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九月, 2011

因為別的想不起來,所以先介紹(?)包公的鍘刀和龍虎五世的「核子分裂死刑」。

為了讓鄉民爽,古代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死刑模式,例如腰斬、車裂、凌遲、火刑…為的都是讓觀眾看得爽,證據就是在那種年代,執行死刑的圍觀群眾數量,絕對不會比現在的人氣偶像西門町簽唱還少,而且道具同樣準備充足,只是簽名板和海報換成了饅頭(和醬油?)罷了。
這種傾向在空想世界一樣存在,比如說民間傳說中的包拯就有三「台」鍘刀,從王公貴族砍到平民百姓(當然很見鬼的一點是平民百姓被鍘的機會比什麼王爺國舅還要低),港漫龍虎五世甚至有應用核能的死刑。

1317357221-3993918268

但是!
歷史記錄上的包拯從來沒用過鍘刀來砍人頭,甚至連明代成書的包公案也沒有說他有鍘刀,清代石玉崑的七俠五義第九回倒是有這麼一段:
因此聖上加封包公為龍圖閣大學士,仍兼開封府事務,前往陳州稽察放賑之事,並統理民情。包公並不謝恩,跪奏道:「臣無權柄,不能服眾,難以奉詔。」聖上道:「再賞卿御札三道,誰敢不服?」包公謝恩,領旨出朝。
………(略)

公下朝。大家叩喜已畢,便對公孫策道:「聖上賜我御札三道,先生不可大意。你須替我仔細參詳,莫要辜負聖恩。」說罷進內去了。這句話把個公孫策打了個悶葫
蘆,回至自己屋內,千思萬想,猛然省悟,說:「是了!這是逐客之法。欲要不用我,又賴不過情面,故用這樣難題目。我何不如此如此,鬼混一番,一來顯顯我胸
中的抱負,二來也看看包公膽量。左右是散夥罷咧!」於是研墨蘸筆,先度量了尺寸,注寫明白。後又寫了做法,並分上、中、下三品,龍、虎、狗的式樣。他用筆
畫成三把鍘刀,故意的以「札」字做「鍘」字,「三道」做「三刀」,看包公有何話說。畫畢,來至書房。包興回明了,包公請進。公孫策將畫單呈上,以為包公必
然大怒,彼此一拱手就完了。誰知包公不但不怒,將單一一看明,不由春風滿面,口中急急稱讚:「先生真天才也!」立刻叫包興傳喚木匠。「就煩先生指點,務必
連夜蕩出樣子來,明早還要恭呈御覽。」公孫策聽了此話,愣呵呵的連話也說不出來。此事就要說這是我畫著玩的,也改不過口來了。又見包公連催外班快傳匠役。
公孫策見真要辦理此事,只得退出,從新將單子細細的搜求,又添上如何包銅葉子,如何釘金釘子,如何安鬼王頭,又添上許多樣色。不多時,匠役人等來到。公孫
策先叫看了樣子,然後教他做法。眾人不知有何用處,只得按著吩咐的樣子蕩起。一個個手忙腳亂,整整鬧了一夜,方才蕩得。

簡單說就是宋仁宗隨便說了一句,包黑子搞不清楚狀況就把問題丟給公孫先生,然後公孫策以為包黑子要他識相點滾蛋,就給他亂搞,哪知道包黑子一看非常的爽,居然就真的弄出來了。
從這段敘述可以知道幾具鍘刀的祕密,首先是包公傳喚「木匠」,也就是說鍘刀是木頭做的,刀子本身當然不能是木頭,因此能用木頭來做的就只剩下龍虎狗台座,雖然感覺上很沒魄力,而且毛病不小,但這卻解決了鍘刀一個非常明顯的問題:
重量
電視裡的鍘刀大約長一公尺多,不含頭寬高大約都在五十公分左右,要是大略取整數的話,那就是長四尺(1.2公尺)寬一尺(0.3公尺)高兩尺(0.6公尺),如果全部以鐵鑄成,那不含鍘刀本身(大概十幾二十公斤吧,假設剛好和台座中央的溝槽抵消)的重量就有1706400公克,也就是一千七百公斤,可是電視裡面這鍘刀也不過就兩個人抬著走,難道這兩位捕快每個人居然能抬動八百五十公斤的東西???!!!!
要是被這兩位打到,不管是南俠展昭還是白玉堂,只怕都是死路一條,合著北宋第一第二強者就隱居在開封府大堂上啊?
如果真有這種力道,他倆位只要用手刀對著犯人的腦袋來個腦天唐竹割,或者對著脖子來個空手劈擊,犯人就死定了,還用鍘刀做啥??
不過這也不是捕快們的極限,因為過個幾集,抬白銀十萬兩進來的還是兩個捕快,宋朝的一斤是633公克,一斤十六兩,故十萬兩就等於6250斤、3956250公克或者3956.25公斤。平均一個捕快能提供將近兩千公斤的力道。
(十萬兩白銀相當於一塊邊長72公分多的立方體,一個箱子倒是塞得進去…這方面倒是微妙的合乎科學……)
正所謂六扇門中高手多,區區四大名捕大概只不過是六扇門中功夫最差的幾個吧!

雖然說金屬台座太重,而且不太可能一晚上就弄出來,但如果包公真想要這種具超重量感的鍘刀,至少得裝幾個輪子啊!!

幸好公孫先生沒時間弄金屬鍘刀座,因此我們也只能用木頭鍘刀座來討論了。
歷史上的鍘刀是用來腰斬的刑具(豆知識:中國史上最後一次腰斬由清雍正判決,卻也是由雍正廢除,這傢伙雖然在戲劇裡面都是沒什麼人性的殘忍貨色,但在這裡至少還會覺得腰斬太殘酷,比起那些看熱鬧的鄉民要仁慈多了),而戲劇裡面包公的鍘刀卻是砍頭用的,頭當然比腰好砍多了,起碼比較細,而且不用脫衣服,如果陳世美上鍘之前還得先脫衣服褲子露出中間一段,包青天就成限制級了。
但是腰斬時的鍘床是金屬(也有用架子的),而包公的鍘刀座卻是木頭,這個耐用性真的沒問題嗎?

路搜尋看到一個作為農具的木底鍘刀,長一公尺重十公斤,但那是切草料的,草和脖子比起來脆弱多了,鍘刀當然也不必太堅固,但電視「包青天」裡面演張龍的楊雄每次鍘人都是奮盡一身百戰百勝的魔王肌肉、咬牙切齒的喀嚓下去,在砍斷脖子之後刀子顯然很可能已經卡進木頭裡了,這麼一來底座只怕沒用幾次就散形了。
(包拯:我開封府尹只當一年,不耐用沒關係!)

果在溝槽中包裹金屬,那多少會延長一點台座的壽命,但若這金屬比鍘刀軟(例如銅),那很快就會被鍘刀切開,接下來倒楣的還是木頭,若包覆的金屬比鍘刀硬(例如鎢鋼--如果當年有這東西的話),那這麼一來倒楣的就換成鍘刀了,沒砍幾個人就會因為刀口捲了而換刀,浪費預算啊!!

更嚴重的問題是行刑的地方,所有死刑都是在戶外(尤其是市場)進行的,這並不是因為戶外空氣新鮮或者觀眾席比較多,而是考量到後續處理的便利性,尤其是切割人體類型的死刑,血流滿地是一定的,清理起來也就麻煩了。
可是我們包老先生完全沒考慮到這點,就很高興的在開封府大堂上砍人腦袋,他老兄喜歡看現場我們是沒什麼意見啦,只是捕快們大概會很不爽而已。
當老包鍘了人之後,兩段屍體裡面一定會噴出大量的血來,但電視裡卻只有前方有個盆子裝腦袋,完全沒考慮那些血怎麼處理嘛!
首先倒楣的就是鍘刀本身,刀身和刀座一定會被血直接噴射,尤其是刀座,因為張龍用力過度,一些組織和血甚至會卡進刀座的木頭當中,這麼一來就洗不掉了,而且乾木頭多少會吸點血,我們也沒看過包公鍘人之前還用水把鍘刀座弄溼的,因此鍘刀座應該會非常的髒吧。
更糟糕的是地板,開封府大堂的地板好像是石板鋪成的,石板之間不免有縫隙,因此血不但會留在石板上,還會滲到底下的泥土地基當中,只要鍘了一個人,開封府大堂就得進行土木工程,把石板撬起來搬出去洗乾淨,把底下摻了血的泥土挖掉換新,然後再把石板安裝回去。
如果包公懶得這麼做(或這開封府預算不足),只叫人潑水洗洗了事,那這下就糟了,留在大堂和鍘刀上的血液和組織會一直腐敗下去,產生惡臭吸引大量蒼蠅(南宋時期法醫學之父宋慈就靠蒼蠅破過案),整個開封府大堂瀰漫著詭異的惡臭,又滿是蒼蠅,鍘刀上的布一掀開,只見捏鼻子的捏鼻子、嘔吐的嘔吐,連外頭看熱鬧的鄉民都像見了鬼似的閃得遠遠的,兩個臉很臭的捕快把已經燻暈的犯人押上鍘刀,然後包公捏著鼻子丟出令牌,甕聲甕氣的喊「鍘」,已經憋到快窒息的張龍趕緊一刀下去,然後所有的人也不管接下來的劇情,通通衝出大堂呼吸新鮮空氣兼嘔吐去了。

這時候捕快們應該會覺得,你包公不管是拍驚堂木還是丟令牌,都可以騰出一隻手來捏鼻子,我捕快就得忍著臭氣,命比人賤,要是一個衝動上來,兩千公斤的掌力對著包公打下去,只怕包公會提早到他下一個職場報到啊~~~
惹龍惹虎,就是捕快惹不得啊!!!

為了公堂上的衛生和職場的安全,包公您還是快點把鍘刀給丟了吧!

講完了古老的殺人技術,換講超現代的殺人技術,港漫龍虎五世裡面出現了一種死刑,叫做「核子分裂死刑」,漫畫裡面的描述是這樣的:
受刑者遭核子輻射破壞身體組織,無藥可救,要經歷半年淒慘無比的痛苦折磨方死亡,是極刑中的極刑。
而且還是在法院現場處理,描述是:
在大法院的審訊庭內,雷霆及八位冠軍早已列席而坐,準備開審,玄虎被扣押在中央的核子分裂儀器上,不但遭超鋼化玻璃密封包圍,更有特警於四周嚴陣以待,插翼難飛。

1317357254-3022419008

這儀器看起來很先進沒錯啦,但實際上的原理也不過就是把輻射射進罩子裡面讓人遭受輻射污染嘛。
被輻射污染的人日後很可能會有癌症之類的病變,高劑量下也會有急性病徵,例如灼傷、器官甚至中樞神經損傷等,因為這裡要讓人痛苦半年,因此應該不是當場把人照死,而是破壞組織讓人慢慢死。
但是……和前面的鍘刀一樣,這東西根本就放錯地方行刑啦!!!!

「超鋼化玻璃」也許打不爛,但並不代表玻璃可以阻止放射線,當這些什麼冠軍和國安部長雷霆都按下有罪按鈕(後來沒有)的同時,罩子裡面就會充滿強烈的輻射,不長眼的輻射當然也會穿過幾乎毫無遮蔽效果的玻璃照在這些笨到極點的冠軍和部長身上,輻射既然弄得死玄虎這種強者,這九個自然也不會什麼大問題,頂多拖久一點而已,然後玄虎在死前就順便幹掉了九個腦殘……

現實世界當然也有可以抗輻射的玻璃,叫做鉛玻璃,不過鉛玻璃並沒有金剛不壞的本事,就算樂土國的科技超厲害做得出來兼具強度與抗輻射的玻璃,但摻了氧化鉛的超鋼化鉛玻璃在被高能輻射照射的同時會變黑(因為分解出鉛),那麼「觀眾們」根本就看不到發生什麼事啊,轉播自然也就毫無意義可言了。
想像一下,整齣戲裡最精華、最重要也最高潮的部分偏偏被全螢幕馬賽克了,觀眾不翻桌才怪。

為了觀眾的福利,樂土國的部長先生和各位冠軍,你們還是安心的去吧。

回頭看看,為了觀眾看得爽,不管是古代的開封府尹包公還是未來的國安部長雷霆,犧牲都挺大的啊……

搜噗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委託」。
本BLOG(或者說本人)是有在接(徵)委託的,不管是科學還是政治都有接過幾個,當然因為是免費的,所以要不要寫是我的自由…
(近期的話~華光社區那篇就是,不過後面「是張俊雄幹的」這發現則純粹是意外,所以我只寫在噗浪上,沒留在BLOG上)

這個委託簡單說就是有某人宣稱發明了浮力再生發電(類永動機),重點就在「永動機」啦!
上面那個是很讓人看不懂的動畫,不過專利號裡的說明其實也差不了多少。

就構造來說,其實和一種古老的永動機設計很像:
1316854868-849250815
這個永動機叫做滾珠永動機,和達文西弄出來的水銀永動機類似,都是試圖靠「某種東西的移動」來達成力矩的差異而持續運動。
當然,就像達文西和之後很多人得到的結論一樣,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永動。(達文西還說不如去淘金)
理想的情況下~~如果、假設沒有任何阻力和摩擦力的話,這種永動機(一般被稱為第一類永動機)應該會永動下去,不過這是不可能的,而且如果真的實現這前提的話,就算只是腳踏車的輪子都能永動,就不需要什麼奇怪的內部裝置了。

這個疑似浮力永動機的東西和滾珠永動機頗為類似,只是輪圈變成了管子,滾珠變成了水。
水看似比滾珠更自由,因為水可以倒掉,但實際上這個機械不可能讓管子在需要浮力的低點排出水(因為低點的水壓比較大),因此管子還是要拖著水往上移動,等到這系統需要重力的時候(管子垂直露出水面時),上半截的水量卻偏偏只會少於下半截,於是重力也不能成為轉動的力量….
就動畫來看,如果他把整個機械都放進水裡,那就和放在空氣當中的滾珠永動機沒什麼不同了。

更糟糕的是,水的阻力比空氣大「很多」,而永動機最怕的就是阻力,一個機械擺在空氣中可能可以靠比較小的消耗轉動個幾分鐘,在水裡卻大概撐不到幾秒,這也是為什麼有志於永動機的人們弄出來的幾乎都是擺在空氣中的機械啦。

這東西倒是有一種實用用途,也就是該專利所稱的「發電機」,只要把它擺在流動的水裡面,不管怎樣多少還是會轉個幾圈吧,於是就可以發電啦!
不過效率上,還是水車的渦輪扇葉比較好……
這也就是為什麼它的名稱會是「發電機」而不是「永動機」的理由了,因為它不可能永動,但勉強可以水力發電啊。

在「衛」星撞地球的前夕來寫這篇「彗」星不會撞地球的文,真是太應景了。

這裡有個人做了pdf檔(還會更新咧),裡面提到:
目前較多人接受的解釋是:「彗星經由電磁力影響太陽,過去也可觀察到彗星誘發太陽活動,如日冕物質噴射 (CME) 及太陽閃燄 (Solar Flares)。而太陽活動又跟地震有關。」
假設 Elenin 是透過電磁力去影響太陽,即使解體後,根據基本物理帶電的碎塊仍會以原本軌跡前進,雖然部分電荷可能會被中和,但靜電荷不會全憑空消失。
已知基本長程力只有兩種:重力與電磁力。若比較一對質子,電磁力比重力強了近四十個數量級 (超過一兆兆兆倍)。
但由於行星都是電中性的,所以太陽系尺度的天體軌道由重力所決定,忽略電磁力。
現代科學尚未完全了解彗星,它們不見得都是電中性的。Elenin 若源於 Oort Cloud,穿越數千 AU 才進入內太陽系,可能會攜帶淨電荷。
可參考 2003 年的另一顆 NEAT 彗星接近太陽的事件 (省略細節)
彗星經過太陽就像小螞蟻爬過一座高山,假如只考慮重力,要如何解釋當時一隻小螞蟻竟然影響高山呢?

PS1.NEAT彗星事件指的是2003年NEAT彗星被日冕物質拋射打到的事件。不過和閃焰一樣,日冕物質拋射也是不長眼的,會打到哪裡根本就是隨機的
結果,甚至還可能砸到地球,難道地球也有龐大的電磁場吸引日冕物質?簡單舉個例來說,油鍋噴油的時候,油噴到你身上,並不是因為你身上有什麼吸引熱油的能
量,只是因為你站在油鍋旁邊而且運氣不太好,如此而已。
PS2:此文章內提到2011.03.09的X級太陽閃焰,但實際上X級閃焰發生在「2月」,也不是對著地球。

從這些說詞可以發現,此文章試圖用「電磁力」來取代顯然沒什麼證據、就算真有也非常豪洨的「重力」,但是問題還是一樣的。
首先,拿單一質子來比較的話,自然是電磁力較高,畢竟庫倫常數的數字原本就高於重力常數,但重力的威力在於它很容易累積巨大的質量,而電荷卻沒那麼簡單。
對星體而言,最常見的帶電方式摩擦起電和感應起電都需要「接觸」,但星體一旦接觸不就撞上了嗎?
為了帶點電荷,Elenin(之後都用「葉列寧」,中文大家比較熟)得在歐特雲裡到處撞來撞去,在帶電之前只怕早就被撞散了……
而且撞的時候還得挑會產生同性電荷的隕石撞,免得辛辛苦苦帶了點電荷,結果被會摩擦出另一種電荷的隕石撞(摩擦)一下,前功盡棄。

幸好歐特雲遠了點,不然看到一堆隕石彗星在歐特雲裡面你儂我儂來回摩擦,應該會讓天文愛好者有種摔望遠鏡的衝動吧。
偽天文學者:我不是來看你們搞基的啊!!!!!!!!!!!

各大行星或許是因為夠大,所以不搞基,都是接近電中性的,地球當然也是如此,即使葉列寧帶電,既然要對遙遠的地球有某程度的影響,那也得是帶有相當大電量才行。
於是問題來了,電磁力和重力一樣,都是以「」的形式存在,一個帶有巨大電量的彗星,不可能只影響遙遠電中性的地球,其他近乎電中性的天體一樣會被影響,例如葉列寧那些「鄰近的隕石」,因為葉列寧不夠重,因此葉列寧在影響那些個隕石時,自己應該反而會被吸過去(或者劇烈排斥),於是葉列寧的軌跡應該會像個太空醉鬼一般在太陽系裡晃來晃去才是。
當然,這樣一來也就不能計算彗星軌跡了。(就算是劉伯溫也沒本事計算醉鬼走路的模式啊!)

不過葉列寧走得顯然很穩,因此帶電這點還是說不通。

而且葉列寧如果帶電的話,又會衍生另一個問題,那就是「太陽磁場影響」。
地球有磁場,太陽也有磁場,這個磁場不但出現在地表(和太陽表面),也蔓延到太空當中。
只要學過高中物理,就該知道,當一個帶電粒子射入磁場時,帶電粒子會出現受力偏折的狀況,這個力叫做「勞侖茲力」,其方向可以由右手定則得到。
因為葉列寧帶著龐大無比的電荷進入太陽磁場,因此它所受的勞侖茲力也不會小到哪去,於是這個彗星的軌跡應該會不斷往上或往下偏折(與只有重力時的軌道面相比),實際的軌道面自然也就不會是平面了。


說到地震,當地球的板塊卡住時,驅動板塊飄移的能量會以彈力位能的形式蓄積在板塊上,當卡住的地方斷裂或者滑開,蓄積的能量就會以震波的模式爆發出來,這
就是地震,也就是說地震、尤其是大地震,主要的能量來源是板塊累積的彈力位能,而不是遠天的天體引力。天體的引力只能作為對破壞板塊平衡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果沒有蓄積能量,天體要引發地震,那就得撞上來才行。
這時候我們可以發現,退個一千萬步說,如果某天體的重力或電磁力能誘發大地震,那麼該地區
實際上早就處於「隨時都會大地震」的情況了,天體的力量只是讓原本可能還要晚幾天、幾個月或幾年的大地震早一點爆發而已,而地震越早爆發的話,累積的能量
自然就比正常情況要少那麼一點,這樣說來豈不是更好嗎?
就算是9.0大地震,也總比9.1大地震要來得沒那麼嚴重一點。

當然,不管是重力還是電磁力,葉列寧都沒那個本事影響板塊啦~~!

===========================

順便再來個番外篇,講些葉列寧和Nibiru的姦情(?)。
因為葉列寧很小,小到不太可能對地球有什麼影響,因此有人主張葉列寧只是Nibiru的「矛尖」,一切威能都是背後的Nibiru提供。
除了先前「Nibiru=葉列寧」的說法之外,在這裡我們再度發現葉列寧與Nibiru之間糾纏不清的關係。
某方面來說,這可以說是一種「補完」,葉列寧有事實存在而無力量,Nibiru有(宣稱中的)力量而無實體存在,兩者湊在一起就可以偽造出「既存在又強力」的星體了。
不過把葉列寧當做Nibiru矛尖的這種說法,撞到的科學之壁也是非常厚重的。

先,該文宣稱Nibiru緊跟在葉列寧之後,也就是說Nibiru和葉列寧用的是同一個軌道,但葉列寧原本是一去不回的彗星,後來因為木星引力的關係週期
變成一萬兩千年,而Nibiru在很多宣稱文章當中的週期是「三千六百年」,一個週期三千六百年的「行星」不可能用一去不回的拋物線或雙曲線軌道運行吧。
再者,不管有沒有葉列寧,Nibiru的力場都不可能變成「矛」的形狀,頂多只是葉列寧的場與Nibiru的場疊加而已,這就像是地球的重力場不會因為有個月亮就凸出去一塊,雖然整體上看起來確實凸出一部分,但那也是月亮的場疊加上去的結果。
因此,即使有葉列寧,其他星體受到的合力也和葉列寧、Nibiru兩天體毫不相關時一模一樣,不會有什麼引力通道(因為是場),更不會有重力衝擊波(天空霸者的G砲嗎?)。


然,即使是合力,也還是有個問題(問題真多),天體的軌道是曲線,即使是使用同一個軌道的天體,也不可能隨時都準備好和某個星體連成一線,就橢圓形軌道來
說,要和某個星體連成一線,該星體必須剛好處於橢圓上兩點(Nibiru和葉列寧)的連線上,如果要再摻入太陽,因為太陽必定在這個橢圓的焦點上,因此這
條線還得順便穿過焦點不可,但這樣的機會也就只有一瞬間而已,因為速度有差,Nibiru和葉列寧的連線很快就會從焦點上偏移。

這麼一來,所謂的連線就更奇蹟了,而所謂的奇蹟,是不會常常發生的,像那種一年發生個幾次的連線,一點奇蹟的感覺也沒有。

Elenin是一個彗星,2010年由俄羅斯天文學家Leonid Elenin用新墨西哥州(美國!)的ISON-NM天文台觀測發現,天文編號「C/2010 X1」,也就是2010年12月上半發現的第一顆彗星,而且是長週期或非週期彗星,以發現者的名字命名為Elenin--葉列寧彗星。


知識:那個「X」的來歷是把每個月分成上半下半兩部分,將英文字母扣除I和Z之後剩下的24個字母拿來套,例如A就是一月上半,B是一月下半…以此類
推,X是十二月上半,而十二月下半當然就是Y啦。至於前面的C/指的是它的性質,如果是被誤認為彗星的小行星就放A/,長週期彗星是C/,短週期彗星是
P/(P前面要放彗星總表編號,天字第一號P/彗星就是哈雷彗星,所以哈雷彗星的學名開頭是1P/),不知道週期的用X/,消失掉或大概回不來的用D/。

發現個彗星沒什麼大不了,我們頂多是羨慕或者恭喜Elenin老兄的名字可以和彗星一起永垂不朽(或者一起砸到某個星球上),在這個連周杰倫都可以變成小行星名字的年代,有個用天文學者名字取名的彗星根本就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
而且這顆彗星最近會靠近地球,在2011年9月10號的時候Elenin會通過距離太陽七千兩百萬公里(0.48AU,AU是地球到太陽的距離一億五千萬
公里)的近日點(所以現在Elenin在地球軌道內側),開始往外一去不回的飛,最靠近地球的時候是10月17號,距離是三千五百萬公里(0.2338AU),大約是地月距離
的92倍。
雖然以天文學的標準來看這0.23AU的距離並不遠,但實際上這距離可是大得嚇人,那等於要疊2917顆地球才能碰到,要是以三百公里極速坐高鐵,得花上
13年又3個多月,要是有一個當天剛出生的小孩坐上這銀河鐵道彗星支線,等到達彗星當日位置的時候,他已經可以上國中了,要是坐了個來回,他早就已經可以
出社會了。

但這顆連亮度最高都只有六等(肉眼可見的最暗極限)的Elenin彗星卻因為某教派的宣傳而聲名大噪,還擁有了驚天動地的威能--隨便連珠一下都可以驅動地球的地震。
問題是區區一個彗星根本沒有這種能力,即使是哈雷彗星也沒能讓地球晃動,Elenin自然更不可能,於是這個教派卯起來給Elenin塞質量,甚至宣稱Elenin的質量等於或者超過地球!!!

但正所謂「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大質量星體的存在,其重力的影響也是「人皆見之」的,一個質量等於地球的星體在太陽系內晃來晃去,那可是會影響各行星運行的大事,靠得太近的話還可能撕裂星球,哪有可能只影響地球版塊而已?

我們就簡單算一下Elenin到底有多少影響力吧。
Elenin最近的距離是月球距離的92倍,因為重力和距離平方成反比,故一個和月球等質量的星體在Elenin近地點的位置,對地球的重力只有月球的8464分之一,而地球質量是月球的81倍,因此可得Elenin即使和地球一樣重,其對地球的重力也只有月亮的104分之一而已。
月球的近地點(35萬公里)和遠地點(40萬公里)造成的月球重力差距有24%之多,區區1%不到的重力能成什麼氣候?

而且Elenin「被主張」的質量實在太大,湊合上原本就已經是小彗星的體積(彗核直徑3~4公里),造就的是驚人的密度,當整個地球的質量塞進一個直徑只有4公里的球體時,其密度會高達1.79*10^11 g/cm^3(十七萬九千噸/立方公分),這密度已經接近中子星的密度,難道Elenin是一邊噴著γ射線一邊移動嗎?
講個不太現實的例子,要是體重三萬五千噸的初代超人力霸王是這密度,他的體積只會有0.2立方公分,一塊橡皮擦要是只剩這樣,普通人大概早就把它丟進垃圾桶了……
如果Elenin真的是一邊噴著γ射線一邊移動,那我們該先在乎的是γ射線的殺傷力,而不是它重力對地殼的影響。


著是它的大小,網路上對此的說法和這星體的質量與大小一樣,都屬於唬死人不償命的範疇,從270公尺到「十萬公里」都有人說,一般彗星的大小都在幾百公尺
到幾十公里的範圍,因此270公尺是可接受的,但十萬公里……太陽系第二大行星土星的直徑也才十二萬公里而已,第三大行星天王星則只有五萬公里,
一個只比土星小一點點的天體在地球附近移動,只有瞎子看不到吧!


部分的彗星都是鬆散的冰雪+灰塵的集合體,所以也可以看成一個特大髒雪球,就因為組成鬆散而且質量很小,因此其重力不足以抵抗太陽風而使得表面被「吹走」
變成彗尾,某教派宣稱Elenin的彗尾有二十萬公里長,甚至還有說什麼九十萬公里的,但一個體積那麼小、質量卻霹靂無敵大的星體,其表面的重力必定超
大,以直徑4公里來算的話,其表面的重力相當於地球的兩百五十四萬倍,重力加速度將近兩萬五千km/s^2,微塵要從這個星體飛走的速度(這就是所謂的
「第二宇宙速度」)是…每秒446公里
要是太陽風有這麼強大,各大行星早就被成虛無了。
(除太陽以外,太陽系所有的行星的第二宇宙速度都在60km/s以下)
至少,要在地球軌道附近還有彗尾的話,那地球也會拖著更巨大的「彗」尾在無垠宇宙中越來越小……

合著真正的威脅是太陽風???


到什麼連成一線,其實根本就很有問題,要知道太陽和地球的連線在宇宙中掃出來的平面我們稱為「黃道面」,一個彗星不管有多少神通,除非軌道和黃道面重合,
不然它的軌道也頂多就穿越黃道面兩次而已,如果是超短週期彗星(三個月繞一次如何?軌道比水星還靠近太陽),那或許還有機會常常連線,可是Elenin就
算變成了週期彗星,其週期還是高達一萬兩千年,也就是說它想搞什麼連線,一萬兩千年內只有兩次機會,還得看看地球賞不賞臉,要是地球沒趕上,就只剩下
Elenin很白爛的和太陽連珠了,Elenin要是天上有知,只怕不免會大喊:「這種連珠隨時都辦得到!!!!」吧。(兩點,決定一條線!)
何況Elenin這個比較短的週期是這次進入太陽系內才改變的,之前的週期可是長達三百五十萬年啊!
而且就算Elenin在黃道面上,而且地球也很配合的剛好到達連線位置,只有4公里直徑的Elenin也小到不可能完全遮住太陽,這種大小的星體想遮住太陽,得距離地球四百公里以內(實際上它在三千五百萬公里外!),根本就已經和人造衛星撞一起了,而且如此也只是遮住地球某部分的陽光而已,其他地方太陽照樣亮。而如果真的靠得那麼近,Elenin應該會直接砸下來,而不是用它的重力影響地殼。

不知道為什麼,人類特別喜歡這種世界末日的鳥東西,而且一玩再玩,像這個教派之前就說2011年8月14號會有一顆叫做「Honda」(本田?我還TOYOYA咧!)撞地球,結果…大家都很清楚結果是什麼。
這個Elenin的謠言實際上就是Niburu的鬼上身,只因為Niburu遲遲不見蹤影,為了維持「X行星」的末日預言,只好開始拿現實存在而且剛好在地球附近、又勉強看得到的Elenin來奪舍,只可惜Elenin終究只是小彗星,容不下Niburu這尊大佛。

參考資料:
台北市立天文館
PanSci泛科學

判決書字號是99年矚上易字第2號,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裁判書網站看全文。

前面一大串公訴意旨(就是「檢察官說」)和辯護人辯稱(就是「被告律師說」通通跳過,直接看法院的理由書。

關於證據方面:
1.檢察官提出的三個證人證詞有證據能力。
2.98年1月28日專號USA952號駐美國代表處電報及外交部98年2月4日外條二字第09824007460號函有證據能力。
3.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有證據能力。(理由就不附了)

接著是對於李慶安的美國籍做出「確實存在」的說明。
不管是舊法還是新法,擁有雙重國籍者都不能當議員和行政首長,但是可以選,只是選上後一年之內必須書面放棄外國國籍。


察官認為李慶安的公職(立委和議員)都是自始無效,而法官這邊則引用法務部97年8月給中選會的解釋公文,內容是說根據學理(引用學者吳庚、陳敏的說法)
「選舉公告」是一種確認處分,是對於「當選結果」的確認,法律上規定的當選無效就會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當選結果和當選公告都無效」,另一種是「當選結
果無效」(當選公告則因為缺乏事實基礎而變成違法行政處分,應撤銷)
兩個情況中,前一種的效果是「自始無效」,後一種則是「應撤銷」(向後無效)。
接下來法官就是在解釋這裡的「當選無效」是哪種情況。

法官提出早就廢止的國籍法施行條例、內政部函、舊選罷法以及修正後的國籍法,雖然舊選罷法條文、施行條例和解釋現在都已經沒有用處(因為該法律沒了),但即使是國籍法,也還是規定了「立法委員由立法院……『解除其公職』外,由各該機關免除其公職。
(對李慶安而言,因為她的公職生涯當時這些法律還在,因此法官還是要去找這些古文物…)
也就是說,不管是新法還是舊法,對於雙重國籍而沒有放棄的人,處理方法都是需要『某上司』來撤銷該人的公職。
於是法官得到了個結論,就是法律上所謂的當選無效,指的是「當選結果無效」,也就是上面提到的後一種狀況。

又因為李慶安好幾個『某上司』根本就沒有撤銷她的公職,因此法官認為李慶安這段時間內的公職身分還是存在

接下來就是提到詐欺取財罪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就是貪汙啦),這兩個罪有各自的構成要件(每個罪都有各自的構成要件),詐欺取財是指把法律上不屬於自己的錢財騙到手,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則是利用自己的公職身分得到自己不該得的錢財。

法官依照前述的結論認定李慶安的公職還存在,而這公職的薪水自然也就是「該得」的了,當然也就沒有詐欺取財和職務上詐取的問題。
而且類推公務人員任用法規定,撤銷任用的人,其任職期間之職務行為不失效力,已規定支付之俸給及其他給付,不予追還……

接下來其實沒什麼意義,主要就在於李慶安在那些文件的雙重國籍欄裡面填「無」到底算不算詐術,而因為這些文件就算不填也還是議員(只要有報到和宣示就職即可),因此這些文件和領的薪水之間沒有因果關係。
(在這段提到民進黨前立委劉寬平,這位老兄是光明正大的在文件上面寫個「美」字,但還是沒放棄美國籍,當然他的立委薪水也還是領了。)

至於「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方面,法官引用法條「由該管長官『查明』撤銷其公職」,認為該管機關對於有實質審查義務,毛病是出在議會和立法院頭上。
(這部份在一審的時候就已經是無罪了)


論到告知義務,這裡法官認為告知義務是要在有法律上義務的時候才該被法律限制,而檢察官所主張的議員告知義務理由是就職誓詞,但是依照最高法院判例,這誓
詞是很模糊的道德說詞,要是沒有法律明文規定,也只能當嘴砲看而已。(那…以後可以加列「若有違犯,天打雷劈」嗎?至少我們還可以指望神來處理一下
嘛!)
而就是沒有法律條文規定想任公職的人需要有誠實告知義務。(好大一個漏洞!)

總括整個判決書,問題就出在法律規定上雙重國籍的公職必須要撤銷才算沒有,換句話說,假使有個人擺明了多重國籍,還選上了立委,就算他拿著一百國身分證在立法院晃來晃去,只要立法院沒開除他(撤銷公職),那他就還是立委……

我不喜歡李慶安--該說是討厭吧,但是也不得不說這個判決書寫得四平八穩,如果法律就這麼規定(需要撤銷才算沒有)的話,那結果會是如此就不令人意外了。(雖然我很想看她把錢吐回來)
但這是法律面的,法律是道德的最低底線,對一個照三餐衛道的立委而言,自己的行為只勉強跨過最低底線,真可說是諷刺到了極點。
當她自己知道自己有雙重國籍、而雙重國籍者不能任公職,卻還繼續當議員的時候,這種行為就已經沒有什麼道德高地可以站了。而且當年還連署譴責阿扁當時的台北市副市長陳師孟雙重國籍,自己雙重國籍說別人雙重國籍,如果說世界上有什麼東西真的會對小孩子有不良影響,這種行徑顯然也是其中之一吧。

(突然想到,就像是明明有錢,卻跑去慈善街友辦桌場合裡面裝遊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