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月, 2009

自從英國爆發狂牛症以來,這種由蛋白質產生的疾病就受到極大的重視。想當年上世紀末我大學時代,有個同社團的人突然說出「狂牛症的病原體推翻演化論」,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狂牛症,但就算蛋白質會自體複製(實際上是「感染」複製),這也不能推翻演化論。 直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他老兄怎麼有膽在自然專業的本人面前說演化論被推翻(信徒?),但在我之後的搜尋中,才接觸到什麼東西是「普里昂」(Prion)。 狂牛症是個新疾病,也因此這個名詞包含了好幾個病,包括羊搔癢症(Scrapie)、庫賈氏症(CJD)、新變型庫賈氏症(nv-CJD)、海綿狀腦病變(BSE)等。 其中羊搔癢症歷史悠久,早在十八世紀就已經出現過,而歐洲人養殖牛時又拿病羊做成的肉骨粉餵牛,以至於牛也得到類似的疾病。 這個過程和吃葷吃素沒有關係,單純就是養殖方式腦殘而已,就像「摩登原始人遊英國」裡面那些原住民的說法一樣,為了賺更多錢而違逆自然之道,多少都是會遭天譴的。 普里昂是一種蛋白質,它不是細菌、病毒,只是一個蛋白質,所以這東西並不會搞出什麼「變種病菌」,雖然說它金剛不壞,但這是說它不能以普通烹調會用到的方式去「消毒」而已,只要時間足夠,自然界的微生物一樣可以把它毀掉。 不然~~如果真的那麼「蛋白恆久遠」,那光是人類自己千萬年來累積的庫賈氏症蛋白就已經可以把人類消滅掉了,不需要再讓牛的病來插手。 除了去感染既有的普里昂蛋白之外,它也不會自我繁殖,比起會自己繁殖一大堆的細菌和在生體裡面會佔據細胞製造自己分身的病毒,只會感染既有蛋白的普里昂並沒有很強的傳染力。 因為哺乳動物之間的普里昂蛋白還是有點差異,所以物種距離越遠的,中標的機率就越低,就算中標感染速度也很慢。 根據研究,牛對人「可能」有機會,但好像還沒出現過羊對人的(即使羊搔癢症的歷史長很多),似乎也沒有牛對豬的案例,而同屬這類疾病的「庫魯症」,則是(食人習俗下)人對人的傳播。 我們不吃人,所以……安啦! 根據賴秀穗的說法,在狂牛症(新變型庫賈氏症)被發現之後,至今(統計到2008)全世界的感染人數是188人,其中有168人在英國,11個在法國,剩下的都在歐洲,只有一個人在亞洲(日本),而且是久住英國的歸國僑民。 總而言之,全世界新變型庫賈氏症的病例人數是在一直往下降的,因此也有人認為新變型庫賈氏症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從世界上絕跡。 其實這次的騷動某程度上也是煽動出來的,有些文章會把「新變型庫賈氏症」(nv-CJD)和庫賈氏症(CJD)混為一談,庫賈氏症是基因突變產生的疾病,病源仍然是普里昂,這點是沒錯的,但問題在於這和牛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們也沒有吃人的習慣,因此人的庫賈氏症就只是個人的運氣問題而已。 對 煽動者而言這有個好處,庫賈氏症的發生機率(百萬分之一左右)遠高於新變型庫賈氏症的感染率(估計約一億分之一),如果聽到一億分之一的話,大概沒什麼人 有興趣吧,但是百萬分之一可就大多了,台灣兩千三百萬人以這種機率來看應該會有二十三個人得到,「感覺起來」比較危險。 但是雖然說新變型庫賈氏症機率很低,但那也是因為有相當程度的防範措施,如果沒做防範的話,新變型庫賈氏症仍舊是危險的傳染病。 所謂的防範包括對畜牧方式的控制(比如說禁止使用骨粉)、對病牛羊的處置,以及對進口肉品的檢驗。 而台灣正巧沒有那種檢驗的能力,正所謂「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那個瀉藥」,在我們只能「盲吃」的現在,貿然進口有疑慮的美國牛肉已經很危險了,何況是更危險的牛內臟和絞肉(絞肉的問題在於看不出是哪裡的肉絞成的)。 就好比雷雨天站在空曠處,這是很危險的舉動(雖然說真的被雷劈的機會也很小),但實際上這種事情我們還是不做為妙,如果真的做了,頭上還變本加厲的頂著一根鐵棒,那只能用一個評語來形容:

死也活該

PS:沒有一個政府所做的事情都是正確的,也沒有一個政府所做的事情都是錯誤的,扁政府2005年開放美國牛肉是錯誤的政策,但比起馬政府這次連骨頭內臟都開放的政策,至少沒有錯那麼嚴重

PIXNET的搜尋好像只能搜尋標題,不能搜尋內文…
其中一部分其實在這邊就有寫過(不過23億年寫成2.3億年了…)
http://mocear.pixnet.net/blog/post/25128701

米勒-尤里實驗證明了生物的根基「胺基酸」可以在原初地球的環境下天然合成,於是「被認為」是演化論的有力證據。
不過實際上,不管是RNA最早假說、蛋白質最早假說還是脂小球最早假說,其目的都是要證明生物能夠自然構成,不需要靠某個神用祂的無上神能慢慢捏然後吹口氣(相當沒效率的做法,女媧至少也知道用的)。
不過這和演化論卻不見得有關係。
演化論的演化過程,本就需要生物的存在作為前提,至於生物是怎麼來的,對演化論都沒有任何影響,米勒尤里實驗之所以會在課本上被放在演化論之前,最簡單的解釋就是「時序問題」。
生物必須先「產生」才會有「演化」,因此課本自然也是先教產生,後教演化。

我在網路上看網路版的聖像,卻發現一個詭異之處,簡體中文版本沒有這一章,不知道是為什麼(改版?)。

該書所說的「質疑」,第一個就是古代大氣不是還原性大氣
米勒尤里實驗所使用的大氣,是還原性大氣,也就是無氧,但有氫的大氣,在還原性大氣當中,胺基酸合成之後不會因為氧化而分解,因此可以不斷累積,如果上古地球大氣就有氧化性(有游離氧氣),那胺基酸就算構成了也會被氧化掉,不會累積下來。
這本書的作者威爾斯就是要讀者認為古代大氣有很多游離氧氣,不過地質現象不支持這種說法(一般共識是25億年前氧氣才開始變多),我們也可以看到作者是怎麼選擇性遺忘的:
1.瀝青油礦(uraninite):
又稱瀝青鈾礦,其產生不能暴露在氧氣當中(頂多只能微氧),而25億年之前卻有許多瀝青油礦形成,威爾斯也宣稱近代也有瀝青油礦的形成,但他沒說的是這些
瀝青油礦都是在快速被掩埋的地質前提下形成的,而上古的瀝青油礦卻是在緩慢沉積(如河川)的地質中形成的,如果當時有豐富的氧氣,那就不可能產生這些礦脈
了。
2.紅床(Red beds):紅床又譯紅層,是一種含有大量氧化鐵的地層,威爾斯拿它來做20億年以前氧氣豐富的證據,但卻沒提到紅床產生的時間沒有古於25億年前,而在23億年之後卻一大堆。
3.帶狀鐵礦:這種擁有不完全氧化氧化鐵的鐵礦,只能在微氧或無氧狀態形成,而這種鐵礦在23億年前很常見,23億年後就很罕見了。
4.古土壤:25億年以前的古代化石土壤,裡面含有「未氧化鈰」,因此這土壤不可能暴露於有氧狀態的大氣當中。
5.黃鐵礦(pyrite):也就是二硫化亞鐵,這種鐵礦比瀝青油礦更容易被氧化,但25億年以前的岩石當中卻存在未被氧化的黃鐵礦,而且這岩石上還有長期被風化的痕跡。如果當時有大量氧氣,黃鐵礦暴露於氧氣當中,早就被氧化了。

而現在科學界的共識是,早期大氣的氧氣含量,大約是0.1%。(Copley 2001)

第二個質疑,就是米勒尤里實驗用的氣體太過還原性了

個質疑和第一個一樣,也是在還原性上做文章,中性的大氣對米勒實驗是相當不利的,但只要有些微的還原性,就能讓胺基酸累積。威爾斯宣稱火山噴出來的東西大
多是中性的(例如水、二氧化碳、氮氣),只有少量的氫,但他忽略了海底的熱點、也就是海底火山,直到現在仍舊噴發著還原性的氣體(大約有1%的甲烷,以及
硫化氫和氫氣,甚至還可能有氨)。
另一方面,威爾斯也沒提到天外隕石(包含還在宇宙中飛的彗星)之中也有一堆有機物質,這是與米勒實驗相類似的化學反應能在早期太陽系發生的證據,如果隕石上能合成這些有機物,那麼地球上為什麼不可以?

米勒實驗現在並不被認為是完全依照上古條件來做的實驗,但仍是一個生物化學上的里程碑。


爾斯又宣稱RNA最早假說是在補米勒實驗的洞,是米勒實驗的代替物,但實際上兩者並不互斥,RNA假說中闡述的是RNA如何遺傳、變化成DNA,而不是有
了RNA最早假說之後就要丟棄米勒實驗。現在的科學家不認為RNA是生物肇始的第一階段,而威爾斯乾脆就直接恍神掉RNA之前的核苷酸、脂小球最早的假
說。

「課本」、尤其是義務教育的,是一種簡化的知識傳遞工具,你不可能要求課本寫得像論文一樣,這樣連鬼都不想看,課本只能告訴你最基本、最簡略、最有里程意義的東西,拿著課本說那是「聖像」,會不會太混了點?

政客保守到不用大腦,或者沒有大腦的偉大生物奇蹟,絕對不會只有偉大的民進黨有而已,要知道國民黨在這方面絕對不會比較遜色。(搞不好還更勝一籌?)

首先是新聞:
http://www.nownews.com/2009/10/09/11490-2517219.htm

有如此宣稱:「把性犯罪當遊戲,以性侵婦女當作闖關標的,有教導犯罪之嫌,已經觸犯刑法、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等
OK,以這種標準,我們來檢驗一些東西。

1.現在熱得莫名其妙的開心農場:有偷菜,自然有教導犯罪之嫌,已經觸犯刑法偷竊罪。
2.當年很紅的CS(戰慄時空):拿槍對射,自然有教導犯罪之嫌,已經觸犯刑法故意殺人罪與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3.出到現在很多代的大宇軒轅劍系列:從一開始就拿傢伙對著稀有生物和人、神、魔開殺,自然有教導犯罪之嫌,已經觸犯動物保護法、野生動物保護法、刑法殺人罪。
4.大宇雙劍之二仙劍奇俠傳:除了有軒轅劍系列的犯罪行為之外,李逍遙還上了未成年的趙靈兒,甚至射後不理,違反上述法律、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及刑法與未成年人性交罪。
4.任天堂不敗金身超級馬利:踩烏龜殺烏龜,一路上偷金幣換隻數、破壞磚牆,最後還跑到稀有生物庫巴家裡把牠弄到岩漿裡面去,有教導犯罪之嫌,已經觸犯刑法毀損罪、侵入他人住宅罪、竊占罪、動物保護法、野生動物保護法。
5.微軟踩地雷:地雷者,軍火也,避免踩到軍火,判斷軍火所在,此乃軍事行動,在台灣搞這套顯然是有以暴力實行內亂之虞,同時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以下書籍也不能碰:

1.聖經:從舊約開始殺了多少人啊,還趁人家割禮完不能動的時候砍他全家,顯然有教導犯罪之嫌,已經觸犯刑法殺人罪、戰爭罪。新約聖經的耶穌老兄沒事就和妓女混在一起,對兒童乃不良示範,有鼓勵嫖妓之嫌。
2.葛洪的枕中書(元始上真眾仙記):太元玉女才剛出生,還是個羅莉,盤古大神就把人家給O了,還因O成孕,生下東王公和西王母,這是加重強制性交啊!!!
3.金剛經:歌利王把釋迦牟尼剁開N塊,這是分屍啊,殺人又分屍,犯了刑法殺人罪與毀壞屍體罪。
4.紅樓夢:賈寶玉在大觀園裡面O了又O,不管男女反正先O再說,O完就跑了,這教壞孩子大小,難道我們要讓孩子學賈老兄O人嗎?
5.善書:坊間善書有多少犯罪事實描述啊,又是殺人放火、又是通姦殺夫,要不至少也有個謀財害命、爬牆偷人,教導犯罪之事實顯明矣。

6.刑法:這東西從頭到尾寫的他X的都是犯罪啊!!!!!!

用「遊戲裡面有就是教導犯罪」這種破爛邏輯,告訴我有什麼遊戲可以玩,有什麼書可以看?
就算用「遊戲目的」來論,所有RPG目的都是為了幹掉最終大魔王,照這種偉大的說辭,都不能玩就是了?

那有本事就把橘子和網龍關掉嘛~~XD

這是在說台北捷運木柵內湖線要改成木柵文山線的事情。
不管怎麼改都是很無聊的事情,改了機械就不會出問題嗎??

「柵湖」(詐胡)云云只是鄉民製造出來的花樣,並不是台北捷運自己取的,現在為了鄉民的口水就花錢改路線名字,根本就是浪費錢

不過又有人說,阿扁時代要改中正紀念堂名字的時候,郝龍斌說得花八百萬,改一個站名怎麼會比改一整條路線貴咧?

我只坐過一次北捷,還是好幾年前的事情,所以對北捷的路線不熟,去北捷公司找到的路線圖是長這個樣子的:
http://www.trtc.com.tw/img/all/bigNH.jpg
如果北捷的路線圖用的都是這張,那換路線圖比換站名便宜是有可能的。

因為在這張路線圖上,沒有「路線名稱

當要改中正紀念堂站名時,所有路線的路線圖都要換掉,因為中正紀念堂在這路線圖上出現了兩個地方(紅線最南和右上角的列車行駛區段)。
但如果要把內湖線改成文山線,這張圖根本不用換。(因為完全沒出現)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3/3a/TRTS_Route_Map_200906.svg
不過若以維基上的這張圖來說,因為「木柵內湖線」出現在左上角,如果用的是這張,那就必須要換。(這張圖遇到中正紀念堂站改名也是一定要換)

至於其他部分(例如網頁)兩者的修改量應該是差不了多少的。

但就算改名只要五百元又怎樣?鄉民會因為你改名就不叫詐胡線嗎?車廂會因為你改名就不出問題嗎?
如果答案都是「不會」,那改名做什麼?

改運乎?

這是在噗浪上面看到「八八水災外交公文弊案」的說法而出現的一篇文。
連公文怎麼寫都會被形容成「弊案」,因此確實很有必要解釋一下「弊案」的運用時機,也可以說~這篇是「上國語課」文章。

所謂的弊案,指的是一定會有一部分違反「刑事法律」的事件,不過一般都侷限在貪污罪、圖利罪這類有政治屬性的刑事罪名。如果是毒品、強制性交這類有道德屬性的罪名,一般會以「醜聞」稱之,如果是殺人案件,那就只有「案」了。
比如說阿扁的「國務機要費案」,違反的是貪污罪,老馬的特別費案也是如此,因此可以稱為弊案。
當然,如果司法系統(檢察官、法院)做出不起訴處分確定或無罪判決確定,那刑事責任隨之免除,弊案也就不成為弊案了。所以老馬的特別費案,在現在就只是個「事件」,而不是「弊案」,如果以後阿扁機要費案也判無罪確定,那也不叫做弊案。

從這個標準來看,八八水災拒絕外援的公文,不是弊案,因為中華民國沒有任何一條法律(尤其是刑事法典)規定遭遇天災時一定要接受外國援助

那麼除了弊案之外,八八水災這張公文要怎麼評價?
首先,這可能是決策的錯誤,決策錯誤的責任在決策者身上,如果是政務官(這個例子裡面是外交部長、外交部政務次長或外交官),那麼他們必須負起的叫做「政治責任」。政治責任是一種很接近道德責任的東西,某方面來說,臉皮只要夠厚,就可以無視政治責任。
最常見政治責任的負責方式是下台,當然就黑暗的政界來說,下台的有時候不見得就是該負責的那個。
當然也可能是執行面上的問題(例如寫錯字、會錯意甚至傳錯張),執行是事務官的工作,這時事務官所要負的責任叫做「行政責任」,也就是「行政懲處」(行政上最終決定機關是考試院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項目有申誡、記過、記大過、免職,行政懲處對政務官不適用。

附帶一說,同樣是行政責任,違反公法上義務事件,由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做出來的決定,叫做「司法懲戒」(因為公懲會在司法院)。項目有撤職、休職、降職、減俸、記過、申誡,其中政務官只適用撤職和申誡兩種。

用老馬的貓空纜車作例子:
假設老馬或底下的官員和蓋纜車的建商之間有地下金錢往來,那就有圖利和貪污的刑事責任,此時貓空纜車就是有「刑事責任」的「弊案」。
假設老馬決策錯誤,在鳥不生蛋的地方蓋了貓空纜車,結果十年內只有老鼠兩隻去坐,這時候老馬有「政治責任」。(浪費公帑)
假設貓空纜車應進行環評而老馬規避環評,因為老馬是政務官,所以他有「政治責任」,也可能有司法懲戒的「行政責任」。
假設事務官隨便讓沒蓋好的貓空纜車通車(但沒有收錢賄賂之類的事情),那這個事務官就有「行政責任」(可能是懲處或懲戒)。

那如果政務官事務官都依法做事,結果建商自己偷工減料,這時候建商就有「民事責任」(物之瑕疵擔保)。如果因此害死人,還有「刑事責任」,但因為不是政府官員搞出來的花樣,所以不能叫做「弊案」。
(就像你去便利商店買了個便當結果發現是臭酸的,你不會宣稱這是「便利商店便當弊案」一樣)

在K島看到這麼一篇回應,真的只能說比扯鈴還要扯
光是這個就可以寫上一篇啦~

4acc119218fe4

首先,那個他回的246112是這樣的內容:

4acc11b394d79

「像你這種連判決書都沒看直接拿黨工的資料出來嘴砲的馬迷最爛了」云云,K島新聞板自從去年老馬選上之後就開始快速綠化,綠化是沒什麼問題,雖然「監督執政的國民黨」和「民進黨化」是兩碼子事情,但很可惜的是K島綠化的方式顯然比較像是往下綠化…= =
最近幾個月滿是一堆滿人、血尿、馬迷,外帶重複出現的無聊圖和連結。

上面這個連結,如果看到最底下,就會發現那是司法院的網站:

4acc11c1e4cd5

這是司法院公開讓人查裁判書的網站,如果說司法院提供的資料是「黨工的資料」,那麼法院果然是國民黨開的,所以包括三一九槍擊案、高雄市長選舉訴訟在內,民進黨官司打贏一定是國民黨的陰謀
(「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種屁說辭在幾十年前就不見得識用了,何況今天?要知道就算是戒嚴時期,大法官也算是很有種的做出「行政命令司法機關不一定要接受」的解釋文來)
至於有興趣看看法院對阿扁和老馬官司的「原始」說法,可以到上面那個網站找判決書。(這網站似乎沒有辦法直接連判決書)
老馬的判決書是:台北地院、刑事、96囑重訴字1號(一審),高等法院、刑事、96囑上重訴字84號(二審),以及最高法院、刑事、97台上字1743號(三審)。
阿扁的一審判決書是台北地院、刑事、97金囑重訴字1號,或者關鍵字打「機要費」也行。(因為不只一個案子所以還有95囑重訴字4號、98囑訴字2號…不知道還有沒有別的)。

順便講個八卦,原本這個系統除了性侵害案件或少年案件之外,裁判書裡面是連名帶姓一起寫出來的,也就是說,比如我們如果要找阿扁的刑事官司,只要在關鍵字打「陳水扁」就可以找到以他為被告、自訴人或關係人的案件,但是因為某立委罵髒話被告,判決書也把名字寫出來,結果被PTT鄉民拿出來酸,該立委就很不爽的開記者會說這個系統侵害隱私,要求司法院把人名改掉。
於是司法院就把判決書改成這個鳥樣子,一堆甲○○、乙○○,不過這種「囑」字的多少還是看得出誰是誰啦,像是「被告癸○○係臺北市民選第二屆及第三屆市長(任期自民國87年12月25日起至95年12月25日止)」,不用猜大家都知道「癸○○」說的就是馬英九

回到正題,那個回應還有一點大錯誤,就是「2006年之前主計處從來沒有跟總統府要過發票,後來他們配合統媒要求發票等核銷的單據,但總統府怎麼會有?於是主計處跟總統府說,那你們就隨便湊一湊,反正能報銷就行了」這一段。
錯誤在哪呢?
在「審計法」和「會計法」。因為有點困難,所以看這個網頁(沙鹿鎮公所財政課)可能會比較容易理解。
簡單的說,原始憑據是必須保留「至少兩年」的,但因為審計法的審計年限是十年,因此實務上,原始憑據會保留「十到十一年」。
如果說主計處2006年時要總統府把陳水扁任內的核銷發票(屬於會計法52條的原始憑據)拿出來時,總統府已經「怎麼會有」,要嘛就是主計處要求的憑據是1996年之前的憑據,要嘛就是總統府根本就擺明違法,連核銷動作都沒做就讓阿扁把錢弄出國庫
前者顯然不可能,因為阿扁1996年之前當的不是總統,又怎麼領得到「國務機要費」咧?
至於後者,阿扁還是一樣要進土城、上法院的。

說到這個核銷年限,其實某些特別費官司的偵查就出現某些超過十年保存期限的原始憑證早就被銷毀掉了,沒證據可以辦也只能不起訴了。
(2008年的新聞裡面,似乎只來得及救回1997年以後的原始憑據)
畢竟核銷單據本來就不是法定必須永久保存的東西,如果是學籍資料就沒這個問題。

可以這麼說,時間可以埋掉很多東西,包括犯罪證據在內。

只可惜阿扁的時間沒有拖超過十年,要說沒有核銷單據,那是無可能的事情,當然更不能「隨便湊湊」。(那東西是要造冊的)

在下最近為了嘗試轉換跑道,去了某家人壽保險公司上課,當然這邊並非要推銷在下所處的公司的產品有多好(不然大可直接打出名字),而是在市場上已經碰到過一些客戶對保險有一些迷思,趁著在下還記得講師上課在講啥的當下,稍微『好為人師』一下~XD

首先最常碰到的幾個問題是: 

(一)買保險不是什麼都會保嗎?為什麼出事了才這不賠那不給?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買保險必須要看保險契約裡面寫明了『哪些有賠』,有寫的才會賠。

市面上有些不肖業務員,會跟客戶宣稱買了保險什麼都會賠,但事實上市面上似乎還沒有這種產品….

所以要是各位哪天碰上了保險業務員這樣跟你宣稱,保單生效後卻不給你保險契約書,請記得十天之內去解約。

(二)為什麼出了事,保險公司不賠錢?

在某些狀況下,保險公司確實可以不必給錢。

請各位先別急著翻桌….首先,保險公司的每一份契約,都得送金管會審核過,所以契約裡面的『除外條款』,請一定要看清楚,因為那都是『於法有據』可以不給錢的狀況。

再來,健康或醫療險,會有附加保單生效幾日內的疾病或癌症不予理賠,這是為了防止客戶故意帶病投保所定的條約(我家的公司是三十日內的疾病、九十日內的癌症,每一家的規定似乎不盡相同),所以這邊再次重申:你的保險契約一定要跟業務員要到!

(三)保險公司會不會倒?倒了要怎辦?

保險公司確實會倒,而且倒閉當天該公司所有的契約並會『即刻』失效。

有人會認為:保險公司收的保費那樣高,怎麼可能會倒?但事實上國內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保險公司『瀕臨倒閉』,被迫低價賣出的狀況,最近一次的例子是國華人壽。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有時是保單設計不良(在下曾聽過一年繳三千,意外身故卻會給付一千五百萬的保單,聽起來對客戶很好,但是這家保險公司現在已經不見了),有時是投資發生虧損,總而言之,保險公司還是可能會倒!

那倒了怎麼辦?一般來說….保戶根本沒法子怎麼辦。幸好多半時候,金管會還是會跳出來事先監控,甚至是出手接管,但是就客戶的立場來說,似乎只有選擇比較穩健經營的保險公司一途了。

PS:有一本現代保險雜誌,各位可以去找來看

(四)保單是不是有所謂的『賭兩年』,兩年後保險公司一定要賠?

這個問題多半出自於某些不肖業務員對客戶宣稱:保險法中對於不實告知,保險公司得在契約訂立兩年內提出契約的解除,否則就不能解除契約。

其實這個宣稱是真的。但在下還是強烈建議不要這麼做。

WHY?因為中華民國的法律之中,並不只有保險法在規範保險契約的相關事項,而且就過去的法院判決實務來看,有高達八至九成的狀況,法院依然會判保險公司勝訴。

(WHY?法院喜歡照過去的慣例來判,以前的法院多半都判保戶敗訴,就這樣~)

由於保險的迷思實在太多,這邊只先解答幾個本人最有印象的幾點,若網友仍有疑問,可以在底下留言詢問。

(若有人想一睹本人的廬山真面目,請將聯絡方式郵寄至s863170@gmail.com~XD)

「雙妙專案」這個詞是在八卦看到的,我估狗找了一下,主要是這兩個網頁:,還有一個是原始八卦版的爆料網頁:
因為沒有更進一步的東西,所以事實與否我們先存疑一下好了(這種東西就算「統媒」不報,那幾家愛台灣的也不會不想報,當然詭異的是這幾家也沒報…)。

我們先假設一下有這回事,或者這其實是八點檔本土劇的劇情,總之我們就在這種劇情之下來探討一下,這到底違了幾個法。
光從敘述上來看,「劇情」就是說北市府有一票人在考績的時候偽造文書,然後接下來市府人事副處長為了掩飾而把相關文書通通設為「永久保密」,還宣稱「以考績法第20條規定,考績過程應屬永久保密範圍…」
(偽造文書顯然違反刑法,這就不解釋了)

首先,柿子挑軟的吃,既然擺出考績法,那麼考績法20條說的是什麼?
辦理考績人員,對考績過程應嚴守秘密,並不得遺漏舛錯,違者按情節輕重予以懲處。

這說的其實是公務員的「保密義務」,而不是公文必須要加密。
在法律上,「考績怎麼打」這種東西被叫做是行政機關的「判斷餘地」,司法是不審查的,國家考試的評分、學生的品行考核也是同樣的東西。
但當這個判斷餘地有違法的情形時,司法機關還是可以審查,至於什麼樣的情況可以審查,有以下幾個:
1.行政機關所為之判斷,是否出於錯誤之事實認定或錯誤之資訊。
2.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
3.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法定之正當程序。
4.作成判斷之行政機關,其組織是否合法且有判斷之權限。
5.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出於與事物無關之考量,亦即違反不當連結之禁止。
6.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原理原則,如平等原則、公益原則等。

如果有以上幾種情形,司法機關一樣可以介入審查。
而在劇情中,顯然很有「違反法定程序」的味道,因此司法機關可以審查

接著,考績法既然沒有說文書得加密,那對文書加密這點也就頗有問題了,這時候我們要看的是國家機密保護法
可以對文書加密的人(其實是「職位」)被規定在第七條

平時 戰時
絕對機密 總統、行政院長 中將或其授權之人
極機密 總統、行政院長、中將或其授權之人,立法、司法、考試、監察院長,國安會秘書長、國安局局長,國防部長、外交部長、陸委會主委或經其授權之主管人員 少將或其授權之人
機密 上述人等與其授權之人,中央院各部會及同等級之行、處、局、署機關首長,駐外機關首長,無駐外機關首長者,經其上級機關授權之主管人員 中校以上各級部隊主官或主管及部長授權之相關人員

PS:上述職位之人無法執行職務時,由代理人代為核定。

不過這是國家機密,還有一種叫做一般公務機密,人事考績屬於一般公務機密當中的「人事秘密」(其中包含考試、升遷、考績)之一。
詭異的是一般公務機密文書沒有規定核定機密的人是誰,實務上是說「機關主管」啦….
所以「副處長」理論上是沒有權力核定一般公務機密的。(除非是處長的代理人)

在國家機密保護法施行之前,國家機密和一般公務機密是混用四等機密(絕對機密、極機密、機密、密)的,但國家機密保護法施行之後,前三種密等就專屬於國家機密,一般公務機密就只能用「」。
因為「密」是四個密等中最低的,因此要說密的加密年限可以超過絕對機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國家機密保護法當中的保密期限是如此規定的:(第十一條

保密年限
絕對機密 三十年
極機密 二十年
機密 十年
涉及國家安全情報來源或管道之國家機密 永久

PS:加密一定要超過三十年者,要經過立法院同意。

除了涉及國家安全情報來源或管道之國家機密以外,就算是絕對機密也只有三十年而已。
國家機密都如此了,一般公務機密居然可以比照國安情報來源搞「永久保密」????
而且這個的核定權責一樣在第七條的職務人員手上,而不是一個地方政府的副處長就能說核定就核定的。

因此,如果以上劇情屬實,這違法違大了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