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四月, 2010

4bd8227cb992a

上圖是羅馬的正義女神Justitia(這是拉丁文),蒙眼、一手拿劍、一手拿天秤,展現的是羅馬人的正義觀。
這張圖也是林山田刑法通論打開書頁的第一張內容,還附說明。
(不過Justitia應該是混合狄刻、阿斯特莉亞之後的產物)

蒙眼,代表六親不認,大公無私,這和偶爾出現的配件--蛇和狗相配合,代表正義的斷罪者就該無視親人(狗)與仇敵(蛇)。
右手上的劍,代表刑罰,就算是上古時代,也不會只有死刑,所以正義女神手上的劍代表的是所有刑罰,而不單指死刑。
左手上的天秤,代表公平裁斷,也是現在法院外那個天秤LOGO的由來,天秤是沒有意識的,因此只會以公正的方式裁判。

六親不認、大公無私的正義女神,無視親仇,只以司法天秤的衡斷結果來施行刑罰,這就是正義。

在羅馬傳說當中,她(其實就是阿斯特莉亞)是最後一個留在人間的神,但最後還是被人類的罪惡逼得返回天界,成為黃道十二宮的處女座,而她手上的天秤,就是天秤座。

神離開了,正義觀卻留下來了,刑法的正義承襲正義女神,就是一種追求六親不認的公正,更進一步說,當說出「如果是你家人被OOXX」這種話時,就已經和正義無緣了。
而鄉民所期望的「正義」卻正是這種東西,但這樣的鄉民正義觀所衍生出來的司法程序,連如此期待的鄉民都不敢踏進去。

「如果是你家人被OOXX」所代表的,是司法人員與嫌疑人之間有仇,但若你和司法人員有仇,那從警察開始,你就會受到相當「熱情」的對待,而等你終於活著走進法庭時,你抬頭發現法官和你還是有仇,對面的檢察官也一樣和你有仇,面前的書記官還是和你有仇,背後的證人、鑑定人、通譯通通和你有仇~~
而且正如同「強姦應該判死刑」或「阿扁應該判死刑」的鄉民說辭一樣,這法官在裁判的時候還喜歡無視法條……
於是~~你就別想活著走出監獄了。

這樣的裁判是正義嗎?連鄉民都不認為,但這卻正是鄉民所期待的正義

順便提到廢死團體為什麼不用比例原則之類的學理來說服鄉民。
很簡單,因為鄉民聽不懂會直接跳過

就比例原則的廢死論述來說,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兩個事實一個原則
一個原則當然就是比例原則,實際上還可以拆成三個(或四個)子原則。
兩個事實,第一個是死刑沒有比較高的嚇阻力,這個事實有1998年聯合國的統計做後盾。(所以林山田才會說死刑的嚇阻力是無法證明之空論)
第二個事實是死刑對法益的侵害比無期徒刑大,死刑侵害的是生命法益,無期徒刑侵害的是自由法益,哪個法益比較重要應該不需要多論述什麼。

而這兩個事實套入比例原則後,得到的結論就是死刑違反比例原則,因此必須廢除。

很簡單的論述,加上說明也才五行。
問題是鄉民不懂比例原則,他們不知道(多數也不想知道)比例原則實際上保護的是所有人,而不是只有犯人。而死刑之所以被比例原則檢驗,只因為死刑踏到比例原則的界線,而不是只有死刑才有比例原則的應用。

因為比例原則是憲法等級的法學原則,所以光是這個理由就可以廢死刑,不需要再解釋任何東西
不管是鄉民的爽度、家屬的爽度或者你的稅金有幾毛錢用在監獄裡面,只要無法推翻這一個原則和兩個事實,那廢死就是唯一結論。
這個結論正如同重力一般,不管你爽不爽,不管你身上穿的是名牌還是地攤貨,不管你是好人還是人渣中的人渣,不管有多少「民意」不承認重力這種東西,都無法讓你光溜溜的從1000公尺高空掉到地面時不變成肉醬。

但是這種東西對鄉民來說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尤其是對已經根深蒂固反廢死的人。
要「說服」鄉民,就只能用鄉民的氣口來說服,鄉民喜歡站在道德高地上,喜歡「如果是你」,於是一堆讓鄉民站道德高地和將心比心的論調就出現了。

當鄉民不斷用自己認定的正義去衝擊司法的平衡之秤時,也難怪正義女神要離開人間了~~~

勘誤啟事

有關「廢除死刑之後殺人犯罪率從60降到36」這個國家,不是墨西哥。
墨西哥在國際特赦的資料上,是2005年廢除死刑,前後幾年的故意殺人犯罪率是:

年份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犯罪率 14.11 13.94 13.04 17.5 11.1 10.6 10.8 10

相對於廢死之前有所下降,但不多。

真正60變36的是南非
南非於1997年完全廢除死刑(1995年廢除戰時以外死刑),其故意殺人犯罪率為:

年份 94 95 96 97 98 99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犯罪率 70 68 64 60 59 55 37 39 41 43 42.7 40.3 39.5 40.5 38.6

最近是37.3。

所謂的黑白書,指的是林山田的《刑法通論》(2000年增訂七版)。

看了之後才知道很婊~~XD
有多婊?
看了就知道!

1.婊鄉民用情緒看待刑法:
無論係提出刑事立法、刑事司法或刑事執行等方面之刑事政策,均必須遵循刑事法學與刑事政策學之專業見解與學理,在刑事立法上決定某一行為之犯罪化或某一犯罪行為之去犯罪化,必須經由刑法專業之考量,不可靠著感覺走,依照特定之偏見或隨著傳播媒體製造之「輿論」而作感性之決定。(P.72)

2.婊鄉民的酷刑萬萬歲:
中古世紀以來,對於犯罪嫌疑人之烤打刑訊,不但是社會肯定的,而且是法律允許的。對於死刑犯之公開處決,更是極盡殘酷暴虐之能事,以受刑人之肉體作為刑罰之對象,刻意以較諸犯罪行為更為野蠻、殘暴、血腥之行刑手段,將受刑人之生命,切割成千百次之死亡,在斷絕其生命之過程,故意製造受刑人肉體上最劇烈之痛苦,而且公開行刑,讓社會大眾在場目睹。如此慘無人道地行刑,只是將刑罰充當鎮壓工具,而背離人性與人道,除了對受刑人之肉體施加酷刑外,甚至於在其斷命後,雖然已經沒有任何肉體上之痛苦,可是仍對其屍體緊追不捨,例如暴屍於市或懸掛首級示眾,或是焚屍揚灰。這是禽獸尚且不如之非理性與非人性的所謂「司法正義」。(P.74)

3.婊鄉民的報復心理:
由於社會大眾對於犯罪之偏見,以及出於報復心理而對罪犯形成仇恨態度,故人道原則往往也會受到忽視。

之前說要寫,但是一直沒寫,人一旦到了某種歲數,就沒有年輕時的活力了。
真希望再年輕個十歲啊~~

本人和這裡的絕大多數聯合作者都是在連線宗教板上「起家」的,在長達數年的BBS炮戰當中,我和其他人領悟到一個真理,就是不用期待說服狂信者。
不管提出多少證據、多少理論、多少學者,該是教主的還是教主、該主教的還是繼續主教,並不會因為爆得不能再爆而讓這些人改變什麼。
理性論述能說服的,只有具有理性的人,至於打從一開始就用屁眼思考的,沒有說服的可能性--頂多只有踢爆的價值而已。

之前說過,我對死刑的研究法就是藥物實驗的做法,那藥物實驗的做法是什麼?
藥物實驗其實也還可以分成動物實驗和人體臨床實驗,不過兩邊都差不多,所以用動物實驗來解釋即可。

要知道一個藥對某種目標病症有沒有用,首先就是要弄來一大票白老鼠,讓這群白老鼠通通得到目標病症。
然後將這群白老鼠分成兩堆,一堆是實驗組,另一堆則是對照組。
把藥物投予(例如注射或者口服之類的)實驗組的白老鼠,而對照組則不投予藥物。
最後觀察這兩組白老鼠的「下場」,比對兩組的統計結果(一般來說就是死了幾隻、好了幾隻…)。
當實驗組的白老鼠下場比對照組好的時候,代表藥物是有效的。
如果兩組沒什麼差別,那藥物是無效的。
如果對照組下場比實驗組好看,那藥物就是有害的---當然,如果是研發毒藥的話,那這才是「有效的」毒藥。

但即使是在同一個組內,這些老鼠也不是完全相同的。
以實驗組來說,除了得了同樣的病症、吃了同樣的藥之外,這些老鼠的年紀、個性、性別、喜好、體能等項目都各自不同,如果照某些人的宣稱,那要怎麼確定這藥有效?
答案是「數量」。

對照組某程度上可以抹消這種問題,不過實驗組內其實也擁有相同的效果,我們無法取得「完全相同」的白老鼠(事實上未來藥物的投予對象之間也不會相同),但我們可以用數量來抵銷這些拉拉雜雜的變因。
不會每隻老鼠都是身強力壯,不會每隻老鼠都是公的,不會每隻老鼠都是高齡兩歲的鼠瑞,不會每隻老鼠都不愛運動,不會每隻老鼠都喜歡咬籠子…
當各自擁有多種不同「可能」變因的老鼠,在某個相同的操縱變因(就是投藥)之下得到相同或類似的應變變因(就是結果)時,我們就可以確定該操縱變因就是造成此一結果出現的「有效」變因。

就像我們國高中實驗時,我們用不同的容器去裝不同水龍頭流出來的水,但當丟入鈉塊之後結果都是產生氫氣時,我們就可以確定「投入鈉塊」是造成「氫氣產生」的原因。
我們也可以推論,只要在老師的杯子裡面丟入鈉塊,也可以把老師炸得滿臉茶。

將這種實驗方法用在死刑上,那就變成以下這個樣子。
把世界上有故意殺人犯罪的國家(白老鼠)分成維持死刑和廢除死刑兩組。(這研究的對象只能用在海洋與大陸法系國家,伊斯蘭法、印度法以至於已經消失的中華法系都不能用,原因很簡單,邏輯完全不一樣)
廢除死刑組當中有各種不同經濟、文化、政治模式的國家,維持死刑組也是如此。
廢除死刑組廢除死刑,而維持死刑組則維持死刑。(這是廢話)

這裡有個差別,我們無法直接比對兩組國家故意殺人犯罪的趨勢(因為國與國之間差異很大,有可能因為某大國而高估或低估數值),因此這裡比對時,需要用另一個領域的東西,也就是教育統計中的「副本信度」和「折半信度」。
信度指的是穩定性,也就是這份考卷對同一人重複測驗之後會不會有近似的結果,信度是效度(測驗的有效程度)的基礎,沒有信度就等同於沒有效度。
副本信度指的是用兩份內容相似、題目不同的考卷同時去測驗同一個人,當這兩份試卷的成績是近似的,就是有副本信度。
折半信度則是把同一份試卷切成兩半,看這兩半之間的成績差異,當近似時,就是有折半信度。
這個網頁當中,出現的圖表就是副本信度和折半信度。

4bc083821d302

這是死刑的副本信度對照,「正本」是美國,「副本」則是加拿大。因為這兩個國家相似,因此可以檢驗故意殺人的副本信度。
而趨勢幾乎相同的兩條折線(虛線是有死刑的美國、實線是廢死刑的加拿大),證明了故意殺人在這兩個國家之間有相當大的信度(穩定度)。

接下來是折半信度,美國可以檢驗折半信度,因為美國各州之間有不同的法律,有些州廢死而有些州沒有,但都在同一個國家中,因此可以將美國分為維持死刑與廢除死刑的兩個區塊,結果如圖:

4bc0837192804

虛線為廢死州,實線為維持死刑州。
我們也可以發現這兩組之間也還是有相當大的近似,證明故意殺人罪在折半信度上也相當高分。
如果拿兩張圖中廢除死刑的加拿大犯罪率與美國維持死刑州犯罪率相比,結論也是相同的。(不信可以用PHOTOSHOP疊在一起看)

當投予「死刑」這個藥劑之後,得到的結果與沒有投予死刑沒兩樣,根據上面動物實驗的說法,這個名為「死刑」的藥劑是無效的。
因此我們可以證明,在這個「試卷」中,死刑的存在對於故意殺人罪的犯罪趨勢一點屁用也沒有。

接下來,我們要怎麼知道故意殺人罪在廢死之後的趨勢是不是「死刑的嚇阻力」造就的呢?
答案一樣是「數量」。
整個廢死國家組之中,有各種不同文化、政治、經濟的國家,連廢除死刑的理由都不盡然相同,有些廢死是因為宗教(例如菲律賓),有些是因為歷史(例如德國),有些只是跟風(就是會豪洨「世界潮流」的那些),而這些國家唯一的相同點,就是廢除死刑,以及故意殺人罪。
在「死刑對故意殺人是否具嚇阻力」的議題下,廢除死刑是操縱變因,而故意殺人犯罪率是應變變因,當諸多背景條件都不相同的國家,得到的結果都是廢除死刑之後故意殺人犯罪率沒有多少變動時,我們就可以得到結論:

死刑的存在與否與故意殺人罪的多寡沒有關聯。

也就是死刑這個藥對於「治療」故意殺人罪沒有效。

若有一個藥,吃了會拉三天肚子,但卻可以治療某個不治之症(例如AIDS或癌症),那我們還是會吃,因為它有效,而且效果比代價多了很大的利益。
但若這個藥可以治療的是瘀血擦傷,那或許就有不少人寧可不吃,因為效果與代價之間沒有那麼明顯的誘因。
若這個藥吃了什麼病都不能治,那除了腦袋壞掉的人之外大概不會有人吃,因為這藥不但沒有效,還會讓人拉肚子。

而死刑就是那個治不了病還會讓人烙賽的藥。

又有人「突然」發現死刑和故意殺人不等值,確實,死刑是一個刑種,而故意殺人是罪,會被判死刑的罪名不只故意殺人(或其結合犯之罪)。不過這說辭有兩個錯誤:
1.鄉民主張的議題是「死刑廢除會造成故意殺人罪(或其結合犯)增加」,這個議題是收斂式的,只需要證明故意殺人與死刑之間沒什麼屁關係,這個論調就能踢爆。
2.事實上,現今世界上多數國家的絕大多數死刑都是故意殺人(或其結合犯),以台灣做例子,內亂外患、委棄守地之類的犯罪已經很久都是掛零了。

正如同當某個效果就只有一種藥產生得出來時,在那種效果出現時,可以反推回該藥物的存在。
更通俗點說,當你被鳥屎滴到頭的時候,你可以反推回剛剛有隻鳥在你頭上的空域拉屎。

至於拼命宣稱刑法該報復的,就用林山田教授的話來回應吧:

法的規範內涵並非在於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雙方之間私權益的均衡,而是國家對於行為人行使刑罰權的法律依據。亦即刑法規範並非作為貫徹私益之用,而是用以保
護社會共同生活中較為重要的法益。由於刑法所規定的內容係屬國家與人民之間具有主權性質的法律關係,故刑法屬公法,而為公法中的一個特別領域。
---林山田《刑法通論》,1998

本篇文章和造謠篇(哈哈 )同時貼出。
只是把系統時間調到隔天而已。

右旋五羥基醛者……….葡萄糖是也。

這是一氧化二氫的變化版,其中除了說右旋五羥基醛有害之外大部分都是真的~XD
而(D-5-Hydroxy aldehyde)這英文是我虎爛的,只是把右旋(D)+五+羥基(Hydroxy)+醛(aldehyde)而已。
事實上因為是有五個C-OH,所以應該用pentahydroxy而不是5-吧~XD

愚人節雖然過了,但是謠言節可是天天都在過的唷~~哈哈

4bbbcc6baef60

右旋五羥基醛(D-5-Hydroxy aldehyde)是一種新發現的危險化學物質。

其危害有:

1.這種物質具有成癮性。

上癮者在一天內沒攝取的話,會對消化系統產生不良影響,二週內沒有攝取的話,會全身虛弱,嚴重者甚至導致死亡。

因為利益龐大,相關生產事業佔用大量土地與天然資源製造此種化學物質,並與政府合謀讓所有人民對此物質成癮。

2.這種物質存在於癌細胞中,並會強化癌細胞活性。

3.此物質高濃度下會破壞細胞。

4.攝取過量會造成心血管負擔。

5.為糖尿病患者死亡主因。

猴子看得懂,但人不一定看得懂。
就如巫毒科學的副標題「由愚蠢邁向詐欺之路」一樣,人類的無知會造就既定的錯誤認知,而這種情況衍生到最後,就是欺騙他人、欺騙自己、欺騙世界。
因此「求知」是很重要的。
在中古時期的歐洲,想讀書就得找基督教會,但在這個時代,知識是開放的,只要想讀就會有知識給你讀,如果不想求知,那就算有一山知識擺在你面前,你也還是睜眼瞎子。

回到比例原則,這個原則被稱為公法的帝王條款(Empire provision),所謂的帝王條款指的是這個原則就像帝王一般,立於法律中的最高地位,一切法律不能牴觸這個原則,即使它並沒有以條文的型態出現在那個法典當中也一樣。
(用古裝劇來描述,就像不管皇帝在不在現場,提到「皇上」的時候都得舉手拜一下表示尊敬,當然更不能幹譙皇帝、違逆聖旨)

但這不代表比例原則不存在於法條當中,事實上中華民國憲法就有比例原則的規定。
中華民國憲法第二十三條: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這一條當中出現了兩個原則,一個是比例原則,一個是法律保留原則
行政程序法第七條也這麼寫到:
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
一 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
二 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
三 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

明確的描述出比例原則的各種子原則。

雖然說「天無二日、民無二主」,但除了比例原則之外,法律上其實還有其他帝王條款,例如民法的誠實信用原則,刑法的罪刑法定原則就是,只是論到「覆蓋率」,這兩個帝王條款的「領土」就遠遠不及比例原則了。
比例原則所規範的是公法,包括行政法,也包括刑法,甚至連私法(例如民法)領域也有部分學者認為一樣適用(EX:李惠宗)、或者部分適用(EX:許宗力)。

比例原則下有三個子原則(後來又多一個),底下就用最近BLOG裡的「警察開槍」和死刑議題來解釋:

1.適當性原則(合目的性原則):簡單說就是國家的行為,必須有助於達成目標。
比如說警察(國家公務員)看到一個搶匪搶劫路人皮包,他想把搶匪攔下來,而他這時所能做的行為有很多,例如架起50機槍掃射、用配槍對搶匪的腳開槍、畫符下咒、召喚聖龍巴哈姆特、抽煙等。(或許會有人說可以騎車去追,不過為了簡化問題,我就不放了)
上面這幾個行為當中,畫符下咒、召喚聖龍巴哈姆特、抽煙這三種顯然無法達成「攔下搶匪」的目的,所以警察如果採用了這三個鳥選項,就是違反適當性原則。

又講到死刑,為了「嚇阻某特定犯罪」(鄉民注重的自然是故意殺人),國家能採用多種行為,死刑是其中之一,而死刑必須確實具有嚇阻犯罪效果才算合於這個目的,也才不違背適當性原則。
而事實上死刑確實有這個效果,因此死刑在比例原則當中並不違反適當性原則。
這裡的效果是直接連結在目的上,因此光只看這個子原則,警察攔搶匪的可行做法有兩種(包括50機槍掃射),而死刑也是合原則的。

在這個子原則之前,還新出現了一個子原則「目的正當性原則」,也就是說國家想達到的這個「目的」,必須是正當的。

2.必要性原則(最小侵害原則):這個原則說的是如果有很多種行為可以達到目的,就該選對人民權利侵害最少的。
以上面的警察攔搶匪為例子,第一個原則已經把可用的方法縮減得剩下兩個,這兩個行為都可以達成攔下搶匪的目的,但用配槍對腳開槍對人民(主要是搶匪)的侵害明顯比架起50機槍亂掃射小,因此警察應該選的是對搶匪的腳開槍,而不是用50機槍把搶匪(或許還有路人)打成蜂窩。

就死刑來說,在數據上死刑沒有比無期徒刑更明顯的嚇阻力,而死刑是針對生命法益的刑罰,比起針對自由法益的有期、無期徒刑來說侵害程度比較大,因此,當無期徒刑就能達成嚇阻犯罪的目的時,採用無期徒刑才是符合比例原則的做法。
因此,死刑在第二個子原則就出局了。

3.狹義比例原則(衡平原則):就是說「所要達成的目的」與「對人民權利的侵害」應該有相當的平衡,或者不能擺明大小差很多。
正如法諺「不能用大砲打小鳥」的說法一樣,國家不能為了達成一個小的目標,而犧牲人民相對巨大的權利。
用警察攔搶匪的例子來說,如果搶匪剛搶完銀行,手上拿的還是衝鋒槍,那警察就可以用槍來阻止搶匪。
但若這搶匪搶的是老婆婆菜籃裡面的一顆高麗菜,手上除了高麗菜之外什麼也沒有,那警察這時候用槍就得斟酌一下了。
因為「攔下手持凶器的銀行搶匪」和「攔下手無寸鐵的高麗菜大盜」兩者之間所要保護的利益,前者明顯比後者更大。

就這個原則來說,死刑對人民權利的侵害非常大,若要讓死刑符合這個原則,那就要證明死刑「確實有」高於無期徒刑的嚇阻效果,而且這個效果要達到明顯的程度,因為和無期徒刑相比,死刑對權利的侵害也是「明顯比較大」。
退個很多步來說,若以死刑是為了保障人民生命的角度來看,那死刑至少得具有大於1的嚇阻效果,也就是宰掉一個死刑犯,可以阻止一個以上人民遇害,宰掉一千個死刑犯,可以阻止一千個以上人民遇害。
但是很可惜,數據上看不出這種效果。
而這是支持死刑者應該去證明的事情--而且不是靠一張嘴說「你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