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comments on “誰的底細?

  1. 歐洲廢死刑的呼聲是起源於十八世紀貝加利亞的"論犯罪與刑罰"…..跟幫納粹脫罪有什麼關係?
    神聖羅馬帝國(和德國大有歷史淵源的國家)皇帝利奧普德二世在還是托斯卡納大公時就拜讀了貝加利亞的大作然後覺得大有道理,然後廢除托斯卡納公國裡的所有酷刑,包括死刑.
    德國的廢死歷史本來就是淵遠流長,台灣報紙會刊登這種腦殘文章只是再一次證明台灣媒體及反廢死人士的智力無可救藥而已.

  2. 「痛恨死刑?德國推廢死的底細」原文還沒被聯合砍:
    ——
    痛恨死刑? 德國推廢死的底細
    2011/03/08 聯合報 【黃瑞明/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台中市)】
    五名死刑犯被處決的消息,不僅讓廢死爭論再度成台灣社會關注焦點;德國政府的人權政策委任專員更立即譴責,要求我國代表向德國外交部說明;緊接著,歐盟外交部長也提出嚴正抗議。
    德國人的反應其實早在預料之中。《華盛頓郵報》的記者連恩在二○○五年就注意到:只要美國某州處決死刑犯,德國媒體就群起撻伐(但是德國政府絕對不敢訓斥美國大使)。他對此不以為然,於是深入調查,挖出了德國基本法第一○二條的底細。
    這個條文不過寥寥數字(「死刑業經廢止。」),卻是許多德國人引以自豪的道德制高點:「看吧,你們這些野蠻國度,為什麼不見賢思齊呢?」我們如果問德國人這個規定的由來,答案一定是:當年的制憲者因為納粹的殺人罪孽深重,所以決心要廢除死刑,從此維護人權尊嚴。聽起來義正辭嚴,連恩卻別有發現。
    二次大戰剛結束時,將近八成的德國人都支持死刑;所以即使向來主張廢除死刑的社會民主黨也不敢違抗民意倡議廢死,其他各黨更是如此。可是奇蹟還是發生了:屬於德意志黨這個小黨的制憲代表若伯姆居然提議了!他的動機何在呢?
    當時占領軍已經在紐倫堡進行過多次大審,其中一級戰犯早被絞死;許多二級戰犯雖然也將同此下場,但是遲未執行。若伯姆跟納粹的淵源頗深,為了營救命在旦夕的同路人,於是想出了規定廢除死刑的妙計。沒想到不僅社民黨附和,更大的基督教民主聯盟也表態支持,它的黨員裡面不少人也同情納粹,第一○二條自然就通過了。
    連恩在文章中特別強調:制憲者根本不在乎一般殺人犯的命運,如果不是為了讓那些納粹魔頭脫罪,他們才懶得制訂第一○二條呢。果然,一九四五年五月,基本法通過之後,總理艾德諾立刻就要求美國占領軍指揮官釋放死刑定讞的納粹分子。指揮官聽進了一部分意見,讓某些人犯免除一死;但是其他倒楣的則還是照樣命喪黃泉。
    在廢死運動上,德國是關鍵火車頭。二戰之前雖然有瑞士與荷蘭這類小國廢死,但是不成氣候。隨著經濟復興的成功,德國在西歐的份量越來越重,他們也乘勢推銷基本法的價值觀;特別是強力推動歐洲人權公約的通過,要求所有會員國廢除死刑。除了白俄之外,今天的歐洲各國全部廢除死刑;窮本溯源,德國居功厥偉。但是,我們必須知道的是:他們的廢死其實是偶然造就的產物,基本法第一○二條是在違背民意的情況下制定的;相較之下,臺灣走的模式才是民主國家的正常之路。

  3. http://www.facebook.com/Geekfirm/posts/177930568927623 Yuki Nagato上了黃瑞明的當,在明眼人看來還挺可憐的
    版主回覆:(05/19/2011 09:40:44 AM)
    基本法出來的時候納粹那堆上位者該死的早就只剩骨頭了
    (剩下的被美國和蘇聯帶去自己國內「發展科技」)
    而且這掛人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摻塑化劑判不到死刑,廢死個屁。

  4. >#4
    不過看來即使聯合報砍了那篇文,我想黃瑞明的那篇文可能已經有人備份了,若未來有人講到歐洲廢除死刑等時,大概會再有人貼出那篇,甚至可能會說「死刑絕對不該廢,而走入歧途的是歐洲,臺灣才是對的」
    另外說到死刑議題,今天看到了英語維基百科的死刑名言集,裡面有以下的幾句話:
    If we could do away with death, we wouldn’t object; to do away with capital punishment will be more difficult. Were that to happen, we would reinstate it from time to time. (如果我們可以消滅死亡,人們不會反對;但廢除死刑會困難得多。如果這發生的話,人們會不斷地將之回復)
    –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似乎就是德國大文豪歌德), Wilhelm Meister’s Travels, from Makarie’s Archive (1829).
    這話似乎說中了某些國家和某些人在死刑議題上的搖擺態度?
    The ability of so many people to live comfortably with the idea of capital punishment is perhaps a clue to how so many Europeans were able to live with the idea of the Holocaust: Once you accept the notion that the state has the right to kill someone and the right to define what is a capital crime, aren’t you halfway there? (讓許多人得以接受死刑這概念的能力,或許就是讓許多歐洲人得以接受大屠殺的線索:當你接受「國家有能力殺死某人及決定何為死刑」的概念時,不就已在那(通往屠殺之路)的半路上了?)
    – Roger Ebert, "Mr. Death: The Rise And Fall Of Fred A. Leuchter, Jr."(http://rogerebert.suntimes.com/apps/pbcs.dll/article?AID=/20000204/REVIEWS/2040302/1023 ), Chicago Sun-Times, 4 February 2000
    Many that live deserve death. And some that die deserve life. Can you give it to them? Then do not be too eager to deal out death in judgement.(許多活著的人希望死去,而一些死去的則希望能活著,你能確定能給他們所要的嗎?因此,不要太過渴望能藉由審判(適當地)給予死亡。)
    – Gandalf, in the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by J. R. R. Tolkien (1954).(說此話者,《魔戒》之甘道夫也,可見此話可能多少表達了托爾金的一些想法)
    似乎維基語錄裡收錄的關於死刑的評論多半是反對死刑的(不過若臺灣反廢死運動照今日的狀況持續下去,朱學恆等一些支持死刑的人對此講的話有機會被收入?),更多可見諸http://en.wikiquote.org/wiki/Capital_punishment

  5. >#5
    話說我剛剛發現我這裡面似乎有地方翻譯錯誤,看來我的英語能力還要加強=_="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