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comments on “沒遣返所以沒違法?--「但」、「得」

  1. 蔡煌瑯也在鬼叫什麼?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11.05.24
    前幾天民進黨的管碧玲如井底之蛙,不知WHO早已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省,居然大辣辣出來「爆料」,鬧笑話。現在民進黨又來一個井底之蛙蔡煌瑯,他昨天也大辣辣出來「爆料」,說日本戶政單位核發的結婚證明書,卻將台灣籍的李姓女子登記為「中國籍」,這是台灣國家主權在國際間持續被矮化,已經成為「骨牌效應」云云。這傢伙又在鬧笑話了。
    傳統獨派常說,1972年日本在與中國的北京政府的建交公報中,對於北京政府所持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立場,只是「充分理解和尊重」而已,並未「承認」,因此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云云。套用民進黨人常批評總管馬英九的話,這是「自我感覺良好」;說難聽一點,這是鴕鳥心態,不知死活。
    日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就放棄台灣,並未與中國爭奪台灣的領土主權;台灣屬於誰的,與日本不相干,日本不必作所謂的「承認」。又日本不反對中國對於台灣的立場,就表示日本對於中國的立場不爭執;不爭執就是沒有國際爭端,不是國際問題(只是中國的內政問題)。何況日本不只是不反對或不爭執而已,還進一步「充分理解和尊重」;這當然表示日本同意中國的立場──台灣屬於中國。「充分理解和尊重」已經夠糟糕了,傳統獨派還自我安慰說「還沒到“承認”的地步,沒有關係」,不是很腦殘嗎?這些腦殘的傳統獨派真是比自我感覺良好的馬英九還要馬英九。
    日本政府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就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了,六十多年來從未變更。日本政府對於居留日本的台籍人士所發的「外國人登錄證明書」,其上的「國籍等」(就是國籍和在國籍國的住居所所屬的行政區)欄位上的國籍都一直記載「中國」,也六十多年來從未變更。民進黨陳水扁執政的八年也是如此。
    外交部昨天在回應蔡煌瑯的新聞稿中說,日本自1972年「中華民國」政府與日本斷交以來(非現政府上任以來),才將「我國人國籍」記載為「中國」。這種說法有「中華民國」於1972年從「中國」獨立出來,以致「中華民國」國籍不是「中國」國籍的意思;這簡直是「中華民國」式的獨立論或兩個中國論。馬英九政府的外交部居然也有這種民進黨式的錯誤論調;民進黨罵馬英九政府「傾中賣台」,不是太冤枉人家了嗎?
    網路上可以找到很多在日本的台籍人士的「外國人登錄證明書」照片。例如:
    ‧外國人登錄證(fiorucci329)
    ‧外國人登錄証拿到囉(奈奈)
    ‧外國人登錄證明書(林建良)
    ‧外國人登錄證明書(陳彥竹)
    ‧外國人登錄證(蘇郁琪)
    ‧拿到我的外國人登錄證啦(謝秋香)
    ‧【沖繩】外國人登錄證明書-我們是日本人了!(sweetiemelody)
    ‧外國人登錄證申請辦法
    以上幾張台籍人士的「外國人登錄證明書」的國籍都記載「中國」,可見:蔡煌瑯所講的那個李姓女子的國籍被記載為中國,不是歷史上第一個,也不是馬英九政府上台以來的第一個。
    蔡煌瑯說:「民進黨執政時,日本把台灣與中國區分得非常清楚,日本甚至一度計畫把在日居留的台灣民眾國籍改為台灣。」這是胡說八道,毫無依據;不然,請把日本政府的這項「計畫」的書面資料拿出來讓我看看。
    如果蔡煌瑯講得對,為什麼2001年日本台灣同鄉會會長林建良醫師要發起在日台灣人「外國人登錄證明書」國籍欄記載「中國」更改為「台灣」的運動呢?又為什麼2007年日本的「李登輝之友會」還在繼續從事相同的運動呢?
    台灣人民自我定位為中國的一省(憲法增修條文第9條有「台灣省」三個字),可見:台灣雖然事實上(de facto)獨立,但法理上(de jure)屬於中國。台灣如不敢宣佈獨立、完成法理上脫離中國的手續,就要自己知道羞愧、覺得無地自容,不要聽信民進黨政客的耍弄,更不要莫名其妙跑去向日本政府抗議。向日本政府抗議,是找錯對象。台灣人民自作自受,與其向日本抗議,不如先自我掌嘴三下或撞牆三下。
    有台獨黨綱的民進黨執政八年,不願或不敢宣佈獨立;現在管碧玲、蔡煌瑯等人責怪沒有台獨黨綱的國民黨馬英九政府,偽君子責怪真小人,不是很不要臉嗎?他們怎麼不先責怪陳水扁或自己呢?

  2. 現在才看到集遊惡法嗎?
    2006/09/07 作者:高成炎(台大資訊系教授)
    若不是倒扁行動在凱道的集會申請引發諸多政治聯想與壓力,多年以來用來鎮壓控制社運人士的《集會遊行法》,很難想像推動廢惡法多年從不曾看到的景象:《集會遊行法》終於引起全國民眾矚目。筆者在1990年放棄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工作,回台灣任教立刻投身環保運動,卻開始經驗了長達十年集遊惡法的迫害。與筆者同樣受到惡法對付的社運前輩後進亦不計其數,因此1993年由台灣教授協會與許多社運團體共同發起組成「廢惡法行動聯盟」,主要針對《集會遊行法》、《人民團體法》、《國家安全法》對人民結社集會自由不當的限制,期待透過社會運動的方式來加以解決。筆者更於1995年提出釋憲聲請,亦即日前胡念祖教授於《時論廣場》投書所提及之「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四五號釋憲案」。
    《集會遊行法》的精神,雖美名為保障集會結社自由而訂定的法律,但究竟法條可知,事實上整個《集會遊行法》仍是一部戕害人民集會自由、假民主的惡法:集會申請需要政府核准、不允許特定言論或主張的集會、警察裁量權過大,可恣意在十分鐘之內舉牌三次造成「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之情況,也可以象徵舉個牌意思意思,整場集會一整天也沒看到舉起第三次牌…。經過大法官解釋之後,原本第四條關於言論限制的條文已裁定與憲法牴觸而宣告廢止,然其他箝制卻仍牢不可破。尤其是第29條規定兩年刑期的罰責,實在是十分離譜。惡法亦法,在惡法未廢之前,唯有促成修法才能解決。從解嚴以來,已有許多廢惡法行動聯盟針對不同法律提出修法見解,也積極遊說或各種行動以促成立法院改善法律惡況。如今全國政局動盪、氣氛煩躁不安,是否能將這麼沛然民意匯集一氣,好好地針對集遊法完成修法行動,也挑戰倒扁行動總部的智慧。
    以「廢除集遊法」為最高目標的話,目前首要的重點應先廢掉第29條的規定:「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經制止而不遵從,首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集會有無按規定解散,屬行政規範而非刑責;就算應規範罰責,亦應將刑罰改為行政罰。其次,集會申請不應有「審閱」集會自由的裁量單位來認定是否准予申請,故應將集會申請由現行的許可制改為報備制。第三,為講求社會資源的公平性,不應太過擴大行政裁量權而造成行政單位或執法單位的偏頗:順者,一天廿四小時愛准幾天就准幾天,天天舞台天天開心;逆者,吹毛求疵推三阻四,最後來不及合法申請而變成了非法集會遊行,到底是誰誤了誰呢?應本社會資源公平分享之原則,確立出一個公共空間使用標準,使得集會自由能遍及全民,而非徒成政爭籌碼或控制工具。

  3. 補充一點,英國早期認為集會遊行不屬於人民的權利,需要被管制,後來被修正為美國那個樣子,再對照今日的倫敦大暴動….證明了英國早期的觀點是非常的正確

  4. 失效的《集遊法》第29條
    蘋果日報2011年12月31日A27版 蔡季勳(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委、台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
    今年11月底,台權會會長林佳範違《集遊法》案一審地院判決雖無罪,且法官在判決書中援引公政公約第21條對於和平集會遊行權利保障之意旨,承認其具國內法效力。
    同時間法務部如火如荼地進行的兩公約國家報告撰寫工作,11月16日政府對於兩公約施行情形檢討,認為包括《集會遊行法》確實有違反兩公約之處,相關機關如法務部、警政署都應再更細緻地檢討《集會遊行法》的執行問題。
    在兩公約實施法生效滿2周年的世界人權日,總統府新聞稿指出:「國內大部分的法律均已修改或送至立法院,至尚未修改而有所牴觸之法律內容,則依據『後法』優先原則,優先適用兩公約。」這段話正意謂最高行政首長已公開承認,即使本屆立法院來不及在今年人權日的檢討期限內完成所有法令修正,但牴觸兩公約法律已經失去效力,政府部門不可再拿著過時的法令侵害人權。
    但全國各級行政體系真了解馬總統所講人權優先的原則嗎?答案很明顯:「沒有!」以各政黨皆已高度共識的現行《集遊法》應朝向除罪化為例,精神分裂的行政體系,一方面檢討政府人權政策失當之處,一方面又拿著過時的惡法來威脅人民行使基本權利。在具體個案上,例如部落土地長久遭政府部門侵佔的花蓮阿美族港口部落,12月23日發動到東部海岸風景管理處進行「封冰箱」行動,花蓮縣警察局不但在5分鐘內對現場所有參與者完成3次舉牌解散,第2天更立即對7名族人發出「違反《集會遊行法》」的到案通知書。內政部完全無視馬總統在人權日上的發言,繼續拿著集遊惡法來修理令他們不安的原住民還我土地運動。
    前面提到一審已判決無罪的林佳範集遊法案,法務部檢察官居然又在12月下旬對2008年11月因參與立法院外為「集遊惡法」送終活動的「首謀」,死纏爛打地再提出上訴。政府部門種種反其道的作為,令人不禁要問:到底馬總統的談話只是應付人權日的場面話,還是行政部門根本沒把馬總統的話聽進去所以繼續故我地「違法」行政?
    民主國家元首在世界人權日這種重要場合的發言,就是以超越黨派、橫跨府會的高度,定調該國人權走向。因此馬總統的亡羊補牢之計,應立即責成專案小組,限時要求行政部門必須向各級政府、法院通告牴觸兩公約的法律清單,要求公務員不可再以引用前法傷害人民基本權利,相關案件的審理也應暫時停止、留待修法完成。例如目前仍遭《集遊法》偵查、移送、起訴、審理的案件,行政院就應通令全國警察局、地檢署:現行《集遊法》第29條已失效,不得再以該條文防礙人民和平集會權利。馬政府連這一點都不願去做,那麼批准兩公約從頭到尾就是馬總統4年任內最大的人權騙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