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year 2010

是的

教改的問題就是在教改團體的身上

再來是教育部

最後是家長

 

教改團體在自己的實驗學校裡面擁有充裕的經費,跟可以選擇學生的來源,也可以拒收學生

在這三大條件之下,還可以去責怪無從選擇又沒有錢也不得拒收學生公立學校老師

除了推託教改失敗的責任之外,沒有別的意思

再來,教改團體認為老師沒有受過專業的輔導訓練,可見教改團體根本就沒有面對過真正的

社會是怎樣的.他們從來不需要去面對頑劣的家長,惡劣的學生,施壓的民代,跟懦弱的校長

台灣的社工員夠專業了嗎?還不錯,但是社工人員沒有警力支援有辦法面對家暴者嗎?

沒有辦法,也就是說,現在的教育問題根本不是基層教師能夠解決的,要有大量的社工與司法

人員才有辦法去處理八德國中的問題,但是,我國有多少的經費可以用呢?無上限嗎?

講到社工,光是家暴案件,社工都已經力有未逮人數不足,還要他們去支援國中霸凌學生輔導

根本是癡人說夢,再來民代施壓也是學校沒有辦法對司法伸出求救訊號的原因

資源的排擠性向來都不是教改團體所需要考慮的,他們沒錢就去找教育部申請補助,反正在

扁朝時期,這些教改團體跟當朝關係良好,要錢有錢,他們根本不用像教育部去思考錢怎麼

分配

動不動就對基層教師頤氣指使傲慢無理,學生認為犯天大的錯只要找教改就

可以凹回來,這幾年教改團體的記者會大部分都說老師有問題,學生的錯隻字不提,所以教改

之錯就錯在教改團體

至於教育部,向來都沒有什麼正常的方向,過去八年教育部長政策荒唐走版,在經費不足下

還想搞精英教育,事實證明,八年下來,大學教育失敗,也讓基層教育失敗,最近這兩年也沒

看到當朝教育部長到底在教育的投資上有什麼高見,只會在利益團體的壓力之下考慮十二年國教

九年都爛成這樣還想搞十二年?

再來就是王八蛋家長們,為甚麼我把家長放在最後面呢,因為其實家長的問題可以靠立法

解決,例如禁止家長干涉校務輕者罰款重者判刑,都是可以控制的變因,若是教育部給老師

生殺大權,對老師不敬得家長讓他的小孩記點

超過點數則禁考國立高中或禁止甄試等升學導向的生殺大權,

或讓家長帶回家自行教育,等滿年紀後再來考同等學力

尤其是後者保證家長不敢對校務干涉過多或毆打老師或對校方施壓,民意代表施壓

就公佈代表名稱接受全民公幹,這些都是教育部可以做的事情,對付王八蛋家長方法

多得很,但教育部把所有的責任統統推到老師的身上,過去八年是鍊蕭為,最近這兩年是搞

圖利少數利益團體(十二年國教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房價大漲,因為明星高中永遠不會消滅,

附近學區房價在高中社區化後必定大漲,配合台北市都更計畫,豈不妙哉,不然我們來調查

一下那些支持12年國教的背景看看,是不是幾乎都是住在台北市,你就知道為甚麼他們要

反對向下延升到幼稚園而支持高中社區的十二年國教,但明明對大多數人最有利的其實是

幼稚園國教化,在幼稚園學費比大學貴近2倍的狀況下這個最好)

 

近年來家庭教育的全面崩壞,勢必讓教育部得去思考教輔訓三者的關係,但是教育部真的很

懶惰,完全漠視基層教師,反正有錯找老師扛,流浪教師多得很不怕沒人教,也是因為流浪教

失太多,也讓教育部有懶惰的空間,讓老師為了生存不得不得過且過拿錢就好,至於那些廢物

就與他們無關,導致最近的霸凌事件,但在教育資源的限制(並非教改團體的無上線)之下

必須有所妥協,教育部長又不是白痴,當年那麼難考的考試都可的上,但是為甚麼不做些用腦袋的事情呢?

不能對教改團體予取予求,面對一個現實,我國沒有產石油,家長素質低下,又因為工時過長

導致學生沒有辦法在家受良好教育的前提下,必須要放棄歐洲那套愛的教育或者是零處罰

(沒有零體法 只有零處罰)這種移淮為枳的智障政策,這層級必須拉高到行政院,因為教改

誤國十年多不能在誤國了!!要找基層教師的經驗與困難整合出自己的教改政策才是正途

 

松菸文章中的回應中提到海上牧羊人

其實我是比較同情牧羊人的作法

因為日本人實在是太機掰了!!不吃鯨魚還有鮪魚或其他替代的肉品可以吃,捕鯨船也可以有其他的利用

我不認為完全禁止對鯨魚的獵殺是對的,現有的條件限制是算妥協下的產物,雖不滿意但可接受

但是機掰的日本人用行賄的方式意圖讓商業捕鯨能夠恢復正常,這就很機掰了

我在海豹獵人的論點上看到了環保與生存的兩難,完全禁絕是使得海豹獵人在社會上沒有生存的可能

但是商業捕鯨不是,他並不是生存的必要性,或者是儀式的必要性,例如印第安捕鯨問題

只是為了滿足大量的商業利益造成的結果,日本人並沒有提出任何數據可以證明他們的”鯨魚過多論”

日本人:兩萬頭很多了…實際上最大的數量曾經為24萬頭

不過用干擾捕鯨船的方式去對付日本實在是不太明智,合理的方式應該是其他管道進行,因為針對船員

並不是正確的,人家也只是混口飯吃,要讓日本民眾支持反捕鯨運動才是合理的

 

印地安捕鯨問題一直是保育團體跟商業捕鯨團體的一個爭論據點,倒楣的印地安人捕鯨千年都沒有發生過

鯨魚絕種的問題,卻要因為商業捕鯨造成的問題而被迫放棄傳統,恢復傳統又導致商業捕鯨團體有藉口要求

放寬捕鯨規則,對他們來說確實是兩難,因為自己的儀式被當作攻擊的武器(日本人:我有大量捕鯨的歷史!!!)

台灣也有類似的問題,就是原住民的獵猴儀式現在只剩下草扎猴,但是台灣的動保團體寧可看著猴子大鬧果園

也不願讓那些讓農民損失的死猴子交給原住民當猴祭使用,我到是希望那些原住民獵人用傳統的方式替農民

除猴,一方面除害,另一方面可以維持傳統儀式,一舉兩得

根據棒球規則,棒球場的中線應該以朝東北東為宜,而朱立倫的政績桃園國際棒球場卻是朝著北北西,於是就有人開始攻擊。
我吃飽撐著去查了一下台灣各職業棒球場的中線方向,得到以下結果:

中線:本壘--投手丘--二壘連線

棒球場 中線方向 備註
天母 東北東 兄弟象主場
新莊 東北 兄弟象主場
桃園 北北西
龍潭 兄弟大飯店棒球場(練習場)
新竹 南南西
台中 南南西 興農牛主場
台中洲際 東北
斗六 東北
嘉義市
嘉義縣 東北
台南 東南 統一獅主場
高雄立德 西南
澄清湖 東北東
屏東 西南
宜蘭羅東 北北東
花蓮
台東 東北東

有吃到西的棒球場有:桃園、新竹、台中、立德、屏東

如果要避免日照的話,那應該連「南」都要避,而有吃到南的棒球場有:龍潭、新竹、台中、嘉義市、台南、立德、屏東、花蓮

除去裁判,對球員來說球場對著哪邊其實沒什麼差別,因為棒球不只其中一隊會站在打擊區(和其他防守區),「陽光耀眼」不會只有某隊倒楣。
(或許有人會有疑問,朝東不就剛好迎接日出了嘛,不過台灣的職棒都是挑下午開打,所以只需要考慮西照即可。)

如果正北球場沒問題,北北西說要有什麼問題還真的是…..- –

b3a9bbe4bfbd1173abb41a9a16a0264e

***************

還遠雄公道文

其實我一直搞錯遠雄跟遠東集團的關係

遠雄企業團董事長趙藤雄1969年創設遠東建設,投資興建廠房與辦公室結合的廠辦產品,早期的作品常冠上「遠東」的名字。之後為了與遠東集團(原亞東集團)區別,再結合自己名字,改稱為遠雄企集團。

特此致歉

**************

 

 

 

 

又有人說我要追著綠黨打了

只是剛好而已….

看到黃平洋當選了,感到滿開心的,不過看到他,突然想到松菸巨蛋

 

東集團是我討厭的集團,尤其是他的ETC,實在是糟透了,他們家大老板說,嫌貴就不要用

本人是嫌爛,不只產品本身,而是整個過程根本是爛透了,是男人就不要跟交通部求饒延期

在此呼籲監察院調查交通部是否有圖利廠商的嫌疑,為甚麼沒達到標準可以延期?

 

松菸巨蛋也被他們標到了,其實我是很不爽的,可是

看到反巨蛋的那群人,我更不爽………

台灣反對運動的通病,我之前罵過,就是活在幻想當中,看過雙方論述後,我深深地發現,松煙巨蛋

比松菸公園有效益,台北市確實沒有一個夠格的大型室內表演場地與運動場地,身為台灣的代表

城市,連一個像樣的體育館都拿不出來,確實是一件很爛很丟臉的事情,在松菸公園的不遠處,有一個

大安森林公園,按照反松菸的”因為相近所以不可以有”的邏輯來看,那松菸公園根本不應該存在

至於綠黨的環評,大家想想,蘇花高的環評,就知道環評只是環保恐怖分子們為了阻擋與自己意識不相同的東西

而拿出來工具

再來是巨蛋不適合蓋在市中心,對交通與環境有重大影響這個論點,請問有看到綠黨拿甚麼資料數據統計證明周遭的影響了?

要反對也要拿出個資料來跟交通局見真章,我現在已經懶的理會這群份子在苦勞網的批判,因為他們沒有甚麼

“立即而有效”的證據去反駁交通局的理論

而反對松菸巨蛋有甚麼好處,大家都沒有想過,我今天站出來質疑,因為,松菸巨蛋會影響住宅區房價與租金價格

,而松菸公園則是附近房價與租金價格推手,當地居民反對的原因,也不會脫於此

我們已經因為花博失去一個中山足球場了,到底要犧牲多少的體育場地才夠呢?

最後講一個最好笑的來吐槽這些綠黨人士

“松菸文化園區BOT案動工” 這代表了實際上是不是公園根本不是重點

重點是那批居民們能不能在這個建案中賺到大錢不管是房價還是租金

所謂的反對也只是為了錢而已,這個文化園區沒有任何交通會議與環評

就可以過關就可以證明了我的看法,反對就是為了錢

黃平洋 松菸巨蛋的事情就看你表現了!!!!!

X你O,大家好。<--據說這是言論自由和南部人的問候語,既然不小心生為南部人,只好也來問候個一下)

花博流行館的外牆,在很多描述當中都說是「由數百萬個廢棄寶特瓶製成」,因此有不少人直接以為花博的這面牆就是拿一堆寶特瓶黏在一起,等到看見牆怎麼只有一個顏色的時候,就有人質疑那不是回收寶特瓶做成的。
事實上,花博用的寶特瓶牆確實不是「直接」拿回收寶特瓶來堆疊(實際上也不能這麼堆疊),它用的建材是一種叫做PET磚的東西。

PET就是「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
用PET製造的塑膠瓶子就是俗稱的寶特瓶,這種塑膠是熱塑型的,也就是說只要加熱到某程度(200度左右)就能軟化甚至融化來進行塑型,就因為回收產物的
加工方便,因此寶特瓶一直都是回收的大項之一。以台灣為例子,每年寶特瓶的回收量是九萬噸,相當於45億支600CC的礦泉水瓶。
以慈濟2006年的統計來看,該年度慈濟回收寶特瓶數量是28951873支(也就是將近兩千九百萬),如果都是600CC瓶子,那就是579噸,這重量比慈濟回收的銅、白鐵還多。

而花博的PET磚就是用回收寶特瓶再製的,這再製的過程因為少了製造新PET塑膠的過程,因此可以減少石油和能源的消耗(流行術語:減碳)。
這種建材因為終究是PET,所以等到拆掉之後,廢PET磚還是可以回爐重做成新的PET磚,然後繼續用在新的建築物上,比起難以恢復為原始建材的水泥磚塊來說,PET磚確實環保多了。


然它也不是沒有缺點,首先最明顯的缺點就是怕火,因為是熱塑型塑膠,一旦碰到高溫強度就會開始減弱,就更甭提火災了,雖然用奈米科技之類的方法可以讓
PET磚得到某程度的耐火力,但終究不像水泥那樣不怕燒,因此PET磚現在的用途主要還是做成景觀外牆或者採光帷幕之類的東西。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第29條『以廣告物、出版品、廣播、電視、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散佈、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誘、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為性交易之訊息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併科新台幣壹百萬元以下罰金。』

我個人覺得違反選罷法有點牽強,但是兒少法這個,卻是非常的直接

講真的如果是小網友,文章裡面有什麼他看透我的身體或者是性服務?台中之類的口號,早就被條子抓去約談了,這些條子無聊到連暱稱叫圓圓或遙遙都有可能找你來約談

這實在是很詭異的現象

他有沒有違反29條,還是要法官來認定,究竟在實務上被起訴的並沒有很多,不起訴跟緩起訴的狀況比較常見

這條法律雖然在釋憲案裡面認為合乎憲法的保障,但我還是認為此法律的擴大解釋是有問題的,就像我剛剛提得圓圓這個暱稱

是真的有人被無聊的條子叫到警察局去筆錄,最後檢察官不起訴處分

至於毀謗這件事情,在美國來看是不入刑事罪名的,最多是民事賠償,因為美國保衛言論自由,不過民事上可以讓你告到他破產,就是不能關,對老美來說最有名的就是蘇利文案

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年台灣聚會所教跨海訴訟的事情,當年美國基督教保守派內有一個書局,說台灣的聚會所是邪教,被聚會所在美國的人馬告上法院,最後訴訟勝利

讓對方破產,不過這件事情到了第二個人的身上有了轉折,他也是說聚會所是邪教,被告上了法院,最後法院以宗教事務不被法院管轄當理由不受理

不過同文同種的英國人倒是可以靠毀謗罪大賺一筆,因為他們有一個不成文的狀況,就是律師告不贏不收費,告贏抽成,所以在英國反而是律師鼓勵訴訟,而且賠償金額都非常的高

誹謗除罪化的問題在 釋字第 509 號有討論過

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以下連結

http://www.judicial.gov.tw/constitutionalcourt/p03_01.asp?expno=509

“XXX是我們的後花園 所以我們反對興建XXX”

這是在反蘇花論述裡面常看到的一種論述

基本上,這是一種奴隸主心態,環團布爾喬亞們建立在別人痛苦中的幻想

建立在剝屑花蓮人正常交通的需求,剝屑花蓮人經濟發展的渴望

他們不自覺的認為,花蓮應該要維持現狀,以便供他們消費之用,任何改變現狀的,都是侵害到他們的利益

“為什麼不坐火車?”,他們包下火車的時候,他們從來就沒想過沒有坐位這種事情

“為什麼不坐飛機?”,他們口中吃著用陸運運過來的花東米,好奇的疑問著

“為什麼不發展海上高鐵”,貼一個在網路上找來的圖,完全沒看到阿扁時代大賠幾億認賠殺出的花東海上運輸故事

路斷了,不關他們的事,因為他們在台北有快速道路,有兩條高速公路

各位相信在抗議中科六期的時候,那些南下支援北部環團人士,是搭火車轉公車去的嗎?

我是不太相信

他們不在乎靠著蘇花公路維生的那些小商人的生活是怎樣,他們只想保持他們的”後花園”的利益不被侵蝕,他們要維持後花園

而去奴役那些靠公路維生的人,他們甚至沒有為那些人籌過什麼款或發起什麼活動去支持那些靠蘇花公路維生的人

後花園的利益是超過住在後花園裡面的人,並不是他們故意的,而是他們忽視人的存在

他們不斷辯解著花蓮有大醫院了,但是如果加護病房或急診在東部滿床了要怎麼辦的時候,他們是不在乎的

西部的邱小妹會因為台北的醫院都滿床送到中部去,那東部的邱小妹呢?因為沒有被報導出來所以不存在

因為後花園利益最大

 我會告訴教會的小朋友,不要用後花園心態去看待你想去的任何一個風景區,因為那邊住的,可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因為她們的生活,你們不知道

而你

不是奴隸主,沒有資格要求人家得配合你的生活,而環團最常做的就是要求別人配合他們的生活

一個很常見的說法是「因為基督教主張廢死所以OOXX…」,這種說詞最常出現在有關歐盟各國的論串上,畢竟歐盟各國都是基督教管區,天主教的大本營梵蒂岡也在其中。當然,世界第一個法律上廢除死刑的國家也在這裡。(但並不是歐盟會員國)

其實從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出所謂「廢死是基督教的玩意兒」這種認知是極大的錯誤,本BLOG的幾個作者當中:
信仰基督教的ryback是支持死刑的。(ryback:如果可以無期徒刑,然後關一輩子,倒是不反對)
很久沒出現的Yenchin似乎是自然神論者,支持廢死刑。
LUCIFEROUS是無神論者,支持廢死刑。
本人我是萬物有靈論者,支持廢死刑。

誰說基督教就支持廢死的?
(老美廢除死刑的州也都是世俗化比較嚴重的州,而不是那些以傳統保守著稱的聖經帶)

就基督教的歷史來看,早期基督教有不少人主張廢除死刑,主要原因不是因為神愛世人,而是他們本身就是被死刑解決掉的高危險群。(人總是要等到被捅了才知道會痛?)
比如說教父拉克坦提烏斯(Lactantius,約AD.240~320)說:「當上帝禁止我們殺人,祂不只是禁止公眾法律譴責的暴力,祂也禁止人們視為合法的暴力。

但隨著之後基督教和世俗權力開始掛勾,教會內部對於這樣的說法有了爭議,畢竟要支配世界,光靠神的榮光是不夠的,總還得要出手把異議份子幹掉,中古時代那堆被基督教在火刑柱上消滅掉的所謂異端、女巫可以說是當時基督教不支持廢死刑的有力證據。
1208年,教皇諾森三世(Pope Innocent III)給瓦勒度派(Waldensians,這個教派被之前的教皇指定為異端)的信上就這麼寫:「我們肯定俗世權力可以執行死刑而不犯上死罪,這當然假設了它是本著公義而非嫉恨,經過深思熟慮而非輕率魯莽而從事的。

來托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以截肢做比喻認同死刑的正當性(雖然在他的標準之下我們也是該死的腐敗肢體--異端、女巫、叛徒、殺人犯--之一),之後的天主教歷史就
是殺很大殺不用錢,直到二十世紀中葉的教宗庇護十二世(1939~1958在位)也還是這麼說:
公權力有權剝奪犯人的生命,使他為自己的過錯贖罪,兇犯因著自己的罪過喪失對生命的權利。」(The public authority is empowered to deprive a condemned man of his
life to expiate his fault since by his own crime he divested himself
from his right to life)

真正對死刑歷史有轉捩點意義的時間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1945),在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的德國基本法當中就明文寫入廢除死刑條文(102條),至於歐盟各國:

廢除死刑 最後執行年份
德國 1949(基本法)
奧地利 1968 1950(同年廢平時死刑)
比利時 1996 1950
法國 1981 1971
義大利 1994 1947
荷蘭 1982 1952
盧森堡 1979 1949
愛爾蘭 1990 1954
英國 1998 1964
丹麥 1978 1950
希臘 2004 1972
西班牙 1995 1975
葡萄牙 1976 1849
芬蘭 1972 1944(1949廢平時死刑)
瑞典 1972 1910
愛沙尼亞 1998 1991
拉脫維亞 1999(廢平時死刑) 1998
立陶宛 1998 1995
波蘭 1997 1988
捷克 1990
匈牙利 1990 1988
斯洛伐克 1990
斯洛維尼亞 1989
馬爾他 2000 1943
賽普勒斯 2002 1962
羅馬尼亞 1989 1989
保加利亞 1998


在歐盟各國當中,最後執行死刑年份和廢死年份在1950年上下五年間的有九個國家,其中創始六國(法國、德國、義大利、荷蘭、盧森堡、比利時)當中只有法國不在其列,剩下四國則是奧地利、愛爾蘭、丹麥、芬蘭。
而教廷廢除死刑反而晚於歐盟創始五國(1969),只比最後一個國家法國停止死刑執行早了兩年。

作為第一波廢除死刑的歐盟國家,德國廢除死刑的理由就歐洲廢除死刑聯盟理事長派特拉.利希特(Petra Richter)的說法是:
當然,這和納粹政權有關,經歷這場殘殺猶太人的噩夢,為了防止歷史重演,再加上,極權統治下,人們對於生命、自由、言論沒有保障深痛惡絕,所以,當時完全沒有阻力,很快立法通過。
顯然是和納粹有關係,而不是和基督教有關係,和寬恕、慈愛更加沒有什麼狗屁關係!

PS:
我剛剛發現一個宣稱,說「廢除死刑」的以色列還是處死了納粹戰犯…
但是~想鏗鏘有力之前請先查資料,以色列廢除的是「普通犯罪的死刑」,觸犯軍法和戰犯還是「有」死刑的。

PS2:世界最早廢死的國家是信佛教的日本,還有王清峰也是佛教徒,不是基督徒。

我不知道,開通一個道路,有這麼的困難
我不知道,還有多少同胞死於蘇花公路,這些團體才會滿意到說願意開路
營運的花東小販,走鐵路要增加多少的成本,還有降低多少的效率
這些環團根本不在乎,因為他們的支持者,都是中產階級,不管是大學教授
還是有錢有閒到跑去花東的慈濟人
他們沒有什麼需要,在清晨的時間,運著自己的商品,到宜蘭甚至是台北去做生意
他們認為,所有支持蘇花高的人,都是那些山也BOT海也BOT的人
他們會說…喔,你可以坐火車阿
我只能說…喔,一個特教班老師的往生,還沒讓你們看清楚為什麼不坐火車的原因嗎?
我難過的..是一個為弱勢奉獻的人犧牲了她的生命,只是因為某些人
他們要的好山好水
基本上,這就是一個擁有資源的人在壓迫那些沒有資源的人
在台灣,環保就是一種階級的壓迫!!!!!
就如同動保團體壓迫為了一家老小兒獵殺海豹的海豹獵人
而台灣更可惡的是,他們指責這些弱勢是財團!!!!!!!!!!!
我憤怒的,是那些在花蓮需要道路的人,沒有道路可以使用,環團踐踏的這社會上基本的公義
東部的高速公路或者替代道路,就是基本的公義,讓他們能夠快速的到達資源可及的地方
尤其是醫療資源更是急迫的
我不知道要說多少遍,在東部蓋大醫院的效果不彰,門諾院長的那一句”美國很近 花蓮很遠”
不就說明了這樣的現實?到底環團要不懂現實到什麼地步?
東部藍色公路?因為你們體格特殊到面對東部海域的東北季風完全不會暈船嗎?
鐵路運輸?半夜兩點鐘台灣鐵路局會開貨車運輸嗎?上車要不要時間,就算按照你們提出來
的貨車上車成立好了,手續要不要時間?再來是要開多久?中間要不要停,要不要等其他站的貨
那總共又要花多少時間? 回答阿?一句責怪台鐵運能不足就想要推卸責任嗎?
台鐵買車養車養人營運,週一到週五旅客運輸人少造成營運賠本要誰出?環團出嗎?
環團有研究過台汽不再承擔社會責任之後,每年各地方政府要補助多少費用在大眾運輸上面?
台北市還好,中部呢?南部呢?你們又有多少瞭解?你們連偏遠地區交通問題都不瞭解的情況下
要如何深度的談論鐵路運輸的問題?
我沒有一定要到高速公路等級的道路不可,至少要有替代道路的出現,但是環團表現的蠻橫
那種”不准其他道路出現 替代方案只有鐵路”的可惡嘴臉,尤其是看我同事半夜起來訂火車票
只為了兩個在強褓中的孩子有位子坐,讓我一定要站出來與你們對抗!!!!!!!!!
這是一場階級的鬥爭,有錢人與台灣自認精英階級的環保團體與活老姓的對抗
蘇花替代道路之徵已經無關環保,這已經是社會公義的層級了!!!

劉曉波得獎了,不過在台灣這變成一堆大便政客的口水戰開始,我不予置評,我的看法簡短如下

1.劉曉波跟達賴不同,土共內反對他的人大部分都是土共內部的狗,支持他的中國人也不少,不過對於得獎的事情,對支持他的人來說,是很矛盾的,看他老婆的反應就知道,他們對和平獎並不是很期待,因為會被土共利用成為分裂支持他們的一個弱點,外國勢力的帽子是他們戴不起的,得這個獎最高興的就是土共,可以讓土共有理由打擊異議份子,頒獎給劉曉波其實是對大陸改革派一個打擊,坐實了TG對於異議人士的藉口,只會讓中共民主化進程往後退一步

2.dpp的反應就是典型腦殘政客的反應,腦殘政客用諾貝爾獎刺激中共是沒有甚麼意義的,就像頒獎給翁山蘇姬一樣,是一種無聊的舉動,因為頒了獎並不會讓可以放出來,也沒有辦法改變任何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他們是怎麼一回事,,誰得獎對dpper來說不重要,叫馬英九下台才是重要的,就算是讓陳進興得和平獎可以打擊馬英九他們也願意出來說陳進興是無辜的,都是因為馬英九的關係陳進興才會這樣所以,馬英九要下台

3.聯合報說擔心中共制裁,我認為想太多,挪威跟中國沒有甚麼貿易往來,要制裁也不容易,再來有本事中共永遠不要報名諾貝爾的其他獎項,但這絕對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共最多叫個兩聲不會有太大的反應,最後在劉曉波關押期間頒獎給他,讓我開始對諾貝爾和平獎在對異議人士關押期間的頒獎作法,反而對異議人士是一種傷害性的行為感到無奈,刺激一個極端政權並不會讓他們改變,只有揮軍殺進去才會改變,例如越南揮軍柬埔寨解決波布暴政…不過這代價太大,結果也未必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