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六月, 2012

出處是某文章中的「The China Syndrome」(中國症候群…和症候群有個屁關係),這電影的靈感來源是核物理學家Ralph Lapp的說詞,當然這說詞本身超級不科學的,英文維基就有吐槽了。
首先第一個不科學之處在於美國(穿過地心)的「對面」根本不是中國,以首都華盛頓附近來說,大約是西經80度、北緯40度,它的對面應該是東經100度、南緯40度,也就是「南半球」,大約是澳洲西南海面,也是中國的「正南方」。
(至於中國的對面大約是智利)

現在就暫且不吐槽他的地理知識不好,來看看核物質有沒有本事穿過地球好了。
首先核物質的熱量來源是核反應,當溫度超過一千兩百度時,燃料棒的鋯合金護套會熔化,超過兩千八百度作為燃料的二氧化鈾會熔化,然後整個爐心熔毀,可能貫穿圍阻體和鋼筋混凝土直達地殼,污染土地和地下水。
聽起來超嚴重的,但要知道的是溫度之所以如此高,是因為「無法冷卻」,當核物質進入自然界之後,溫度遠低於它的地殼和地下水就成了冷卻劑,尤其是地下水,雖然會因此污染甚至發生爆炸,但也會降低它的溫度。
而即使是兩千八百度的高溫,也不過就是地函深處的溫度而已,相對地核來說還不夠看,何況要穿越地球,消耗的能量可不是區區幾公斤的核物質就能辦到的。
我們就先不考慮要怎麼熔穿地球,先幫核物質挖好一個從美國穿過地心直達印度洋的洞。

1340255418-3506996221

問題來了,從A點把核物質丟下去,會到C點嗎?(剛好是美國和中國的縮寫呢!)
如果完全不考慮阻力,答案是「會」,但是實際上不可能沒有阻力(好歹有空氣),所以答案是「不會」。

從A點丟下去的核物質在重力的加速下越來越快,到B點、也就是地心時速度達到最快,當穿過B點之後,由B到C的路徑上,重力反而成了使其減速的力量(因為重力的方向從地表向地心),等到速度降低到0的時候,核物質就會停住,反過來直直往地心掉去。
也就是說,即使核物質有機會穿過整個地球,這口史上唯一的井C側得有人等著接,不然它的結果就是又掉回井裡,經過B往A點前進。
這種運動有個二三類組高中生很清楚的專有名詞,叫做「簡諧運動」(簡稱SHM)。

因為有阻力的關係,這個簡諧運動的振幅會慢慢變小(就像所有現實世界的簡諧運動一樣),最後停留在位移為0的地方,也就是B點(地心)。

都挖了個洞給它掉了,還如此不爭氣,要它自己挖洞到地球對面去?睏罔睏麥含眠啦!!

PS:政黑Bi0Star還給了個有趣的猜想,既然都熔出一個洞了,地函裡高壓的熔岩為什麼不會從這個坑往上噴發呢?

這種天兵論調出自某內政部長的「表態」,不過我對他的印象大部分還停留在緋聞時期…
但是這種說法是很有問題的,因為它直接婊到刑法中對於「故意」和「過失」的定義。

關於故意和過失的法律、哲學論述多得莫名其妙,如果只看最簡單的分法,那麼故意到過失可以分成以下幾層:

1.有目的性故意(老美用的)
簡單說就是「預謀性犯案」,例如金田一或柯南裡面設計N種機關詭計密室來殺害想殺害的人就是。這東西在老美被歸類為一級謀殺。

2.直接故意
台灣的刑法只有2~5,至於1其實包含於2當中。
老美還會分有沒有先計畫,而台灣則不管有沒有先計畫,通通算是直接故意。
刑法上的定義是「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
簡單說就是「知道會犯罪但還是去實行」。

3.間接故意
又稱為未必故意、不確定故意。
刑法上的定義是「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
舉個例子來說,就像從三樓往下吐口水,雖然不知道會不會吐到人,但如果吐到人的話會很爽……
(2012.06.10增:這裡的吐口水指的是某些白目學生「故意趴在欄杆上對著底下吐」的那種惡作劇)

4.有認識的過失
刑法上的定義是「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也就是說雖然知道可能犯罪,但卻確信不會出事。
比如說我們開車或騎車上路,當然有『可能』出車禍,但是有誰會相信自己今天一定會撞死人的?
因此普通的車禍肇事就被歸類為這種過失。
2012.06.10修:
其實我還是覺得車禍肇事應該屬於這種,事實上某些肇事也是如此,例如發現路旁有小孩子還沒減速結果撞到之類的。
因為這個過失的屬性是兩個個人主觀,所以有不少時候是可以凹的。
(比如說上面這個就凹「恍神沒看到小孩…」)
法律毛病的地方就在這裡…當然在台灣兩個都是過失,差別只在判的刑輕或重而已。

5.無認識的過失
刑法上定義是「行為人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者」。
比如說你拿著一壺熱開水在路上走,結果不小心跌倒,整壺熱水直接淋到另一個人頭上造成對方燙傷,這就是無認識的過失。
因為你無法預知你會跌倒,但你應該注意路面卻沒有注意以至於跌倒,故為過失。

從這五個層面來看,酒駕者應該屬於哪個?
顯然是有認識的過失。

酒駕者當然知道酒後駕車有(比較大)可能出車禍,但有哪個喝了酒的達爾文獎預備軍在握上方向盤的時候是打定主意要出車禍的?
因此就人性來說,酒駕仍舊只是(有認識的)「過失」致死,而不能以「故意」殺人來看,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說這位內政部長的說詞天兵的緣故了。

要加重酒駕的罰則與刑責,沒有問題(當然不能高過故意殺人,這是罪刑相當原則的應用),但把酒駕納入故意殺人,只能說這根本就是在亂搞刑法體系。

題外話,如果把「有認識過失致死」變成「故意殺人」,那麼不少出車禍撞死人的案子就「都是」故意殺人了……

看到環團的答覆真的把我惹火了

來來來

2008年是誰講說要油電漲價的???

今天李部長講的到是非常的公道,環團不要再跳針了,碳稅咧,碳稅是不會造成物價上漲尼?????~~

 http://www.epochtw.com/8/5/29/85467.htm

(中央社記者陳舜協台北二十八日電)油價、電價確定上漲,漲幅達一成以上,引起民代、民眾批評。環保團體表示,台灣長期油、電價偏低,漲價可讓民眾認真思考如何節省能源,建議政府拉大用電級距價差,全額補貼偏遠地區大眾運輸體系、加重油品出口關稅等配套,逐步達成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目標。

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國內油、電價格調漲到合理價格,「以價制量」讓人民開始真正思考如何節約能源,環團都會給予支持,但他提醒,政府不能因油、電漲價損害偏遠地區民眾權益。

他指出,偏遠地區對大眾運輸系統仰賴程度非常深,超過一般人想像,油價上漲,可能使許多偏遠地區公車停駛,直接損害的是偏遠地區民眾。大眾運輸公司對政府公布的補貼額度有意見,他建議政府擴大對大眾運輸系統的補貼,偏遠地區更應全額補貼,呼籲政府對大眾運輸補貼問題不能以「台北觀點」來擬定政策。

李根政還說,目前以每月使用一百一十度電、三百三十度電分三用電級距太少,建議可再細分兩、三級,最小用電級距應給予獎勵,其餘拉大價差,最大用電級距甚至要給予懲罰性電價,創造節能、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誘因。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也贊成油、電價格回歸市場機制,建議可進一步效法西歐國家,將環境成本、社會成本納入油價考量,逐步調高油、電價格,這樣民眾使用油、電會更謹慎。

他還說,煉油產業造成的環境損耗相當嚴重,但台塑卻能將犧牲台灣環境煉成的油製品出口,大賺其錢,他批評這是犧牲全民利益,成就企業的不道德作法,建議政府應降低油品進口稅、大幅提高油品出口稅,才符合公平正義

留言板複製來的,針對的是一篇叫做「日本真實案例 死刑的意義就在這裡」的文章。
同樣的,本blog不保證你看完那篇文章的智商損害程度。

該文提到的就是大月孝行(福田是舊姓)的案子,就日本少年法律來說,滿十八歲就可以判死刑,所以「少年」和能不能判死刑無關。

(日本刑法則是14歲,以上有完全責任能力,可以判死,以下毫無責任能力,幹了什麼都沒罪,後來才又多了這個14~18的少年規定。
至於台灣則是分成14歲以下無責任能力,14~18限制責任能力,18以上完全責任能力。少年法則是處理12~18歲的少年)
這個案子裡面的被告犯罪時在民法上未成年(20),但已經是完全責任能力了。

這類文章一向都是有證據說證據,沒證據用腦補,總之一定要把被告寫得天怒人怨,不去查還很難知道「犯罪過程」有幾成是豪洨的。
又如法官要求本村別拿遺照,免得影響被告情緒,這對「公正的審判」是有意義的,在這文章裡面卻寫得像法官偏袒被告一樣,但法官的地位是中立的仲裁者,不是被害者家屬的走狗,被害者家屬大鬧法庭一樣會被轟出去,不因為他是被害者家屬而有所不同。

這類文章一向以來的唯一主張就是「這種惡人難道不該殺嗎?」,即使不論被告是否等同於惡人,「惡即斬」只是一種主觀的價值觀,要用價值觀凌駕於個案以至於法律之上的話,那只要找個主張「惡亦不斬」價值觀的人來說「不該」即可踢爆這種豪洨。

就廢死刑的前提來說,死刑存不存在根本不會影響案子的產生,換句話說:廢死,這案子會出現,沒廢死,這案子照樣出現。
比如說大月孝行這個案子,發生在有死刑的日本,而且任期由1998年7月30~1999年3月8號的法務大臣中村正三郎就執行了三個死刑犯,在此之前最近 沒簽署執行的田沢智治是1995年(只幹了兩個月),1993~1999之間每年都有死刑被執行,以如此頻繁的死刑執行有嚇阻大月孝行嗎?
沒有

除了豪洨惡即斬以外,這類文章毫無內涵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