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八月, 2013

出處是某個號稱專家的反核人士的轉貼:
=========
在台灣島內和附近海底共有27個未爆發的活火山,火山爆發後帶來的岩漿及灰塵,固然可 怕!但是災害肯定比核災小,在1980年華盛頓州的聖海倫火山爆發,10年後災區復建,生物欣欣向榮,反觀1979年美國三哩島、1984年俄羅斯的車諾比核能發電廠爆炸,事過30年至今,半徑30公里的土地寸草不生……
=========
我承認先來這篇是因為容易寫~ Continue Reading

不新的新聞:
309
「藝」起反核!知名主持人蔡康永先前與小S錄製反核影片,9日也親自現身遊行,拿出日本朋友送的「核輻射計量器」表達訴求,他說:「這是我收過『最悲傷的生日禮物』。蔡表示:「該偵測儀輻射值只要超過0.04微西弗就是危險的,而在台北測得的數值比日本核災後還高。」
=========
俗話說,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不過除了職業和婚姻之外,「看錯書」應該可以算是不分男女都該怕的一件事。
我們就先不考慮那麼勤快地坐計程車會比別人多製造多少溫室氣體,光就那個舶來品生日禮物的「0﹒04微西弗」的危險程度,就讓人想哈哈哈了。
為什麼呢?
因為0﹒04微西弗這個數值甚至還低於背景值,也就是說,即使沒有核災,光是坐在自家都很有可能超過這個數字。

根據原委會的標準,0﹒2微西弗/小時以下屬於背景值,台灣大部分情況都是在0﹒05微西弗左右,0﹒2~20微西弗/小時屬於加強偵測,20以上需要緊急偵測。
而全球背景輻射平均值大約是0﹒27微西弗/小時(一年2﹒4毫西弗),某些特定地方的輻射值更高,但即使是這些地方,也沒有孕育出哥吉拉來。

更有趣的是,一根香蕉的輻射值是0﹒078微西弗,這個數值稱為香蕉等效劑量,但這數值已經快要是0﹒04微西弗的兩倍,也就是說吃半根香蕉就會到達他所稱的「危險」境地,那麼我們吃一根香蕉就「太危險」了
但我們人生當中可有見過誰吃了香蕉之後突然之間跳起來放出七彩光芒,之後就變成身高五十公尺體重兩萬噸的哥吉拉嗎?
別說哥吉拉了,連變成假面騎士的都沒見過----原因顯然不是風不夠強。

連個背景值都可以很危險,那我們只好做出此等建議:

 地球是很危險的

二十三萬顆原子彈」可說是劉黎兒的代表哈哈哈力作,先不論小出裕章這個萬年助教算不算最受尊敬的原子爐學者,光是用原子彈來比較核燃料就已經是笑話了。
這篇實際上應該在哈哈哈系列三就上場了,不過畢竟有些也一樣很好笑的論調,加上網路上已經有個踢爆影片,所以就一直往後押。 Continue Reading

常讀我文章的人都知道我對台灣社運團體的立場反覆是厭惡的,因為這些人毫無中心思想可言,看著顏色說話,不說別的光是四大惡團就可以說明一二

1.環團->全世界少數反對油電上漲的環團,且開會一定要開冷氣,只有在台灣才有

2.動保->不可以拿米格魯做實驗,但是可以拿老鼠做實驗?同樣是動物卻有天差地遠的待遇

3.教改->嘴砲一流,沒待過前線就誇言愛的教育,叫他們下凡教八德國中,那是有警力進駐之後的事情了,但說警察不可進入校園的倒也是他們..

4.人權->阿扁被關整天抗議,但對於老美對台灣人網路監控卻隻字不提

現在又多了一個公民運動,我們檢視一下他們的核心概念

“這世界如果沒有「暴民」,或許,非裔美人還在當農奴、搭公車不准坐在白人旁邊;或許,女性還沒有投票權、連波士頓馬拉松都不給報名;或許,同志永遠只能躲在衣櫃裡;或許,大英帝國仍然日不落”

看起來很正當,實際上仍然有問題,問題在哪?

“這些運動都是堅定不疑立場的,就算自己的立場與自己的價值衝突,也願意選擇自己的立場”

以黑人運動來說,甘迺迪總統他是一個白人,他可以為了黑人上學的權利而發動軍隊不惜跟州政府的國民兵對幹,這些所謂公民運動的人真的敢在泛綠執政的縣市內幹同樣的事情嗎?當然不敢,不然怎麼會輕易的罵台南鐵路拆遷抗議戶是刁民?

他們對王家怎麼說?

“受害者對自己房子已有了感情”

他們對大埔怎麼說

“既是家,就讓它圓滿”

他們對台南鐵路拆遷戶怎說

“刁民”

所以我說,台灣的公民運動根本只是在亂而已,完全沒有堅定的立場可言,認為紅衫軍抗議是暴民被警察打活該,可是自己被打就說警察國家,對於紅衫軍在台南被禁止集會遊行,認為是保障社會安全,但是面對苗栗縣政府禁止集會遊行,就說是惡法要刪除

那請問?

“紅衫軍當年被禁止集會遊行的時候你們為什麼不抗議”

所以我說,這次的行為根本就不是一個如民權法案讓世人讚嘆的行為,而只是惡棍的避難所而已,唯一值得讚揚的就是徐世榮教授,他是少數從一而終的人

今天看到一篇自打嘴巴的文章

1.這些所謂的中國的泰式按摩的師傅,多半是台灣的外配,如果真的要嚴格講起來,你乾脆說你去小吃攤都看到中國人好了,這些外配薪水低,但也支持了店家的營業成本,本身又因為是外配也減少了住宿的成本,不就更加說明了從外國來的勞工做低薪行業是沒有競爭力的,因為外勞基本工資必須同等本勞,而外配拿的薪資又低於基本工資造成了對外勞的排擠?既然如此低毛利的產業怎麼會請大陸來的外勞,而不雇用成本更低的外配?所以結論是1.不要讓外勞薪水與基本工資脫鉤,這樣保障本國人就業的權利2.外勞成本高於外配,所以就算服務業來也只是讓外配有更多的選擇

2.台灣早就賣大陸書了,而且是代理後繁簡轉換就賣了,這些是誰幹的,台灣人幹的,更別說天龍書局老早就賣大陸書,同樣的歐萊里中文版,以前1:4匯率的時候很少大陸電腦書超過五百塊,買的人都像不要錢似的大舉採購,所以說甚麼衝擊只是騙騙沒買過大陸書的人而已,台灣紙那麼貴,便宜的紙又被課反傾銷稅,當然是在大陸印好後送過來賣,白癡才會在台灣印書,郝大塊不是不知道,他要的是政府逼大陸開放圖書市場而已

“十年前我剛到台北時,泰式按摩兩小時一千八到兩千二,裡面都是泰國師傅;今天泰式按摩兩小時八百到一千,裡面都是中國師傅。鑑往知來,馬政府何必急著開放數以億計的中國人來台灣搶飯碗?”

http://www.taiwancon.com/61621/%E5%BE%9E%E6%B3%B0%E5%BC%8F%E6%8C%89%E6%91%A9%E7%9C%8B%E6%9C%8D%E8%B2%BF%E7%81%BD%E9%9B%A3.htm

核一除役兮將近,國聖關門兮同時,協和熄火兮更早,核四不蓋兮沒電。
夏季風力兮無力,太陽光電兮太貴,液化瓦斯兮搶錢,儲槽爆炸兮香菇。
南電北送兮滿載,再蓋一條兮太慢,電塔建設兮抗議,常溫超導兮含眠。
離岸風機兮沒線,幾億下去兮颱風,粉身碎骨兮重蓋,綠能公司兮開懷。
成本高漲兮賠錢,電費漲價兮免談,台電員工兮吃屎,台灣電力兮照虧。

台灣電力公司,享年六十有餘,生於戰後,死於鄉民,尚饗~~ Continue Reading

都可以成系列了呢

先來個原文,至於是哪來的就不提了,反正去了沒好處。

==============

很多人知道已經很多年沒再運核廢料去蘭嶼了,但卻不知道台電把核廢料運去了那裡?你知道嗎?
他們現在將中低階核廢料採取燒卻的方法,透過愚蠢的燃燒方式(核輻射再高溫也不會被消滅),讓這些核輻射成為氣體,隨著高溫飄散到全台灣各地,隨著空氣進入你我的身體,成為體內的癌症病原放射體。
這就是台灣人癌症罹患率會這麼高的的主因之一,台電每天無時無刻在殺害我們,但從來沒人跟我們說。所以,我們更堅決要求~「台灣一定要廢核」~我們別無選擇。 Continue Reading

1.陳鎮湘的看法就是軍隊的想法,這次外部逼迫軍方改革也是軍方自找的,美軍雖有軍法制度,但美軍也有申訴制度,可以直接申請軍法審判抗議主管的管教不當,不信看BOB第一集,溫中尉是可以要求軍法庭重審主官裁罰權的,國軍學半套而已,軍方一直覺得此案他們被欺負,但我認為這一切都是軍方自找,一開始不要搞這些小動作就沒事了,但小動作做習慣了的軍方這次踢到鐵板,真是大快人心,自己不按照SOP來做卻要靠夭人權會讓軍隊退縮,我只能說要換換你們的腦袋,不知道怎麼均衡的話你們就找美軍顧問團來幫你們重新上課吧,人家連DADT條例都廢除了,還不夠有人權嗎?可是有因此廢物化嗎?國軍自己廢物就不要牽拖到人權了

2.1985聯盟沒有要求陳鎮湘下台的權利,軍事審判權是否要回歸司法,本來就是個可討論的議題,歐盟成員國的西班牙就是有軍事法庭,你也無法否認,既然如此支持軍事法庭獨立於現有司法體系也沒有錯,憑什麼叫人家下台,現在是民主國家,人人都有言論自由,這種封殺別人言論自由的社團,根本沒有資格討論人權這件事情

3.洪案最多就戒護士過失殺人判刑,交給民間司法判決更是如此,謀殺是個非常困難成案的控告,因為你無法舉證,更何況這又不是軍購等龐大的利益關係,謀殺是沒有動機的,整小兵不小心整死才是關鍵

4.最後,洪家應該把焦點遠離醫院,按照我做驗退體檢的經驗,簽名蓋章的是誰,誰就要負責,而且軍醫流程內加速核可體檢是沒有違法,只有拖延體檢報告與竄改報告才違法,如果都沒有,糾纏軍醫院是愚蠢的行為,至於說甚麼體檢不合格卻送禁閉室,拜託,那是旅部的事情,軍醫院只做一件事,就是告訴旅部他體檢的結果如何,你旅部硬要送那也是你旅部的問題,與軍醫院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