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十二月, 2011

大約快到年底,所以可以寫這篇了。
寫這種評判文的時機非常重要,如果隨便什麼時間都可以評判,那也只是「冥嘴」等級而已。
因為講的是「這屆的馬政府」,所以最好的時機應該是明年520之後,不過這樣總有馬後砲的感覺(即使馬囧連任成功),因此還是挑在這屆馬政府最後一個完整執政年度的末尾來發文。

和前一篇評文不同,這篇文就不打分數了,之前打分數被一堆人靠北(雖然說這種文本來就會被靠北),不過他們大概沒想過,就算馬囧什麼事也不幹,「國家機器」還是會讓分數不等於零,就我的設定是五十--也就是說馬囧就算真的躲在官邸當植物,還是有五十分。
這次的評法是列舉優缺點,不過有些優點和缺點實際上都出自於同樣的性格,只是運用得好或不好而已。

首先是優點,至於為什麼是優點先,答案很簡單,因為標題是「優缺點」,優在缺前面。

還有文內會拿前政府比較,但不一定是扁政府

馬英九最明顯的人格特質,應該就是官僚性格,作為一個甲等特考出身的事務官政客而言,這是很正常的。
因為官僚,所以馬英九重視專業的程度高於重視政治,和前一任的陳水扁政府不同,馬英九用的內閣人事大多都是學者出身,雖然學者一般都被認為住象牙塔,但他們實際上也確實比不知道哪裡專業的政客對自己領域的事務更專業一些。
另一方面,馬英九的內閣人事很少變動,換句話說就是比較穩定,不少內閣官員甚至一幹就是四年,其中包含了原本屬於台聯黨的陸委會主委賴幸媛。賴幸媛能做這 麼久應該跌破不少人眼鏡,畢竟賴幸媛是泛綠的台聯黨來的借將,阿扁時期的借將從下場來看都不怎麼樣(尤其是唐飛),但馬政府裡面的「外來和尚」卻混得相當 不錯,這也證明了馬英九對於人事的要求並沒有那麼政治化。
人事穩定的好處在於政策的擬定和執行不會一直出現「人亡政息」的現象(雖然實際上沒死人),人亡政息現象在扁政府時期最為明顯(因為他的內閣政治屬性最高)比如說蘇貞昌的「大投資,大溫暖」政策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政策不能延續,那政策內容再好也沒有意義。

第二,官僚的另一特徵是固守法條,馬英九也確實比較堅守「法」的分際(至少現在看起來還是),所以他會強調雙首長制的總統只管外交和軍事等等,這確實是雙首長制(半總統制)的一個特色,但這特色應該是出現在總統國會不同黨的時候,而不是總統國會同黨的時候。
不過這也沒關係,雙首長制的總統可以隨時做小,但想做大就得看情況,像阿扁那樣的情況,實際上應該做小,但他沒有,馬英九實際上可以做大,但他也沒有,前者造成行政立法兩權對立、國家空轉,後者卻只是行政院長擁有相當大的行政權力,對國家並沒有多大傷害。
而在雙首長制下的範例還有一個李登輝政府,他就是在行政立法同黨的情況下把總統做大的範例。
還有一點,馬英九常常被說「無能」,頻率可能還高於「親中賣台」,不管無不無能,一個人都不可能管理好一個國家,如果真的無能,那退居二線讓比他有能的人 來執政也是一種選擇,這也造就了劉兆玄和吳敦義這兩個可以「放手幹自己的事」的行政院長,尤其是後者更幾乎做到人民在媒體上只知吳不知馬的境界,這種人在某些古裝戲裡面會因為功高震主被幹掉,不過吳敦義混得好不好,大家心裡有數。

第三,官僚比較重視「程序」,對於程序的重視有時候甚至高過原本要達成的目標(術語叫做「目標錯置」),一般人可能很難理解程序有什麼重要性可言,但對於國家行為而言,程序確實有、也必須有高於目標的重要性,正如「沒有程序正義就沒有實質正義」這句話,程序正義保障的不只是公務員本身,國家的資源和人民也是在它的保障之下。
不按照程序正義的國家是什麼樣子……看戒嚴時期就知道了--戒嚴時期的國民黨還不是完全無視程序,要說完全無視程序的情況,法國大革命後的恐怖統治和阿共的文化大革命應該可以作為參考。
重視程序的優點在於官員不會搞出像扁政府時代那種就算卯上法律也要遂行政治目標的鳥事,比如說姚文智試圖撤TVBS的照,強拆大中至正牌匾與亂改一堆國營事業名稱就是。
並不是說馬政府就沒有想用行政力量達成政治目的(大概也不會有多少人認為馬英九就真的那麼清高),而是馬政府在試圖達成政治目的的時候,不會無視法律規範和程序正義,兩者之間的差別可以用這個例子來解釋:
一個人沒錢,去搶銀行。另一個人沒錢,去銀行借錢。
兩人的結果同樣都是拿到錢,但是後者顯然是比較正確的作法。
法律就像限制政府怪獸的鐵鍊,一個政府要是無視法律的限制,那這種擺脫鐵鍊的政府就只是無比危險的兇獸而已。

就整體來說,馬政府最大的政績應該還是在外交(兩岸也是外交)上,不管是ECFA、百國免簽、台日投保協議以至於已經談到最後關頭的美國免簽等,都是民進 黨眼紅卻只能繼續喊口號催眠自己的東西,雖然四年間沒有增加任何邦交國,但也不像之前的小蔣、扁政府那樣不斷「掉」邦交國,例如蔣經國時代掉了將近二十國 (退出聯合國的結果),陳水扁時代掉了六個,而且這還是學著李登輝(增加七個)卯起來灑錢的結果。東瀛霸者的威能可不是隨便學學就會的啊~~~~
沒有很明確的灑錢卻不會掉邦交國,如果這叫做外交休克,那還是多休克幾年比較好。(烽火外交顯然是有了烽火但大敗的場面,誰規定舉烽火一方一定要贏?對吧。)
還有一個也應該屬於外交成就的是「米酒」(一般都被歸類為內政成就…),米酒的主要製造者是台灣煙酒公司,因此實際上單純要降價很簡單,但之前米酒之 所以貴,是因為有WTO的規定,扁政府時期有多次想降價,但都會被其他國家(例如美國)告狀,而馬政府這次的成功降價就是因為湯圓搓得好沒被告,可說是台 灣在WTO談判桌上的外交勝利。

接下來要說的是缺點。

有很重官僚性格的馬政府,第一個缺點就是認知和「政治」、「民意」之類的有差距
馬政府的內閣大多是專家學者,他們以專業知識所決定的路線,或許是正確的(也或許是錯誤的),但即使是正確的路線也並不見得就會得到人民(也就是票源)的支持。
最明顯的範例莫過於三聚氰胺事件林芳郁定下的2.5PPM標準可說是既考量效率、不致於妨害人體、業者加了也沒有利益,一舉三得的好標準,後來其他國家也跟進,但是當時幹聲四起,彷彿林芳郁開了個大門給三聚氰胺一般十惡不赦。(現在那掛卯起來煽動恐慌的人怎麼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