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五月, 2012

每次只要出現個殺人案件,反廢死的就會很快的跳出來展現三無神功。
對於台灣某些以對法律無知、對邏輯無能而感到光榮的人物,本人也只剩下一腳踹過去的興趣而已了。

所以本篇就對幾個固定戲碼做個評論~~


1.這種人難道不該死刑嗎?廢死個屁!
首先「殺人者死」是一種應報的價值觀,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殺人者就是應該被殺」這個價值,也因此就算有人(以其價值觀)說「不是」,反廢死者也沒有任何能力證明對方豪洨。
要知道,任何成文法、包括最古老的漢摩拉比法典當中都並非完全符合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應報主義,完全應報的主張只成立於想像當中,不是現實。

第二個是廢死和此類案件實際上無關,廢死主張的是「刑種」的移除,案件則偏重於「罪」,廢除死刑(或者其他刑),並不會讓有罪變成無罪。
就如同停止兩千元紙鈔流通也不會讓物價有所改變一樣,這是兩種完全不同層次的行為。

附帶一提,主張廢除死刑的法律上前提是「不管有無死刑都一樣」,也就是說,不管有沒有死刑,該發生的刑案就是會發生、不會發生的還是不會發生。
別忘了,台灣現在有死刑,以前也有死刑,但殺人案件卻從未從台灣島上消失。

2.啊~人犬團體一定不會讓他死的~~
某程度說是如此沒錯,不過理由大概不會是那些反廢死天兵自行腦補出來的那些。
以我為例子,我就算當了法務部長我也沒種簽執行令,不是因為我對天父耶和華、天兄基督的信仰堅定,也不是因為我學了釋迦牟尼的如來神掌,單純只是我不能確定這些人當中會不會有幾位到底下喊冤成功、請包公明鏡高懸地把我鍘了。

3.被害者的人權呢!
首先,死人沒人權。這是民法,不是刑法,和廢死與否更沒有半點屁關係。
至於為什麼要這麼設定?因為這麼設定下去世界會比較適合活人生存。(當然你如果喜歡殭屍橫行的世界……請找散華禮彌

還是和廢死無關的一個刑法常識是,在這種情況下刑法處罰的是犯罪者「損害被害人生命權」的行為,至於被害人的權力損失,法律上有民事賠償。
也許會有人說命都沒了賠個屁錢(不少情況下還拿不到~因為不少殺人犯很窮),但是命拿命賠,被害者還是活不回來,連錢都沒理由拿。
反廢死者或許可以去研究一下,發明個能把活人的「命」轉移給死者的神器(陰陽令?),那麼賠償一說就有法律上依據了,因為民法對於可以回復的損害採取的是「回復原狀」哦!

同時,台灣有個法律叫做犯罪被害人保護法,就是在保障被害人或其遺族權益,而且保障範圍不只有殺人罪被害者。

4.有悔改之意,判兩年 OR 關個兩三年就出來了!
有沒有悔改之意是法官在看的,和廢死無關,還有~想豪洨法官沒那麼簡單。
同時,這宣稱還很不讀書,因為殺人罪的刑度是「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即使拿掉死刑,也還剩下「無期徒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判得最輕的情況(十年)來論,申請假釋的基本年限也是五年。
這還是最輕的狀況,以廢死的前提來說,現在該判死刑的人在廢死之後被判的當然就是無期徒刑,以現在的刑法來說,無期徒刑的基本假釋年限是「二十五年」。
根本沒有什麼兩三年、五六年就能出來的事情。

同樣的戲碼還要演多久?沒有答案。

出處:http://nightdown.blogspot.com/2011/01/blog-post.html
這BLOG的用色讓我眼睛好痛…沒有人告訴他既然用褐色底,就別用色調類似的土黃色字嗎?粗線紅字更是難閱讀,如果真要用這種顏色的字,乾脆用深綠或深藍色底算了。

我說…直接去問菲勞他們在菲律賓晚上睡不睡覺不就知道他們安不安枕?

這文章提到菲律賓,這個國家頗為特殊,它是廢死後又恢復死刑又再廢死(2012此時是廢死),廢死過程相當曲折離奇的國家。
首先,從英文維基可以查到菲律賓2000~2009的殺人犯罪率:

年份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犯罪率(件/十萬人) 7.4 7.4 8.1 7.8 7.6 7.5 7.1 6.7 6.5 5.9

顯然並沒有因為2006年廢了死刑而上升(實際上是下降)。

那文章其實有個很大的毛病,就是直接了當的認為「死刑能嚇阻犯罪」,這個詞看起來好像沒問題,其實大有問題,簡單舉個例子:
隔壁班導師規定他們班學生少一分打一下,對於不同班的你有沒有敦促學習的效果?
腦袋還正常的人就該知道答案是「沒有」,因為被扁的永遠不會是自己。

同樣的,死刑能嚇阻的犯罪就應該只有「可能判死刑的罪」,比如說殺人。至於其他所謂非指標性犯罪的黑數和吃案無論多寡,實際上都和死刑的效力無關。
該人既然承認了這些情節重大的案子很難吃案,接下來還主張什麼數據不正確就很莫名其妙了。
因為攸關死刑嚇阻效果的數據沒問題,其他無關的數據有問題干死刑的效果屁事?

第二個毛病,是他用指標性犯罪的比例高於台灣來主張菲律賓對非指標犯罪吃案,但事實是每個國家的指標性犯罪佔全般犯罪的比例其實都不一樣,拿來比較會不會太莫名其妙了點?
比 如說以2001年的全般犯罪率來說,台灣和日本是很接近的(出處是警政署《世界各國刑案統計比較提要分析 九十二年版》),分別是2196﹒56和 2209﹒58(單位一樣是件/十萬人),可是台灣的故意殺人和強制性交犯罪率卻遠高於日本(殺人:1﹒06 vs 0﹒53、強制性交:9﹒51 vs  1﹒75),這樣我們可不可以據此說其實台灣也卯起來吃案?

本文光討論其菲律賓部分,附帶一提的是之前好像有看到「近幾年」菲律賓警方才剛開始用電子通報系統……

從數據來看,即使退個一百萬步來接受他「非指標犯罪吃案無比多」(有沒有廢死以後才開始吃案的八卦?)的立論好了,但如此一來,所謂讓菲律賓人夜不安枕的理由,並不是隔天可能看到自己或家人的屍體,而是隔天可能發現自己家連床鋪都被賊扛走了!

很政黑的標題,符合我現在的心情。
不過一想起可能又會被吱吱拿去引用,心情就……(之前消費券那篇就是這樣~)
當然想引用是他的自由,我也不能怎樣。

這裡講的是電費調漲,會提到消費券的原因是因為老馬又幹了和消費券時一樣的鳥事,被所謂的「民意」幹一幹就政策大轉彎,把一個正確的政策弄成一個跛腳政策。

油電雙漲的原因並不難理解,就是能源的進口價格上升,而且是大幅度上升,台灣的電力主要倚靠火力,在核能廠飽受刁難、面臨關閉的現在,對火力的依賴只會更高,而火力發電的燃料(煤、油、天然氣等)也還是進口的。

1336881909-1775637526

上圖是2000年1月~2012年4月的原油價格(以月為單位,價格是美金/桶),如果光從成本來看,每桶原油已經增加了五倍,還記得2000年的油價是多少嗎?
(出處是能源局
中油的油價公式是這樣的:
先算出本週D7B3,也就是 → (杜拜原油價格*0.7+北海布蘭特原油價格*0.3)
因為是美金,有匯率問題,所以乘上當週平均匯率

得到這數字(假設為B)之後,用上週的數字(假設為B’)除 → (B-B’)/B’
為了平抑物價,乘80%(漲80%),跌也80%

出來的數字就是漲跌幅度,(1+幅度)*上週油價就是本週油價了。(稅前價,之後還要加上稅金和營業成本,原則上都是定值)

用D7B3這種配分法,是因為中油進口的原油當中,杜拜(中東,澳洲是一半杜拜一半布蘭特)佔大約七成,以布蘭特計價的西非(含亞塞拜然、中國)佔大約三成,當然數字偶爾會飄一下,不過大概就是這樣(因為簽有保量契約)。
當你看到上面那個表格的時候,就不要問為什麼油要漲價了,除非你有辦法在台灣挖出一個阿拉斯加油田,自己賣給自己,可以只收設備價和工錢,超便宜的,不過 前提是要你先挖得到油田。(台灣2004原油年產量是16萬公秉,1.6億公升,100萬桶左右,看起來很多,但台灣每年原油的進口量大約是3.8億桶, 那100萬桶只佔了0.263%。)

延伸閱讀:油價問答很大一包(不是懶人包)
上面的不懶人包裡面也有提到為什麼同樣價格台塑化還是會賺而中油會虧,答案就是台塑把會虧的大部分外銷,而中油無可選擇只能內銷繼續虧。

就電來說,最大的坑還是民間保價購電,佔所謂「電價不得不漲的八大元凶」中的90﹒59%,如果扣除公家機關左手給右手的幾項,就高達94﹒3%,這個當年不知道是哪群莫名其妙搞出來的政策根本就沒有達到目標(汽電共生回收熱能環保發電電業自由化),還挖了一堆一定要跳二十五年的超級錢坑,就算台電從上到下全都當義工也補不回來。
再加上現在又想廢核電……日本才剛停掉核電,電價就已經準備往上調個10%,它原本的電價還是台灣的2.47倍左右,不要說什麼台灣人收入比日本低多少,這兩個國家發電用的主要能源(火力)都是從外國進口,OPEC不會因為石油賣給比較窮的國家就算你便宜一些。

從上面這兩個就可以知道,油電漲價是必然趨勢,只差在什麼時候撐不下去而已。
至 於為什麼會瞬間漲這麼多,原因就在於長期以來打著平抑物價大旗的緩漲、凍漲,平抑物價當然是很重要的,但當成本不斷上升的時候,凍漲緩漲就成了國家財政極 大的負擔(因為缺額全由國家補助),以老馬居然會漲價來看,國家的財政大概就如那位捐十六萬的老農想的那樣,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假使一開始就依照成本而調整油電(還有「水」)價格,現在就不會突然發現兩個那麼大的坑補不完。

如果是民間企業,你要他漲價減半漲、降價全額降,它只會叫你去吃屎

在很有數字證據可以漲價的情況下,馬囧難得魄力了一回,但是魄力沒維持多久就又被「民意」砍了一半,難道你馬囧會不知道油電漲價一定會引發民怨?不然遇到這樣正常的反應有什麼好龜縮的,難道你還期待台灣會像阿共那樣「群眾喜迎油價上漲」??

該漲就要漲,分什麼幾次漲根本就是朝三暮四的騙猴子把戲,難道分段漲價民間產業成本就會上升得比較少?

這種毛病從2008開始就出現好幾次,在追求歷史定位之前,先把這破爛習慣改掉行不行?

難道前一個是砲帝,後一個得叫娘帝???

來源: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3u9U_0s2p0

馬:我是可以請教你一下哦,你在你現在的生活上喔,特別感覺到吃不消的是那幾種產品的漲價。
(沒錯,這是『馬囧』問的!不是學生吐槽或者抱怨!)
生:就是吃外面,就是吃的部份。
馬:吃的,譬如說?
生:像是便當。
馬:便當。
生:一樣價格的便當,可是裡面的食物變少了。
馬:吃不飽。
(對,這還是馬囧說的!)
《全場爆笑》
馬:那你原來買一個便當多少錢?
生:五六十塊左右。
馬:五六十塊。
生:原本便當飽飽滿滿的,但是現在五六十的便當菜都少少的都裝不滿。
馬:那你現在你就需要再多吃一個便當,還是……
《全場再度爆笑》
馬:就忍著餓了是吧變成
(我說馬囧你的語法……)
生:就是如果說…
《全場爆笑ing》
馬:你不能忍著餓(XXXX對自己也不好),會不會再多吃點什麼呢?
生:沒有…ㄟ…(語焉不詳聽不出來…這錄影的音質有夠…)
馬: 對,我想剛剛也說過喔,就是說,因為就是因為不希望一次的調漲電價,使得許多的廠商來把物價也跟著提高,因為實際上不見得每一種產業,他的電都是佔他全廠 最高,有的是有的不是,所以我們有個物價穩定小組經常在去查價,了解有沒有聯合壟斷或者是哄抬的情況,如果有的話……..END

============

據說馬囧是便當吃最多的北市長(700個/年),當了總統還是便當,別的不說,對便當的專業程度應該遠高於很多鄉民。

順便附上三立的『消音』新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TJjlWH-U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