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comments on “勘誤啟事

  1. 您好!
    統計上兩個數字彼此間有相關, 並不一定代表它們彼此就是因果的關係。一個簡單的例子, 犯罪率越高的地方, 警力需要越多; 犯罪率不那麼高的地方, 自然不用花大筆經費維持大批警力。將這兩組數據繪成圖表, 您並不能得到結論說警力越增加, 會導致犯罪率更為上升。進而推論說若將警察通通解雇, 社會就沒有人犯罪了?! (例子取自"蘋果橘子經濟學")
    社會科學跟自然科學在很多地方有很大的不同。很多問題往往沒有「對不對」, 只能討論「好不好」。板主在許多議題上的言論一向言之有物, 令人佩服。但若言必稱「科學」, 想要用作數學證明題那一套方法論來「證明」死刑存廢問題, 小弟認為這是搞錯方向, 恐怕是要徒勞無功的。
    版主回覆:(05/20/2011 02:56:33 AM)
    http://mocear.pixnet.net/blog/post/30882354

  2. 您好! 事忙遲回請見諒!
    引文已拜讀, 我覺得寫得很好。我濃縮文意如下:「從文中之資料母體, 難以觀察出死刑的執行對故意殺人案件有減少的效果」。
    這是一個有效的論點, 但不是單憑這一件事, 就可以直接宣稱廢除死刑是「科學方法導出的唯一結論」。就像蘋果受重力吸引會掉落, 鈉丟到水中會燃燒一樣不可質疑, 進而推論說看了這篇還反廢死的人就是不理性! 這些結論未免過度引申。
    與此同時我也要提出以下幾點保留意見:
    1. 這年頭工具方便誰都可以搞一些數字弄些圖表玩些統計學的花招來導出想要的結論了。在親自驗證(或許是更完整的資料母體)之前, 先恕我不能直接就對結論百分之百認可。
    2. 要不要廢除死刑, 並不是只討論嚇阻力的問題就結束了! 您不能自己訂完規則, 講完然後就說我贏了! 好比有兩個小朋友, 一個說:「要不要來比誰才是乾淨乖寶寶?」另一個說:「好啊怎麼比?」第一個說:「看誰帶的衛生紙多! 鏘鏘~ 我今天帶了16包喔!」。其它面向不用考慮嗎?
    3. 以我看來, 文中的方法論還是太簡化了。我舉例: 今天廢除死刑, 或許不是明年的犯罪率就會有所反應, 而影響的是人格養成過程的青少年與社會價值觀呢? 從小有沒有被教育殺人必需償命, 結果或許是三四十年後才會顯現呢? 一個在世界所有的文明實施了幾千年的制度或許有其意義與作用, 不純粹是「野蠻的遺跡」吧?
    再回到有效論點這句話。我舉個例子, 假如我今天是提倡全民素食運動, 我也可以提出很多有效的論點, 都有數據資料佐證。比方說素食者較健康長壽啦! 闢牧場養牛要砍多少樹啦! 全球暖化造成多少天災與人命財物損失啦! 少吃一磅肉可以多產幾磅麥來餵飽非洲饑民啦! 宰殺雞豬牛羊多麼殘忍啦! 中國印度越來越有錢海裡的魚會絕種啦! 一下子我也講不完。但我不能講完這些以後就撂話說: 我已經「證明」了素食是科學方法導出的唯一結論! 就像蘋果會掉落一樣! 你們葷食者除了整天跳針「好吃」之外還會說什麼? 是你的口腹之欲重要還是非洲餓死100個小孩重要? 我沒有辦法跟你們這些不理性的人溝通! 試問這對推銷我的觀念可有幫助?
    換個角度, 假如今天各界慢慢經過宣導, 瞭解素食確實有哪些好處。社會環境也配合跟上, 比方說大家投入研發素食菜單, 麥當勞也推出咔啦豆腐堡或麥香杏苞菇。(附帶一提, 咔的注音竟然是 ㄌㄨㄥˋ ?!) 那「說不定」我考慮過後願意甚至多花一點點錢改變我的飲食習慣。甚至到後來一般餐廳只賣素食, 想吃肉還得專程開車去「葷食街」。再進一步連葷食街也不能有了, 偷吃肉還會被警察開罰單….
    搞不好真的會有那麼一天, 但不是今天聽我講完, 明天再吃一口肉的人就是無腦, 不理性。觀念是無法這樣推銷的!
    我的想法是, 公共政策或社會運動與自然科學是不同的。你不能跳脫社會環境純粹在實驗室裡研究問題。今天被判決的這些死刑犯, 我想社會的共識是, 對他們犯下的行為, 以死刑的方式處置, 是恰當的。(我盡量去掉語氣來討論事情)。以政府頒訂的法律, 這些死刑犯在判決與程序上, 也是完整的。那麼依法執行死刑, 既是合法合理合情的選擇, 也是民意的共識。我不認為有足夠強烈的理由要來翻盤說過去判的這些人通通不算! 至於五年後, 十年後, 或是三十年後, 中華民國會不會廢除死刑, 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你可以試著遊說立法委員, 說服大家有哪些哪些法令制度的配套下, 社會願意接受廢除死刑是可行的選項。
    我願意保留被您說服的可能性, 雖然我目前覺得要我贊成廢死我還寧願去吃素(至少那些雞豬牛羊可沒作什麼惡事)。那應該負責推銷觀念, 改變現狀, 而且每次民調支持度都只有一兩成(我覺得搞不好還高估)的您, 不覺得用「保留被說服的可能性」的態度來討論事情, 對您或許才是比較有利嗎?
    版主回覆:(05/03/2010 02:09:36 PM)
    1.這個母體已經佔了世界國家總數的一半了,地球上還沒有哪種藥物是拿半個國家甚至半數人類當實驗母體的,問題是大家對於實驗母體那麼少的藥都非常信任,而母體相對多的死刑議題卻覺得還不夠。
    2.除了讓鄉民爽的功能以外,死刑還有什麼更馨香的功能?
    3.幾千年來人類都被教育「殺人償命」,結果呢?人類有因此不殺人嗎?
    北歐諸國有些死刑已經消失了一百年,如果沒有這種殺人償命價值觀就會天下大亂,那麼北歐早就比加薩走廊還危險了。
    還有,你可以用數據(與邏輯)推廣素食,別人要踢爆你的論述,靠的也還得是數據(與邏輯)。
    如果有人不靠數據和邏輯去無視你的數據和邏輯,那麼那傢伙確實無腦不理性,人要蠢和吃什麼無關,就算吃屎也還是蠢。
    你如果對我的數據和邏輯有意見,請拿出你的數據和邏輯出來。
    很久以前我在宗教版說過,所謂的平衡之秤,不是什麼都沒有,通通搞「我保留一切被說服的可能」,那東西叫做不負責任。
    真正的平衡之秤,是不管自己的立場是什麼,對所有可能都抱持同樣的客觀,有什麼東西進去就有什麼結果出來,正如天秤本身一樣具有質量,但仍舊可以正確顯示被秤物的質量。
    所以,要保留死刑,請拿出數據證明死刑確實具有那個保留的價值。

  3. 樓上講得也太好
    死刑本來就是社會的最終極懲罰
    並不是偷了東西甚至騙財騙色就會被抓去槍斃
    更甚至我殺了人都要看情節來判刑
    死刑犯就是犯下天理不容的事才被判死刑,基本上我們也沒有必要再給他們機會,因為這是他自己選擇要這樣殘害生命
    版主回覆:(05/07/2010 12:58:37 PM)
    你想得太理所當然了。
    犯人會被判死刑的原因只因為某種價值觀認為該死而已。
    明朝可是通姦就可以判死刑了,寫H書砍雙手。
    借問這些天理不容在哪裡?

  4. 大哥你會不會太好笑
    講如此久遠時代的事來作舉證
    我有沒有看錯 你寫明朝阿
    不嫌太沒說服力了嘛
    版主回覆:(05/07/2010 12:37:32 PM)
    你該不會不知道,就算是今天,還是有地方通姦罪的刑罰是死刑?

  5. 被教導殺人償命後 人類有因此不殺人了嗎? 確實沒有 那堅持廢死人類難道會更怕殺人?
    這種需要如此常長時間運轉的觀念 豈是你隨便講個兩三句便可推翻?
    版主回覆:(05/08/2010 08:50:44 AM)
    長時間運轉是要運轉幾千年?
    如果有一種藥得吃兩億年才有效,早就被丟進水溝裡去了。

  6. >冰
    您甭擔心。
    假如廢死,
    您大可過個三五十年稱加害人不注意的時候亂刀砍死對方或是綁架他到你家凌虐。
    這幾年存的錢還可以買通目擊證人和聘用律師啊,不是比等司法拖個30年才麻醉槍斃來得有快感,何樂不為呢?
    等法官確認你的殺人動機和犯後態度後,說不定只判個5年呢。不錯吧?
    版主回覆:(05/08/2010 08:50:03 AM)
    法官:「本席當年忝為聯合踹人天地鄉民,既然被告主張殺人者死,本席順應被告請求,判太平洋沒加蓋之刑。」
    底下大批法警大喊:「您真內行!」
    然後就把人架到東經135度北緯23.5度踹下去。
    我一直很想促請國家作個統計,先統計廢死和支持死刑的態度,然後看看未來是哪邊的支持者比較「會」殺人…

  7. 其實很簡單啊。
    人的心態是這樣的─
    會守法是因為知道犯法會受到處罰。從幼稚園、小學,一路到中老年,看到違反規則的人被打、被罰、被關、被殺,人們就會知道現在“還”不能犯法。
    等到重大天災、戰爭等等無政府狀態的時候,嘿嘿嘿,就看個人修養或是心情爽不爽。
    所以,當兵的時候,連長當眾罵人會加一句─你當守規矩的其他人都是白痴嗎?來告誡和安慰那些守規矩的人,別輕舉妄動還有你守規矩是值得的。

  8. 從數據、比例原則和相關花費等來看,尤其這裡的數據看來(對一些「治安差」的國家而言,廢死刑後謀殺比率反下降,這可說狠狠地打了支持死刑者一巴掌),基本上該不該廢死刑,似乎是已經非常明顯了;但話說對很多人而言,死刑該不該廢,並非犯罪率數據的問題,也不是冤獄的問題,更不是比例原則,對很多人而言,似乎死刑問題的關鍵在於「正義」、「公理」,對很多人而言,死刑被廢除則正義基礎受侵蝕(正義公理會因此被消滅),因此死刑不能被廢除,而若說一般人對「正義」、「公理」的想法是「庶民正義」的話,這想法似乎也不能被某些人所茍同(詳情請見http://d8888.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11.html),或許莫大對此需要再多想一下。當然有可能比例原則或冤獄問題等事實上正是因著多數人所認可的「公理」、「正義」等才會變成問題和原則等(因為正義所以人該有人權,因為人權比例原則才會出現?!),只是很多人沒看出來而已。
    版主回覆:(05/22/2010 03:46:06 AM)
    問題是不管什麼時代,這鄉民所謂的正義、公理都不存在。
    絕大多數的殺人犯不會被處死刑
    但我們的正義基礎好像還是沒有搖搖欲墜到哪去。
    紐西蘭也廢死刑,我們也沒看到紐西蘭就沒有正義。
    就如同神創論者以為演化論成立,人類會變成畜生一樣,這票杞人再怎麼憂天,天終究掉不下來。
    就算再怎麼不爽,「庶民正義」終究只是存在,甚至可能是自私,而不是正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