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comments on “環團踹共–2008年是誰講說要油電漲價的

  1. 環團不意外,喔,應該是說自己為正義的那一方多半如此
    恩,為什麼連結是大紀元呢?

  2. 真奇怪..同陣營就不能有不同的意見嗎?綠黨的主張見解民進黨就一定都一樣嗎?
    中華統一促進黨、新黨不也都是泛藍陣營,但國民黨就有完全接受中華統一促進黨、新黨的主張?同為統派的親民黨就更不用說了,現在親民黨關於美牛議題不就跟民進黨站在同一陣線?
    版主回覆:(08/30/2012 04:30:16 AM)
    是「同一批人」吧

  3. 台派能量的止境
    2012/05/27 無諍寂
    長期以來,因為種種因素,在綠色支持者中間有一股很強大的否定文化論者。這些人認為:只要抱緊「我們要建立一個民主國家」,那麼一切都迎刃而解;什麼語言、文化、民族,都是不相干、甚至是有害的事物。
    民主當然是一個重要的價值。但認為只要依靠民主就能建立一個國家,這就好像相信人類可以完全仰賴理性生活。
    一個國家是有機體,並不是一間旅館或一個打工的地方。連結一個國家人民的紐帶更強大的力量是共同體情感,這比共同體意識發揮更大的作用。而且,基本上,共同體意識是建立在共同體情感上。如果你對一個團體沒有情感上的關聯,你有可能對它產生共同體意識嗎?
    既講到情感,它就有很多種層面:除了實際的親朋好友之外,還有因著這個國家的過去歷史而與先賢先烈產生的共鳴感。這些其實就是民族情感的基礎。
    當一個美國人感念黑奴制度的廢除,他會想到林肯、想到金恩博士。
    反對民族主義的另一種思想,是把它與納粹連結。姑且不論納粹和民族主義之間有多遙遠的距離;即便一定要誤解納粹是一種民族主義,那也與我們在討論的民族主義是兩碼子事。就像自由主義同時存在著古典自由主義(libertarianism)和彌爾式的自由主義(liberalism),兩種其實是不同的東西。
    我們所說的民族主義,簡單講是李登輝提出的命運共同體,但還要再前進一些。重點是樹立本國之標誌與旗號,一個自我識別系統,台灣的各種象徵之成立,以及台灣人一起來維護台灣人的共同精神遺產--台灣人的歌謠、繪畫、建築、語言文學、追求自由的精神等等。
    如果只是停留在命運共同體的空洞口號,台灣人就會更加深陷中國的羅網中。
    如今所謂的台灣首富,其地位是中國政府所保證的;對這些人來說,中國共產黨才是他們的命運共同體。當台灣人把目光全部放在經濟事務、把國家建立在純粹利益的基礎上時,就無法防止敵國從這個容易破壞的縫隙將台灣社會整個分化。
    台灣人要建國,不高舉民族主義是不可能的。如果台灣人沒有共同守護先賢先烈精神遺產的思想,那麼台灣國斷無建立起來的道理;就算是建立起來,也只是另一個東寧國和臺灣民主國而已。

  4. 支持油電漲價 環團建議加強配套
    2008/05/29 大紀元新聞網
    【大紀元訊】油價、電價確定上漲,漲幅達一成以上,引起民代、民眾批評。環保團體表示,台灣長期油、電價偏低,漲價可讓民眾認真思考如何節省能源,建議政府拉大用電級距價差,全額補貼偏遠地區大眾運輸體系、加重油品出口關稅等配套,逐步達成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目標。
    據中央社報導,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國內油、電價格調漲到合理價格,「以價制量」讓人民開始真正思考如何節約能源,環團都會給予支持,但他提醒,政府不能因油、電漲價損害偏遠地區民眾權益。
    他指出,偏遠地區對大眾運輸系統仰賴程度非常深,超過一般人想像,油價上漲可能使許多偏遠地區公車停駛,直接損害的是偏遠地區民眾。大眾運輸公司對政府公布的補貼額度有意見,他建議政府擴大對大眾運輸系統的補貼,偏遠地區更應全額補貼,呼籲政府對大眾運輸補貼問題不能以「台北觀點」來擬定政策。
    李根政還說,目前以每月使用110度電、330度電分三用電級距太少,建議可再細分兩、三級,最小用電級距應給予獎勵,其餘拉大價差,最大用電級距甚至要給予懲罰性電價,創造節能、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誘因。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也贊成油、電價格回歸市場機制,建議可進一步效法西歐國家,將環境成本、社會成本納入油價考量,逐步調高油、電價格,這樣民眾使用油、電會更謹慎。
    他還說,煉油產業造成的環境損耗相當嚴重,但台塑卻能將犧牲台灣環境煉成的油製品出口,大賺其錢,他批評這是犧牲全民利益,成就企業的不道德作法,建議政府應降低油品進口稅、大幅提高油品出口稅,才符合公平正義。

  5. 2011-03-28 01:35 工商時報 記者彭暄貽/專訪
     台塑化(6505)董事長王文潮表示,不同於中國大陸、美國有部分油田、煤礦等自給資源,台灣與日本一樣都欠缺原油、煤炭等重要能源,大都仰賴進口加工。惟台灣油價僅是日本的三分之一,油電價格實在是太離譜的低。長期欠缺自給資源,卻又低價、揮霍使用,未來要如何生存?
     王文潮認為,面對台灣能源「沒法開源、只能節流」的情況,請政府以務實態度,提高稅率,讓珍惜能源與節流主張確實執行。不要把愈滾愈大的能源虧損包袱,以及能源供給缺口壓力,不負責地留給後代解決。以下為訪談摘要:
     問:油價高漲,對國家能源政策建議?
     答:全球對核能發電轉趨保守。惟台灣水力、風力、太陽能都欠缺長期穩健資源,也沒有足夠土地,以致讓替代能源策略停滯不前。加上對煉油投資排擠,卻又要享受低價能源、堅持高環境品質,凸顯能源政策不切實際的迷思。
     台灣油品有貨物稅,電力卻沒有課稅。無論採貨物稅或能源稅,建議政府提高稅率,貫徹使用者付費原則,讓台灣價格與日本看齊,建立合理化機制,跟國際市場價格波動接軌。
     問:國內投資,油品外銷進退兩難,對赴新加坡、大陸等海外投資看法如何?
     答:新加坡裕廊島的水電、土地等條件均不錯。只是,當地多數資源已有Shell、Exxon mobil兩大集團爭取進駐,剩下的港口海岸線並不足以支援煉化一體的大型投資,僅對港口運輸依賴不高的單一廠區投資較為合適。在新增填海造地難度升高下,投資機會保守觀察。
     不過,有鑑於新加坡石化專區的成功,印尼政府有意將旗下巴丹島化列為境外投資專區,並向東南亞主要企業探詢說明,後續規劃可追蹤觀察。此外,大陸寧德的港口、海岸地理條件不錯,都值得追蹤留意。期望3年內,台塑化能找到海外投資契機,強化長期發展實力。
     問:油價劇烈波動,是否採取避險措施?
     答:油品公司有正常採購需求,無法做賭博性的避險策略。以台塑化每四天就要1艘船的貨量,只要原油一週漲10美元,200萬桶原油就要墊高2000萬美元成本,如果試圖以人為避險舒緩油價飆漲,一旦急速反轉,避險庫存損失是會讓一家公司倒閉的。一切只能依照國際行情適時回應才是經營主軸。

  6. 2002/09/01 自由時報 莊妙慈(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執行長)
    面對九月衛生署即將調漲健保保費及部分負擔一事,勞工團體發起「八二七全民反健保調漲」的大遊行,然而這場台灣勞工運動史上罕見的三萬人遊行,以及勞工群眾在行政院前幾番劇烈衝突所表現的高度民怨,卻改變不了執政黨如期調漲的決定。這個曾經宣稱「隨時與勞工一起挽起袖子打拚」的執政黨,為何在這次健保調漲事件中如此強悍呢?堅持九月一日調漲,是執政者的勇氣,還是當權者的傲慢?仔細分析下列執政黨所提出幾個模糊焦點的理由,可以見證其對待人民的顢頇態度:
    以「健保破產」為由威脅全民,挾持全民健康,為健保破洞買單
    執政黨以健保準備金不足為由,依法行政調漲保費。衛生署長李明亮說,健保經營不下去,受害的是全民,調漲保費情非得已。期間更出現所謂「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等似是而非的理由,企圖加強健保調漲的正當性。
    根據李明亮的說明,健保還有安全準備金近一百億元,目前每個月健保收支短絀二十億元,這個缺口就是用安全準備金墊付;一百億元只能再撐五個月,健保就會破產。所以,健保並非九月非調不可,健保也非九月不調就會破產。
    其實,很多民眾並非全然反對調漲,只是因無法確定保費調漲能否換來更好的健保醫療品質而有疑慮。執政黨卻聽不進民眾的怨氣,暫緩調漲,先實施各項杜絕醫療浪費的改革措施。民眾並沒有享受到較好的馬兒,卻要民眾不斷加碼供應馬兒的糧草,一點也不公道。
    再談到所謂「白吃午餐」的問題。現行健保費都是以個別被保險人的投保薪資作為計算標準,最高上限八萬七千六百元,現行約百分之四十之健保保費就是來自於此,換言之,健保費就是一種「薪資稅」,而且是中低薪資所得者的「人頭稅」,勞工以其薪資所得如實繳交所得稅,一分錢也跑不掉,約佔所得稅七成,而所得稅又佔政府稅收的最大宗。繳最多稅的是受薪階級,繳最多保費的是中低薪資的受薪階級,健保費調漲,增加負擔最大的受害者也是受薪階級,所以,勞工哪裡有機會吃到白吃的午餐,反而常是「一隻牛被剝兩三層皮」。
    執政黨以民眾的健康權及醫療權做賭注,以健保即將見底,九月若不調漲,將面臨倒閉破產收場為由,藉以恐嚇人民、扣勞工帽子的手段,實在卑劣。
    以「政治力介入」作為抹黑之手段
    遊行當天,民進黨副秘書長李進勇代表民進黨發表聲明,指稱「工會群眾是在少數政治人物策動下走上街頭」。
    過去,民進黨在野時,每逢社會運動或街頭遊行,幾乎都看得到民進黨籍的民意代表參加,甚至代表陳情民眾請願,也偶有根據特定民生議題主動策劃遊行之情況,這種所謂「政治力介入」的抹黑伎倆,不正是當年國民黨的手法嗎?如今執政的民進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犧牲的是模糊了探究健保漲價的本質問題,更不把三萬人走上街頭的高度民怨放在眼裡。靠著基層民眾起家的民進黨,執政不到三年,就已對人民露出如此傲慢的態度,真教人不寒而慄。
    另外,國親兩黨若非失去政權,又豈會與勞工站在一起,出來參加遊行?在野黨立委以為民氣可用,對此次遊行大力支持,不過是恰好給了執政黨抹黑的機會與理由。所以,此一事件,讓勞工認清現實,拒絕盲目成為政客的籌碼,變成政治鬥爭的祭品。
    以「國民黨是始作俑者,民進黨勇於負責」為推卸責任之藉口
    民進黨的支持者多以讚揚執政黨甘冒大不韙,雖惹得民怨沸騰,仍敢堅持調漲才是執政者勇於負責的表現,來為民進黨辯護,也有民進黨及台聯立委把造成健保虧損破洞問題的責任推給當時執政的國民黨,還故作委屈姿態,稱民進黨是在收拾國民黨的爛攤子。
    這種互相推卸責任的戲碼,這半年多來已經在立法院上演過無數次,政客們為了政黨鬥爭的利益,買票綁案,利益交換,無所不用其極。然而,面對全民健保此等重大之民生議題,政黨之間不思如何解決問題,卻只想推卸責任,怎還能大言不慚地說是執政者的勇氣?
    政府可以降低銀行的營業稅成立一千四百億的金融重建基金,甚至最近還打算擴充到一兆零五百億,去解決那些超貸給財團及民意代表導致逾放比過高的銀行爛帳,但是為了區區健保費調漲及部分負擔增加的一百一十八億健保收入,卻堅持九月一日如期調漲。其劫富濟貧的嘴臉真是難看!
    現行全民健保制度早該檢討,對保費收取方式及醫療浪費問題進行全面性的改革。但是調漲保費與增加部分負擔,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僅無法釜底抽薪,更是挾全民的健康與醫療,向勞工階級及病人開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