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一月, 2009

看到某個針對我「有品電玩會不會成功?」那一篇的說法,虧我那篇還開懶人包,結果該看不懂的還是看不懂…
簡單的說,我該文很明顯的說到,成功的「有品電玩」不會拿品德教育來當賣點,品德教育是附屬於電玩劇情之上,而不是拿品德來當主要賣點,所以才會有:
品德教育電玩想成功,就不能做成「品德教育的電玩」,而是要做成「當中教育品德的電玩」
這麼一句話。

那麼各遊戲軟體公司為什麼不做?
簡單說,這有賣點嗎?

以品德教育做賣點的遊戲,無聊到不會成功,當然也賣不好。
會成功的遊戲,其中存在品德陶冶工作的,遊戲本身就已經是賣點,品德教育是附屬於電玩當中的,這東西頂多是讓劇情更有深度而已。

也就是說,成功的本來就會成功,不成功的則沒有利益可圖。

加上台灣電腦遊戲產業的心態,要出版這種遊戲也幾乎沒可能,因為它可能需要更高的編劇能力,但不見得能引來更多的利益,「賺最多錢」已經是大部分台灣遊戲公司共通的想法了,台產單機遊戲的沒落就是因為如此。
相較於網路遊戲,單機遊戲在台灣還是有市場,但這個市場小於網路遊戲許多,網路遊戲的性質使它比較不怕被盜版,因此台灣的遊戲公司卯起來攪和這塊大餅,至於單機遊戲?根據巴哈姆特的資料,2009年7月~11月這幾個月來只有「兩間台灣公司」出版了本土單機遊戲,一個是未完童話的《御界神紀 Ep2. 多元史詩》,另一個是光譜資訊的《武林立志傳》、《武林立志傳:龍吟劍》,單機遊戲仍舊有利可圖,但為什麼除了這三款遊戲之外其他通通是代理進口遊戲?

原因很簡單,代理國外大作的風險比自創不知道能不能賣的遊戲低。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漫畫界。

網路遊戲比單機遊戲「能賺更多錢」,代理單機遊戲比自製單機遊戲「能賺更多錢」,代理日本漫畫比培養台灣漫畫家「能賺更多錢」,無法賺更多錢的選項一向是被放棄的,但這不代表被放棄的就無利可圖。
台灣創作長久以來就存在著錢比作品重要的心態,有多少原本該是大作的遊戲因為要趕檔期而爛尾?《三國演義二》的失敗就是一個例子。

在這種短視的心態之下,有誰會願意去做一個內容有深度卻風險不小的自創遊戲?而不是只要有奶搖來搖去,就算劇本不怎樣、引擎根本直接襲用舊作也還是能賣錢的網路遊戲?

只要台灣的遊戲公司還是只想製造「作品」,而不是製造「大作」,就少夢想會有多少潛在教育意義會在遊戲裡面。

==========================

回到搭載品德的遊戲項目上,我個人對以前的遊戲比較熟,所以用以前的遊戲來舉例。
在《求婚365日》當中,玩家如果愛亂搞又不戴套,就很可能得愛滋GAME OVER,這算不算是一種潛在課程(雖然不在學校)?
又如當年的《星海爭霸》,宿舍裡面只要一開打,就會冒出「靠!我被打了。」「等一下,我坦克開過去!」這類的對話,這算不算是一種合作精神的潛移默化?

某些影響深遠的大作,或多或少都會牽涉到道德層面的選擇,這情況當然不僅只有遊戲才存在,號稱「永遠補不完的騙錢神話」--《新世紀福音戰士》就是動畫界的一個例子,雖然說高調到沒有人看得懂就是了……

常常覺得,某些人的中文能力真是險象環生啊~~
我前一篇『消費券這種東西,無法確定成效這才是「正常」的』寫出來的目的是要幹什麼咧,主要是在解釋類似消費券這種止血政策,效果往往是不容易看出來的。
在一個穩定上升、下降或者不動的情況下,一個變動是可以被觀察到的,但經濟不會有什麼穩定可言--尤其是在飆升與狂降的時候。
這和字面上「止血」的意思一樣,某人正在大出血的時候,你試圖幫他止血,正常情況下你所使用的方法應是你「知道有效的」,至於到底能止多少血--也就是「成效有多大」,則不是我們可以輕易估量出來的東西

經濟策略,例如消費券在發放之前所預估的成效0.6%,其推估方法可以用PTT網友ChaosCreator的一段話來解釋:
這沒什麼好講的,經濟政策你只能用假設模型來推論如果沒作會怎樣。沒有這個當基準,就無法評估政策效果,現實是,有心人想搞一套模型來讓政策效果好看或難看都是很容易的事情。
也就是說蓋一個「如果沒有做會怎樣」的模型,然後拿最後真正的情況來對比,當「有做」的效果有比較好的時候,那「做」就是正確的選擇,反之亦然。
在去年還沒做的時候,經建會的預估是0.6%,到了今年年初的時候某些學者樂觀的表示可能會到1%,而到上個月的最終報告,則是0.28%~0.43%。

就我個人而言,這個數字算是「差不多」,在我另一篇「消費券--我想是沒用的」裡面就有提到,當消費券沒有限制生活必需品的時候,就註定這個政策一定會有極大的所得替代,這部分肉包子打狗,還剩下多少可以擴張消費就很難說了。

不過,總是有人秉持著爛還要更爛、囧政府不可信的認知,在(應該是給民眾看的)報告公佈之後,馬上有一堆人卯起來宣稱那是遮羞布,但0.28~0.43這個數字真的遮得了什麼羞?連自己預估的數值(還不是樂觀值)都無法達到,頂多只能撐到六七成的預期效果,這能遮羞?
如果數字真的是掰的,那為什麼不掰得好看一點?
如果有個人考前宣稱自己能考八十分,被樂觀估計能考九十八,結果考卷出來被他本人看到分數之後就突然不明原因化為灰燼,結果他老兄對別人說自己考五十五,這叫做遮羞布?

真要剪遮羞布,就不會剪一個會把「本錢」縮水露給全世界看的東西。

又提到李嘉圖等值(Ricardian Equivalence),這個經濟學界戰了三十幾年還沒結論到底有沒有用的東西,如果用科學的命名方法,應該叫做李嘉圖等值「假說」,不過經濟學終究不像自然科學,愛用定理就給它定理好了。
它的內容是人們會認為今日的給付行政(包括福利、公共建設、退稅、消費券等)未來終究要從自己身上增稅,因此會把今日拿到的錢摳下來等著付未來的稅金,於是給付行政想要的效果就會和增稅沒什麼差異。
像這種人民心向的問題,一堆人卯起來說用問卷法是錯誤的,可是卯了半天也沒看見他們有說什麼方法才是正確的,倒是該報告有寫「李嘉圖恆等效應的大小,須以實證方法驗證或以問卷方式加以佐證」。
至於該報告的做法是以電話問卷的方式,在調查人口當中有61.15%的人認為消費券發放會造成未來的增稅,但在這61.15%當中只有43%的人會因此減少現在的支出,因此得到26%(61.15×043=26.2945)的民眾有李嘉圖效應的結論。

在該報告中也提到這個報告是由幾個部分組成的,一個是委託中研院吳中書所做的電話問卷(民調),還有「其他機構」(例如研考會)做的民調,還有一個是「總體計量模型」,如此看來,民調所得到的應該是套用模型所需的變數,而不是找吳中書打電話直接從民眾嘴裡把消費券的成效「問出來」。

但就因為網路上只找得到吳中書那個「調查部分」,於是似乎就有人以為這報告是找民眾問出來的….
(怎麼就沒想到既然有「調查部分」,就應該還有「其他部分」?)

當所得替代是六~七成(出自研考會),有26%人口存在李嘉圖效應(出自中研院)的時候,套入總體計量模型之後的結果所得的結論是0.28%~0.43%,這是這個報告所使用的方法。

最後順便提到舉證責任。
有個老兄,給他個福利,讓他被檢察官起訴開車肇事撞死人還逃逸(刑事案件被告有無罪推定原則護身),檢察官拿出兩張照片,一張是模糊的轎車照片,一張是放大過的車牌照片,檢察官宣稱第二張是「以高科技向量影像還原技術得到的結果」,這時候被告如果這麼說:
「這照片和技術我認為是不可靠的,你的論證我認為是無效的。」
從頭到尾不管檢察官拿什麼證據出來被告就是這麼一句,請問誰會敗訴

當對方拿出證據來的時候,你就負有踢爆該證據證據力的責任,在正常情況下的法庭不可能出現「被告同意檢察官舉證可靠有效」的事情,如果出現了,被告也敗訴了。
如果被告只要拿個錄音機出來重複跳針就會勝訴,那監獄裡面還會有人嗎?

在民事訴訟上就更是如此了,當對方拿出某張借據宣稱是你寫的,你老兄如果無法踢爆他的宣稱,就算死命跳針,你還是會敗訴。

在更現實的層面來說,這個BLOG裡面滿是一堆神創論、能量水、磁場、電磁波、金字塔、NIBURU、馬雅文明…BALABALA,有哪個是「原命題其前提(ex:數據)被認為是可靠的,論證是有效的」?
這麼說來我踢爆這些只要拿個錄音機放,或者寫個拉霸程式隨機跳針就可以了????

如果一句「我說你那些不成立」就能踢爆,那我寫那麼多是為了啥?
要說什麼東西不成立,還是要拿出證據來「證明其錯誤」,而不是靠一張嘴卯起來砲。

一個簡單的問題:
在一個不斷快速往下降的電梯當中,你用盡全力跳起來,請問你跳了多高?
在你自己的觀點上,或許有看到自己「跳」了一段高度,但因為你和電梯都以同樣的速度下墜,因此從靜止的外部看來,你其實根本一直在往下降,只是在跳起來的那段時間「掉得沒有那麼快」而已。
因此,答案應該還是的。

所有的「止血用」經濟策略其實也是如此。

雖然說消費券因為沒有限制奢侈品(民意啊民意~~)使得效果可以預計的不怎麼樣,但是要說因為GDP負成長就篤定的說消費券「沒有效果」,這種話倒是非常有「笑果」。
在上面的例子當中,即使往上跳,最後得到的位移向量也還是負的,但這可以證明你「沒有跳」嗎?
當然不行,因為確實有跳。

在經濟情況不斷下滑的情況下,做這種止血性的政策(一般都是凱因斯主義那一套),要說有沒有效,只能從是否產生「原本不會有的消費行為」來確定,消費券也確實做到了,至少大批原本準備度小月的商家跑出來搶消費券市場,這些廣告、行銷、人員僱用都是額外增加的,可以說沒有消費券發放,就不會有這些經濟行為,因此,消費券「確實跳了」。(雖然說安定民心的效果大概比真正促進經濟的效果大很多…)

在電梯的例子當中,我們之所以能從外部發現「掉得沒有那麼快」的起跳事實,是因為三個理由:
1.電梯速度可預知
2.人與電梯相對位置可確認
3.人的姿勢可觀察

但是前兩個理由,在國家經濟上都不存在。

假定,一個國家如果沒有止血政策,今年GDP會掉8%,因為有了止血性政策,今年GDP只掉了5%,那麼這止血性政策有沒有效果?當然有,有3%的效果。
問題是我們沒有前面這個8%可以當標準。
經濟會怎麼壞,我們很難預測,如果要正確量度止血政策的效果,我們得知道「沒有該政策下經濟會怎麼壞下去」的模型,但是這種東西和消費券發放能造成多少效果一樣,都只是紙上談兵的模型預測--如果有人能準確預測這種東西,就算把他拜為國師都不足以匹配他的偉大。

至於第三個理由,就是我先前提到的「原本不會有的消費行為」,至少我們可以確定止血政策的錢花出去之後是石沉大海還是投磚引玉(或者投玉引磚),但這種現象有時候也不太明顯,例如擴大內需花的錢就不知道有什麼成效來著。
(和包工程比起來,同樣的錢人民自己花還比較爽一點)

因此,數據上看不出消費券有多少效益,是正常的。

正所謂七年之癢、紅杏出牆,不管是男人偷吃還是女人爬牆,「通姦」一直是人類婚姻史上的常客,民視的娘家更是到達了人人有功練、個個有姦通的偉大境界。
但通姦本身是一種根基於有「婚姻」前提的行為,除了人類以外的生物沒有婚姻這個社會契約,自然也沒有通姦的問題。
(連未婚人士亂搞男女關係都不能叫做通姦了,不過有些動物的行為倒是可以「視為」通姦)

就動物來說,動物的交配行為幾乎都和「繁殖」脫不了關係,只有極少數生物會為了而做,人類剛好就是其中之一。
但同樣是動物的繁殖行為,每種動物採取的策略也不相同,甚至連雄雌兩性也會有所差異。
某廣播當中的達爾文仁兄所提到的「雄性本能就是為了讓更多雌性懷孕」確實是科學解的一種。
例如鴕鳥,雄鴕鳥繁殖期中每天可以交配3~5次,而且都是射後不理馬上走人換下一個目標,標準的壞人示範。
而海豹更是一隻首領佔用整群的母海豹,其他的海豹就只能在旁邊滾來滾去的蠕動。我們的近親猿猴,猴王也會佔用複數以上的母猴,和海豹差不多的一點是兩者都是看誰比較能打誰就贏得女人歸。
不過有些母猴或母海豹,有時候也會出個牆,只是得小心被「丈夫」發現的話,自己這對姦夫淫婦會被海扁。

但並非所有動物都用同一套策略,讓四隻雌性生下四隻後代,和讓一隻雌性生下四隻後代,在傳遞基因的角度上其實是一樣的事情,如果上了好幾個、生下一大堆之後無法通通照顧到,讓後代死了,也祇是浪費而已,因此某些雄性會採取一夫一妻,然後盡力保護雌性與後代。
不管是黑貓白貓,抓得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同樣的,不管是一夫多妻還是一夫一妻,能用最大數目傳遞基因的就是好策略。

雌性和雄性不同的是,雌性一次只能懷一個雄性的子嗣,在生理上與一次可以讓複數雌性懷孕的雄性不同,因此雌性的策略也就不一樣,多數情況下雌性必須做出選擇要懷哪個雄性的種,但是「做法」可以不同。
比較「女王」的做法例如灰鯨,一條雌鯨後面一大群雄鯨開打,打贏的才有機會和雌鯨交配,不過雌鯨偶爾也是會和其他雄鯨來一發的。
相對於這親戚,露脊鯨就比較和平一些,一條雌鯨後面拖著一群雄鯨,人人有機會,大家夥輪流上,在這場「精子馬拉松」當中獲勝的就能讓雌鯨懷孕。

雌性會以某些特徵來選擇自己想要哪一隻雄性,不管這個選擇的有效期限是一輩子、一年或者一次,這就是「性擇」。
性擇是異性的選擇,雄性選擇雌性或者雌性選擇雄性都是性擇,有時候性擇要求的特徵甚至會和天擇牴觸,例如雄孔雀的美麗尾羽除了吸引雌性就只剩下礙事的功能,不過這也限制了雄孔雀,不至於變本加厲的讓尾羽無限延伸。

人類一樣是動物,只是外掛了道德和文明,性擇仍舊存在著作用,頂多只是在原本挑選的標準上,多了一些原本不屬於人類這種生物的條件而已。
比較有趣的是,人類的雄性--男人會怎麼挑選雌性--女人,或者女人怎麼挑選男人,雖然還是有個標準,但標準卻不是固定的,更不會像某人所說的只有一個「錢」字。
甩開父母之命,用梁祝來舉例,祝英台眼前兩個男人,一個是帥氣、聰明但多半注定一輩子窮光蛋的梁山伯,另一個是講聰明講長相都不如前者、但家世好錢很多的馬文才,祝英台對此作的選擇,就是人類的性擇。
假如說祝英台終究選擇了梁兄,一段時間之後,梁兄為了功名開始冷落自家黃臉婆,這時祝英台又突然發現馬文才對她還是堅貞不二,而且馬兄人如其姓,五短必有一長,這時祝英台要不要丟離婚同意書給梁兄,改嫁馬兄,也是個性擇。
對男人來說,就算錢很多,如果女方長得神懼鬼驚,也不見得男人就一定像蒼蠅一樣貼上去;而就算女方美若天仙,如果娶了她就得背上十億債務,也不見得人人有橫島忠夫只要美人不要命的無邊勇氣。

因此,不管是男還是女,人類的性擇,可能是看權力、看長相、看財富、看力氣,不會只有「錢」一個字--這是某個偽達爾文搞錯的地方。

另一方面,某陶姓人士其實從頭到尾都不了解(真的)達爾文演化論在說什麼,科學理論發表至今的時間和理論本身有沒有用一點關係也沒有,牛頓力學發表得比達爾文更早太多,但牛頓力學有因此不適用嗎?
她的某個說辭是「如果女人也這樣,男人怎麼想?」這種說法已經是為了「辯贏」在訴諸獨占欲了,獨占欲並不是一夫一妻制下的產物,一夫多妻的海豹和猴子照樣會把出牆的老婆和奸夫海扁一頓來展現丈夫的獨占慾望,在交配不見得等於繁殖的人類物種當中,如果男人偷吃合理,那女人偷吃當然也合理。
(只是女人要背的生物責任比較重,畢竟男人可以射後不理,負責帶球跑的可是女人)

陶某人的手法是刻意引發偽達爾文的男性獨占欲,但這種做法無疑也同時在綁死女人,畢竟女人也有獨占欲,如果女人想獨占老公,那反過來說,女人自己外遇又要怎麼評價?(至於女人不會外遇這種話,當然是見鬼來著)

這不是科學問題,當然用科學也不能解決,科學可以「解釋」一個行為,但是科學不會「告訴你」這個行為可不可以做,刑案鑑識人員可以科學的重建殺人凶案手法,但不等於人們可以用這套手法殺人。

就我的說法:
四處播種的雄性無法確定小孩是不是自己的,四處播種的男性又怎能倖免?

男人有本事三妻四妾、到處播種,那就別怨嘆老婆爬牆;反之亦然。


PS:
1.道德,也可以用演化論解釋。
2.男人的「冷卻時間」長,不代表雄性的冷卻時間都長,公獅子在一個禮拜左右的母獅發情期中,每天可以交配達一百多次,真不愧是「獅子奮迅」來著。人類之所以不需要那麼快,是因為人類沒有明顯的發情期,久久一次、持續不斷才是受孕王道。
3.人類的近親倭黑猩猩,是將性當作社交工具的特殊物種,牠們也沒有明顯的發情期,不管對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反正見面就先來一發交流交流。
4.某些一夫多妻下的生物,在「王位」換人做做看之後,新任的王有時候會把前任王的小孩通通解決掉,例如河馬、猴子甚至斑馬。
5.打架能力不怎樣的雄海豹雖然繁殖的機會渺茫,但在海灘上滾來滾去的他們最大的優勢,就是活得比較久。

最近突然爆出一個拿工業用鹽來當食用鹽的新聞,之後又突然說那是洗滌鹽不是工業鹽…
不過呢,其實這裡有個很悲哀的事情,那就是台灣沒有「食鹽」是天然鹽

根據「食鹽衛生標準」第一條規定,所謂的「食鹽」,必須是乾重含97%以上氯化鈉的鹽。
但是真正的天然鹽,氯化鈉含量其實和所使用的海水或滷水有關,例如沖繩的「粟國之鹽」(粟国の塩),氯化鈉乾重含量就只有80%(不過粟國之鹽實際上含水10%),可想而知,即使是粟國之鹽,來台灣也只能叫做「工業鹽」。

鹽這種東西歷史悠久,在漢書食貨志裡面也提到「夫鹽,食肴之將;酒,百藥之長,嘉會之好」,傳說中諸葛亮在被東吳禁運鹽的時候也曾送井鹽給孫權,暗示他「你這招對蜀國沒屁用」。
數千年來,人類對鹽的主要製造方法就是收集鹽水(不管是鹽滷水還是海水),然後千方百計弄乾它,把剩下來的東西刮下來就是鹽了。
當然,岩鹽直接開挖就可以了。

但幾十年前,一種便宜又特殊的製鹽方法在美國出現了,那種方法成本低廉、產量極大,而且無視天氣狀態,於是這種名為「電透析」的方法立刻成為某三個國家的製鹽主力,這三個國家就是:

日本、南韓、台灣

(真是光榮啊…= =)
時至今日,也只有這三個國家是拿這種技術當製鹽主力的。
我實在很想問美國人發明的技術連美國都不用是怎麼回事……

如果有一個東西流傳幾千年之後,到最近幾十年才冒出另一種東西來說這才是真貨,大概不會有人認同,但是「鹽」就是如此弔詭的東西,幾千年吃下來的「鹽」,卻被幾十年前才出現的「鹽」認為那不是食鹽……


方面來說,天然鹽和電透析製造出來、純度接近100%的化學鹽,兩者在「健康度」上不見得有什麼差別,雖然天然鹽的氯化鈉(或者說是鈉離子)含量低,但這
只造就了天然鹽更多元化的口感(天然鹽甚至會甜),這反而可能會讓天然鹽的用量比化學鹽多,因此加加減減下來,實際上鈉的攝取量沒啥不同。
加上我們每天攝取的鹽也不過幾公克,比起食物中的鈣、鉀、鎂等元素,鹽裡面也不見得能補充多大的量。
所以為了健康而吃天然鹽,其實沒什麼作用。
在這方面,天然鹽反而有兩項風險:
1.來源可能受污染:天然鹽因為沒有特殊處理過,海水中有什麼化學物質就會保留什麼,這原本是天然鹽的賣點,但問題也出在這邊,如果海水或滷水當中有重金屬之類的污染物質,那作出來的天然鹽也會含有重金屬。因此,天然鹽的產地就變得相當的重要。
當然,如果水體檢驗沒問題,鹽檢驗也沒問題,那這鹽也還是安全的。
2.缺碘:碘(台灣用的是碘酸鉀)並不是化學鹽的成分,而是後來添加進去的,根據這張圖的流程可以知道,普通精鹽是無碘的,高級精鹽才有含碘。
人體缺碘會有問題,而且碘最好天天攝取,因此後來才決定在鹽裡面加碘。
這方面化學鹽當然沒問題,而天然鹽就不能保證了,只是某些天然鹽裡面還是有足量的碘。

因此,如果是為了健康的話,還是吃化學鹽就好。

一般會重視天然鹽,主要還是在味道上。
氯化鈉造就食鹽的鹹味,因此幾乎99%都是氯化鈉的化學鹽自然是只會鹹而已的東西,而天然鹽因為裡面有不少其他物質,所以味道相對複雜,因此某些高檔料理常常使用岩鹽或者高級海鹽來當調味料,而不是化學鹽。

最後來個與煤礦對坑,環海鹽事件發生之後,某些媒體居然在說可能有致癌物質時把氯化鎂拿出來….= =

PS:每百公克純氯化鈉中,約有60克氯和40克鈉,所以高級精鹽的標示中有39000毫克左右的鈉。

看到這篇文章就知道又跑去參賽了。
這次參賽的理由很簡單,還是「廣告」,原本這次是沒有要參加的,但因為我一句「去廣告一下我們已經搬家到PIXNET好了」,於是就又參加了。
也因此我直到在撲浪上看到某人的通知才想到今天公佈名單。

從參加人數看來,上次被傷得很深的人可能不少…XD

BLOG這種東西很像日記,其實不見得會有什麼主題可言,因此有主題的比賽怎麼搞也常常格格不入。
例如這個BLOG的主題,除了少數文章之外,都是在踢爆,文雅點說就是闢謠。
可是辦比賽總不可能弄一個「踢爆」類給我們參加吧,如果真的這麼搞,類別可是會一眼看不完的。

不過參加了這麼幾次之後,覺得初選評審大概只看了那三篇自我推薦文而已吧,如果有志繼續參加的,在選自我推薦文的時候可以用心點選,尤其是要符合類別需求,別像我去年報訊息觀點,貼的卻都是科普文章(屬於教育類別)。

總之就是過了…至於能打到啥地步我也不知道,如果能進決選,那就算是「又」撈到的好了~XD

 

八八水災過後一大段時間之後講這個其實有點過期,畢竟「被害人」都已經下臺了。
某方面來說,劉兆玄和吳敦義比起來,大概只有嘴炮的能力輸他而已。

「與媒體對抗」原本是件好事,媒體具有相當的煽動性質,如果媒體刻意扭曲事實,那就很需要有個力量來對抗媒體怪獸(而且最好不是政府)。
但是某個掛這個名字的網站,不管初期它的目的是什麼,總之最後都變成與統媒對抗,至於愛台灣的媒體扭曲事實,那就可以用某首怪詩的最後兩句來形容:

一切攏係為綠色,黑白毋過係雲煙

讓人不禁想問,到底是在與媒體對抗?還是與煤礦對坑??

先來看中天的影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cQ6QiSZDEI
劉兆玄無刪節含虛字原文:我覺得媒體很重要,很多訊息透過媒體的(這個這個)傳播協助的話,使得我們救災的那個力道更大,(ㄜ)所以我建議,我的這點建議,我們今後,從現在起(啊)所有中央跟地方溝通的,比如中央對地方的建議也好、命令也好,或者地方對於中央的要求也好,這個(這個)他們的(那個那個)需求也好,我們通通透過媒體,一律透過媒體告訴所有的人。
但是民視: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Xruj9N-Yb0
就硬是從「從現在起(啊)所有中央跟地方溝通」切斷,直接接到「一律透過媒體」,然後宣稱「劉兆玄說溝通一律透過媒體」。

一開始,八月八號華視的報導中還可以看到:
劉兆玄表示,今後所有中央與地方的應變中心之間的溝通、建議、命令和需求要全面透明化,可以透過媒體告知民眾,讓民眾充分了解防災的資訊,及早做好應變措施。

中國時報八月九號東森也有一樣的報導。

率先出問題的是TVBS
行政院長劉兆玄:「為什麼昨天我在這裡,昨天晚上我在這裡特別跟各位強調,希望要加強中央地方,各單位之間即時雙向的聯繫,這個話不是隨便講的,今後從現在起,所有中央跟地方溝通一律透過媒體。」

隔天八月九號,自由時報就冒出一篇中央與地方間溝通,一律透過媒體…」/民代批劉揆「莫名其妙。顯然,自由時報的這兩個作者,看的是TVBS。
TVBS亂剪,自由時報居然「看電視報報導」來譙政府「看電視救災」,接著一群天兵就卯起來很爽的一直宣稱劉兆玄說「中央跟地方溝通一律透過媒體」,直到今天(未來的可能性也很大)。

劉兆玄的話中意思,是告訴「所有人」前述的訊息,包括中央與地方溝通的事項、中央對地方的建議和命令、地方對中央的要求和需求,而不是某群天兵至今還在自爽的「中央地方溝通全靠媒體」。

2009.11.17增補:
對於某些人的語文能力呢,我個人相當建議他們回國小去找自己的老師,當然也要順便感嘆一下,台灣死命注重英語教育的結果,就是養成了一群中文能力有問題、英文卻也不怎麼樣的學生。

劉兆玄發言被切割的部分有兩個,一個是「從現在起(啊)所有中央跟地方溝通」到「一律透過媒體」這一刀,以及「一律透過媒體」和「告訴所有的人」之間的一刀。

第一刀切掉的部分比較長,內容是「的,比如中央對地方的建議也好、命令也好,或者地方對於中央的要求也好,這個(這個)他們的(那個那個)需求也好,我們通通透過媒體,」,這段雖然比較長,但某方面來說被切掉也不見得有多少扭曲原意,但就想要扭曲原意的人而言,這段卻「一定要」切掉。

人類對於標語的記憶能力遠高於長篇大論的文句,這也就是為什麼政客常常搞出一堆標語,例如「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四百年來第一戰,要將台灣變青天」,古老一點的「大楚興,陳勝王」也是如此,這種標語話的宣傳在商業上也常被應用,例如「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就是。
這類標語的優點就在於便於理解、記憶、傳播,以「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做例子,同樣的內容如果是「科技,比如說本公司所涉足的行動通訊科技,它的發展一直以來都是以符合人們的需求為主軸的」,那我們大概可以想見人們不會一提到NOKIA就想到這個句子、或者一提到這句子就想到NOKIA。

因此,要讓劉兆玄的話被「傳頌」開來,首先的工作就是砍掉多餘的部分。

如果用殺人來比喻的話,這個步驟就是「買刀」,買刀子並不違法,但卻是之後殺人行為的一環,切掉上述這部分也不見得扭曲原意,但卻是扭曲原意必備的工作。

接著第二刀,這一刀就十分直接地影響原意。
有沒有「告訴所有的人」這一段,句子的意思差距很大,這也可以用一個例句來解釋:

A和B之間的契約,一律用書面
(國語課時間:書面,就是白紙黑字寫出來的東西)
這句話的意思是A和B訂契約,通通都要以白紙黑字寫成契約書,不能有口頭契約這種事情。

同樣的句子加上「告訴所有的人」就會變成:
A和B之間的契約,一律用書面告訴所有的人
這時候,A和B之間訂的契約,可能是書面紙本,也可能是口頭契約,但不管是什麼契約,總之兩者訂的契約最後都要以書面紙本公諸於世。

從這兩句就會發現,前一句中,參與該句行為的只有AB兩人,被「書面」束縛的是「契約」,行為是「訂定契約」。
但後面一句當中,其實AB兩人只是個當作形容詞用的存在,被書面束縛的是「兩人間的契約」,行為是「公佈契約」
同時,第二句比第一句更具有「已經完成」的意函,第一句當中,兩人間的契約未必已經成立(一般說這話的時候都還沒成立),但在第二句當中,契約必然已經成立才有公諸於世的行為。

用個時事來舉例,某吳立委和某熟女的「交流」,如果是
「吳立委與該熟女的『交流』,一律透過電話」
那我們可以理解,兩人是靠電話來「交流」的。
但如果是
「吳立委與該熟女的『交流』,一律透過電話告訴所有人」
這時候就得要質疑他們兩位膽量奇大無比,居然用電話把自家姦情放送給全世界知道了。

回到劉兆玄的說辭上,當有「告訴所有人」時,事實上該句話的意思是「將已經成立的(中央與地方溝通)行為透過媒體告訴人民」,而不是吱吱很自爽的「透過媒體進行未成立的(中央與地方溝通)行為」。

國語課時間結束,我再問一次,兩句有一樣嗎?

美國牛肉問題最近風風雨雨,原本vCJD(新變型庫賈氏症)只是個醫學問題,不過很明顯的,有不少人不會滿足於「只是個醫學問題」。
據說在PTT八卦版,vCJD的病原普里昂已經「進化」到可以飛沫傳染了,這門神技大概連普里昂自己都不知道。
美國牛肉進口已經好幾年了,2005年的時候開放進口並沒有引起多大媒體反應(本山人自那時候開始就不吃牛肉了),現在放寬進口之後,突然之間牛「肉」在前執政黨的嘴炮中也變成有毒物質,而且彷彿還是老馬允許進口的。
台灣自2005年就開放牛肉進口,因此老馬這次實際上不是「放寬進口牛肉」,而是放寬進口牛骨和內臟(腦?這到底有沒有?)。
如果牛肉也是「毒」,那民進黨到底有幾公尺的厚臉皮面對自己任內開放進口的決策?(現任主席蔡英文當時是行政院副院長)

回到vCJD上,vCJD的危險性其實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感染」,另一個是「致死」。
vCJD的致死率是100%,算是一種相當可怕的疾病,主要原因在於這病沒有什麼症狀,等到有症狀的時候腦已經海綿化了,現代醫學已無法挽救。

但是感染率咧?

「極低」是最恰當的形容詞。

變蛋白造成的疾病並不「新」,從有紀錄的羊搔癢症開始至少有兩百多年歷史(1730年至今),數百年來人類一直搞不清楚這種病的病原是什麼,當然也不知道這些羊其實吃不得,但即使在這種無知的情況下,近三百年的時間卻沒有引發包括人在內的其他物種大規模感染。除此之外,人類自己也有CJD(庫賈氏症)這種疾病,但除了會吃人腦的某族以外,也沒有人因此大規模感染,而即使是那族,感染者也主要是有吃到腦部的婦女與小孩,至於吃肌肉的男人則沒事。
這說明了一個事實:

在自然狀態下,除非對腦部有特殊侵入性的行為(手術或者食用),否則普里昂不容易傳染。

某方面來說台灣人濫情理盲的評語相當中(台?)肯,而這種個性也讓很多莫名其妙的謠言四處流傳,其中最傳說的自然就是金剛不壞的普里昂。

變性普里昂在人體內不容易被蛋白酶分解,也因此會囤積在神經細胞中造成細胞死亡,而一般烹飪會用到的手段也無法毀掉普里昂,甚至一般用來消毒的方式(例如酒精)也對它沒輒,不過這些並不代表普里昂就真的「一顆永流傳」。
一個也很簡單的事實,如果普里昂那麼「蛋白恆久遠」,那理論上現在的土壤當中就應該有相當濃度的普里昂,畢竟人死入土落葉歸根的自然狀態已經延續相當長久的一段時間了,古人留下來的普里昂量自然也應該多得讓人發思古之幽情了。
對於普里昂,還是有破壞的方法的,一般消毒的方法之所以對普里昂不太管用,主要原因是因為這些消毒方式絕大多數都是以破壞生物體或核酸(遺傳物質)為目的,而普里昂就只是蛋白質而已。
某些普里昂的特性其實也不見得有那麼稀奇,例如埋土三年還有活性,要知道把死人埋進土裡五年都可能蔭屍給你看,人體可有什麼金剛不壞的本事嗎?

總和說的話,普里昂與vCJD有這些特質:
1.普里昂比普通蛋白質不容易分解,不能以烹飪方式或傳統消毒方式破壞,但仍會被分解。
2.普里昂主要存在於腦與神經當中,內臟次之,肉最少。
3.染病風險從高至低排列是:腦、脊髓等>內臟>肉。
4.普里昂感染有物種區隔,跨物種感染機率相當低。
5.vCJD已知主要患者都是年輕人,而CJD與阿玆海默症主要發生在老年人身上。

政府說很安全的主要理由,是在於「感染率」很低這點,某方面來說,這機率比被隕石砸到還低,科學家可以告訴你被一顆直徑一公尺的鐵鎳質隕石以秒速四十公里正面砸到會有什麼後果,但科學家不會給你「你不該出門」的建議,因為機率低到可以忽略,當然更不需要每天都抬頭看天空等隕石砸下來的時候逃命。

因此,就科學上的處理方式,就是該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但不需要杞人憂天,頂多只要提防一下就夠了。

但不管風險有多低,科學家也不會支持你去「增加風險」,被雷劈到的機率很低,但頂著鐵棍在雷雨中走路顯然不是科學家會贊同的做法,當然對國家決策來說更是如此。
普里昂和之前的三聚氰胺常被吱吱拿來相提並論,但這是很糟糕的做法,2.5PM三聚氰胺的危害在我們有生之年都不會出現,而普里昂卻能在我們還活著的時候就造成傷害。

因此,放寬進口骨、內臟甚至腦(以及看不出部位的絞肉)的決策,這種增加風險的做法,是錯的。
(當然進口去骨肉也是錯的)

而人民可以做的就是避免食(使)用這些牛製品,認為美國牛製品「值那一死」(出自蘇東坡談河豚)的人自己去吃也就是了。

PS:美國牛肉的情況其實挺接近河豚的,河豚帶有河豚毒素,吃的人願不願意拿命去拼,那就是吃的人的問題了,至於我,本人一向秉持「君子不履險地」的想法,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