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八月, 2010

不經思考、沒有智慧的正義感,頂多只能算是暴民的意氣而已。

這個症狀自古以來就存在,很多人都對於正義有某種狂熱,卻搞不清楚自己到底主張的是什麼樣的正義,中古歐洲的基督教、法國大革命之後的暴民統治時代,都是這種症狀的展現。
這個新聞當中,那連署的十幾萬人(或許最後會有二十幾萬?)當中,有幾個是確實知道法官「為什麼如此判」、「判決有無違法」?
甚至我們可以很樂(悲)觀的預期,這些連署的人當中有絕對多數連法官用的是哪一條刑法、該用哪條刑法來判都不知道。(即使新聞有寫)
他們唯一的認知只在於「我感覺上判得太輕」,而這種主觀感覺的狗肉最後卻掛著正義的羊頭出來現世。

本blog的某共同作者認為這場猴戲很有可能是某幕後黑手的黑暗兵法,目的是減少司法院對於法官法的阻力,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拿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去喇蛇的幕後黑手還真是該令人鄙視。(當然就別說是哪黨了…現在執政的是哪黨,黑手九成就是那黨啦~)
當然我沒有證據證明這個事件有沒有黑手,因此這個話題也只能到此為止,就讓陰謀永遠「陰」下去吧。

如果說是法官收賄(最近也發生了),那麼收賄法官自然必須受到譴責,但如果法官依法判決還得被所謂的「民意」譴責,那是不是在鼓勵法官多多收錢、多多隨便判判?
更進一步說,如果法官判決還得看看「民意如何」,那過幾天民進黨那群阿扁們弄個十幾萬人連署阿扁無罪的活動,阿扁是不是就可以從土城放出來了?或者未來任何一個被抓到貪汙的政客也搞這一套,那我們根本就可以直接新訂刑法第一條「刑不上政客」了。畢竟政治人物要弄個幾萬以至於十幾萬份連署,根本就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刑法所規定的罪,每一個都有不同的「構成要件」,在審判當中,原告、檢察官與被告(含律師)之間所進行的攻防當中,有一大部分就是針對這些構成要件。
因為無罪推定原則的關係,想讓被告得到某個罪的有罪判決,就要證明被告的行為符合這個罪的每個構成要件,比如說要讓被告被判殺人有罪,那就必須符合殺人罪的構成要件:
「殺人」--殺、人

如果被告沒有「殺」的意圖和行為,即使那個「被害人」死了,也不能判被告殺人罪成立。例如某A走在路上,在他前面的某B死了,雖然確實死了一個人,但某A並不犯殺人罪。又或者某A只是過失,那也不能判殺人罪(而是「過失致死罪」)。
另一個例子,某A確實有殺意,也進行了「殺」的動作,但某A殺的卻是一條狗、一隻貓、一隻老鼠、一隻蟑螂…因為殺的不是人,因此這自然也不能成立殺人罪,頂多只是毀損。

換到這個例子,某怪叔叔用了某種方法性侵了某小羅莉,之後怪叔叔被抓到報警處理(歹路毋通行啊)。
這時候,法官有兩個法條可以選用:
221條+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

227條,與幼女性交罪。

221條條文: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外掛222條(部分):
犯前條之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二、對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犯之者。

227條條文(部分):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其實可以發現,與幼女性交罪的刑度和普通的強制性交是一樣的,可見立法者是把吃小羅莉(和小正太)的行為當成強制性交來看(即使沒有強制),因此這條也被視為「準強姦罪」。

加重強制性交罪的構成要件是:
1.男女(也就是「人」,象熊虎豹狗貓老鼠蟑螂都不算)
2.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也就是手段違反對方意願)
3.性交(用性器官「進入」對方性器官、肛門、口腔,或者用其他部位或「工具」進入對方性器官或肛門….因此用性器官以外的身體部位或工具進入別人口腔並不是強制性交,所以你拿榴槤塞到別人嘴裡只能算是強制罪)
4.對象未滿十四歲(當然也包括六歲)

與幼女性交罪的構成要件是:
1.男女
2.未滿十四歲
3.性交

由此可以發現,其實227第一項和221加重兩者之間,構成要件唯一的差別就在於「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
因此法官在這個案子裡面能適用哪一條,就要看檢察官能不能證明有「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
而事實是沒有,包括證人在內都沒指出被害者有什麼反抗,這裡的反抗並不只是提起拳頭開扁一種,包括哭、叫、掙扎等其實都可以算是展現出反抗的意思。
在這部份,鄉民使用了兩手策略,一邊宣稱小孩子「不知道反抗」,一邊宣稱小孩子「不敢反抗」。
不知道反抗這一項,其實還是無法成立違反意願這一個要件,因為除了同意和不同意之外,還有一種意願型態是「無差別」。
不敢反抗這一項,首先自然是對方有某種強制作為,這樣一來被害者身上會有傷,而實際上沒證據,即使這位犯人練過七傷拳和催心掌,有本事讓被害者不敢掙扎出聲,眼淚總還是控制不了的。

被害人確實只有六歲,但只是不明世事,而非不省人事
猥褻先不論,像「性交」這種侵入行為,別說是六歲小孩,就算只是嬰兒,你拿手指捅他鼻孔,他照樣哭給你看。

事實上之前也有類似案例,比如說這個
一樣是六歲開始,二年內能證明的有二十七次(罪),加上刑法修改之前的連續犯罪行為共二十八罪,判刑八十八年,執行八年。
同樣的,判決依據條文是是227條「與幼女性交罪」,而不是「加重強制性交罪」。
雖然八十八年看起來很長,但因為一罪一罰,如果除一除,其實每一罪的平均刑度也還是只有三年一月左右而已。

有不少人鬼叫法律太輕,但就立法原則來說,與幼女性交罪是非強制性的性侵害,如果把與幼女性交罪的刑度提升到和加重強制性交罪一樣重,那就代表不管是以強姦的手法還是用棒棒糖引誘幼女為性交,所受的刑罰都是相同的,那麼又何必浪費一根棒棒糖?
對法益侵害較大的有較重的刑責,法益侵害較小的有較輕的刑責,若法益侵害小而刑責與侵害大者相同,那犯罪者又何必替被害人著想選用侵害比較小的犯罪手法?(有那種佛心來著,就不會犯罪啦~~~)

PS:強制性交,舊稱「強姦」。在舊刑法時期,對男人強制性交是無法可管的。

很奇怪的標題,不過就是因為奇怪所以才會被拿出來踹。
首先要說明的是,天主教教廷梵蒂岡確實支持廢死刑(實際上也在1969年廢死刑),但是歐盟國家並不是因為當年的教宗保祿六世一句聖旨而跟著廢除死刑,歐盟國家當中有一部分在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就不再有死刑的執行,某些國家(例如英國)之所以廢除死刑,是因為出現的嚴重的冤獄案件,而不是教宗光環或者上帝的聖靈鴿子臨在該國國民身上。
事實上,歐陸是基督教世界當中最世俗化的區域,比起還在鬼叫達爾文死前信主的美國,歐陸的人早就不喊這一套了。
因此,歐陸國家不吃梵蒂岡那一套「不准戴套、不准不中出、不准墮胎」的宗教宣示,理所當然。

回歸標題,某些人拿墮胎和死刑來相提並論,這是相當可笑的比擬。
因為這兩種事情根本就不是同一層次的行為。


第一,國家行為和個人行為的不同。

廢死或不廢死,其結果是國家是否(以國家名義)殺人,和其他刑罰一樣,死刑的執行是一種國家行為
墮胎或不墮胎,就現代化國家的層次而言根本沒有意義,因為腦袋正常的法治國家不可能強制抓一個孕婦來把胎兒打掉(這是擺明違憲的,除了「古代帝王」以外還真的沒有智商大於50的現代國家敢這麼做),國家自己更不可能懷孕生小國家。
因此,「墮胎」不會是國家的行為,而是孕婦的私人行為
就國家層面來說,國家在墮胎這方面所做的行為是「限制/不限制孕婦墮胎」,也就是對「孕婦墮胎」這件私人行為進行「管制」,同樣的情況就類似殺人罪,這是國家對「某人殺人」所進行的限制,而不是規定「國家殺人」的法條。

國家行為和個人行為的一大差異,就在於比例原則等行政法原理原則的適用:國家行為有比例原則的問題,所以國家殺人必須遵循比例原則,國家限制個人殺人也要遵循比例原則,違反比例原則的國家行為是違憲的;而個人行為沒有比例原則的問題。
(如果個人行為也要遵守比例原則,那既然吃六十的便當就會飽,當然「不可以」去吃好幾千的餐廳~~很多我們生活中認為理所當然的個人行為是無法通過比例原則測驗的。)

用個比較清楚明顯的式子來描述就是:

死刑的情況:
國家進行A行為-->有比例原則的適用。………(1)
A行為=「死刑」………(2)-->代入(1)

國家進行死刑-->有比例原則的適用。
===================================
墮胎的情況:
國家進行A行為-->有比例原則的適用。………(1)
A行為=「禁止個人進行B行為」………(2)-->代入(1)

國家進行禁止個人進行B行為-->有比例原則的適用。………(3)

個人進行B行為-->無比例原則的適用。………(4)
B行為=「墮胎」………(5)-->代入(3)、(4)

國家進行禁止個人進行墮胎-->有比例原則的適用。
個人進行墮胎-->無比例原則的適用。


其實只要這個就已經足夠踢爆那些個「廢死國家為什麼允許墮胎」的宣稱了。


第二,胎兒是否為「人」的問題。

就天主教的說法,這是肯定的,但是在法律上卻沒有那麼斬釘截鐵。
(如果什麼都要以宗教說詞為依歸,那早該吃素去了。)
就台灣的刑法來說,墮胎有墮胎罪(刑法第二十四章),其中的對象包含孕婦本身、墮胎施行者(醫生)、強制墮胎者以及引誘墮胎者,某方面來說,如果墮胎是殺人,那墮胎罪就應該放在殺人罪(第二十二章)裡面,而不是擺在傷害罪(第二十三章)後面獨立一章。
就鄉民喜歡的「傳統」來說,漢摩拉比法典規定「毆打婦女,以致使其喪失胎兒者,根據她的地位課取罰款」(一樣是沒有以牙還牙的法條),在沒有特別法規定的情況下,致使人流產者犯的都是傷害罪,而不是殺人罪

民法上,為了保障胎兒「未來」的權益,民法把「將來非死產」的胎兒在權利方面視為既已出生(在負擔方面則沒有,所以胎兒有可能繼承大量遺產,卻不會繼承債務),但不管胎兒因為什麼原因而成為死產,民法都不把這個死產胎兒當成人。
民法之所以做出這個特別規定,是為了讓胎兒有受益的權利而把他「當作是」人,實際上民法對於自然人的規定是「人之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民法第六條),而胎兒「還沒有出生」。

胎兒不視為完整的人有其實用性,要知道胎兒是很容易流產的(就有妊娠反應到變成沒有的情況是30%),在懷孕過程當中,除了人工流產(就是墮胎)之外,還
有可能因為母體疾病、體質、胎兒缺陷以及意外而流產,扣除體質問題,如果孕婦跌倒流產就算殺人罪(好歹也是個過失致死),很多人的老母想必都會要求他老子
把他射在牆上。

沒事懷個孕,補助沒幾毛,還得背一條人命,鬼才想生小孩。

同時,還有個問題是這類宣稱從來都搞不清楚的,那就是「合法墮胎」的限制。
在醫學上,人類早產存活最低記錄是「六個月」,換句話說,胎兒至少要在母體裡面發育六個月以上才能藉著現在人類的技術存活,在人類技術還沒有發展出人工妊
娠之前,六個月已經是極限了,因為這時候的胎兒肺部等器官還未發育完全,出生了也一樣只會馬上死掉。(一般醫學說法是二十三~二十四週以上才能「出宮」獨
立存活)
而對墮胎沒有禁止的國家,其法律(行政法等)對於墮胎的施行時間其實都短於六個月,大多數的限制是二十週以下,二十週~二十四週是個灰色地帶,二十四週以上則還沒有什麼國家規定。
在墮胎的技術上,隨著胎兒的發育而有不同的墮胎方式,懷孕早期的方法例如吸子宮壁(人造月經)、藥物、吸胚胎、刮子宮壁,而在三個月以上採用的是引產(或剖腹取胎),也就是催促其早產,因為胎兒這階段還不能獨立存活,因此引產出來的胎兒會是死的。
可是對六個月以上的胎兒引產或剖腹,只會讓胎兒提早出生而已,當胎兒活著出生的瞬間,他就已經是民法定義中完整的自然人,這時候不管是捏死這個嬰兒(這時候已經是嬰兒而不是胎兒了)還是故意放著讓他因為沒有照顧而夭折,都算是刑法上的殺人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