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一月, 2010

推薦閱讀某醫生的BLOG:http://blog.roodo.com/pedi_zone

最近疫苗新聞一大堆,舉凡中風、癱瘓、頭痛、烙賽、後空翻…林林總總,彷彿打的不是疫苗,而是T病毒似的。
我倒是很想知道有多少人打了疫苗之後出了車禍~~~

說到疫苗,就不得不提到疫苗之祖金納(Edward Jenner),他老兄在18世紀的時候把牛痘的膿接種在一個八歲小孩(James
Phipps,詹姆士.菲利浦)的身上,成功創造出史上第一種疫苗,直到今日多數人的手臂上還是留著接種牛痘的痕跡--即使該對抗的天花已經從世界上消失
了。

金納的做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先刻意讓人得到牛痘(這是一種病),藉著人體對牛痘有抵抗力而「順便」對天花產生抵抗力,這種做法能見效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牛痘的病毒和天花病毒是近親,長得很像。

為什麼長得像就能有免疫效果?
這就要提到人體免疫的產生方式了,人類的身體有主動免疫,也有被動免疫,被動免疫是指注射免疫球蛋白,被蛇咬到的時候打血清就是這一種,而主動免疫指的是人體感染病源體之後的一連串過程,疫苗走的就是這一套。

主動免疫的過程:
1.首先,病源體進入人體,這是感染的第一步驟。
2.進入體內的病源體會有部分(甚至全部)被巨噬細胞樹突細胞吞噬,之後被幹掉的病源體碎片會被放在MHC(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上推到細胞表面。(這段免疫過程又稱為先天免疫
3.輔助T細胞上面的受器會辨識MHC上的物質,當其中一個輔助T細胞的受器模式符合該外來物碎片的形狀時,這個輔助T細胞會大量繁殖(活化)。
4.被活化的輔助T細胞會去活化B細胞,讓B細胞變成漿細胞,並且製造出抗體(第一次是IgM,一個月後會變成保存期限比較長的IgG)。
5.這些抗體能和病源體的該部分(也就是被辨識出來的部分)結合,另一端能和巨噬細胞結合,換句話說就是抗體能把病源體「拖進」巨噬細胞肚子裡去。
6.在輔助T細胞和B細胞的活化過程當中,某部分輔助T細胞和B細胞會變成記憶形的輔助T細胞和B細胞,等下一次又有同樣病源體侵入的時候,就可以快速反應產生抗體。

這樣的過程需要兩個禮拜的時間,因此疫苗不是打了馬上有抵抗力(又不是血清),而是要等兩個禮拜才有效果。
除了上述這個「體液免疫」之外,還有以殺手T細胞為主的「細胞免疫」,不過~~這也跳過。

所以說,就算不打疫苗也是可以的,得個病就會有抗體,至於會不會掛掉……請拜保生大帝,祂「或許」會大發慈悲保佑你。


苗的作成就是藉由注入病源體來引發免疫反應,不過直接注入正常的病源體風險太大(等於強制染病),因此疫苗注入人體的是先被「處理」得半死不活甚至大卸八
塊之後的病源體。就像山姆大叔要抓海珊,不需要把海珊抓到美國大兵面前,只要把海珊的照片發下去,讓他們認識海珊即可。
當然,像口服沙賓疫苗那種活的也就算了,像H1N1疫苗這種已經被大卸八塊的屍體如果還能作怪的話,那也真是生化史上的里程碑發現了。
(所以新流感疫苗的抗原量根本不是問題…)

疫苗的構成除了病源體(減毒個體或碎片)之外,就是作為載體的生理食鹽水、加強效果的佐劑,以及延長保存期限和防止腐敗的防腐劑(例如乙基汞),有些還會剩一些製程中「養殖」病源體用的蛋白質等等,最後一種也是某些對蛋過敏的人會對某些疫苗過敏的原因。

扣除對蛋過敏的情況,以及保存有問題讓疫苗壞了,疫苗最常出現問題的地方,就是病源體碎片(或減毒個體),這東西的專業名詞叫做「抗原」,但如果有人對抗原過敏,那不管是注射疫苗還是得到那個疾病,都會過敏,這時候還是只能拜保生大帝要祂保佑自己別得那種病。

有很多人在鬼叫仿單內容怎樣怎樣,但人家敢寫在仿單上的東西,就是擺明這成分送到什麼地方都婊不了他,公司開這麼大,可不是靠光明正大耍蠢就做得到的。

上一篇離現在也一個多月了,正巧又看到第二篇中有回應談到一些問題,那就寫個第三篇好了~

 

(讀者:吼!偷懶就說嘛!)

 

首先,就來談談保證承保。

 

(一)有些保險公司在電視上打廣告,宣稱絕對免體檢、保證保,這是不是真的?

 

基本上,那是真的,因為那是壽險與意外險。

 

壽險與意外險一般在保險業界,就屬於比較不需體檢的險種,尤其在保額不高的時候,不少保險公司甚至直接設定為免體檢。

 

所以用免體檢當作促銷賣點,基本上真的是在騙外行….

 

 

(二)身故金不是不課稅嗎?怎麼媒體常報導某某買了大保單的富翁,死後兒女被國稅局重罰?

 

基本上,身故金在3000萬以下,確實是不算入當年度所得稅內的。

 

但是國稅局常引用大法官第420號解釋,主張基於實質課稅公平原則,有錢人必須要繳更多的稅,故許多富人買了大額保單以為可以節省遺產稅,結果反倒因為「節稅」過頭,被國稅局盯上….

 

說真的,國稅局目前針對高資產、高齡、高危險、高保額等數高保戶,特別認真在討稅,若版上的讀者正好有認識想這樣節稅的人….請他們最好三思。

 

(三)買保險都用不到,所以不買拿不回保費的保險就是不划算?

 

基本上,保險契約最初的意義,就是藉由團體的力量,由每個成員都出一點小錢,在成員之中有人真的發生難以承受的損失時,用這筆資金幫他或他的遺族度過難關。

 

每一筆保險公司收到的保費,絕大多數最終還是會賠償到某個真正出了事的保戶身上,那些抱怨保險都用不到的人,莫非是閒自己日子過的太爽,都不會生病、出車禍、得癌症?

 

如果每個保戶都想要把自己的保費拿回去,那等於保險公司必定要對保戶收取更多的費用,它才有可能靠投資去維持本身的營收,但是更貴的保單,等於保戶能買的保障縮水,但是風險的發生會縮水嗎?

 

不會。

 

假設一個身上背了一千萬房貸的上班族,為了「不浪費保費」而買了保障額度不到50萬的保險,結果某天真的因故辭世,這個上班族的家人要怎麼辦?

 

PS:這陣子幫人做了幾件保額1000萬的壽險,保費一年只要兩萬不到,雖然保費都拿不回去,但是以兩元可以買一千元的保障,在最糟的狀況下給自己最愛的人一個重建生活的希望,這真的很貴嗎?

 

若有比較不便公開的問題想問的版友,請來信s863170@gmail.com,或者把在下的MSN帳號s863170@mail.yzu.edu.tw加一加吧!

 

台灣人相當擅長民怨,最近幾年的民怨也相當多(用「幾年」的意思是:不要妄想阿扁時代就沒有),但「民怨」卻不見得就是「合理」的存在,畢竟民聲即天聲這個說法在科學標準上是靠不住的。
政府或政客做某些事情、或不做某些事情,會招來民怨,但民意、民怨多數時候和正不正確沒有關聯性,那只是一種單純的認知。

比如說為了蓋某種公用建築而進行土地徵收,被徵收者常常產生民怨,但這和該公用建築有沒有用處還是沒有關係,例如台北的大安森林公園和捷運,當年為了這些
東西也是民怨四起,大安森林公園的原住戶對這「泥巴公園」的激烈抗爭、為了挖捷運而封路造成的交通黑暗期,這股民怨讓當年的陳水扁打敗黃大洲當上台北市
長,但現在卻沒幾個台北人認為大安森林公園和捷運是不必要的東西。

以國家等級的政策來說,最容易引起民怨的莫過於「挖人民血汗錢」的政策類型,例如健保開辦就是其中一種,當時的民怨可不是普通程度而已,甚至有人宣稱那根
本就只是搶錢,要政府收回政策,但經過這一大段時間,現在政府想停辦全民健保也不行了,那當年的民怨呢??不可能短短十幾年間那些反對者就死光了吧。

台灣這種開發中國家的社會,在雷格斯的理論當中叫做「稜柱社會」(Prismatic Society),這種介於現代化社會與傳統社會之間的社會模式,其政治體制是「鬥雞場」,也就是幾群人卯起來互相爭鬥的模式。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執政黨的支持度就不會高到哪去,畢竟支持度過半就差不多等於得到絕大多數「本來就會支持者」和「飄移不定者」的支持,至於「本來就不會支持者」就甭在意了,不管執政者怎麼做,這些人就是不會支持。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的執政者就該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但隨著幾次民選,台灣的執政者漸漸被民意綁架,不管政策對不對,反正民意表示厭惡的就常常被擱置,表現歡迎的就卯上去做,普樂現象(Pogo Phenomenon)的產生理所當然得讓人嘆氣。

而在這之中,支配民意(民怨也是民意的一種)最大的動力就是媒體名嘴名嘴化的立委
不管事情大小,不管事情對錯,只要會煽動,小事也可以化大,對的也可以掰成錯的,這就是台灣人可悲的地方。

至於要確定是真正的民怨還是炒作出來的民怨,可以用這幾個標準來檢驗:

1.事情大小與意見大小是否對等
大事影響的人多,產生的意見自然也多,支持或者民怨的規模自然也大。反之,影響的人少,規模自然也小。
因此,如果事情其實不大,但宣稱出來的「民怨」卻彷彿很大,這就是炒作出來的結果。
像ECFA這種國家級的經貿政策,廣大民眾很有意見這是理所當然的,但像內湖線故障誤點這種地方性的小事,也炒得和ECFA一樣大,這就是標準的炒作結果。
我高中時上課通勤,公車常常誤點,也遇過冒煙、漏水和司機睡過頭,有變成媒體頭條嗎?如果公車冒煙漏水誤點不是頭條新聞,那內湖線為什麼是?

2.對於該事件正確與否的探討量
一個決策總有對和錯,雖然有時候只能靠事後去檢驗,但在事件發生當時,對於該決策的正確與否的探討是相當重要的。
決策的對錯並不能抹殺民意的方向,但有時候可以無視民意(多數政客沒那種膽),因為在決策正確的情況下,民怨終究會消散,只有在決策錯誤的時候才有究責的必要。
因此對於一個政策正確與否的探究,在確認所謂的民怨是不是暫時性的,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而我們偉大的媒體名嘴和立委,外加網路上的眾家有薪、免費黨工,很少真的拿出什麼數據來支持或反對。

例如最近的某新聞,宣稱台灣2009年前11個月台灣貨櫃裝卸量減少了10%,這似乎看起來相當的馬囧無能,不過自由時報的這些東西總是讓人看了之後「是這樣嗎?」,查了資料以後就只剩下「靠北咧!」。只要查個資料,就可以發現同期(2009年1-11月)香港貨櫃量也減少了16.1%(香港港務局資料),新加坡減少了15.8%(MPA資料…真要找網頁找不到了…MPA統計的總貨櫃量加減看看吧,2009年全年是掉了13.6%左右,12月有拉回來)。
如此看來,台灣港口的裝卸量縮水原因根本不是什麼傾中政策,而只是全球性的經貿萎縮而已,如果看香港和新加坡的數字,台灣的裝卸量反而掉得少了一些。
(有興趣的人也可以去查上海的裝卸量,我懶得查~XD)
像上述這樣追根究底的做法,台灣到底有幾個人會去做?
如果不進行真偽辨識,那就算喊得再大聲,重複再多次,製造再多假像的民怨,那也只是和邪教或詐騙集團沒兩樣的東西而已。

3.對象的正確性
正所謂一人做事一人當,「做事」和「責任」之間是無法分割的(包括老馬在內的官僚倒是很喜歡割責任,更混蛋一點的就是擺爛什麼也不做),誰做的誰負責,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
比如說貓空纜車,它在老馬任內規劃、建造、完成,即使出問題的時候是郝龍斌時代,只要問題是出在老馬時代的建設,那責任就該由老馬負責,而不是郝龍斌負責。
(不過這裡說的是政客個人的政治責任,法律上或監察院的彈劾多數時候是針對機關或法人,所以會出現明明是前一個政客搞出來的花樣,卻是後一個政客被彈劾。)
以八八水災為例子,這個部分號稱民怨最大,不過實際上如果去翻地方制度法,就會知道災害防救的執行是地方的自治項目,而不是中央的,地方有責任進行防救災,而在地方需要幫助時,可以聯繫中央和國軍來支援。在這之中,中央的工作並不包含天眼通
不管怎麼樣,災害防救就是需要先「知悉」災情,然後才有接下來的各項工作,就如同消防隊是在接獲119報案的時候才會出動,而不是照三餐開著消防車在市區繞來繞去「主動」找火災。
因此,如果說八八水災救災方面是地方要求援助而中央毫無動作,這就是中央有問題,反過來說,如果地方連要求都沒有,那要中央發揮天眼通的本事「主動救援」,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頂多從媒體、網路之類的地方得知問題吧)。

拿不可能的事情作為怨懟的標的物,和對負責者的指向錯誤,也都可以作為民怨不合理的判別依據。
反之,就是合理。

以上三個標準,多少可以拿來判斷民怨的真實性。

吱吱告訴我們,和阿共簽原本叫做CEPA的ECFA會變成阿共一省,因為南韓和印度簽了以後南韓變成印度一省(或者印度變成南韓一省)。
吱吱告訴我們,和阿共簽經貿協定會被阿共統一,因為以老美為首的國家現在都變成中國的一部分。
吱吱告訴我們,和阿共簽經貿協定之後會被拉低薪資,因為日本和阿共簽了以後現在日本工資和阿共一樣便宜。
吱吱告訴我們,我們不需要和隔壁的大國打好關係,因為我們可以靠愛台灣消滅該國。
吱吱告訴我們,KMT和馬英九一定賣台,就算這輩子沒賣下輩子也會賣,活著沒賣死了也會賣。(比照周亞夫)
吱吱告訴我們,地下電台是言論自由,因為吃假藥和洗腎是台灣奇蹟。
吱吱告訴我們,綠營打人叫做言論自由,因為國民黨和條子被打是天經地義的。
吱吱告訴我們,集會遊行可以闖禁止區,因為這是台灣人的土地,所以就算是金庫裡面也可以進去。
吱吱告訴我們,罵KMT是唯一要務,因為大腦什麼的思考器官他們是不存在的。

在現在這個時代,很多知識和訊息都可以從網路上得到,而很多詐騙和蠢話,其實也可以用網路輕易的踢爆。
不過,不想知道事實或者根本在扭曲事實的人,不用這項科技利器,那也是他家的事。

比如說疫苗,台灣人只要遇到類似的事情就很積極的展現「理盲濫情」這套功夫,不得不說發明這個詞的錢致榕非常的台肯
理盲,展現出來的是在應該引述學術的地方卻不相信學術,從八八水災歸咎於氣象局、廢死刑爭議、特種行業等各種議題,我們可以發現有太多人其實根本不知道爭議點在哪裡,只靠著一股氣就大肆指責,更糟糕的是還擺明著「我就只是想罵OOO」,彷彿不用腦袋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
濫情,展現出來的則是各種大幅改變的群眾情緒,不管是憤怒、恐懼、憐憫,總之波動都大得異於常人。

這種症狀已經存在很久,並不是老馬選上之後才出現,想當年199X年代的口蹄疫事件就是如此,人類不容易得口蹄疫、就算得了也症狀輕微,但在當年卻有大批人不敢吃豬肉,生怕被感染,或許某些人有自己是畜生的自知之明,不過正常人類有必要恐懼那個嗎?
更近一點,陳水扁的貪污案件,實際上他老兄至今也才一審終結,根據無罪推定原則他也還是無罪,但是到底有多少人已經判他罪了?
更過分的是某些人大力宣稱要判陳水扁死刑,但問題是貪污會判死刑嗎?貪污罪最重也才無期徒刑,何來死刑?
該讓生物專業說話的時候,該讓法律專業說話的時候,台灣人卻選擇不聽不聞,而本該「只看事實不帶成見」的媒體,尤其是那些掛名嘴賣神棍的貨色,扮演的卻是搧風點火外加扭曲事實的角色,於是諸多笑話般的宣稱卯起來出現,彷彿怕別人不知道自己不長腦袋一樣。

寫這篇的理由是因為看到疫苗事件,來踢爆一下。疫苗事件只是理盲濫情的一次展現,不會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有人宣稱,只有H1N1疫苗需要簽同意書,其他疫苗不用,因此證明H1N1疫苗比其他疫苗危險,但這也是屁話。
踢爆的證據在GOOGLE就有:這個(DOC檔)這個(PDF檔)
抓圖:
4b4728bd786c5

白紙黑字「B型肝炎預防注射疫苗家長同意書」,這證明B型肝炎疫苗和H1N1疫苗一樣危險打不得?
4b4728ce17e20
再證明三合一疫苗也很危險打不得?
或者證明只有H1N1疫苗要同意書???

還有不良反應和疫苗有沒有關係,這其實可以用人體免疫的過程來判斷。
馬上打馬上出問題,那不是疫苗的問題,因為疫苗不是莽牯朱蛤,沒有現吃現有效的事情,除非打的是河豚毒素,不然要早上打下午出事,幾乎不可能。
因為這時候免疫系統會產生反應的多半只有巨噬細胞和樹突細胞,而這是負責吞噬外來物的細胞,如果這些細胞會吞噬本人的細胞,那你根本無法出生
如果是超過半個月之後才出事,那多半也不是疫苗的問題,因為整套免疫過程會在兩個禮拜內完成(所以不是馬上打馬上有抗體),兩個禮拜之後,你身體已經出現對該病源體的抗體,如果抗體會對付你自己的細胞,你也早就死了
這是時間的部分,而病因方面也是可以鎖定或排除的,就像打了疫苗之後出門被車撞,這和疫苗不會有關係,舉個例來說,敗血症的起因是細菌感染,除非疫苗腐敗(乙基汞就是為了避免這個問題)或者注射前消毒不完全,不然疫苗很難引發敗血症。

因此,某些「不良反應」可以第一時間被認定排除,只因為「專業上明知不可能」罷了。
如果這種專業都不可靠,那麼要打疫苗之後出車禍的,想必比打疫苗之後被媒體說是不良反應的多,於是這證明疫苗造成車禍?
(打疫苗之後100%人過一段時間都會肚子餓,也可以說是疫苗造成肚子餓嗎?)

接著是某人的宣稱: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會把廚餘拿去餵豬,但是台灣會
說得好像美國就不會拿那個去養豬一樣,我就不自己發言了,在此請「幹盡苦差事」的主持人麥克羅(Mike Rowe)來當客座教授:
4b4728dc7816e
髒工作幹多了,來踢爆一下,換個口味吧。
4b4728e94d75d
拉斯維加斯賭場市郊
4b4728f7e54f5
真糟糕,這位美國老兄的養豬場難道是開在台灣嗎???
4b47290d544a0
排隊吃ㄆㄨㄣ…..?

4b47291cc5da6

煮熟過的ㄆㄨㄣ
4b4729318aca4
群豬亂拱,這些吃ㄆㄨㄣ的豬可能有台灣國籍?
4b47294218c6a
偶爾也該喝個飲料來著…
4b472955270f2
為感謝麥克羅,附上廣告一張。

最後………….美國狂豬症了嗎??

沒有知識也該有常識,沒有常識也該會看電視

標題靈感來自公共行政學者顧塞爾(Charles T. Goodsell)的著作「為官僚辯護」(The case for Bureaucracy),不過這篇和新公共行政的黑堡宣言一點關係也沒有。

2009年度是馬政府上台以來第一次完整自編預算而且執行的年度(2008年預算是2007年編的),因此馬政府的初期成績,就應該是在這時候打,而不是2009年的520。

1.
在預算上,雖然拜阿扁之賜,國民黨行政立法全拿,但本該輕鬆通過的九十八年度總預算還是被民進黨杯葛拖延,這也顯現出國民黨統治下一個問題,就是把持行政和立法兩權的國民黨勢力之間不合
因此對馬政府而言,他們的處境其實沒有比扁政府好到哪去,差別只在扯扁政府後腿的是國民黨,而扯馬政府後腿的是國民黨自家人。
不過這終究不是馬政府(行政權)的問題,因此不列入計分。

2.
在經濟政策方面,這可能是馬政府所有政策當中最沒紕漏的地方,ECFA之類的大陸開放政策對出口導向之類的政策在大方向是正確的,但速度上還是太慢了點,面對東協2010年起生效的協議,台灣外貿的處境越來越糟糕,沒在2009年底簽成ECFA可能會對出口業造成某程度的傷害。
消費券因為過度在乎民意表現,以致於所得替代率太高,這八百億頂多只能算是有助民心士氣,對經濟沒什麼幫助。
2009年股市的表現則相當捧場,以下兩張圖出自Big Charts,編號1805301就是台灣的股價指數TAIEX。
第一張圖是2009全年的指數,第二張則是2000年~2009年之間的十年指數。

4b3de602c8f48
2009年度
4b3de6162007e
2000年初~2009年底

可以發現同樣從谷底爬升,從2001年底那次三千多點的谷底爬升四千多點花了四年多,而2008年底則只花了一年多。
當然,這和國際景氣恢復速度也有關係,不過回復得快終究是個事實。

因此本項可以打85

3.
內政上,娼妓除罪化最後被大法官釋字666號不痛不癢的解決掉了,在此之前雖然有特區設置的提議,但除了「徵求民意」的會議之外其實也沒看到什麼動作,幸好大法官讓馬政府在2009年少一張芭樂票。
不過因為大法官只是說違反平等原則,故結果如何還很難說…
除了金融海嘯之外,馬政府上任至今還遇到三聚氰胺事件、八八水災、美國帶骨牛進口問題以及新流感,這幾個事件上突顯出馬政府的另一個缺點,就是不知道怎麼面對媒體,一方面畏懼媒體和人民的負面評價,另一方面卻很少去澄清媒體對他的錯誤報導。
如果是干涉媒體自由,那當然絕對不應該做,但真的該新聞局出來澄清事實(例如被TVBS和民視剪接的劉兆玄發言)的時候,新聞局卻什麼動作也沒有。
另一方面,包括ECFA政策在內,馬政府也沒給人民夠完整的說明,以致於出現「理盲濫情」的四字考語,我們當然沒辦法要求為反對而反對的吱吱群有什麼智商,但人民當中多半不是吱吱,會有那麼奇怪的民意,表示除了吱吱叫以外,這些民眾根本無法聽到其他的說法。

還有,馬政府在某些議題上喜歡放風向球出來探查民意,如果出現反對民意就開始撇清沒這回事,這種「民意治國」可不是多好的做法,既然找了一票專家來當內閣,那就該讓專業的來,而不是看鄉民的臉色辦事。
八八水災當時,我們也發現,老馬似乎是把總統當里長在做,如果什麼事情都要事必躬親,那還要分官設職幹什麼?還要什麼地方自治?

不過633這個選前就知道不太可能的政見(一個簡單的理由,就算真的6%成長率,也來不及到達GDP三萬)拖累了老馬,不過沒那個屁眼就別吃那個瀉藥,有種提出就要承擔結果,「政見不一定要履行」留給前政府去放屁就好。

因此,在這方面只能打60分,及格,但相當糟糕。

3.
外交方面,馬政府的「外交休兵」雖然被綠營拼命宣稱是「外交休克」,不過事實上卻真的不再有友邦和台灣斷交,這個恐怖平衡至今尚未被打破,可見我們那些友邦還是有腦的。
另一方面,或許是金融海嘯的「幫忙」,愛爾蘭、紐西蘭的免簽證待遇到手,泰國簽證不用錢,歐盟的免簽也預定在2010年上路,老美的免簽倒是因為美牛問題而岌岌可危,這些外交成績有目共睹,有別於阿扁的烽火外交,老馬的這套在拓展外交上顯然更有效果,是不是休克大家都很清楚。

因此,外交方面可以打上個90分

總合評比:

經濟 內政 外交 總合
85 60 90 78.3
78.3分

這是本人給馬政府執政的初期成績。

至於結論呢…內政方面,請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