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五月, 2010

第五殿閻羅王據說是包拯,歷史上的包老先生多數的官場生涯都是地方官(知縣、知
州、知府等),真正當「開封府尹」的時間只有一年多,還是文彥博大力推薦才當上的,他的「政績」不多,主要的功績就是他很用力砲轟高官的貪腐、特權(共
61人),連皇帝也被砲進去,並且在短短一年內把開封府治理得很好,加上道德上非常強調清廉和無私(鄉民無比缺少的一種態度),某方面來說~~他是很上等
監察院長人選。

就史料所剩下的包拯判案紀錄來看,其實有些還是不符合現代法律程序,不過畢竟是宋朝嘛…

而包公案…尤其是連續劇的包公案,這種民間自己掰出來的包公審案其實是建構在某個特殊的戲劇架構下的。

最主要的一點,就是「案發過程」的明確性,幾乎所有案件的發生過程都先於包公出場,就順敘法來說自然是合理的,但真正的刑事案件中,不管是調查者、審判者還是旁觀者,都不可能在案發當時就把這種只有天知地知犯人知被害者知的案件過程看得清清楚楚。
現實世界的偵查與審判的過程就是在確定這個犯罪過程,而包公案當中,這個過程卻幾乎都已經攤在陽光(尤其是觀眾)底下,因此對觀眾來說,在包公還沒斷罪之前他們已經確認犯人是誰了,因此包公不管用什麼理由,只要抓人,要打板子還是滾釘床上夾棍都是應該的。

也因為這種敘事結構的影響,很多被包公案荼毒的鄉民也很下意識的認定被抓的就一定是真兇,當然對真兇就甭客氣了。

但如果把這種作法放到偵探劇(如東京兩大死神金田一、柯南)裡面,包公馬上就會變成一個標準的配角警察惡役:

反正找一個看起來好像是犯人的東西回去拷問一番,拿到自白就算破案了。

這種玩法只會被兩大死神婊到翻,根本就不會變成什麼明鏡高懸的青天大老爺。


二個特殊戲劇架構是被告身份,在包公案當中,幾乎只要是相對有身份地位的人被告上衙門,就一定是那個人幹的,這些人可能是財主、屠戶(古代殺豬的多半比普
通人有錢)、官員、皇親國戚、甚至是和尚,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窮書生(一定要是窮的!)和沒出嫁的少女則鐵定不是犯人,如果是老婆把老公幹掉,那背後一
定有個姦夫,姦夫多數是前述的幾種人,就算是混混,也得是家裡有不少錢的混混。

這種特點與現實世界裡,中下階層人比較容易犯罪的傾向不合,主要的原因在於包公案的寫作目的其中一項就是發洩人民對特權或社會上層階級壓迫的不滿,因此才會有這種詭異的趨勢。

當被這種有特殊用意的「創作」荼毒久了以後,會以為司法審判就是這種鄉民樣,也就很能理解了。

但現實卻和戲劇不同,審判者不會和觀眾一樣事先就知道犯人是誰,因此必須尋找證據證明被告確實是幹下這個罪行的人,而不是和戲裡的包公一樣隨便抓一個(或者聽原告的一面之詞)來打或騙到招供。

某人在某地拿出這個網頁來宣稱:
「看!重大刑案被告從五百多個變成兩千三百多個!所以犯罪率有上升!死刑不能廢!」

當然,就像標題寫的那樣,要拿數據來解釋也是需要天份的,隨便亂抓數據只會讓自己變成笑柄。

第一個笑點,在於「重大刑案」這個標題,根據司法院的解釋(DOC檔),這裡所謂的重大刑案,指的是符合「法院辦理重大刑事案件速審速結注意事項」裡面重大刑案定義的案件。
而這些案件可以這麼分:
1.刑罰中有死刑:(當然不是只有死刑)
強制性交、猥褻等而致被害人於死罪。
強制性交、猥褻等而故意殺被害人既遂罪。
殺人既遂罪。
殺直系血親尊親屬既遂罪。
強盜結合罪。
擄人勒贖既遂罪。
擄人勒贖既遂而致人於死或重傷罪。
製造、運輸、販賣第一級毒品既遂罪而數量達二百公克以上者。
以強暴等非法方法,使人施用第一級毒品既遂罪。
未經許可,製造、販賣或運輸槍砲、彈藥既遂罪。
意圖供自己或他人犯罪之用,而犯第七條第一、二項既遂罪。
犯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二十六條之犯同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項、第二項或第二十五條第二項之罪,而故意殺害被害人或因而致被害人於死罪。

2.刑罰中沒有死刑:

罪名 最高刑罰 最低刑罰
製造、運輸、販賣第二級毒品既遂罪而數量達二千公克以上者。 無期 七年以上有期
意圖販賣而持有第一級毒品罪而數量達二百公克以上者。 無期 十年以上有期
以強暴等非法方法,使人施用第二級毒品既遂罪。 無期 七年以上有期
意圖供製造毒品之用,而栽種罌粟或古柯之罪,而栽種數量達一萬株以上者。 無期 七年以上有期
未經許可,轉讓、出租或出借槍砲、彈藥既遂罪。 無期 七年以上有期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一項之既遂罪。 無期 五年以上有期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八條第三項之既遂罪。 無期 七年以上有期
違反銀行法、證券交易法、期貨交易法、洗錢防制法、信託業法、金融控股公司法、票券金融管理法、信用合作社法、保險法、農業金融法等案件,被害法益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或其他使用不正之方法,侵害他人財產法益或破壞社會經濟秩序,被害法益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                                 
下列刑事案件,報經院長核定者:
        1.違反組織犯罪條例案件。
        2.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介入公共工程之案件。
        3.案情繁雜或社會矚目之貪污案件。
        4.案情繁雜或社會矚目之賄選案件。
        5.其他認為於社會治安有重大影響之案件。


最後兩個之所以沒有刑度,是因為牽涉法條很多(根本就是整部法律),但都不是死刑罪名。(其中最高的還是無期徒刑)
尤其是最後一個,根本就等於是「其他」項目…

簡單的說,這裡的重大案件,不必然等於「判決可能有死刑案件」,這之中包含很多不可能判死刑的案件,因此拿這個數據來吹「因為沒有死刑所以OOXX」,本身就是個大錯誤!!
(可笑程度和拿竊盜案的數量來吹「死刑沒執行所以竊盜變多」一樣)

第二個笑點,因為這是「地方法院」的統計數字,而上述這些多數都是重刑案,所以不太可能在地院就判決定讞,因此表格所謂「實際以重大終結件數」中的「終結」,指的是地院經判決、裁定、撤回、和解或其他情形而結案者--簡單說就是地方法院已經審完了
之後上訴與否,這個表格並沒有提供數據。
而「未結件數」就是指該年度(或月份)地方法院還在審理的案件數量。

第三個笑點,在於宣稱「525暴增到2300」,這是被告人數,但實際上地院判決之後有部份被告是無罪的,實際上應該扣除才是。
這也是警政署統計會用「案件」的犯罪率來看治安好壞的緣故,因為被告(甚至被害者)可能之後還會增加或減少,而一個案件一直都會是一個案件。

最大的笑點呢…

是宣稱因為人權團體的阻擋,使得死刑與無期徒刑的判決數變少,因此只好「重罪輕判」,把全體刑度往下壓,死刑變無期,無期變有期,造成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變
多,而且還是先從十年以上開始塞起,十年以上塞太多了,換塞二~十年,最後還是太多,所以再改塞到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這種用膝蓋想出來的笑話確實挺好笑的。

破解方法也很簡單,就是「法定刑期」,舉個例子來說:「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這個罪當中,殺人的刑期是死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除非有特殊得減刑事由(例如阿扁2007年用元首權施行的減刑),不然法官所能做的判決就是在該法定刑當中做選擇而已。
像該人宣稱的那種無限往下塞的判決方式,不存在於地球上的台灣,火星上的可能還有點指望。

以案件來論的話,一個案件除了正犯(一個或多個)以外,還可能有從犯(幫助犯),比如說某人殺人,提供某人凶器的也會變成該案的幫助犯,而且因為刑法的規定,就算幫助犯本人不知道有幫助之情也一樣是幫助犯。
幫助犯從屬於主犯,所以也是同一個案件,只是有減輕。

從該表格數字來看,自九十五年(2006)開始,死刑與無期徒刑的「總量」就是下降的,台灣有廢死聯盟,但沒有廢無期聯盟,因此法官判無期徒刑根本不會有什麼人權團體去理會,加上法官判決刑期受刑法法條的限制,因此兩年以下有期徒刑變多,所代表的是輕刑犯的增加
(因為只有輕刑犯才有機會被判兩年以下,那些本刑是死刑、無期徒刑、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的主犯就別作夢了)

而且有個很殘酷的事實是,台灣的犯罪案件佔大多數的是「竊盜」,在98年386075件刑案當中,有155151件是竊盜,佔40%,而暴力犯罪只有6764件,佔1.75%。
至於故意殺人罪,98年是826件,佔全般刑案的0.2%,暴力犯罪的12.2%,只相當於竊盜的0.53%
要讓監獄空一點,只要檢察官和法官在「竊盜案」上多弄幾%緩起訴或緩刑,就比把所有重大刑案判輕更有效了。

再次感嘆,猴子看得懂,人不見得看得懂。
或者說,人不想看得懂,所以人看不懂。

最近一個新聞說,某大陸官員(泉州市豐澤區台辦不知道是什麼官)在新竹偷了一罐BB霜(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BB彈我就知道),檢察官微罪不舉,裁定不起訴處分
(光是「不起訴處分」,網路上就有一堆莫名其妙的傢伙寫成「判決」,判決是法院的權限,檢察官是「處分」)

微罪不舉的條文出自刑事訴訟法第253條:
第三百七十六條所規定之案件,檢察官參酌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事項,認為以不起訴為適當者,得為不起訴之處分。
而376條則是:
左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一、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
二、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三百二十一條之竊盜罪。
三、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侵占罪。
四、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十一條之詐欺罪。
五、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
六、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罪。
七、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二項之贓物罪。
刑法57條是:
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為科刑輕重之標準:
一、犯罪之動機、目的。
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
三、犯罪之手段。
四、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
五、犯罪行為人之品行。
六、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
七、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
八、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
九、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
十、犯罪後之態度。

所謂的「微罪」,指的就是刑訴376條所提到的各項罪名,其中並不包含犯罪內容如何,以偷竊為例,偷竊十塊錢和偷竊十萬元都是偷竊罪,並不因為後者偷得比較多就不屬於376條的微罪項目。
而確定是376條的微罪之後,接下來決定如何處分的是刑法57條,這時候才有對「被竊物價值」的考量,就是「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但這只是決定是否做出不起訴處分的項目,並不影響這個人所犯的罪是不是「微罪」。

微罪不舉的情況以竊盜來說,就是偷的東西便宜、犯後態度佳(例如承認得很爽快、沒有硬凹)、和被害人有和解或賠償…等等。
刑法57條是授權給檢察官(這條文原本是法官判決時用的)有個裁量權,在刑訴376條所提到的罪當中,有某些情況比較適合不起訴的,就不起訴。

現在竊盜是「非告訴乃論之罪」(在這裡,又有一堆莫名其妙的傢伙寫「公訴罪」),假設沒有微罪不舉,那麼不管偷多少,反正只要檢警知悉的,通通要辦到底。
可是有時候這竊盜案件可能只是偷了一張兩塊錢的圖畫紙,或者餓得快死的窮光蛋為了肚皮而A了一個過期便當,如果每個案件通通要上法院,台灣的司法資源很快就會被竊盜案件給用光。
開一次庭至少要好幾萬,為的卻是兩塊錢的圖畫紙…很顯然,相當浪費資源。

因此,法律就授權檢察官作為第一道過濾,對這類微罪可以用職權決定不起訴。

某些莫名其妙的傢伙還拿其他案例來比較,更扯的還有拿所偷的東西價值來比較,但和訴訟費用(幾十萬)相比,不管偷的是兩百還是二十的東西,實際上都相當浪費資源。
這就像是為了開罐頭而炸了賓士一樣,並不因為你開的是50元的鮪魚罐頭、別人開的是20元的鯖魚罐頭,就讓你的行為比較沒那麼蠢

另一方面,刑法57條的部分,檢察官怎麼產生心證,我們看新聞是看不出來的,偷得少的人並不代表就不會死不認帳,主動返還贓物或是贓物被收繳歸還,一開始就承認犯行和被訊問很久才承認犯行也不一樣,面對檢察官時是乖乖認罪還是先操檢察官的祖宗自然也是品行項目的裁量標準,這些東西很難讓外人知曉,因此57條不是我們這些外人可以有什麼意見的。
(還有,不要以為阿婆就會比較安分)

一般說來只要有「輕罪」、「認罪」、「價值不高」、「與被害人(民事上)和解」,就很有機會換到不起訴,當然最後的裁量權還是在檢察官手上,因為法條寫的是「」,所以檢察官還是可以起訴。

要對微罪不舉有意見,那至少要有明顯違反刑訴253、376、刑法57的部分,但是新聞上沒有這些跡象,因此想放什麼馬囧不舉的屁,等下一次吧。

我們可以算一算。
國軍伙食費,一天90元。別懷疑這個數字,是真的,而且還是2004年立委強力爭取之後調漲13元的成果。
牢房的長相和高中生宿舍也沒差多少,包水電(不要妄想有冷氣),一學期4000左右,事實上監獄所在地都鳥不生蛋,4000絕對是高估,所以一年是8000。
至於獄卒之類的人,就用那些免錢勞工生產的貨物所得打平,一個月薪三萬的公務員只要有30個月產1000(每天才三十幾啊)的犯人就夠了,而我們台灣絕對沒有哪個監獄的獄卒人數和犯人數量一樣的。(都嘛超收)

現在假設有一個窮凶極惡,才20歲就無期徒刑定讞終身不得假釋的混蛋(附帶一提,我和林山田一樣,支持用無假釋終身監禁取代死刑),他老兄禍害遺千年,享年90歲,整整70年的時間通通在監獄裡面度過。
衣服的錢也可以叫犯人自己賺,不然你就光屁股給人看吧,又或者我們比較有良心一點發衣服給他穿,因為大批訂購,上下內三件外加拖鞋五分埔貨應該不到200,可以穿兩年以上,假設穿兩年。七十年就要換35套。
醫療上,犯人也可以參加健保,錢當然還是自己工作出,犯人在監獄裡面的工作產品其實還挺賺錢的,每年收入都是以「億」計算,要負擔獄卒錢和自己的健保費應該是夠的。
假設每年看四次醫生,七十年就有280次,再加送最後20年多看一倍次數,共360次,每次掛號領藥費100元。
所有的費用:
伙食=90*365.25(懶得閏年)*70=2301075
住宿=8000*70=560000
衣服=200*35=7000
醫療=360*100=36000

最後,葛屁之後還是要送他最後一程,假設這傢伙沒家人,監獄方面看在他老兄一輩子都住這裡,找禮儀公司來個風光大葬,一次23萬。(不久之前才剛付過這筆帳,這行情我內行的)

總計2927075元,算整數300萬好了。

根據高點法律網的說法:「辦理刑事案件第一第二第三審收受酬金總額,每審宜新台幣50萬元以下,如案情重大或複雜者,酬金得增加之,但每審所增加之金額不宜逾新台幣75萬元。」、「辦理刑事非常上訴案件,比照前款第三審總收酬金標準收費。」
我們就低一點採用40萬這個價格。
300萬元可以請幾審的律師呢??
答案是300/40=7.5(次)
地院一審,高院一審,最高院一審,發回更審再一審…扣掉前三審的3個,只要發回更兩三審就超過養一個犯人到死的價格了
這還只是律師費,法官、檢察官、書記官、通譯、鑑定人、證人、法警的薪水可還沒算進去…
為了求慎重,死刑案件的更審次數比無期徒刑案件多很多(台灣紀錄:華定國案更十八審),連一個審級的審判時間也比較長,也因此花費也就跟著多很多了。

至於為什麼要算律師費咧…因為大部分犯人都沒錢請律師,依法國家要派律師(公設辯護人)給犯人,這個錢我們也得買單。

從數字來看,還是關起來吧,把人幹掉太燒錢了…還都是燒給律師…4a266dc98fb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