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二月, 2010

是的

教改的問題就是在教改團體的身上

再來是教育部

最後是家長

 

教改團體在自己的實驗學校裡面擁有充裕的經費,跟可以選擇學生的來源,也可以拒收學生

在這三大條件之下,還可以去責怪無從選擇又沒有錢也不得拒收學生公立學校老師

除了推託教改失敗的責任之外,沒有別的意思

再來,教改團體認為老師沒有受過專業的輔導訓練,可見教改團體根本就沒有面對過真正的

社會是怎樣的.他們從來不需要去面對頑劣的家長,惡劣的學生,施壓的民代,跟懦弱的校長

台灣的社工員夠專業了嗎?還不錯,但是社工人員沒有警力支援有辦法面對家暴者嗎?

沒有辦法,也就是說,現在的教育問題根本不是基層教師能夠解決的,要有大量的社工與司法

人員才有辦法去處理八德國中的問題,但是,我國有多少的經費可以用呢?無上限嗎?

講到社工,光是家暴案件,社工都已經力有未逮人數不足,還要他們去支援國中霸凌學生輔導

根本是癡人說夢,再來民代施壓也是學校沒有辦法對司法伸出求救訊號的原因

資源的排擠性向來都不是教改團體所需要考慮的,他們沒錢就去找教育部申請補助,反正在

扁朝時期,這些教改團體跟當朝關係良好,要錢有錢,他們根本不用像教育部去思考錢怎麼

分配

動不動就對基層教師頤氣指使傲慢無理,學生認為犯天大的錯只要找教改就

可以凹回來,這幾年教改團體的記者會大部分都說老師有問題,學生的錯隻字不提,所以教改

之錯就錯在教改團體

至於教育部,向來都沒有什麼正常的方向,過去八年教育部長政策荒唐走版,在經費不足下

還想搞精英教育,事實證明,八年下來,大學教育失敗,也讓基層教育失敗,最近這兩年也沒

看到當朝教育部長到底在教育的投資上有什麼高見,只會在利益團體的壓力之下考慮十二年國教

九年都爛成這樣還想搞十二年?

再來就是王八蛋家長們,為甚麼我把家長放在最後面呢,因為其實家長的問題可以靠立法

解決,例如禁止家長干涉校務輕者罰款重者判刑,都是可以控制的變因,若是教育部給老師

生殺大權,對老師不敬得家長讓他的小孩記點

超過點數則禁考國立高中或禁止甄試等升學導向的生殺大權,

或讓家長帶回家自行教育,等滿年紀後再來考同等學力

尤其是後者保證家長不敢對校務干涉過多或毆打老師或對校方施壓,民意代表施壓

就公佈代表名稱接受全民公幹,這些都是教育部可以做的事情,對付王八蛋家長方法

多得很,但教育部把所有的責任統統推到老師的身上,過去八年是鍊蕭為,最近這兩年是搞

圖利少數利益團體(十二年國教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房價大漲,因為明星高中永遠不會消滅,

附近學區房價在高中社區化後必定大漲,配合台北市都更計畫,豈不妙哉,不然我們來調查

一下那些支持12年國教的背景看看,是不是幾乎都是住在台北市,你就知道為甚麼他們要

反對向下延升到幼稚園而支持高中社區的十二年國教,但明明對大多數人最有利的其實是

幼稚園國教化,在幼稚園學費比大學貴近2倍的狀況下這個最好)

 

近年來家庭教育的全面崩壞,勢必讓教育部得去思考教輔訓三者的關係,但是教育部真的很

懶惰,完全漠視基層教師,反正有錯找老師扛,流浪教師多得很不怕沒人教,也是因為流浪教

失太多,也讓教育部有懶惰的空間,讓老師為了生存不得不得過且過拿錢就好,至於那些廢物

就與他們無關,導致最近的霸凌事件,但在教育資源的限制(並非教改團體的無上線)之下

必須有所妥協,教育部長又不是白痴,當年那麼難考的考試都可的上,但是為甚麼不做些用腦袋的事情呢?

不能對教改團體予取予求,面對一個現實,我國沒有產石油,家長素質低下,又因為工時過長

導致學生沒有辦法在家受良好教育的前提下,必須要放棄歐洲那套愛的教育或者是零處罰

(沒有零體法 只有零處罰)這種移淮為枳的智障政策,這層級必須拉高到行政院,因為教改

誤國十年多不能在誤國了!!要找基層教師的經驗與困難整合出自己的教改政策才是正途

 

松菸文章中的回應中提到海上牧羊人

其實我是比較同情牧羊人的作法

因為日本人實在是太機掰了!!不吃鯨魚還有鮪魚或其他替代的肉品可以吃,捕鯨船也可以有其他的利用

我不認為完全禁止對鯨魚的獵殺是對的,現有的條件限制是算妥協下的產物,雖不滿意但可接受

但是機掰的日本人用行賄的方式意圖讓商業捕鯨能夠恢復正常,這就很機掰了

我在海豹獵人的論點上看到了環保與生存的兩難,完全禁絕是使得海豹獵人在社會上沒有生存的可能

但是商業捕鯨不是,他並不是生存的必要性,或者是儀式的必要性,例如印第安捕鯨問題

只是為了滿足大量的商業利益造成的結果,日本人並沒有提出任何數據可以證明他們的”鯨魚過多論”

日本人:兩萬頭很多了…實際上最大的數量曾經為24萬頭

不過用干擾捕鯨船的方式去對付日本實在是不太明智,合理的方式應該是其他管道進行,因為針對船員

並不是正確的,人家也只是混口飯吃,要讓日本民眾支持反捕鯨運動才是合理的

 

印地安捕鯨問題一直是保育團體跟商業捕鯨團體的一個爭論據點,倒楣的印地安人捕鯨千年都沒有發生過

鯨魚絕種的問題,卻要因為商業捕鯨造成的問題而被迫放棄傳統,恢復傳統又導致商業捕鯨團體有藉口要求

放寬捕鯨規則,對他們來說確實是兩難,因為自己的儀式被當作攻擊的武器(日本人:我有大量捕鯨的歷史!!!)

台灣也有類似的問題,就是原住民的獵猴儀式現在只剩下草扎猴,但是台灣的動保團體寧可看著猴子大鬧果園

也不願讓那些讓農民損失的死猴子交給原住民當猴祭使用,我到是希望那些原住民獵人用傳統的方式替農民

除猴,一方面除害,另一方面可以維持傳統儀式,一舉兩得

根據棒球規則,棒球場的中線應該以朝東北東為宜,而朱立倫的政績桃園國際棒球場卻是朝著北北西,於是就有人開始攻擊。
我吃飽撐著去查了一下台灣各職業棒球場的中線方向,得到以下結果:

中線:本壘--投手丘--二壘連線

棒球場 中線方向 備註
天母 東北東 兄弟象主場
新莊 東北 兄弟象主場
桃園 北北西
龍潭 兄弟大飯店棒球場(練習場)
新竹 南南西
台中 南南西 興農牛主場
台中洲際 東北
斗六 東北
嘉義市
嘉義縣 東北
台南 東南 統一獅主場
高雄立德 西南
澄清湖 東北東
屏東 西南
宜蘭羅東 北北東
花蓮
台東 東北東

有吃到西的棒球場有:桃園、新竹、台中、立德、屏東

如果要避免日照的話,那應該連「南」都要避,而有吃到南的棒球場有:龍潭、新竹、台中、嘉義市、台南、立德、屏東、花蓮

除去裁判,對球員來說球場對著哪邊其實沒什麼差別,因為棒球不只其中一隊會站在打擊區(和其他防守區),「陽光耀眼」不會只有某隊倒楣。
(或許有人會有疑問,朝東不就剛好迎接日出了嘛,不過台灣的職棒都是挑下午開打,所以只需要考慮西照即可。)

如果正北球場沒問題,北北西說要有什麼問題還真的是…..- –

b3a9bbe4bfbd1173abb41a9a16a0264e

***************

還遠雄公道文

其實我一直搞錯遠雄跟遠東集團的關係

遠雄企業團董事長趙藤雄1969年創設遠東建設,投資興建廠房與辦公室結合的廠辦產品,早期的作品常冠上「遠東」的名字。之後為了與遠東集團(原亞東集團)區別,再結合自己名字,改稱為遠雄企集團。

特此致歉

**************

 

 

 

 

又有人說我要追著綠黨打了

只是剛好而已….

看到黃平洋當選了,感到滿開心的,不過看到他,突然想到松菸巨蛋

 

東集團是我討厭的集團,尤其是他的ETC,實在是糟透了,他們家大老板說,嫌貴就不要用

本人是嫌爛,不只產品本身,而是整個過程根本是爛透了,是男人就不要跟交通部求饒延期

在此呼籲監察院調查交通部是否有圖利廠商的嫌疑,為甚麼沒達到標準可以延期?

 

松菸巨蛋也被他們標到了,其實我是很不爽的,可是

看到反巨蛋的那群人,我更不爽………

台灣反對運動的通病,我之前罵過,就是活在幻想當中,看過雙方論述後,我深深地發現,松煙巨蛋

比松菸公園有效益,台北市確實沒有一個夠格的大型室內表演場地與運動場地,身為台灣的代表

城市,連一個像樣的體育館都拿不出來,確實是一件很爛很丟臉的事情,在松菸公園的不遠處,有一個

大安森林公園,按照反松菸的”因為相近所以不可以有”的邏輯來看,那松菸公園根本不應該存在

至於綠黨的環評,大家想想,蘇花高的環評,就知道環評只是環保恐怖分子們為了阻擋與自己意識不相同的東西

而拿出來工具

再來是巨蛋不適合蓋在市中心,對交通與環境有重大影響這個論點,請問有看到綠黨拿甚麼資料數據統計證明周遭的影響了?

要反對也要拿出個資料來跟交通局見真章,我現在已經懶的理會這群份子在苦勞網的批判,因為他們沒有甚麼

“立即而有效”的證據去反駁交通局的理論

而反對松菸巨蛋有甚麼好處,大家都沒有想過,我今天站出來質疑,因為,松菸巨蛋會影響住宅區房價與租金價格

,而松菸公園則是附近房價與租金價格推手,當地居民反對的原因,也不會脫於此

我們已經因為花博失去一個中山足球場了,到底要犧牲多少的體育場地才夠呢?

最後講一個最好笑的來吐槽這些綠黨人士

“松菸文化園區BOT案動工” 這代表了實際上是不是公園根本不是重點

重點是那批居民們能不能在這個建案中賺到大錢不管是房價還是租金

所謂的反對也只是為了錢而已,這個文化園區沒有任何交通會議與環評

就可以過關就可以證明了我的看法,反對就是為了錢

黃平洋 松菸巨蛋的事情就看你表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