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comments on “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九十九年上更(一)字一百六十六號判決書解說

  1. >因此我當時寫的時候根本沒想過會有什麼廣大迴響,甚至覺得文章底下的回應應該又會是滿滿「此人挺姦殺犯」的高帽子(雖然「彈劾」和「解說」兩篇和姦殺一點關係也沒有),哪知道文章一貼出,支持聲音居然比幹譙聲音大……世事難料就是在說這個樣子吧。
    辛苦終於有了回報,還是來的人本來就比較傾向和你有同樣的想法?!

  2. >>因此我當時寫的時候根本沒想過會有什麼廣大迴響,甚至覺得文章底下的回應應該又會是滿滿「此人挺姦殺犯」的高帽子(雖然「彈劾」和「解說」兩篇和姦殺一點關係也沒有),哪知道文章一貼出,支持聲音居然比幹譙聲音大……世事難料就是在說這個樣子吧
    人數這麼多,是因為某個自認為阿宅首腦的朱先生再face book發文貼連結罵人吧,那裡本來就有再吵紹法官的事情,聯結一貼,支持 反對者都過來看了
    至於支持的聲音很多,也是因為版主說的有道理,而且自己看過判決書後,更會認知到實情是怎麼樣的
    很多人其實根本不知道最高法院是法律審(包括我自己週遭的朋友),而認為只是一個不服高院判決以後上訴重頭再來審一次的地方
    說起來,無罪推定是法律原則,真的很多人都忘了,我朋友中也有認為是恐龍法官的,總是跟我說,"如果有做"怎麼辦? 當我回說那如果沒有做勒? 就又再跟我盧如果有做叭啦叭啦的
    這時候就想到電影"鹹豬手事件簿"裡一個被批評是恐龍法官的法官說的,他問他的學生,法官最重要的工作是什麼? 學生回答 不縱放罪犯,法官則回答"是不冤枉無罪之人"
    版主回覆:(04/13/2011 11:58:04 PM)
    這個?
    http://x9x8x77.pixnet.net/blog/post/7729678
    如果鄉民的「民意」就鐵定正確,那還要司法體系作什麼?

  3. 雖然法律系是第一類組在唸的
    法律人最好是多一點科學精神
    法官最重要的工作反而應該是科學
    最好都變成自然科學實證主義者
    但是看法律系那麼看不起警察在學的東西
    看來是很難喔!

  4. 樓上對社會科學兩世紀以來的發展不熟吧?
    現在的社科早就是實證主義的天下。

  5. 如果你要把法律想當然爾納入社會科學
    包括很多教授可能都不敢承認……畢竟是鬥來鬥去,看誰學正高,看誰文章多,看誰官商人脈好,看誰掌握發言權的東西嘛!

  6. >>如果你要把法律想當然爾納入社會科學
    >>包括很多教授可能都不敢承認
    誰?哪個教授?教什麼課?在哪所學校任教?年資歷?

  7. "被告名字…由本人河蟹之。(理由:保護被告)
    不管是要悼念還是案件討論,都不必然要知道被悼念者與案件被告的完整姓名(住址電話更不用說),就如同我們即使不知道歷代祖先姓名,一樣可以在清明節祭祖。"
    這段跟朱某人收到內政部公文的事件正好形成對比

  8. 但是看法律系那麼看不起警察在學的東西
    看來是很難喔!
    ——————————————————-
    不是看不起…是國考不考
    不考的東西誰去念啊
    念了佔國考科目在腦袋中的記憶體
    到最後差一分沒上怨死人也沒用
    現實如此
    別說那些跟鑑定有關的東西
    就純理論的犯罪學刑事政策,也不太多人念的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