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一月, 2013

發文量變少,是因為人有歲了負擔就會多,沒那麼多閒時間,所以該無視的就會無視…
不像當初大學時代只要沒課就在網路上噴那些神經病,打出名聲的同時也被安上一堆莫名其妙的頭銜,連佛教徒和同性戀基督徒都被安過了,現在還有什麼好不能無視的。
恥笑一下,繼續工作,世界不只有網路上的神經病。
(「聯合踹人天地」的產生理由也只是踢爆那些重複出現的屁話很麻煩而已,可說是「上了年紀」的徵兆。)

作為廢死主張者,個人和「主流的廢死人士」似乎很沒有交集,我不信基督教或佛教,也不是民進黨(雖然不喜歡國民黨),更不是律師,也不屬於或自認屬於某個廢死團體。

在高中以前我和絕大多數人一樣都是死刑支持者,理由…沒什麼理由,包青天看多了,傳統一壓下來就是殺人者死。
當然還是有些支持的支柱,例如「沒有死刑之後就會有大批殺人案件」云云,很直觀的想法。
當年沒有很明確、或者能上新聞的廢死主張(阿扁和馬囧當時可沒當總統),新聞上面會出現的大概就是某某院長或部長出來說些不知所云的官話,那些不和諧的犯罪新聞除非搞得很大(例如白曉燕案)否則是上不了新聞的。
這也造就了一個錯覺,就是以前治安比較好(在偷竊方面是如此,殺人則反之)。

真正讓我轉向廢死的契機,很諷刺的在於「反基督教」,當年某人(忘記是不是GOGO聖兵)在宗教版貼文表示基督教對道德的巨大影響,結果Yenchin就貼出數據證明老美的聖經帶(基督教信仰較虔誠的區域)在離婚、同居、未婚生子的程度都比信仰不虔誠的地區高,同時也提到這些死刑存在州(美國廢死州多數較世俗化,維持死刑的州大多保守虔誠)的殺人犯罪率也比較高。
這直接了當的幹掉了「微死刑,吾其死於非命矣」的認知,這數據質疑了死刑的必要性,不過當時的想法也只是轉成「把那些死刑定讞的幹掉以後再廢死好了」。(至今其實還是偶爾會這麼想,當然前提是『殺錯人與我無關』)
之後又因為處理刑法235與分級辦法的問題,引用比例原則這個法學原則,加上越來越多的數據,也就越來越傾向廢死了。

如果不考慮包含比例原則在內所有法律原則都有保障人權的意圖,那麼我個人主張廢死的理由其實就只有「效用」兩個字和奧坎剃刀一隻--

因為死刑效果沒有比較好,所以廢死。

TNR(Trap Neuter Release)是一種動保人士自我安慰的一個保護動物的手法,目的是讓流浪動物繼續可以流浪但不會生養眾多的一個方案.這幾天在台北街頭的鬧劇,是要求政府將動保法列入TNR

並且讓任意餵食流浪動物是不受法律懲罰我只能說…真荒謬!

TNR簡單的說就是放養在一個地方,讓她們繼續存在,然後人類可以餵食蛋是替她們實行節育手術的方法,他們的圖示也是證明了這個假設的存在,假設這個區域沒有外來流浪

動物的前提下,物種會逐漸的減少,最後慢慢的消亡,就不用實施捕捉流浪動物了.但是這樣的前提根本是天方夜譚

為甚麼呢?

1.沒有封閉的環境

沒有封閉的環境,這個成效就不會顯示出來,因為這個社會並非完全封閉的環境,總是會有人丟棄流浪貓犬,甚至是大量的放生行為都會破壞封閉的環境,在環境無法確實被封閉

的前提之下,TNR只會造成當地居民的災難,不說國外,看侯硐就知道了,侯硐的貓是增加還是減少?答案是增加.所以在TNR上如果做不到封閉,那就是增加數量而已

2.食物!!食物!!食物!!

在狗本團體的堅持之下,她們認為殘忍的讓流浪動物飢餓致死是非常的不人道,所以開始餵食動物,餵食動物的後果.就是引入更多的動物,狗本都說狗是有領域性的,對,那是有食物的狗,可是沒食物的狗

是會遷徙的,有領域性的狗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就是會咬人,2012攻擊小女孩的事件就證明了農委會處罰是很有道理的,柴山上的吱吱也證明了餵食會增加攻擊行為.但狗本團體堅持一件事情,就是不

餵食才會攻擊,我只能說若不是妳們餵食在先,狗怎麼會在飢餓時攻擊?狗會遷徙而不一定會選擇攻擊人類,而且TNR原來就沒包含餵食這一塊,不要忘記TNR只是放回原處,沒說你可以餵食,只是要建立一個

人為的環境去降低群體數量,包含了控制食物來源這件事情上.控制食物數量與來源本來就是降低群體數量的方式之一,只是半吊子的狗本團體往往只寫對自己有利的一方

3.TNR無生態評估

放生是一種生態上的浩劫,往往在沒有評估之下破壞原來生態系的物種,而TNR在沒有任何專家評估下就任意實行,而且都是動保團體的一面之詞,例如河濱並非野狗生存的地方,硬要把野狗放進去說對生態

毫無影響根本是沒有經過統計的一種說法,但是她們可以堂而皇之的放在網站上鼓吹每個河濱公園都應該如此,事實上,貓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河濱公園,狗也不可以,卻因為要保護流浪狗而放任流浪狗咬貓?

而在台南的案例更是一個反例,台南的野狗反而咬死了當地居民的牲畜,保育團體並未對當地居民提出任何的補償,只是一昧的透過法律行動威嚇台南的捕狗隊,這根本就是率獸食人的一個表現

4.攻擊性

台南的例子就證明了飼養流浪狗就是會有攻擊性,更不用說新竹的案例,而冷血的動保團體都把所有問題推拖到當事人的身上,認為狗有領域性理所當然,被咬是你的問題,這根本是歪理,同理可證,人也有領域性

還有地權與路權,公然占領我中華民國地就應該予以逮捕有何不可?攻擊我中華民國國民也應予以還擊,所以抓這些狗是理所當然的,而且狗是物品沒有人格權,予以銷毀也是理所當然的不是?柴山吱吱因為長期

餵食造成的攻擊性已經明明白白的顯示在那裏了,硬要將餵食流浪動物不受懲罰是怎樣?要讓柴山的猴子進攻到高雄市政府才要罷休?

5.髒亂問題與噪音問題

TNR造成的動物排泄物汙染由誰負責?狗本團體說這是全民承擔,那我個人願意承擔捕狗隊,採到狗屎或被狗追咬的人也跟我一樣承擔捕狗隊,更別說倒楣到家的TNR里民,除了要忍受排泄物之外,還要忍受半夜

狗吹擂或貓叫聲的干擾

我認為狗本團體與動保團體應該自己買地自己抓貓狗自己把貓狗放在自己地盤上做TNR,不要用什麼全民共業這種政客理由來搪塞,看著美國灰狼復育的結果與保育團體願意幫助農民損失做的努力,對比鬼島的這群

人,我認為鬼島的這群人只是批著動保的流氓而已,他們的所作所為與流氓無異,完完全全的魚肉鄉民確認為理所當然,所以我在這裡堅決的支持農委會,對抗這群流氓團體!!!因為他們根本不管在地人的死活只想做自己

的事情,這就是台灣的動保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