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comments on “從阿扁案一審看併案制度與法官法定原則

  1. 寫的比那個高盧大學什麼的好太多了 只是要一直談政治嗎?
    阿扁是不會有什麼好結局的 對藍綠來說 他去關是最好的
    尤其是綠表面上支持 心理巴不得一關一輩子
    這樣既可以消費又不用怕他來奪權
    所以結局早就定了
    還是多談些科學之類的吧

  2. 對!多談些科學類的吧……
    版主回覆:(09/01/2009 09:29:45 AM)
    要寫踢爆總要有來源
    以前有BBS還能看到一些神創的虎爛
    現在可是完全斷炊
    倒是政治上的虎爛每天都有
    不踢不好意思……..

  3. 我比較想看"吱吱法律教室"….多看扁也是浪費社會資源=口=
    版主回覆:(09/14/2009 09:45:25 AM)
    扁案其實是一個可以讓人民了解訴訟程序的好機會
    只是「冥」嘴們只想靠嘴炮煽動來賺錢

  4. who is the judge?
    taiwanese legal system decide it using "bridge"(chao in taiwanese)
    【聯合報╱社論】2008.12.25 02:58 am

    根據媒體連日的報導,扁家弊案主審法官一再變化,據稱起因是特偵組起訴扁家四大弊案後,法院原擬併由蔡守訓的合議庭審理;卻因蔡守訓「拒絕」,遂進行分案,而由周占春中籤。但周占春合議庭中籤後,兩次處理陳水扁羈押問題都引起相當大的爭議,且庭長會議認為前後兩案有牽連關係,於是竟又開始「協商」。
    這時,傳出的消息是,周占春只同意交出國務機要費弊案,其餘三案他還要審,而且他表明不受蔡守訓合議庭對國務機要費案的法律見解拘束。
    消息一出,社會輿論議論紛紛,社會大眾對法院的處理程序頗持疑慮,法院發言人也說不清楚。眼見司法威信的風暴將要形成,又傳出院方已「協議」,可能併由蔡守訓審理,而周占春「願意交出」的訊息。

  5. #5那篇真的是報紙小說化的經典:「據稱」、「傳出」 ?大概是錯把要登在副刊的東西登在社論上吧,科科。
    還有阿,「社會輿論」?這年頭拿張紙寫上馬英九還我牛,然後去中央分隔島站著,都可以叫「社會輿論」啦!

  6. 報紙小說化,這篇也很精采。
    —————
    馬一人獨大 兩大老互虧是幫凶
    自由時報 更新日期:2009/07/06 04:09
    〔記者黃維助/台北報導〕在同額競選國民黨主席的情況下,總統馬英九兼任黨魁已成定局,但國民黨大老轉述,日前有兩位分別幫過馬競選北市長及總統的黨內大老互虧,責怪對方是成就馬一人獨大的「幫凶」,言談間也透露對當年義無反顧挺馬的作為有些懊悔。
    這位黨內大老指出,前陣子有一群「大老」私下聚會,馬英九決定總統兼黨魁,尤其「馬上吳下」的過程,成為焦點話題,且從馬當初參選台北市長、在連戰之後參選黨主席、特別費案遭起訴後參選總統等事件談起,不少人直陳已見識到馬「唯我獨尊」的手段。
    由於與會的大老中,有一位是台北市議會出身、馬首次參選北市長的助選大將,另一位則是多年來一路力挺馬英九,不管是扁馬之爭的北市長選戰、王馬相爭的黨主席選舉、特別費官司時黨內排黑條款的修正、一直到總統選戰,這位大老始終站在挺馬的行列。
    不過,在見識到馬主政後的作為,及其決定兼掌黨權的強硬姿態後,即使是一路相挺的黨內大老,也漸漸對馬心生怨懟。
    據轉述,在聚會中,前述長期挺馬的大老先責怪另一位大老說,「都是你當年為了拉下陳水扁,才讓馬英九有機會選上台北市長」;先被責怪的大老也不甘示弱反擊說,「還說咧,是誰一路支持馬英九選市長、選黨主席、選總統」、「馬英九今天這麼驕傲,都是你造成的」。
    一位與會大老表示,大家聊到後來,發現當初挺馬的人,不少人現在都有些後悔,因為慢慢體悟到,馬英九嘴上說自己不會集權,事實上做的卻是將黨政大權集於一身;而且不管幫了馬多少忙,只要成為他邁向唯我獨尊之路的障礙,就一定會被掃除掉,沒有人可以例外。
    版主回覆:(09/17/2009 01:33:03 PM)
    既然有南線小說,再出篇大老小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7. 總是還有人沒變壞
    2009/07/30 samhain-deGaul
    http://tw.myblog.yahoo.com/samhain-deGaul/article?mid=2852
    (作者為前民進黨黨員、前扁友會會員)
    以下是部分內容:
    —————————–
    阿扁的論點到昨天,還是一樣:
    『國民黨就可以,李登輝宋楚瑜馬英九都比我過份,為啥對我雙重標準?』
    是看得起你,才對你要求比較嚴格,對你期待比其他人高。
    顯然,阿扁希望我們當他是凡人,跟國民黨一樣水準的八流政客。
    也不是不行啦。問題是,是凡人的話,我們何必拿來當「台灣之子」的典範??
    ……
    就算大家通通都變壞了,你「只不過」跟大家都一樣,
    這依然不能改變「你自己變壞了」的事實。
    不是大家都變壞了,所以我們就來調降標準。不是這樣,也不可以這樣。
    所以,公訴檢察官哭了。
    ……
    是我們自己把太多想像堆到阿扁身上去要他演。
    我們其實從來不認識「真正的陳水扁」,我們愛著我們想像的「台灣之子」。
    而真正的陳水扁,卻不過是個這樣差勁的人。
    (為了爆料傷人自救,連女兒的傷口都可以打擊,這算是個「父親」嗎???)
    不要說是他變壞了。並不是。只有在關鍵時刻,你才會看見一個人「真實的人性」。
    當然,一般來說,我們不常有機會去遇到所謂的「關鍵時刻」便是。
    或許是好事,不用面對這麼嚴峻的考驗。
    或許是壞事,因為與蛇共枕很久,卻一直以為是美女。
    ……
    法律上來看,或許有很多瑕疵,很多爭議,很多的「司法不正義」。
    因為,法律上,阿扁或許真的可以無「罪」(法律的罪)。
    但是,阿扁真的無「罪」嗎?阿扁的罪,法院審不出。
    更糟的,他自己的良心也不肯審判自己,連長老教會的牧師都勸不了。
    ……
    如果那些我們曾經追求的價值,真的是真理的話,那麼,沒有理由為了執政為了選票而放棄。
    是該拋棄那些不願意追求真理的人,而不是為了人而拋棄真理。
    檢察官的眼淚,是「吾愛凱撒,吾更愛羅馬」的台灣版。
    不要跟我講說,「法院尚未判決啊,所以阿扁不算是有罪啊。
    這樣一直押是不對的。我們不是挺扁,我們是挺司法人權。」
    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
    那為啥其他司法人權的問題,都沒人關心??
    這許多人是真的關心這議題嗎???(應該不是吧??沒見這些人為司法改革奔走過啊!)
    阿扁當然有罪。是法院審不到的(人家厲害咩)。
    或許真的不是法律的罪,但是,卻是上帝的罪。
    從檢察官的眼淚中,我看見了某些已經消失了很久的東西。

  8. (http://taiwangok.blogspot.com/2009/07/02-bianworm.html)
    未曾謀面的Taiwan Echo先生:
    制度性問題不是始於今日。陳水扁執政八年未改,扁也是共犯。
    例如集遊法,扁蟲現在高喊廢除它,但扁政府2005年時用集遊法來抓阻止連戰赴中的426機場事件的義士。這些扁蟲怎麼那時不喊廢除集遊法?這不是助扁為虐、後知後覺嗎?
    陳水扁執政時不是出口閉口遵重司法?連李子春傳他,他也去;民進黨人有誰被起訴,他就以黨紀開鍘嗎?怎麼遇到自己的案子就認為「司法迫害」,不尊重司法了呢?
    司法既使要改革,也要從無助的、真正冤枉的小市民的案子切入,不可從財大氣粗、信用破產的扁案切入。以前不關心司法改革,為了挺扁高喊司法不公的扁蟲最可笑、最不要臉!
    法院還是國民黨開的嗎?國民黨人或親國民黨的人打官司穩贏的嗎?顏清標、張碩文怎麼輸了?法官受傳統教育,比較有傳統的中國思想,投票給藍營的較多沒錯;但現在的法官大多不是藍營的狗,你要搞清楚。
    現在的司法獨立,有時已經到矯枉過正,接近司法獨裁、司法怪獸的程度,藍綠都怕怕,你知道嗎?
    司法迫害?你看過真正的司法迫害嗎?司法現在好太多啦!不然,馬英九當市長的台北市政府抗繳健保費的案子,台北市政府怎麼會敗訴?馬英九告侯寬仁及綠營政客誹謗的官司,哪件是贏的?綠營的金恆煒告林正杰,不是告贏嗎?綠營贏的官司也不少呢!
    如果硬要說法院是誰開的,對於我這個無黨無派的人而言,我覺得法院是國民黨和民進黨合夥開的,國民檔股權佔七成,民進黨三成。民進黨人也常分到法院的「股利」,不是嗎?
    只要和其他千千萬萬的刑事被告一樣處遇,就不是司法迫害。有些制度性問題,例如什麼法定法官的問題,那是通案修法的問題,不能破例對陳水扁通融。破例就是特權。我看到的司法都是在優待、通融陳水扁(在監所呼朋引伴指揮對抗法院),讓陳水扁想盡特權,哪有司法迫害?
    收押陳水扁就是迫害人權?胡說!特偵組、蔡守訓對陳水扁已夠好了。如果由我這個主張「宣佈獨立,宣佈戒嚴」的莽夫來辦,陳水扁就知死了。
    今天的司法不比二、三十年前。用攻擊司法、醜化司法來搞政治鬥爭,是搞錯對象,會得到反效果。
    我隱忍不批陳水扁,只到我1994年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那天為止;此後,我就不隱忍了,開始批陳水扁、批民進黨了,每天照三餐都在地下電台批。我不是等到陳水扁下台變成階下囚了才批他,你要搞清楚。因此,使得陳水扁越走越偏的人不是我,是那些混蛋的扁蟲們。
    打扁由綠營人來打是正確的。綠營打扁是自清,不會是馬政權的最愛。馬政權的最愛是:綠營繼續隱忍、溺愛、縱容陳水扁的貪腐假獨,丟人現眼。換句話說,扁蟲挺扁才是馬政權的最愛。扁蟲如在虛張聲勢挺扁下去,民進黨以後的選舉會輸到脫褲,馬政權可以躺著幹,你信不信?
    綠營要團結,沒錯,但要團結求生,不是團結尋死。團結挺扁,就是團結當陳水扁的陪葬品。怎麼有這種要扁不要命的笨蛋?
    辦陳水扁,就是「對台灣人的制度性岐視與壓迫」?真是放扁屁!那侯寬仁起訴馬英九,是不是「對外省人的制度性岐視與壓迫」?
    辦陳水扁,會永遠傷害台灣所有人?這也是放扁屁。我看只是「永遠傷害扁蟲」而已,怎麼會「永遠傷害台灣所有人」?
    陳水扁的貪財假獨、越走越偏的行為,綠營驕縱他、隱忍他(如你所述)、讓他得意忘形,已是失職無能。現由藍營來亡羊補牢,將他移送法辦,使正義能伸張,台灣人倒要感謝藍營呢!
    又政治觀點來看:把陳水扁釋放,讓他出來跟蔡英文搶民進黨的領導權;或和扁蟲們成立新政黨(有此風聲),與民進黨抗衡;這樣馬政權就可隔岸觀火,坐享漁利了。但藍營的人卻一直主張繼續收押陳水扁,讓陳水扁這個「票房毒藥」遠離綠營,這簡直和扁蟲一樣蠢。因此,藍營主張關陳水扁,不是狠,是蠢。民進黨能不被陳水扁搞垮,倒也要感謝愚蠢的藍營呢!
    傅雲欽 2009.08.1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