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comments on “民怨,是可以炒作出來的

  1. 那當年的民怨呢??不可能短短十幾年間那些反對者就死光了吧。 on said:

    "那當年的民怨呢??不可能短短十幾年間那些反對者就死光了吧。"
    大推+10
    不過比較希望版主寫篇免疫的文章
    版主近來偏重撲浪? 真懷念無名時期版主跟訪客那時的留言量呀
    台灣人在考英文前 也許應該限從小教政治學
    現在許多青年的政治學理解 唉
    版主回覆:(06/01/2011 03:33:06 AM)
    免疫是有啦…
    懶得寫就是了…- -6

  2. 這一年來的Obama政府也面臨到相同的情況
    所謂對於健保的民怨, 其實也很大部分是反對黨為了選舉考量而炒作出來的
    在國會當中採取完全反對的焦土政策, 讓法案不斷延宕, 使人民開始厭倦這個議題
    在民間則動員樁腳找一些很草根的人出來作為反對形象, 並到處舉辦遊行, 以自家媒體大幅報導, 塑造全民反對的模樣, 進而影響舉棋不定的民眾
    結果是沒有人真正的在討論健保的利弊, 以及法案的細節, 變成了"左右之爭", "在野與執政之爭"
    版主回覆:(01/25/2010 01:01:35 PM)
    歐巴馬似乎卯上去了
    寧可不連任也要上

  3. 貨櫃這個我家人的狀況倒是證明
    我家老爸是某綠色商標的海運船長
    貨櫃量就早已經在減少了,比老馬上任還早
    所以他的船越來越少停台灣的港口
    版主回覆:(01/27/2010 11:19:54 PM)
    吱:早就知道綠色商標海運不愛台灣了!他們的老闆2008年就支持馬桶!

  4.   以上諸點個人雖然是認同……
      自從八八水災以來,個人就在思考,馬英九政府在“宣傳”上的操作究竟是否足夠。
      雖然說,目前台灣的媒體工具受政黨的控制過高,進而影響民意走向,加上政治人物的過份動作,致使目前台灣部分民眾在看待時事上有古代的暴民傾向……
      然而,若是一件政策竟受到一片聲浪撻伐,而政策本身的正確性與否本來是可以理性探討的,那麼是否政府在人民的宣傳下做得不夠?
      不論多麼先進的國家,其結構必然是以普羅大眾為主,基層人民對於許多需要專業來探討的事實際上毫無概念,瞭解的來源就只有政府或團體的宣傳。
      我想,我們不能要求那些基層民眾去深入研究目前在檯面上的議題,畢竟政策的議題範圍可廣及各大領域,甚至有些議題連專家們都會有所爭執。
      國家的主體是人民,然而國家的政策方向卻有賴專家(含政治人物),那麼作為專家,應該讓人民瞭解其“專業”,而非讓人民無法瞭解。
      以個人就讀的電機科系來舉例,電機科系在今日之所以會被認為是較優異的科系之一,並不是電機系所學的電子、電路其他人看不懂,而是電機系長期以來證明了自己的專業。
      政策無法在短時間內證明正確性,然而政府應該設法讓人民瞭解,畢竟一個不管再怎麼荒謬的政治體系,其基礎都是民意。(軍國、獨裁政府的民意也不過就是仰賴手持武器的“高等人民”)
      誠然,目前台灣受到偏頗立場操作的程度過於嚴重,人民難以對一件事情進行合理批判,但這點應由政府著手處理,在宣導政策上加大力道。在某方面來看,政治的宗旨就是“由少數人盲目多數人”(無論盲目的事情正確與否),民主政治與媒體開放只是讓人民具有獨立思考被盲目的方向是否正確。
      既然特定團體嚴重操作民意走向,政府應該要對於自身的政策正確性做更有效的宣導(也許有做,但是否不足?),而非將專業關在房內,讓純粹的反對聲音在外頭大聲喧嘩。
      對於民怨炒作的反制、反擊,這應該也是政府的責任。要讓專家將其專業使人民瞭解,不是讓少數人民透過自己的深入研究理性看待,多數人民卻循著在公共平台上大鳴大放的立場而走,這是那些立場的不當,但也是政府的不當。
      之前看了站長對於馬政府的評分,個人有點不認同。政策的正確性與否可由專業進行評價,然而民意卻是政府最重要的依據,在為政府評分時,民意一格應該是要加重評分的。不是要政府順著民意而走,而是要讓政府的決策能夠下達民眾,讓民眾脫離盲目起鬨。民意不見得合理,但這不合理的部分需要由執政者讓人民瞭解。
      像是ECFA,媒體除了看到民進黨的單向駁斥與政府的單向支持,還有政治人物呼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口號外(什麼XX就會發的……),大家看不到全面性的分析。不是每一個人民都能夠在站上看到站長對於ECFA的支持理由,也沒辦法像個人可以在課堂上聽到較具理性的反對理由。如果政府不將正面與負面影響全部列舉出來讓人民探討,那麼會被反對立場抓住細節駁斥也是必然的。
      這也不單是對於馬政府,應該是每個政府都有的大毛病,只是就個人來看,馬政府目前在這點上的毛病頗大。
      (以上僅為個人意見)
     
    版主回覆:(01/27/2010 11:21:38 PM)
    新聞局自從馬囧上台之後就算廢了
    好像除了換NCC做的耍白爛之外,新聞局就沒事情幹了一樣…- –

  5. 民意其實有很大一部分是媒體的炒作,至於是否有特定陣營在操弄,那就不得而知了。
    例如以往的新聞是有自律(或是被要求?)不得以自家頻道所播放的節目之相關事件做為新聞內容。
    可是現在常常看到的是,把自家偶像劇與歌唱選秀節目的預告做為重點新聞。反而政府政策、國際事件的新聞擺得很後面與一筆帶過。
    一如版主所舉的例子"2009年前11個月台灣貨櫃裝卸量減少了10%"
    ,衰退是事實。但在全球各國的衰退比較中,臺灣是很堅挺的了(這與台灣貨櫃裝卸量一直在緩步衰退也有關)。可是新聞一播,然後再隨機抓個歐巴桑歐几桑來訪問,然後就變成了很嚴重的"民怨"了m
    我想媒體是左右民意很強大的一個武器呢!其威力大於貪污與錯誤的決策。
    不過,目前的執政黨也很厲害,擁有壓倒性的立法委員席次,卻處處受制於人~好詭異的民主殿堂啊

  6. 就感覺大家很喜歡往多數人的地方去…………錯就更錯了
    版主回覆:(01/27/2010 10:58:25 PM)
    這叫做「從眾心理」。

  7. 記得N百年前的漫畫(功夫旋風兒)上看到的對白。
    「1百人之中的1人向右看,跟1萬人之中的1百人向右看,哪個比較多」
    「雖然在數學上兩者一樣,但實際上對在向右看的人旁邊的人而言,1人向右看跟1百人向右看完全不一樣」
    「尤其日本人是很喜歡向右看的民族」
    只要在幾個地方弄到夠多的人,不用到絕對多數,只要看起來有非常多人就行
    不然為何不管D辦啥造勢或遊行,報出的人數都比實際多好幾倍

  8. ———————————————-
    「感慨一則,關於自由、民視 」
    曾韋禎 2006.03.16
    http://blog.roodo.com/weichen/archives/1262890.html
    會有這篇感想,來自於本人刊在蘋果的〈發生二二八絕非偶然〉(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2466370/IssueID/20060314)一文而發。
    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是聯合報採訪林江邁女兒的那篇報導實在太誇張了。本來就有意寫文反駁,剛好王昭文先在中國時報發表〈熱門話題 還原228 查證應更周延〉(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14+112006030800350,00.html),但是這篇文章因為篇幅緣故,被大幅刪稿,與原文(http://blog.roodo.com/judie35/archives/1228269.html)的精神著實落差不小。於是乎,我當天立刻著手撰寫此文。為了寫這篇文章,我是費盡心思,盡量把篇幅限制在一千字左右,又要把我的所有論點完整呈現出來。寫完以後,我自己都非常滿意這篇文章,自認不帶意識型態之爭,以客觀中立的史學精神,來探討口述歷史的運用問題,對於聯合報的批判,也是不溢於文字之上,而寓於方法論及考證的檢討之中,最後微微酸了朱浤源一番。這篇文章,我之後也都極為滿意,堪稱本人服役後所寫的文章中,最用心、最精采的一篇。所以我立刻投往中時。
    晚上隨即接到中時主編告知,該報原則是,同一名投書者,一週內不會出現兩次,這我完全可以理解。於是我當天轉投自由,自由當晚負責的是何主編,他的習慣是不用超過800字的文章,所以我這篇他不用我也不意外,總是期待看看,多200而已。果然,週五沒刊,我再寄一次,當天是陳主編,他跟我比較熟一點,我覺得他會刊。很意外地,週六的自由廣場(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mar/11/today-o0.htm)居然沒這篇文章,一篇關於西藏、一篇是薛化元的雷震、一篇是徐佳青的市政問題,這三篇我覺得都不錯,其他篇文章的重性以及內容,我不認為能超越我那篇。我其實是不太甘心,這麼好的一篇文章,我不相信沒有人會刊,臺日、南方、東森絕對會刊沒錯,而且不會刪我半個字,但是沒錢。所以我就投蘋果,我相信這篇絕對會刊。結果蘋果果然立刻告知,將安排刊登此文。
    從這邊,我回想到當年歷史教科暫行綱要吵的火熱時,耳聞薛化元因為被自由時報退稿,心情不太好。之後我也曾針對王仲孚的惡意扭曲,投書自由,結果也是沒刊。這就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自由時報整體的問題,太政治取向,對於文化、歷史、教育這種較為軟性,卻是有人搶著要爭奪詮釋權的議題,警覺性很低。整天只把焦點放在扁、李身上,忽略政治只是一時,教育、文化、歷史的影響才是最深遠的。不能否定自由在這方面有去下工夫,但是還不夠,危機意識太薄弱了。連中時在立院休會的空檔,都能對文化大拜拜現象作出一個專題來反思。自由在政治新聞以外,所付出的實在不夠,這是相當可惜的。
    自由基礎紮實,關係好,也不乏優秀的記者,同樣的政治新聞在處理,若有心的話,絕對是比其他四家報社做的還要出色。但是自由目前似乎僅滿足於此,又常常因為種種因素,把一些不想處理的新聞淡化,對於其他方面,廣度又不足。
    表現在評論、自由廣場上,最嚴重的就是取材問題,幾乎全是政治導向的投書,鮮見社會、文化、教育方面的論述。在這方面,中時、蘋果都做的非常好。
    類似的問題,民視更嚴重,而且更膚淺化。如果常看民視新聞臺的人,一定感同身受。
    這問題太嚴重了,希望兩家媒體高層能夠好好反省這問題。對我而言,其實沒差,因為我不乏論述空間。不計較稿費的話,當個文字義工我也不在意。
    當年長老教會凝聚內部共識的過程中,在戒嚴的新聞管制下,因為《臺灣教會公報》最為最後的新聞良知,堅守立場,不斷傳遞正確訊息。縱使國民黨拉攏了北部大會幾個重要牧師,但支持改革、對抗國民黨的仍是壓倒性多數,才使教會成為戒嚴社會底下的異數,無懼於國民黨的打壓、分化,屹立不搖。
    《臺灣教會公報》當年的這種力量與精神,我期待自由時報、民視能夠繼承下去,先深化、廣化自己的內容,更要隨時維持高度的意識,不要讓詮釋權盡為人所奪、任人宰割,那對於臺灣的文化,將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