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二月, 2009

簡單的說:簽了,某些黃昏產業不轉型就會死;不簽,全台灣的產業一起去死。

ECFA這個名字是改了好幾次的結果,但不管是CECA還是ECFA,內容其實都是一樣的,就是「關稅協定」。
這類協定的項目雖然會因為簽署內容而有所差別,但目的都相同,就是降低在彼此之間進出口的貨物所附加的「關稅」。

在遙遠上古那種小國寡民老死不相往來的時代,或者是二次大戰之前的歐陸,大部分國家對自身的產業都是採取保護主義,多數國家都擁有從初級生產的農礦林牧業到服務業這一整套經濟系統,因此當時的國家既不買、也不賣,幾乎不需要與其他國家來往。
但隨著全球化的推展,進行「經濟」的對象也不再僅限於本國,這時人們就會發現,某些產業在其他國家進行的優勢比在本國高(即使加上各項成本),例如台灣的煤礦產業就是。
(現在的台灣並不是「沒有」煤礦,而是從外國買進煤礦會比自己去金瓜石挖更經濟。)

但這麼一來,就會造成強勢產業越來越強、弱勢產業越來越弱,這也是為什麼每次G幾工業國開會的時候就會有大批人抗議的原因。
就算是經濟強勢國家(例如日本),也不代表整個國家內的所有產業都是強勢產業,例如日本的重工和高科技產業可能是世界級的強勢產業,但農業卻是不折不扣的弱勢產業,日本的養殖漁業甚至快要被台灣和中國的養殖漁業打得快斷氣了。

台灣原本就是個外銷導向的經濟體系,這點從鄭成功之前到現在都沒變過,因此想搞老死不相往來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為什麼要簽ECFA?
ECFA
這個名字是為了避開「國家問題」而取的,因為大陸不把我們當國家,所以要和大陸簽FTA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因為大陸堅持台灣(中華民國)不是國家,所以其
他國家要和台灣簽FTA也大受阻撓。而在簽ECPA之後,因為這是大陸可以接受的名義(多半又是WTO那個「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其他國家和台灣簽
協定,大陸就沒有理由可以反對--當然名稱極不可能是台灣或者中華民國。

有一個例子是2002年台灣和新加坡本來已經快要簽FTA了,問
題是大陸壓力下不可能用「台灣」,當時的盤算也是WTO模式,結果當時的扁政府和名言是「鼻屎大國家」的外交部死命堅持「台灣」,所以最後台新FTA就吹
了,反而是南韓趁機和新加坡簽上FTA,把台灣對東協的餅砍掉一大半。

因此,ECFA除了是針對中國市場的貿易協定之外,其實也是對東協甚至其他國家的跳板。
那ECFA為什麼會吸引東協各國?原因在於「東協十加三」。

為因應全球化,現在的經濟對壘已經從過去的國對國變成區域對區域,就像世紀末商業革命所構想的那個樣子,世界變成幾個跨國巨型經濟體互相競爭或合作,歐洲有歐盟、北美有美加、亞洲則是東協十加三,這些都是區域整合的結果。
所謂的東協十加三指的是東協十國(印尼、泰國、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越南、寮國、緬甸、柬埔寨)加上中國、日本、南韓三個國家,甚至連澳洲、印度、紐西蘭都想插花變成「東協十加六」。
東協的形成本意是為了抵禦共產勢力(所以鬼叫什麼「當年反共現在親共」鐵定是屁話一句),後來變成經濟共同體,在中國加入之後,「東協加一」成了擁有大量人力與市場的新興經濟力量,促使週邊的國家也卯起來想加入,而在這巨型經濟體的構成當中,一直都沒有台灣。
理由並不是台灣不想加入,而是阿共的壓力讓台灣很難以「國」的名義來簽經貿協定,台灣現在想簽ECFA,無非就是想從最大的阻力中國那邊打出缺口來加入東協而已。

那簽與不簽之間的優缺點又是如何?

我們首先來看「不簽」。

上面所言,這種全球化的行為會讓強勢產業更強、弱勢產業越弱,因此不簽ECFA之後的最大優點就是能夠保護台灣的弱勢產業,尤其是市場針對國內的弱勢產
業,例如部分農業和傳統產業,因為其他國家的同質商品到台灣時會被課重稅,因此在價格上就不容易和台產的競爭,如此自然可以保證弱勢產業不會被外國貨消
滅。
但對於以外銷為主的產業來說,他們所製造的貨品在進入其他國家(ECFA的話自然是中國)時也會被課重稅,因此也無法和他國貨品競爭。
這時候,想要在中國或東協各國賺錢的商人就會開始跑向東協加三的其他國家,造成大量資金、企業、人才、技術外移。
這種情況不管政府有沒有限制都沒什麼用,就像十幾年來台灣政府對中國既「戒急用忍」又「根留台灣」,但跑到大陸去的台商和資金卻是一年比一年多。

大陸並不是唯一「逃跑」的選項,事實上中國這幾年來的工資水準也不見得比台灣低多少了,加上台商開血汗工廠開到被大陸人認為比大陸自己開的更黑心(評價是
外商>陸商>台商),因此現在台商要開工廠也知道轉向越南等東協國家,只要能在東協十加三的國家裡面,怎麼算都比在台灣被排除在關稅壁壘外的划算。


而言之,不簽的話,保障了部分農業之類的弱勢產業(農業並不必然都是弱勢產業),至於強勢產業則鐵定是外移的,而且外移的目標並不必然是中國大陸,到時候
傳統產業不見得不失業,高科技產業倒鐵定是失業了,我們能承受內科、竹科、中科、南科都變成鬼城,科技新貴變成流民的後果嗎?

接下來是「」。

與之前說的一樣,簽了ECFA之後,ECFA給予中國免關稅的進口項目方面,只要是台灣的弱勢產業、而且品項、品質類同的就會受到嚴重的打擊,因為同樣品質的貨物,人們多數會選擇比較便宜的那種,當年的MIT、現在的MIC之所以能行銷全世界,主要原因就在於此。
但對於台灣強勢的外銷產業來說,銷售給大陸的管道就變得更寬,如果在台灣的成本沒有比在外國高多少,又可以省下打通關節的紅包錢,這些廠商自然沒有外移的必要性。

這樣一來保障了電子科技業這些強勢產業,而某部分弱勢傳產則更加弱勢,這方面政府要怎麼輔助這些弱勢產業轉型是個大問題?
產業轉型喊了很多年,一直受限在這些從業者的意願、能力和資金上,台灣和南韓不同,產業結構主要是中小企業,某些弱勢產業更可能只是個人事業(如農業),不管有沒有意願,轉型都帶有風險,資金和能力的不足使得很多人寧可坐著賺越來越少的錢等死、然後時間到了出來靠夭。
或許「合併」是一條可行的路,但政府一直作得不夠多,或者政府根本不想做,在人民不想做、政府也不想做的情況下,弱勢產業就算沒有ECFA來下最後一擊,最後也還是會斷氣的
(日本的養殖漁業也是如此,在被台灣便宜貨打得半死、比便宜又只能養出爛東西來的慘況當中,走向高品質養殖的路)
要不然呢~就轉成服務業,這也是一條可行的路。

附帶提到,ECFA除了決定可以用什麼名義和其他國家定FTA之外,也具有吸引其他國家和台灣簽訂FTA(或者其他名字的關稅協定)的效果,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其他沒有關稅協定的國家對台灣進口貨物(即使只是來台灣過個鹹水),相對中國都缺乏優勢。

================

從現實上來看,台灣是必須要簽的,不然等到這個「大東亞共榮圈.改」的關稅壁壘架起來之後,台灣對中國與東協的出口有極大部分會被圈內的國家取代,尤其是南韓。這個國家雖然專搞主張起源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但連日本都得找台灣合作來對付,顯見這國家的人腦殘歸腦殘,賺錢也是很有一把手的。
台灣和南韓的製品項目本來就有許多重疊,一旦南韓在圈內而台灣在圈外,那麼圈內那二十幾億人(光中國13億和印度8億就有21億人)的市場台灣就甭想賺了。

最後補上數字,2008年台灣三大貿易夥伴是中國(含港澳)、東協、美國。
對中國貿易總值1328.9億美金,出口999.7億美金,進口329.1億美金,出超670億美金。
對東協十國貿易總值646億美金,出口389.2億美金,進口256.7億美金,出超132.4億美金。
對美國貿易總值571.1億美金,出口307.9億美金,進口263.2億美金,出超44.6億美金。

而2008年台灣的貿易總值是4960.7億,其中出口2556.2億,進口2404.4億,出超151.8億。
日本倒是狂賺台灣290億美金…真不愧是賺錢大國…

因應有很多天兵只會吹「殺人者死」來支持死刑而做的清單。
要知道死刑是「刑罰」的一種,而殺人卻是「」的一種。有罪,自然有刑罰,但特定的刑罰卻不見得就只能指向特定的罪。

首先是台灣刑法,因為刑事法律很多,所以只取「刑法」一本來做清單:

罪名 條號
暴動內亂 101第一項
通謀開戰端
103第一項
通謀喪失領域
104第一項
直接抗敵民國
105第一項
單純助敵之加重
106第一項、107第一項
委棄守地
120
劫持交通工具
185-1第一項、第二項
危害毀損交通工具
185-2第三項
強制性交猥褻等罪之殺人重傷害之結合犯 226-1
公務員強迫他人栽種或販運罌粟種子
261
普通殺人
271第一項
殺直系血親尊親屬
272第一項
普通強盜致人於死
328第三項
強盜結合罪
332
海盜、準海盜
333
海盜結合罪
334
擄人勒贖
347
擄人勒贖結合罪
348


如果能注意看的話,就會發現這清單裡面只有一個第十六章(妨礙性自主)的罪名,叫做「強制性交猥褻等罪之殺人重傷害之結合犯」,條文內容是:
犯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百二十四條之一或第二百二十五條之罪,而故意殺害被害人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使被害人受重傷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221是強制性交、222是加重強制性交、224-1是加重強制猥褻、225是乘機性交猥褻,本身的罪並不到死刑,但加上故意殺害被害人之後就到達死刑的程度了。
不過殺人本來就是死刑清單的一項,因此有沒有結合犯主要影響的還是「下限」的部分。
沒有226-1這個結合犯,那普通殺人的刑度是「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有226-1這個結合犯之後,刑度就變成「死刑或無期徒刑」。(少了有期徒刑的選項)

除了這一條之外,其他十六章的罪最高也只到無期徒刑,在226條法律文字的構成要件當中有「致人於死」,這用語的意思是「不是故意,而是過失或意外」,由此也可以想見,在法庭上攻防時,「是否故意」絕對是適用226或226-1的重點項目。(也決定了是不是可能被判死刑)

而在沒有故意殺人的情況下,第十六章根本就不會被判死刑,因此,「因為廢死刑所以才一堆強姦犯」這種說辭,顯然是狗屁不通!!
不管有沒有廢死刑,「單純的」妨礙性自主就是不會被判死刑,死刑存不存在對這一章的犯罪者來說有什麼意義?


灣的刑法主要繼受日本法和德國法,而日本刑法則繼受自德國法和法國法,德國法之所以那麼受歡迎,或許是因為德國佬那龜毛個性完全浸透到法律裡面去,之前某
些政客鬼叫刑事訴訟法的出處是納粹德國,但何只刑事訴訟法,中華民國法當中連民刑法都是「借用」德國貨的產物,如此說來民刑法是不是該(為了阿扁的人權)
丟到水溝裡面?
(羈押在日本刑事訴訟法裡面叫做「勾留」,長度是起訴前10天、延長一次10天,內亂外患再加5天,不過日本條子有時候對於大案件會用另一個賤招押個55天。至於審判中的羈押則是原則兩個月,一次延長一個月,除89條1、3、4、6款外只能延長一次)

也因為來源相同,日本刑法的樣子和台灣刑法很像,在日本刑法二十二章「わいせつ、姦淫及び重婚の罪」當中,只有181條有到無期徒刑。
(有趣的是日本刑法在這章有好幾條都只有「女子」,也就是說從字面上來說,女姦男不算強姦)

扣掉家長團體對於北市府的壓力,北市府這樣做符合了台灣的兒少法規範,不過有違反言論自由嗎? 那最講言論自由的美國人怎麼看

先看看美國三大兒童網路保護法案

COPA-2009判違憲
http://www.zdnet.com.tw/news/web/0,2000085679,20135793,00.htm

CIPA-2003判合憲-所有圖書館或教育機關如果要拿到聯邦補助,就給我乖乖的裝過濾軟體
http://www.zdnet.com.tw/news/software/0,2000085678,20076101,00.htm

COPPA-兒童個人隱私權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ildren’s_Online_Privacy_Protection_Act

台灣新聞網站把這三個都翻成兒童網路保護法,我一直找終於理出頭緒

來自中國網友的資料整理
http://www.qienkuen.org/2009/01/22/3-acts-to-protect-children-online-security-of-us/

 

按照美國人的講法來看,在教育機構是需要過濾的,而強制過濾這件事情不違反憲法,因為他本質上並不是在資料產生端禁止,而是在過濾端,爭議的焦點就是在”教育機構強迫安裝過濾”

的這件事情上,看樣子美國大法官認為這件事與言論自由無關,不過爭議仍然在,那位什麼CIPA可以通過COPA卻掛了,我覺得”範圍的界定”是一個重點,他只規範到學校與公立圖書館,並不對

所有的網站設限,再來重點鎖定在保護兒童但是不損害大人權利,台灣的網路分級制度其中一塊是擴大了CIPA的想法,之前有寫文罵過

這次胖虎市長的作法就有取法CIPA的範圍,針對公立學校與市立圖書館,他的幕僚顯然有做功課,跟NCC隔天想起來有兒少法對付水果家族,根本是天壤之別,這對家長團體與宗教團體

交待的過去(基督教團體支持此項政策,佛教團體還沒表態但我猜也差不多),網路上那些突然轉性的新自由主義吱吱,就不在我們的討論範圍,綠壩根本是不同層級的事情,北市府可沒強迫

全台北市內販賣的電腦都要安裝,我的看法是,我可以接受公領域內clinet端過濾機制,而非server端限制,網路分級制度是server端,郝胖虎是clinet,而且還是特定範圍內的client端,

這是不可類比的,突然轉性的新自由主義吱吱與傳統的自由主義派是很難接受,因為他們認為不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制約,在限定的範圍內做出最小的限制,這算適合裡的範圍,

因為他可沒有要求全台北市便利商店下架,中華電信機房大封鎖,或者列入限制級包起來拿身份證才可以買,爽報派報人員按照兒少法法辦,如果作到這樣是還沒戒嚴啦 只是徹底執行兒少法

而已,就知道兒少法多恐怖了吧

網路分級制與兒少法都有討論的空間,我認為道德團體與反分級聯盟應該好好的談一下,總是沒有兩全其美,但是可以勉強接受的制度,個人的期待是在現階段的民情之內,做最大的自由

與最小的規範,在不侵害兒童與保護成人的閱讀自由的中間拉一條線,這是立法者需要追求的目標

 

對台灣來說最大的隱憂其實是COPPA……..不過沒人注意就是了,因為連成人的隱私權都無法被保護 更何況是兒童的呢

最近DPP和群吱一直主打老馬特權,然後一個個「特權」被挖出其實以前李陳兩個總統都有過。
於是吱吱改變戰術宣稱「以前有就代表現在也可以有嗎?」,言之有理,不過前提是那得是「特權」。

就算在現代民主國家中,「正副元首」依然是特別的存在,即使是虛位元首如日本天皇,也至少代表著國家,更別說像美國總統這種擁有行政實權的人了。
因此,維護這些代表國家、掌握大權的特殊人物安全,是各國都會做的事情,而且嚴密的程度不是吱吱大腦所想像的那麼簡單。

Motorcade of Japanese Princess Sayako le
這張圖是日本天皇和皇室成員的車隊

對總統的維安,其法源依據出自於「國家安全局組織法」所衍生的「國家安全局特種勤務實施辦法」,其中第七條提到:
特勤人員執行職務時,得對與安全維護對象有關之人員、物品、場所、交通、通訊及其他設備為必要之查驗、管制及劃定管制區。但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
第八條又提到:
對於規避、妨礙或拒絕特勤人員之查驗、管制而涉及法律責任者,移送有關機關依法處理。
也就是說,對於妨礙維安的人,也是可以移送法辦的(一般是送去警察機關)。之前某人想衝到老馬身邊,就是因為這條而被丟去警察局的。
從這些法條可知,只要是為了維護這些特定人員(總統、副總統及特定人士)的安全,可以對人、地、物、交通等作某程度的限制,但不能違反比例原則。
因此,老馬的事情到底有沒有成為「特權」,重點應該是在於是否違反比例原則。

不過呢~吱吱是看不懂比例原則的。
他們只要拼命鬼叫特權就夠了。

就車隊的事情來說,不管老馬在不在上面都要有類似的維安等級,其實空軍一號也是如此,至於為什麼車隊和空軍一號要跟著總統跑?
答案就是下面這張圖:

4b1a42ce29306

這張圖之中的三架同型機當中,有一架直昇機是美國總統歐巴馬搭乘的「陸戰隊一號」,陸戰隊一號並不是固定的一架直昇機,而是「美國總統所搭乘的那架」就是陸戰隊一號,其他兩架其實是空機,那為什麼空機要跟著陸戰隊一號飛?難道是美國戰備儲油太多浪費一下也好??
不,原因和秦始皇的副車一樣,是分散風險用的。
當只有一架陸戰隊一號飛行的時候,有心人士就可以確定哪架才是攻擊目標,但如果有複數以上座機同時飛行,有心人士的攻擊確定機率就會降到三分之一。
同樣的,當空軍一號和座車跟著總統四處跑,而且永遠保持維安層級的時候,想刺殺總統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至於有些白痴可能還會宣稱什麼立身不正才怕被暗殺的屁話,總統被暗殺是一種風險的問題,林肯立身很不正嗎?但他老兄最後還是被幹掉了。
幾乎所有的政策都有兩面性,沒有人可以得到所有人民的支持,尤其是某些大刀闊斧改革的元首,更容易招致怨恨。(反而是從頭擺爛到尾的,被討厭的機會還更低一些)

回到比例原則,比例原則的內容就如辦法中所提到「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
維安的目的當然就是保護正副元首和特殊人物,不管是「騙局」手法還是開道都是為了這個理由。
在車輛移動中如果有不明車輛挨著總統座車移動會怎樣?想來要暗殺車內人物就簡單多了,這也就是為什麼總統的維安會有一大群車圍著總統座車的緣故。
當一個人衝向元首時,維安人員該怎麼做?
正確做法應該是先制服,如果對方有顯著危險,例如手持利刃或槍械,也可以用槍械(同辦法第九條)。

至於什麼叫做「逾越」?
比如說制服闖入者之後再把他海扁一頓,當闖入者已經沒有即刻危險性之後,再侵害其身體權顯然就不是必要的了。
又比如說有車輛開近總統座車,周圍的維安車輛此時可以用駕駛技術將該車擠開,那如果不用這種方式而使用火箭筒轟掉該車,那就不是最小侵害了,這樣也違反比例原則。

至於這麼複雜的維安工作誰能「享受特權」?
有這些人:
一、總統、副總統及其家屬。
二、卸任總統、副總統。(依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進行)
三、總統、副總統候選人。
四、總統、副總統當選人及其家屬。
五、其他經總統核定之人員。

除非是這些人之外的人,或者維安工作逾越比例原則,不然說什麼「特權」云云,不管在哪個總統任內,都是屁話一句。
維安工作,並不會(也不能)因為被保護者的顏色改變而有所改變。

最後提一下我兩次看到阿扁的經驗。
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是阿扁(當然是總統時期)到某警察局的時候,只見一整條出入幹道就被國安局的黑色廂型車和一堆黑衣人塞滿,至於阿扁,我只看到他的頭皮…
等到阿扁要走的時候,國安局的車子也跟著走,幾個站得比較遠的黑衣人還來不及上車,跟著箱型車跑了一小段路。(某朋友看到阿扁的感想是:「那ㄟ架矮!」)

二次看到的時候,倒是沒注意阿扁的車有幾台,反正又是一大群黑頭車塞在路上(還逆向,「幸好」是開通典禮,沒車),至於阿扁本人上台開講的時候,台上四角
就各站了一個人高馬大的黑衣人,把阿扁襯托得更矮了,除了台上四個以外,講台旁邊也好幾個,這還只是黑衣人的部分、沒算進條子杯杯的數量哩。
還有某次沒看到人,只是台十九線整條路的路口通通警察站崗,總統車隊過去的時候一概綠燈。(移動的時候比較不容易狙擊)

所以說…其實總統當阿宅,大家會比較輕鬆…

上回至今已經兩個月了,在市場上也又接觸到了一些和上回不同的保險迷思,想來想去,還是抽個空來寫一篇….

 

上回的迷思比較偏向關於保險公司與保險契約,而這回的迷思則是跟保戶本身有關:

 

(一)我不需要有保險。

 

一般來說,確實是有幾種人不需要保險。

 

第一種是錢真的多到花不完,可以完全無視任何疾病醫療費用、失去工作能力也不愁吃穿的人,那這種人確實不需要因為擔心自己無法承擔出事後的結果。

 

第二種是心裡對家人欠缺責任感,一點都不擔心當自己發生事情後,自己的一家老小要如何維持生計的人。

 

講出這句話的人,大多數卻不是第一種人….

 

(二)我買不起保險。

 

不少人常把買不起與不需要混為一談,但是上面已經解釋過了什麼樣的人會認為自己不需要,而且….是否買不起保險的人,他們是不需要保險?

 

不,若仔細想想保險所保障的項目,就會發覺到這些事情一旦發生,就連有錢之人也不見得吃的消,何況風險的發生,不分貧富貴賤,自認買不起保險的人,其實更是需要保險的人。

 

(三)買保險不划算。

 

許多人常把保險只當成投資的一種,所以談起保險,常常只考慮到拿保費去買股票、期貨或做生意能讓他賺多少錢,但是保險的本意是在於轉嫁與分擔自身難以承擔的風險,想發財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又有多少人真能迅速致富到無須保險?

 

再者,投資收益越大的工具,伴隨的風險則是更大,即便是投資專家也會有翻船之時,況且是大多數只會跟著左鄰右舍、電視報紙來投資的一般人呢?

 

最後,政府對於保險費用可以抵稅,對於保險公司寧可接管也不願放之倒閉,在世上有哪一種投資工具或公司,是政府不讓它倒?花錢買了還可以抵稅的?

 

我的一位講師曾說:「若非法律不允許,只要各位願意把理賠金都給我,我願意為在場每一個人負所有的保費!」買保險….真的不划算嗎?

 

 

本文最後,讓我講一個前陣子統計出來的真實故事….

 

本公司於莫拉克風災之後,給本公司的保戶辦理了不少身故理賠,有誰知道….平均每一件身故理賠的金額有多少呢?

 

只有六十萬。

 

有誰希望在類似的狀況下,自己的家人只能領到連買車都不夠的金額呢?

 

仔細想想,你的答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