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一月, 2011

1320758438-162314451

先來張圖,就某方面來說,做這張圖的人要不是(因為各種生理心理原因)不知道原始文章的性質,就是故意的。
原始圖是這篇:

1320758472-2053420796

根據ryback的說法,這種向人民募款買軍備的事情,六十七年這次是第二次,第一次發生在民國二十幾年(向蘇俄買),不過不管是第幾次,這篇課文的用意只有一個,就是宣傳「民意在我」--連小孩子都懂得捐給我這個「真命天子黨」,民意當然就是支持我的!!(原文講的雖然是國家,不過那時候黨國不分)
當然,民進黨裡面搞宣傳的弄出來的三隻小豬競選法其實也是同樣的目的,小孩子捐款的數額從來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小孩子捐款」這個行為,和學生、窮光蛋捐款一樣,這個行為可以聯想成「縱使力量微小亦要出力」,換句話說就是可以營造眾望所歸的氣氛(事實與否反正沒人知道),這點從民進黨開始玩這套三隻小豬競選法的情況就知道了。
一個戒嚴時期的宣傳老招,現在的民進黨還拿來用,真不知道到底是戒嚴進步還是民主退步……
(不過民進黨拿黨國戒嚴時期招數來玩的情況可不只這個,總之就是國民黨丟掉的招數民進黨撿起來用,一點也不浪費,環保無比。)退一百萬步來說,反正這招就是有宣傳效果,錢也拿到了,就算是戒嚴老招,反正國民黨又沒申請專利,民進黨撿來用又有何不可。不過事情當然沒那麼簡單,因為原版招數捐的對象是國家(雖然當時是黨國),民進黨版招數是捐給黨(正確說是候選人)。
捐款給國家,只要捐獻流程沒問題,那麼會喘氣的人都能捐,就算是死人也可以在還在喘氣的時候捐,因為捐給國家的錢「理論上」會成為國家公益的助力,而國家屬於人民全體,所以沒有圖利私人或黨的問題--用理論上是因為可能會有人A錢。

可是捐給黨或者候選人的金錢,顯然不會完全成為公益用途(不管是不是理論上),即使打著「讓某人選上可以讓國家更好」的旗幟,金錢在此也只能算是延伸功能而已,因為真正讓候選人選上的因素,是票而不是錢。
現實的情況是,如果不加以限制,政治獻金也可以是賄賂政客的黑錢。因此才有政治獻金法的出現。
政治獻金法的主管機關是內政部,申報機關是監察院,因此監察院或者內政部都有權在「三隻小豬事件」裡發言警告。

三隻小豬事件最早的起因是有家長帶三個小孩子(3歲!)拿撲滿捐給蔡英文(不管小孩子是不是自願的),監察院得知之後就說有違法之虞,然後民進黨馬上大肆宣傳監察院打壓小孩子,有違行政中立。
原來警告有違法這檔子事情有違行政中立,這麼說來,以後我騎車闖紅燈被攔下來,可以主張警察違反行政中立嗎?
(莫教授:學下來!以後被條杯杯攔下來可以這麼說,如果不靈的話請找民進黨算帳!)
監察院所說的「法」,指的是政治獻金法,這法當中的第七條規定了一些不能捐款的人和組織,其中第六款就是「未具有選舉權之人」,以現行的法律來說,未具有選舉權的人一般就是被法律認為判斷能力不完善的人,例如小孩子受監護人(以前叫做禁治產),當然三歲的三胞胎也包括在內。
這一條當中還限制了其他人的捐款資格,例如大陸的人和組織、外國人等。
除了身分之外,政治獻金法也規定了個人和團體每年和每次選舉捐獻的額度,以單次選舉的一個候選人為例,個人每年捐款的上限是十萬,營利事業是一百萬。

蔡英文總部應該也知道這個規定,因此監察院警告之後馬上就有人打電話去監察院解釋沒有收這個錢,原本事件就該到此結束,不過民進黨還是拿起來大搞宣傳。
問題是小孩子的政治獻金原本就是違法,即使民進黨死命宣稱監察院只辦這個小案怎樣怎樣,還抬出蔡明忠來,說他曾經給馬英九一千五百萬政治獻金但監察院都不查、辦綠不辦藍云云,不過這個一千五百萬的出處是扁案律師說蔡明忠說的,除此別無證據,這證據也未免太傳聞了點。
換個例子來說,如果有人紅燈右轉被警察攔下來,他老兄能不能主張「林老師說隔壁老王上個月闖紅燈你沒去抓,怎麼可以抓我」?
腦袋正常的人都知道不行,即使不論老王闖紅燈有沒有林老師說以外的證據,你紅燈右轉還是事實。
更甭提被攔下來當時對著條子鞠躬哈腰,等逃過紅單、條子走了以後開始靠北條子是老王走狗了。(這種人人格要說沒問題還挺困難的)

明知收受小孩子政治獻金是違法,也清楚監察院的警告沒錯(實際上是可以直接開罰的,對於參選人是刑罰,對捐獻者而言則是捐款兩倍的行政罰罰鍰,當然刑罰需要經過法院),私底下更不敢收這筆錢,但還是拿這個違法行為出來當做台灣民主的歷程…..台灣民主的歷程是違法行為?
那~~~~
闖紅燈可以算是台灣民主的里程碑嗎?
該不會連殺人都可以是台灣民主的神主牌來著????

台灣的民主什麼時候得用違法行為來當見證啦?!

民進黨選舉的花招,還真是越來越把人民當白痴看了啊~~~= =

1320239522-372974987
神的衛生紙皮奧拉大人如此開示

一開始就來了張精靈特派員,外帶Discovery的著名廣告詞,對於很多有志於(?)製造天體流言的人而言,皮奧拉的說詞很可能就是他們的內心話。
因為有很多天體流言,基本上就是太小看宇宙的浩瀚程度,或者小看了地球與其他天體的無窮威能。
首先是宇宙的浩瀚程度,那可不是一句「無邊無際」就能混過去的東西,光只是僻處銀河系邊緣的這個「小小」太陽系,能在一秒內繞地球七圈半、或者貫穿25個
地球的光,要從太陽射到95天文單位外的日球層頂(太陽風所及最遠範圍),需要13小時又11分鐘,即使是從太陽到地球,也得跑八分二十秒(就是五百秒)。
如果把地球想像成一個直徑2.5公分(和10元硬幣一樣大)的球體,那太陽就是290公分(大約一層樓高)左右的球體,而在這兩個球體之間的距離,超過312公尺(職棒多數全壘打牆距離的三倍)!
在這種距離下,在「太陽」的位置根本就看不到那個十元硬幣大的東西啊!
那日球層頂呢?就是312公尺的95倍,29.64公里,相當於從台北到翡翠水庫的距離,別說十元硬幣了,太陽這個平房大小的東西都看不到啊!

這類小看宇宙尺碼的說詞,其中之一就是九星連珠,當然在冥王星降格的情況下或許得考慮一下八星連珠,不過就算冥王星不降格,它老兄的軌道面也偏離黃道面很多,要連珠的話可能得看奇蹟。
九星連珠的「傳說」之一,就是全地黑暗,因為行星排成一排,前面的會擋住後面的,聽起來好像有道理,日食不也是月球跑到地球與太陽之間擋住陽光的天文現象嘛?那麼水星和金星跑到地球與太陽之間,當然就還是會擋住陽光啊!
但是,水星和金星當然有可能擋住陽光,但九星連珠並沒有改變星球之間的距離(如果會的話,那就很有可能撞在一起了),也就是說水星和金星離地球還是那麼遠。

在不考慮九星連珠的情況下,現實世界有沒有出現水星或金星跑到地球與太陽中間的事情呢?答案是「有」。
這種天文現象,名為「水星凌日」和「金星凌日」。「凌日」是指太陽系內側行星跑到外側行星與太陽之間,因此地球有水星和金星兩種凌日,金星則只有水星凌日,火星就有水星、金星和地球凌日…「九」大行星中凌日項目最多的是海王星(水金地火木土天王共七種),因為冥王星歪太多,沒得凌日。
根據維基,最近一次金星凌日出現在2004年,水星凌日出現在2006年,可是這兩個時間似乎也沒聽到哪個地方出現日全蝕之類的天文奇景啊,原因很簡單,
看照片就知道,水星和金星就算凌日了,也只是太陽上的一個小黑點而已,根本就不足以擋住整個太陽,更甭說讓它們的「本影」籠罩整個地球。

太陽與金星的距離是一億零八百萬公里,與地球的距離是一億五千萬公里,而月球與地球的距離是三十八萬公里(以上都是取平均值),日全蝕時的月球勉強能蓋住太陽,因此我們可以據此算出金星想遮住太陽的尺寸是…太陽直徑的三分之一、46.36萬公里!這金星的直徑是木星的3.4倍啊,只怕會發生核融合,變成另一個太陽吧。(因為是類地行星,密度之高不是木星能相比的)
那水星呢?用同樣的算法,我們可以算出所需直徑是85.31萬公里!這還是木星的5.96倍,還是會產生核融合反應……
(算法:距離比=直徑比,更正是因為第一版的三角擺反了….)
不管是連珠還是連鴨,只要距離不改變,這方面的問題就永遠存在,我們平時在天空中看得到的天體中,能稱為「面」的也就只有太陽和月亮而已,就算是木星,也就只是一「點」的大小罷了。

正因為宇宙是如此的廣大,因此各天體之間的影響力也就跟著有了改變,例如一個直徑一公里的隕石,砸在地球上的話可以造成如白堊紀末期的生態浩劫,但這是接觸力,如果只看超距力(重力和電磁力),一顆這樣的隕石從地球附近飛過,對地球的影響就幾乎等於沒有。
對地球而言,天體超距力真正能大規模影響地球的只有太陽和月亮而已,其他星球不但太小、而且太遠。而想要製造出一個足以大幅度影響地球的天體,就得面臨
「為什麼會看不見」的問題,某些陰謀論想像力很豐富,但是智商顯然跟不上想像力,因此會製造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說詞,例如宣稱Niburu對準南極點而來,
故只有南極看的到。
(為什麼要宣稱只有南極看得到?因為南極沒什麼人存在,不怕有南極人上網說他們豪洨)
但同樣是對著極點,北極星可也沒有只在北極才看得到啊!

相對的,地球雖然在整個宇宙當中十分渺小,但對於生存其上的人類而言卻又大得過分,因此很多所謂的「異常現象」對地球而言只是正常現象,唯一異常的~~是會去在乎或忽略它們的人類。
比如說地震,就整個地球來說,每年發生規模6以上地震的數量是一百七十幾個左右,以這個數字粗略估算的話,會得到每天發生六級以上地震的機率是50%,也就是一半,比我們想像的高了很多--這還不算其他天災,例如每年會發生五十次左右的火山爆發。
我們還可以計算,十天當中發生一次以上規模六以上地震的機率是:
1-0.5^10=0.9990234375=99.90234375%
因此,如果有人說某旬(十天為一旬)當中會發生規模六以上的地震,你可以告訴他:「沒發生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