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二月, 2013

恐懼是一種很好的宣傳機器,只要不斷的散播恐懼就可以得到很大的利益,當初在討論美牛議題的時候,一堆專家學者就說,”只要美牛進口,台灣的食物鏈通通都會被美牛汙染!!”,搞得台灣好像馬上就要變成殭屍島嶼一樣,在疫苗的議題上,台灣人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現在又來個核爆,按照這三種恐懼的總和,就是這個標題”既然都是殭屍了 怕什麼核災咧?”

我對核四沒有太多的意見,按照我的看法,應該要改成新一代核電廠,同時做到發電產氫與海水淡化一次搞定,因為我個人認為最大的危機並不是沒電,而是沒水,在環團的操作下,未來不會有任何一個水庫會被蓋起來,但是用水需求並不會因為工業轉移到其他國家而減少,反而會因為水庫年限到期而減少供水了,這可不是全國水管全部砍掉重練那麼簡單,海水淡化的急迫性在未來一定會發生.而海水淡化需要靠能源產生,台灣又在所有的核能電廠退役的情況下改成燃煤燃氣發電,如果沒有核電廠的廢熱海水淡化技術,就勢必要引進更多的能源來做海水淡化這件事情,在天然氣價格在非美洲地區年年增長與京都協議書的雙重夾擊之下,台灣將不只面對的是家用瓦斯的漲價,而是所有能源使用將全部調漲,因為你無從選擇,水費勢必在海水淡化造成的能源成本增加而調漲,那更不用說電力了,我談的是更急迫的事情,相較於無水可用,核廢料問題根本是小菜一碟…能源問題遇到民粹與政治操作,結果只有一種,就是漲價而已,你面對好要漲價了嗎?

 

這種說詞也是很常見的維死跳針,所以特別浪費時間單獨成文。(年尾時期忙到靠北…)

這種跳針呢,實際上是不了解什麼叫做「手段的選擇」就放砲的範例。
比例原則當中適用於廢死的是「必要性原則」,其論述是「有多種措施均可達成目的,國家應採取對人民侵害最小者」。
重點在於「有多種措施均可達成目的」。

也就是說(以死刑為例子),要達成「嚇阻(某程度)殺人犯罪」的目的,國家有死刑和無期徒刑可選擇(事實上有些國家還有別的選擇,這裡不討論),當這兩種的效果相同(或無明顯差異)的時候,國家應該採用侵害較小的無期徒刑,而非死刑。
換句話說,當兩者效果『』明顯差異的時候,國家是可以採用「侵害不一定最小」的行為的。

在這例子當中,國家的行為選項有二--死刑和無期徒刑。

回到標題提到的酒駕,這個「現行的法規對於酒駕對預防跟嚇阻效果沒有比較好所以酒駕應該免罰」的說詞,拿來比較的國家行為則是這兩樣:
1.現行法規
2.免罰

酒駕免罰對於嚇阻酒駕有與現行法規的效果相同或無明顯差異?
講笑話之前先看看場合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