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月, 2010

一個很常見的說法是「因為基督教主張廢死所以OOXX…」,這種說詞最常出現在有關歐盟各國的論串上,畢竟歐盟各國都是基督教管區,天主教的大本營梵蒂岡也在其中。當然,世界第一個法律上廢除死刑的國家也在這裡。(但並不是歐盟會員國)

其實從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出所謂「廢死是基督教的玩意兒」這種認知是極大的錯誤,本BLOG的幾個作者當中:
信仰基督教的ryback是支持死刑的。(ryback:如果可以無期徒刑,然後關一輩子,倒是不反對)
很久沒出現的Yenchin似乎是自然神論者,支持廢死刑。
LUCIFEROUS是無神論者,支持廢死刑。
本人我是萬物有靈論者,支持廢死刑。

誰說基督教就支持廢死的?
(老美廢除死刑的州也都是世俗化比較嚴重的州,而不是那些以傳統保守著稱的聖經帶)

就基督教的歷史來看,早期基督教有不少人主張廢除死刑,主要原因不是因為神愛世人,而是他們本身就是被死刑解決掉的高危險群。(人總是要等到被捅了才知道會痛?)
比如說教父拉克坦提烏斯(Lactantius,約AD.240~320)說:「當上帝禁止我們殺人,祂不只是禁止公眾法律譴責的暴力,祂也禁止人們視為合法的暴力。

但隨著之後基督教和世俗權力開始掛勾,教會內部對於這樣的說法有了爭議,畢竟要支配世界,光靠神的榮光是不夠的,總還得要出手把異議份子幹掉,中古時代那堆被基督教在火刑柱上消滅掉的所謂異端、女巫可以說是當時基督教不支持廢死刑的有力證據。
1208年,教皇諾森三世(Pope Innocent III)給瓦勒度派(Waldensians,這個教派被之前的教皇指定為異端)的信上就這麼寫:「我們肯定俗世權力可以執行死刑而不犯上死罪,這當然假設了它是本著公義而非嫉恨,經過深思熟慮而非輕率魯莽而從事的。

來托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以截肢做比喻認同死刑的正當性(雖然在他的標準之下我們也是該死的腐敗肢體--異端、女巫、叛徒、殺人犯--之一),之後的天主教歷史就
是殺很大殺不用錢,直到二十世紀中葉的教宗庇護十二世(1939~1958在位)也還是這麼說:
公權力有權剝奪犯人的生命,使他為自己的過錯贖罪,兇犯因著自己的罪過喪失對生命的權利。」(The public authority is empowered to deprive a condemned man of his
life to expiate his fault since by his own crime he divested himself
from his right to life)

真正對死刑歷史有轉捩點意義的時間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1945),在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的德國基本法當中就明文寫入廢除死刑條文(102條),至於歐盟各國:

廢除死刑 最後執行年份
德國 1949(基本法)
奧地利 1968 1950(同年廢平時死刑)
比利時 1996 1950
法國 1981 1971
義大利 1994 1947
荷蘭 1982 1952
盧森堡 1979 1949
愛爾蘭 1990 1954
英國 1998 1964
丹麥 1978 1950
希臘 2004 1972
西班牙 1995 1975
葡萄牙 1976 1849
芬蘭 1972 1944(1949廢平時死刑)
瑞典 1972 1910
愛沙尼亞 1998 1991
拉脫維亞 1999(廢平時死刑) 1998
立陶宛 1998 1995
波蘭 1997 1988
捷克 1990
匈牙利 1990 1988
斯洛伐克 1990
斯洛維尼亞 1989
馬爾他 2000 1943
賽普勒斯 2002 1962
羅馬尼亞 1989 1989
保加利亞 1998


在歐盟各國當中,最後執行死刑年份和廢死年份在1950年上下五年間的有九個國家,其中創始六國(法國、德國、義大利、荷蘭、盧森堡、比利時)當中只有法國不在其列,剩下四國則是奧地利、愛爾蘭、丹麥、芬蘭。
而教廷廢除死刑反而晚於歐盟創始五國(1969),只比最後一個國家法國停止死刑執行早了兩年。

作為第一波廢除死刑的歐盟國家,德國廢除死刑的理由就歐洲廢除死刑聯盟理事長派特拉.利希特(Petra Richter)的說法是:
當然,這和納粹政權有關,經歷這場殘殺猶太人的噩夢,為了防止歷史重演,再加上,極權統治下,人們對於生命、自由、言論沒有保障深痛惡絕,所以,當時完全沒有阻力,很快立法通過。
顯然是和納粹有關係,而不是和基督教有關係,和寬恕、慈愛更加沒有什麼狗屁關係!

PS:
我剛剛發現一個宣稱,說「廢除死刑」的以色列還是處死了納粹戰犯…
但是~想鏗鏘有力之前請先查資料,以色列廢除的是「普通犯罪的死刑」,觸犯軍法和戰犯還是「有」死刑的。

PS2:世界最早廢死的國家是信佛教的日本,還有王清峰也是佛教徒,不是基督徒。

我不知道,開通一個道路,有這麼的困難
我不知道,還有多少同胞死於蘇花公路,這些團體才會滿意到說願意開路
營運的花東小販,走鐵路要增加多少的成本,還有降低多少的效率
這些環團根本不在乎,因為他們的支持者,都是中產階級,不管是大學教授
還是有錢有閒到跑去花東的慈濟人
他們沒有什麼需要,在清晨的時間,運著自己的商品,到宜蘭甚至是台北去做生意
他們認為,所有支持蘇花高的人,都是那些山也BOT海也BOT的人
他們會說…喔,你可以坐火車阿
我只能說…喔,一個特教班老師的往生,還沒讓你們看清楚為什麼不坐火車的原因嗎?
我難過的..是一個為弱勢奉獻的人犧牲了她的生命,只是因為某些人
他們要的好山好水
基本上,這就是一個擁有資源的人在壓迫那些沒有資源的人
在台灣,環保就是一種階級的壓迫!!!!!
就如同動保團體壓迫為了一家老小兒獵殺海豹的海豹獵人
而台灣更可惡的是,他們指責這些弱勢是財團!!!!!!!!!!!
我憤怒的,是那些在花蓮需要道路的人,沒有道路可以使用,環團踐踏的這社會上基本的公義
東部的高速公路或者替代道路,就是基本的公義,讓他們能夠快速的到達資源可及的地方
尤其是醫療資源更是急迫的
我不知道要說多少遍,在東部蓋大醫院的效果不彰,門諾院長的那一句”美國很近 花蓮很遠”
不就說明了這樣的現實?到底環團要不懂現實到什麼地步?
東部藍色公路?因為你們體格特殊到面對東部海域的東北季風完全不會暈船嗎?
鐵路運輸?半夜兩點鐘台灣鐵路局會開貨車運輸嗎?上車要不要時間,就算按照你們提出來
的貨車上車成立好了,手續要不要時間?再來是要開多久?中間要不要停,要不要等其他站的貨
那總共又要花多少時間? 回答阿?一句責怪台鐵運能不足就想要推卸責任嗎?
台鐵買車養車養人營運,週一到週五旅客運輸人少造成營運賠本要誰出?環團出嗎?
環團有研究過台汽不再承擔社會責任之後,每年各地方政府要補助多少費用在大眾運輸上面?
台北市還好,中部呢?南部呢?你們又有多少瞭解?你們連偏遠地區交通問題都不瞭解的情況下
要如何深度的談論鐵路運輸的問題?
我沒有一定要到高速公路等級的道路不可,至少要有替代道路的出現,但是環團表現的蠻橫
那種”不准其他道路出現 替代方案只有鐵路”的可惡嘴臉,尤其是看我同事半夜起來訂火車票
只為了兩個在強褓中的孩子有位子坐,讓我一定要站出來與你們對抗!!!!!!!!!
這是一場階級的鬥爭,有錢人與台灣自認精英階級的環保團體與活老姓的對抗
蘇花替代道路之徵已經無關環保,這已經是社會公義的層級了!!!

劉曉波得獎了,不過在台灣這變成一堆大便政客的口水戰開始,我不予置評,我的看法簡短如下

1.劉曉波跟達賴不同,土共內反對他的人大部分都是土共內部的狗,支持他的中國人也不少,不過對於得獎的事情,對支持他的人來說,是很矛盾的,看他老婆的反應就知道,他們對和平獎並不是很期待,因為會被土共利用成為分裂支持他們的一個弱點,外國勢力的帽子是他們戴不起的,得這個獎最高興的就是土共,可以讓土共有理由打擊異議份子,頒獎給劉曉波其實是對大陸改革派一個打擊,坐實了TG對於異議人士的藉口,只會讓中共民主化進程往後退一步

2.dpp的反應就是典型腦殘政客的反應,腦殘政客用諾貝爾獎刺激中共是沒有甚麼意義的,就像頒獎給翁山蘇姬一樣,是一種無聊的舉動,因為頒了獎並不會讓可以放出來,也沒有辦法改變任何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他們是怎麼一回事,,誰得獎對dpper來說不重要,叫馬英九下台才是重要的,就算是讓陳進興得和平獎可以打擊馬英九他們也願意出來說陳進興是無辜的,都是因為馬英九的關係陳進興才會這樣所以,馬英九要下台

3.聯合報說擔心中共制裁,我認為想太多,挪威跟中國沒有甚麼貿易往來,要制裁也不容易,再來有本事中共永遠不要報名諾貝爾的其他獎項,但這絕對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共最多叫個兩聲不會有太大的反應,最後在劉曉波關押期間頒獎給他,讓我開始對諾貝爾和平獎在對異議人士關押期間的頒獎作法,反而對異議人士是一種傷害性的行為感到無奈,刺激一個極端政權並不會讓他們改變,只有揮軍殺進去才會改變,例如越南揮軍柬埔寨解決波布暴政…不過這代價太大,結果也未必是好的

首先是簽,「簽」這種公文是行政機關內部使用的格式,與對外部的公文(令、呈、咨、含)不同。
這份簽最近頗紅(我知道有點lag,不過至少「火頭」還沒過去不是?),所以我們就來看看簽上寫些什麼。
7ba8ccf0600e88278ec0bdda211abc32
41e3f79c9a89c862cfcd7a5ef01b7fe0
痞客還是會縮圖….打字很累…..
=====
五、
依前述並查政府採購法第八條規定…(略)…採購資訊中心,統一蒐集共通性商情…並建立工程材料、設備之價格資料庫…(略)…係參考廠
商報價而建立,故經昭凌顧問公司於97年4月11日專業評估並參考工程會價格資料庫、三家廠商報價及因應上漲等因素(詳如附件三之分析資料),調整預算為
1314304336(十三億一千多萬)元,為方案一。
六、另依 鈞長政策指示及復經昭凌顧問公司依照97年4月7日投標廠商投總標價(應該是總投標價吧~),其最低報價1950000000(十九億五千萬)元(含北引道改建560000000)(詳如附件五),故經推估本工程標(不含北引道改建)目前合理並足以吸引廠商投標意願知價格為在13.9億元左右,即按附件四之預算單價比例增加(5.76%)調整本次工程預算價(詳如附件六),為方案二。
=====

背景先說明,新生高架橋工程在此之前招了六次標,總和預算是十六億四千多萬(扣除底下的五億六千萬之後就是十億八千萬),前五次連一隻蚊子也沒有,直到第六次才有三家廠商(工信、長鴻、皇昌)參加競標,但是仍舊流標。
流標就是所有投標者的報價都比政府的報價高,比如說某個工程政府只願意出兩億,而所有報價的公司出的價格都超過兩億,如此就會流標。
標案之所以會沒人想標或者流標,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錢太少,所以每次流標之後政府的底價(應該叫做可接受最高價吧)就會往上調,而這張簽就是在第六次開標又流標之後為了「到底要上修多少」而做成的。
而第六次投標最低金額的廠商,就是「工信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含北引道的五億六千萬在內,投標金額分別是工信的十九億五千萬、長鴻的十九億九千萬、皇昌的二十一億。
(也就是說光新生高這一部分,工信標13.9億,長鴻標14.3億,皇昌標15.4億)
從這情況來看,可見原本北市府生出來的底價根本就是連鬼都不想標,因此某些議員被人說「不然你去標」是有道理的,先不論裡面有沒有什麼圍標人生本土劇的劇情,政府總不能在別人不想接的情況下硬塞一個會虧錢的工程給人民吧!

做個表格:

投標次數 工程內容 預算金額 投標廠商 最低投標價 得標者
1 新生高架工程、中山二橋工程、武昌派出所、新工處第一分隊房舍及瀝青混凝土設備 16億4390萬4273元 0
2、3 新生高架工程、中山二橋工程、新工處第一分隊房舍及瀝青混凝土設備 15億5242萬9339元 0
4、5 16億566萬7407元 0
6 新生高架工程及中山二橋工程 16億2028萬2838元 工信、長鴻、皇昌 19億5千萬
7 20億2024萬7103元 福清、工信、春原、中華工程及皇昌 18億5660萬 工信

註:第二次以後就除掉「武昌派出所」了。

而在這公文當中,發文者提供兩種方案,兩方案中北引道的五億六千萬都是固定的,唯一改變的只有新生高工程的部份而已。

第一個方案的作法是依照昭凌的評估、工程會資料庫、第六次三家廠商報價和物價上漲因素,調整預算到十三億一千多萬
第二個方案是依照第六次的最低標價調整到十三億九千萬左右。

而最後北市府採用的是第二個方案,也就是含北引道十九億五千萬左右。

第七次投標時,長鴻沒有參與競標,而多出了三個新競爭者,分別是福清營造有限公司、春原營造有限公司、中華工程有限公司。(因此很難說有「圍標人生」)
最後第七次標由工信以十八億五千六百六十萬得標(新生高架:13億2198萬25元、中山二橋:5億3461萬9975元)。

政府大型工程的標案都是總價投標,無論底下包括幾個項目,都是由總報價最低的廠商得標。

假設有個工程分三部分,政府底價A部分一億,B部分兩億,C部分三億,合共六億。
甲公司以A部分兩億、B部分一億五千萬、C部分一億五千萬,總計五億投標。
乙公司以A部分五千萬、B部分五千萬、C部分五億,總計六億投標。
(事實上招標至少要有三家,這裡為了省事只寫兩家)
如此一來,就是甲公司得標,雖然甲公司在A部分報價高於政府預期,但因為總標價低於乙公司(及其他公司),因此仍是甲公司得標。
畢竟這是統包,包商要怎麼挖自家東牆補西牆是包商的事。

像工信最後的得標價當中,北引道(中山二橋)部分就比北市府原先的五億六千萬估價少,如果照樣以扣除五億六千萬的數字來看,新生高部分就是12.9億,比方案一的價格(13.1億)更低。

如果真要圍標,那在所謂的「鈞長指示」後多半把底價設定在十九億五千萬的情況下,就不會有多出三個公司來插花,而得標者工信也沒有理由反而壓低投標價,用十九億三千萬得標,賺的絕對會比十八億五千萬多,而沒有人會嫌錢賺太少。

還有一個更簡單的法則:公務員敢寫給別人看的,就不會讓你看出有問題。再怎麼蠢才也該知道,公文會被存檔,只有腦殘才會想用公文交代貪汙事項。
(阿扁如果發總統令A錢的話,我就會替他拍拍手…)

PS:還有,新生高架橋工程和花卉博覽會一點屁關係也沒有。
預言:選完之後,這個議題90%機率會馬上失蹤。

坑:
====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13/today-o2.htm
……這種空了一格的「鈞長」,絕對是機關裡的最高首長,無人敢於僭越……
====
(很久沒出現的警語:本blog不保證你打開上述連結之後的任何身體、財產、精神上的損害

因為在ptt政治版踢爆了,所以順便移過來。

根據公文規範,「鈞」是用於有上下隸屬關係中的下屬對上級。
所以「鈞長」的意思就是「直屬長官」。
還有,用鈞的情況下,是要空格的(不管是對機關還是長官)。
(空格是尊敬用法,當然也有些公文是不空格的)

http://www.motc.gov.tw/motchypage/dept/876/1701_970515.ppt

第28張


http://www.cles.mlc.edu.tw/~affair/document/pdf_file/Study_20100308.pdf

第14頁
更狠一點的是不管鈞、大、貴通通空格(除了前面是標點符號的情況以外)。
見17頁。

有個簡單的分辨方法:

直接稱謂使用「鈞」、「大」、「鈞長」等用語時,應空一格示敬;使用「貴」、「台端」時不空格。間接稱謂均不空格。

表格:

有隸屬 無隸屬
下級對上級 (空格)鈞 (空格)大
上級對下級
平行
自稱
機關對人民團體
機關對人民、首長對屬員 台端

間接用語:機關團體全銜、簡銜、該、先生、女士、君。

根本就沒有什麼「空一格所以一定是郝龍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