟給蔡守訓,讓蔡守訓去背這個「迫害台灣之子」的黑鍋,但這個事件當中,最大的爭議點就在於周占春連續兩次對阿扁的裁定是「釋放」。

如果沒有這個裁定,對群吱來說周占春也一樣是國民黨開的法院裡養的走X,但因為周占春在羈押條件的認定上顯然與蔡守訓不一樣,因此對深綠鐵吱來說,把蔡守訓的案子併給周占春才是正確的(對深藍鐵蛆來說當然是相反)。
就和阿扁的司法人權比陳金火的重要一樣,沒有吱吱會靠北陳金火羈押太久怎麼沒放出來,當然也沒有吱吱會去思考他們拿來當成拯救阿扁的「法官法定原則」適不適用於其他案子。

法官法定原則出自於憲法第八十條「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但大法官的530號解釋文當中卻也提到「本於司法自主性,最高司法機關就審理事項並有發布規則之權」以及「最高司法機關依司法自主性發布之上開規則,得就審理程序有關之細節性、技術性事項為規定;本於司法行政監督權而發布之命令,除司法行政事務外,提供相關法令、有權解釋之資料或司法實務上之見解,作為所屬司法機關人員執行職務之依據,亦屬法之所許。
這代表法官雖然是依法獨立審判,但這並不代表法官在某些技術性細節性的問題上面不受司法行政的干涉。
其中一個技術性問題,就是「併案」。

案,不管是大案併小案、小案併大案或者其他亂併一通的併法,都一定牴觸吱吱認定的法官法定原則,如果說把周占春的案子併給蔡守訓違反法官法定原則,那麼把
蔡守訓的案子併給周占春,那也一樣是違反法官法定原則,因為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說蔡守訓合議庭可以用簽呈把案子丟給周占春合議庭,而周占春合議庭卻不能用同
樣的方式把案子丟給蔡守訓合議庭。
因此,法官法定原則在必須併案的前提下,是完全無法拿出來讓阿扁抓住周占春這根稻草的。(事實上,有吱吱能確定,阿扁給周占春審就一定會比較好過嗎?)

那為什麼要併案?併案的法源在刑事訴訟法第六條:
數同級法院管轄之案件相牽連者,得合併由其中一法院管轄。
前項情形,如各案件已繫屬於數法院者,經各該法院之同意,得以裁定將其案件移送於一法院合併審判之;有不同意者,由共同之直接上級法院裁定之。
不同級法院管轄之案件相牽連者,得合併由其上級法院管轄。已繫屬於下級法院者,其上級法院得以裁定命其移送上級法院合併審判。
但第七條第三款之情形,不在此限。

這裡的「法院」指的也包含法院中的各獨任或合議法庭,也就是說,刑事訴訟法同意併案的條件是:
1.案件相牽連。
2.各該法院(法庭)同意,或上級法院裁定。
(第三款則是不同級法院訴訟牽連的處理方式)

而緊接著的第七條就解釋(這叫做立法解釋)什麼叫做相牽連案件:
有左列情形之一者,為相牽連之案件:
一、一人犯數罪者。
二、數人共犯一罪或數罪者。
三、數人同時在同一處所各別犯罪者。
四、犯與本罪有關係之藏匿人犯、湮滅證據、偽證、贓物各罪者。

除了第三款,也就是數人在同一處各別犯罪(例如A在一樓東邊裝炸彈,B在一樓西邊竊盜),其他都可以(用語是「得」)合併審判。
豆知識:之所以用「左列」,是因為過去公文書是直式由右到左書寫,因此左列就是新式公文書的「下列」。

既然憲法八十條規定的是法官必須「依法」審判,那刑事訴訟「法」既然如此規定,法官當然可以依(刑事訴訟)法併案審判,不生牴觸法官法定原則的問題。
那為什麼吱吱會拿出來叫?主要原因在於他們雙重標準的認定法官法定原則是法官「恆定」原則,因此周占春所抽到的案件就一定要綁死在周占春合議庭身上,交給蔡守訓就是違法違憲,但他們決不會宣稱蔡守訓的案子丟給周占春會違反他們自以為的法官法定原則。
但從刑事訴訟法的條文來看,只要案件相牽連,加上各法庭同意或上級裁定,就可以「依法」併案,當然也「依法」審判。

除非刑事訴訟法第六條被宣告違憲,不然併案就是「依法」行事,也因為有法律依據,因此就算抬大法官釋字384、392、530、653號解釋出來都沒用。(尤其是653)

之所以併案,其理由主要是訴訟經濟、避免裁判歧異,尤其是後者,以阿扁為例子,蔡守訓合議庭裁定阿扁羈押,周占春合議庭裁定阿扁無保釋放,這時候對放不放阿扁就出現了裁定上的歧見,那麼到底是要聽從蔡守訓庭的裁定讓阿扁繼續被關,還是聽周占春廷的裁定把阿扁放出來?
不管聽誰的裁定,我們都會發現兩個同級的法庭,裁定效力卻有先後高低的差別,而這種差別是不應該存在的。同樣的情況也會出現在證據能力的認定之上,而這直接影響最後的判決結果。

這就是為什麼要併案的原因。

確定要併案之後,如何併案,某方面來說這是先前所提到的「技術性問題」,屬於司法行政的部分,不過刑事訴訟法也提到幾個標準:
1.後案併前案(第八條)
2.前案併後案(第八條但書,由共同上級法院裁定)
其他第九條以下的指定管轄之類的就不附了。
如果就這個標準來看,實際上周的後案併給蔡的前案才是刑事訴訟法白紙黑字寫出來的。

事實上,我們該注意的是在發動併案的程序上有沒有違法,例如是否經過兩個合議庭的同意併案,或者是否確實由上級裁定併案。

如果程序上沒有違法,那併案就合法,如果程序上有違法,那併案就違法--這其實是很簡單的結論。

我也手癢來玩一下。
首先來看看流言本身:
============
如何拯救全球性的浩劫 從”垃圾”到”臭氣”O3



在距離地面20~30公里的距離,大自然形成的臭氧層給地球以及在地球上生活著的每一個生命都建立起了防止太陽紫外線和宇宙輻射的保護圈。然而,人類的許
多發明卻沒有顧及到隨之而來的禍害,這就導致了地球上的臭氧層很嚴重的被破壞,使地球溫度上升,冰山融化,海水逐漸淹沒陸地,這麼大的災難如何解決?


這裡為人們提供了一個簡單的辦法來獲得臭氧:


透過從澱粉和糖的化學轉化而得到酸性物質CH3COOH在溶解於水之後,這個酸性物質解體,分解澱粉、脂肪、蛋白質的醋酸基(Acety1-CO-A),其分解的化學方程式如下:


CH3COOH+O1+02 = O3+H2O


分解所得的臭氣(O3)有殺菌的功能,而且還幫助增加空氣中氧的含量,這就減少了空氣中的廢氣和毒氣。醋酸基可以把鮮垃圾分解成酸性物質,而且利於空氣中的臭氣。


製作方法:

……
===================
流言很長,只抓這些就夠了,剩下的請自行GOOGLE。

這個流言的第一個破綻,就是錯誤的化學反應式,反應式用的標誌是「→」(或者來回雙箭頭),而不是「=」,而且箭頭兩邊的各元素數量要相等,如果看這個方程式的話,就會發現左邊比右邊多了兩個C、兩個H、和一個O,即使讓右邊的H2O(水)係數變成2來平衡氫與氧的數字,也無法說明為什麼兩個C(碳)會不見。
除非產生核反應,不然這方程式就是錯的,那如果產生了核反應,你家和附近可能就會被「核平」了…

而文章裡面一直提到「酸性物質」,其實只是乙酸,也就是醋酸,不過它宣稱是醋酸基的東西,應該是乙醯輔酶A(不過那個1應該是英文字的小寫L,CO和A之間也沒有那一槓)。
在那個反應式裡面,其實游離氧(O)和氧分子(O2)就已經可以結合成臭氧(O3)了,不需要再多一個醋酸來礙事,方程式是這樣的:

O + O2 → O3(箭頭應該是雙箭頭)


而且臭氧在平流層確實是地球最強的化學裝甲,但在平地上卻是一種空氣污染物質,它的氧化性質太劇烈,會傷害人體,畢竟氧氣對生物來說本來是毒,加強版的臭氧更是如此,因此在平地上製造臭氧實在沒什麼必要…

那如果有人照著這個流言去做的話,會作出什麼來?流言給的方法是這樣的:

將廚房的鮮垃圾(蔬菜水果廚餘)倒進瓷器,陶缸或者塑膠缸裡,然後加入以下比例的黑糖和水:
黑糖1公斤+蔬菜水果廚餘+水10公升。(放置3個月)
鮮垃圾包括:剩飯,鮮樹葉,水果皮,準備丟掉的蔬菜植物;而不包括紙、塑膠、金屬罐頭、瓶子、魚、肉。
…….
做法:
1. 首先把水和黑糖順時鐘方向攪均勻後再放入菜渣/果皮,需留一些空間讓它發酵。
2. 必須發酵至少三個月。在釀製過程不需擔心將會產生臭氣,只需將容器蓋好。
3. 需讓黑糖水蓋過垃圾,把浮在液體面上的垃圾按下去,使其埋在液體中。
4. 垃圾液應該呈棕黃色,有橘子般的刺激氣味。
5. 如果液體呈現黑色,即是腐敗成功了。
6. 如果發現蒼蠅卵,不必擔心也不用對它進行處理。
7. 如果發現家裡的蒼蠅不見了,這是因為釀製過程的化學反應會把蒼蠅溶解在搖籃裡。
8. 釀製完後的垃圾渣可以繼續留放在缸底和下次的鮮垃圾再次釀製垃圾酵素,或者切碎加黑糖後沖入馬桶,或者再切成小丁後曬乾,可埋在土裡作肥料。

糖水、醣類、纖維素,加上水,簡單說就是這些,那最後會作出什麼東西呢?
雖然這和各地區的優勢菌種有關,不過我們可以確定的是最後會變成一缸子臭酸的液體。
這液體當中有醋酸或許是真的,不過大概也沒人敢拿來加在羹湯裡面吧。

我們先回顧一下「本格派」的製醋方法。
要製醋,就必須先釀酒,酒的原料是糖類,例如米、麥、葡萄或者其他水果,至於詳細情形怎麼做我們就跳過了,總之就是在這些原料中混入酵母菌,酵母菌在有氧氣的環境下會行呼吸作用繁殖兼把葡萄糖(可以從澱粉水解,纖維素是難了點…)轉化成水和二氧化碳,而釀酒的做法則是讓這些滿布酵母菌的「醪」(音同「勞」)在無氧狀態下發酵,這時候酵母菌會把葡萄糖轉化成酒精和二氧化碳:

有氧:C6H12O6 + 6 O2 → 6 CO2 + 6 H2O
無氧:C6H12O6 → 2 C2H5OH + 2 CO2

發酵製造出來之後的成品就是酒,但製醋的話,這只是起點而已。
接著要將無氧發酵過的這東西作為「醋醪」,在有氧的狀態下讓醋酸菌繁殖,醋酸菌會將酒精氧化成醋酸和水

C2H5OH + O2 → CH3COOH + H2O

過濾之後就是醋了。(酒過濾之後的是酒糟,也就是酒粕,醋過濾之後剩下來的則是醋糟

由此可知,即使真的能製醋,製作過程中產生的氣體也只是二氧化碳和水,頂多附贈醋酸蒸氣而已,不會有臭氧。
但因為我們生活的環境中,酵母菌與醋酸菌不見得是優勢菌種,因此這樣的玩法很可能讓一堆雜菌在裡面繁殖,造成正宗的腐敗
很多有名的酒產地和醋產地生產的酒或醋之所以比較特殊,重點就在於該地的氣候狀態剛好很適合某種釀造用菌的生存,因此釀造出來的產品味道也就比較好,其他地方就可能會因為有雜菌而使得產品的味道硬是比較差一點。
(起司也是如此,有青黴附著的藍紋起司Gorgonzola就不是每個地方都做得出來的)

而不管是腐敗還是運氣很好變成醋,這缸子東西都不是可以拿來吃的,醋酸確實有殺菌效果(所以醋醃的魚比較不容易腐敗),不過原則上還是不能防蟲,釀醋的時候工人會在醋上蓋上網子,免得醋還沒做出來就滿滿一缸子蟲(就算只有一兩隻也很麻煩)。
而這缸腐敗或發酵過的液體,就和其他同樣經過發酵與腐敗過程的有機物一樣,都可以作為肥料,因此如果照這個文章作的話,最後的成品只是一缸PH值有點低的液態有機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