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comments on “純種?雜種?

  1. 藍中常委再辱原民「好控制」
    廖萬隆為「雜種」說鞠躬致歉 仍拗「沒錯」
    2011/05/17 蘋果日報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國民黨中常委廖萬隆一席「原住民很多是雜種」引發爭議。國民黨昨趕忙滅火,要廖道歉。廖昨雖鞠躬道歉,但堅稱沒說錯話,而是媒體對他的談話斷章取義。但這場記者會,廖又再度失言,指「原住民比較好控制」。對於廖的表現,國民黨文傳會主委蘇俊賓說,是否移送考紀會黨紀處理,「要再觀察。」
    廖萬隆日前在中常會建議立法禁止原住民通婚,前天又說「很多原住民是雜種」。據了解,國民黨祕書長廖了以前天致電廖,要廖出面道歉。廖昨露臉對媒體說:「一直要我認錯,我錯在哪裡?一天到晚道歉才沒完沒了。」他願接受考紀會調查,不會辭中常委。
    廖萬隆強調,他沒「直接」對原住民說出不雅的話。媒體追問為何提到「原住民很多是雜種」?廖說,他是以客家人角度憂心客家文化逐漸流失,延伸到重視原住民文化,「因原住民比較好控制、比較好安排,是非常偉大的台灣遺留的文化。」原民綠委陳瑩反嗆:「國民黨的人才比較好控制!廖萬隆好像是被逼著道歉,一點也不真心。」
    原民會主委孫大川昨說:「世界上有哪個民族是純粹的?漢人也是混來混去。如果用血緣看文化傳承,是很狹窄的生物學觀點。」父母是原漢通婚的無盟立委高金素梅反問:「我不純正嗎?」如果愛原住民,就不該莫名其妙發言。
    民進黨昨要求國民黨黨主席馬英九,應向原住民族道歉;蘇俊賓反駁,民進黨中常委失言時未見黨中央約束,國民黨卻要廖萬隆為其不當言論道歉。
    雲林人的廖萬隆是春保鎢鋼集團總裁,有「鎢鋼大王」之稱,長年在中國經商,是國民黨台商代表的中常委。

  2. 綠譴責歧視原民 廖萬隆致歉
    2011/05/16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16日電)國民黨中常委廖萬隆近來關於原住民族血緣言論,引發爭議。民進黨原住民族事務部今天發表聲明譴責。廖萬隆今天公開致歉,但對媒體斷章取義表示遺憾。
    廖萬隆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表示,5月4日在國民黨中常會發言是希望鼓勵原住民與原住民結婚,對於原住民朋友在各領域的傑出表現應該加以重視發揚;這樣的心意卻因為極少數媒體斷章取義及電話訪問錄音剪接引發誤解風波,他深表遺憾。
    廖萬隆指出,黨主席馬英九在他發言後即當場裁示:「我們不能限制通婚自由及戀愛,除此之外確實應該要做一些文化保存和傳承的工作。」廖萬隆說,他不反對原住民通婚,他向所有原住民朋友澄清;如因極少數媒體的斷章取義而造成誤解、或對他所敘述言論有所不悅,他在此致上最深的歉意。
    民進黨原住民族事務部認為,國民黨高層縱容黨內歧視原住民族的言行,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應深切檢討並向原住民族公開道歉;他們也正透過網路和臉書串連,隨時準備發動原住民族及關心這項爭議的社會人士到台北向國民黨表達抗議。

  3. 泛藍漢人政客vs泛綠原住民政客
    主委抨擊馬英九,溪洲爭議閃避回答
    2007/12/31 苦勞網
    馬英九歧視溪洲原住民言論延燒成政治事件,具有民進黨支持傾向的台灣原社於12月27日前往馬英九競選總部抗議。抗議者更要求國民黨為四十年原民政策道歉,並透過立院優勢取消歧視性原民政策。但,當天並無溪洲部落居民到場。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0919(台灣原社抗議馬英九歧視原住民)
    前來聲援的民進黨正妹立委陳瑩被警察喊違法集遊法,拿到麥克風後第一句話就撇清遊行不是她組織,不免令在場記者傻眼。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0920(原民會回應馬英九歧視記者會)
    隨後下午,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主委夷將‧拔路兒帶領前四任主委發表共同譴責。主委對溪洲部落是否安全仍持保留看法,認為目前仍待正式調查;但表示,台北縣對新店溪的整治預計設計腳踏車道和咖啡區顯然縣府還可能有很多規劃方向。當記者不斷提問關於溪洲部落去留、安全、迫遷等問題時,主持人卻提醒說,今天主題是譴責馬英九不當言行。最後,一位原住民記者質疑:原民會平時不為原民發聲,現在才針對馬英九。

  4. 85%臺灣人都有原民血統所以我也是?抱歉,請不要因為討厭中國人而來認同原住民!
    2016/03/24 Mata Taiwan
    作者:Kaisanan Ahuan,漢名王商益,道卡斯族,中部平埔原住民青年聯盟成員。

    「任何歷史,一旦變成政治符號,就失去了真實性;任何研究,一旦變成媚俗,千篇一律走到相同的結論,就失去了探究的樂趣;任何理念,一旦變成政治的召喚,就失去思想的獨立,而只是動員的工具。
    臺灣史的悲哀在於此。在統獨言論霸權的爭奪中,它不再是父祖的血脈故事,而是交鋒的利劍。」(註1)
    許多「臺灣民族論」者喜歡用血統論,來證明臺灣是一個「新興民族」,有別於漢族,以取得臺灣獨立的正當性。而其依據即是「移民來台的漢族、不分閩南人、客家人,以男性居多,必然與平埔族或原住民通婚,所以『有唐山公無唐山媽』,以此顯示通婚之後,臺灣絕大多數人都有原住民血統。如此就不是純種漢族。」
    然而這樣的血統論,源自於臺灣進入21世紀以後,有個血液研究項目頗受矚目,就是林媽利教授陸續發表了一些數字,一路上走來,從26%、52%、80%,最後指稱臺灣住民有85%具有原住民血統;「此說一出,許多人都驚訝自己居然是原住民,紛紛表示認同;也因為是前所未有的「發現」,吸引媒體的注意,搏取了不少版面。」(註2)
    但人類學博士陳叔倬,以及西拉雅文化研究者、西拉雅族人段洪坤,共同在《臺灣社會研究季刊》上撰文,並針對林媽利的研究方法提出質疑(註3):
    「其一是,數據前後矛盾。在人類組織抗原方面,林媽利所聲稱的臺灣人體內單倍型來自原住民的比例從13%(2000-2001年)變到52%(2007年);在粒線體DNA方面,則是由26%(2006年)變到47%(2007年)。
    其二是,歸類標準有選擇性。依照她的絕對寬鬆標準,只要研究對象的母系血緣、父系血緣、組織抗原這三個基因系統中有一與原住民相同,就被歸類於『原住民血統』之列;
    但她對『漢族血統』的判定卻相當嚴苛,必須三個基因系統都不含原住民基因才能納入漢族範疇。若用同一標準衡量原住民血統和漢族血統,則可得90%的臺灣人有亞洲大陸血統,而85%的臺灣人有原住民血統,但林媽利只選擇性公布了後者。」
    對於兩人的質疑,林媽利始終沒有正面回應,而是以轉移焦點的方式影射、抹黑他們是被中共操控的學者。
    我們不能否認複雜歷史下臺灣人對於自我原住民血源的認同, 但只利用特殊的遺傳指標排列、或Y染色體與粒線體DNA上獨特的變異來確認我們與祖先的關聯性,這不僅僅是實驗室中的技術問題,更是一種政治問題──「在我們社會中,誰會去進行檢驗?誰提供這種服務?給予遺傳數據意義者又是誰?這儼然不僅只是遺傳或是生物研究,同樣也是政治運動,因為這牽涉到個人與族群、種族、或國族群體意識之間的擁抱與背離。」(註4)
    而許多臺灣國族運動者刻意營造出臺灣人都有平埔血緣,以區隔和中國人的不同,更反而造成平埔運動的負擔。
    對於平埔正名運動抗爭了20、30年的族人而言,平埔族群同樣也歷經了和現今官定原住民一樣的歷史傷痛,身分遊走在原住民與漢人之間無地自容。平埔正名追求的是人權尊嚴,也渴望尋求在臺灣的歷史定位。
    林媽利統計出85%這個數據時,是有嚴重瑕疵的統計方式,而且他也忽略了一些基因人類學的基本原則。像是說,並沒有什麼「基因」是真正能夠代表「某個族群」的,頂多只能聲稱某些基因在某族群當中出現的比例有幾%之高。
    其二,林媽利關於閩南人跟客家人的血液研究成果上,其實跟中國學者在福建廣東做出來的成果相差無幾,只是結論卻不同──中國那邊的結論是「福廣一帶父系基因90%以上跟北方漢人同源,但母系基因為南方百越族群」,但是林媽利卻直接說閩南人客家人的基因是純百越。
    於是,原住民的血統、基因終於成為了國族主義者消費的對象,同時也成為平埔正名/復名運動的負擔。更不用說在這樣去脈絡化的操作下,對於真正的平埔運動、平埔部落沒有試著去深入了解,使得族人真正的心聲就這樣埋沒在政治權力鬥爭、資源分配的聲浪中,又有多少不公義的歷史要這樣被國族主義掩埋了。
    有部分人的邏輯是「臺灣可以獨立就好,利用了原住民的基因血緣又何妨?」的消費心態,但在多數情形下,這些人也是無知的:
    一來,他們已經深深陷入了無謂的國族情感糾紛,而忽略了現代國家構成並不單就以「血統」為要素;
    二來,在資訊極端不充足的情形下,他們顯然對原住民族的歷史演變到現在的處境面臨的各種議題都不是很瞭解,造成他們誤認為拿血統來切割也無妨,甚至覺得被原住民批評得莫名其妙,殊不知自己的行為已經嚴重侵犯原住民人權。
    表面上看來,這份論述尊重了、甚至認同了原住民的母系血統。但從許多平埔族親的立場來看,我們可以發現,漢族不僅娶了他們的女性,使部分平埔族群的文化傳承幾近中斷,連同他們的血統代表性都要據為己有。這樣,就可以號稱代表了臺灣、擁有臺灣?
    明明是一個外來移民者,卻號稱代表這個土地的原來主人;不僅霸占了土地,還要霸占他者的民族代表性,這未免太過份、太不厚道了吧!
    即使是美國人,已經獨立了的國家,那些歐洲來的移民後裔,也不敢聲稱他們這些新興民族只因為可能擁有美洲原住民的血統,所以他們就是美洲原來的主人,可以代表美洲的原住民族!
    這種基因建國論,跟「兩岸中華一家親」的論述本質沒有什麼差別,一樣只在乎同文同種,不在乎差異和不公義的歷史,一樣都是把原住民族當作是國族主義的棋子罷了。
    平時對原住民族的受壓迫處境沒什麼關注,需要塑造臺灣國族的時候就吃原住民豆腐──如果你真的認同自己的原住民血源,當原住民族權利受到侵害時,你挺身而出了嗎?身為臺灣人,你真的了解原住民了嗎?
    臺灣獨立是多數臺灣人的主張,無可否認。但在追求臺灣獨立的過程中,是否還要繼續依附在血統論的架構下,去與中國做切割?還是能有更高的價值(例如民主、人權、獨特文化與認同)可以去追求?我想這是每個臺灣獨立支持者都需要更加深思的議題。

    附註:
    1.楊渡,〈寫一種有溫度感的臺灣史〉,2015年發表於《中時電子報》。
    2.詹翹,2015年8月16日發表於臉書。
    3.陳叔倬、段洪坤,〈平埔血源與臺灣國族血統論〉,2008年12日發表於《臺灣社會研究季刊》第72期。
    4.陳叔倬、段洪坤引用人類學家Brodwin所言,見 〈85%臺灣人都是原住民?── 遺傳科技恐無法為國族議題提供「科學」證明〉。
    5.Aitu Awan,2016年3月19日發表於臉書。

    • 支持台獨,可以不用這麼弱智。血統一點都不重要。難道祖先全從中國來,就不能台獨?你他媽的給我有自信尊嚴的台獨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