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comments on “錯誤的五月風暴論-戴高樂的真實做法

  1. 為真正和平 走自己的路
    2013-08-27 中國時報 張方遠

    今年8月15日,是抗日戰爭勝利68周年紀念日。就在這一天,美國著名導演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在日本廣島向民眾發表演說,先是譴責日本政府從未就向外侵略有所反省,接著大力批評了日本扈從於美國之下對亞洲和平穩定的破壞。
    一位美國人,在日本發出了對戰爭與日美關係最沉痛的反思,也是正義凜然的當頭棒喝。無獨有偶,一位在日朝鮮人,也在台灣向民眾傳達了直指問題核心的批判與反省。
    目前正在台灣訪學的日本立命館法學部名譽教授徐勝(Sung SUH),不只是人權法專家,也是國際知名的「政治良心犯」。1971年徐勝就讀漢城大學期間,南韓陸軍保安司令部公布「浸透學園間諜事件」,檢察官指控徐勝及其弟徐俊植是北韓間諜。徐勝初被判死刑,後改判無期徒刑。在獄期間,徐氏兄弟始終拒絕認罪輸誠,而在獄中飽受嚴刑對待,徐勝甚至曾經引火自焚未遂。1990年徐勝出獄,隨即投入東亞人權與民族統一運動,至今奔走不休。
    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與台灣地區戒嚴時期政治事件處理協會的邀請下,8月19日晚間,徐勝教授在台大進行了一場意味深長的演講。在這場名為「分斷體制與人權」的演說中,徐勝教授雖以朝鮮半島的分斷現況為主題,但他分析的範圍則涵括日本、台灣等地區在內的東亞局勢。
    徐勝教授演說開宗明義指出,「親日」已不是某個國家或地區內部的問題:現在的親日勢力已經形成了由日本所主導、對整個東亞的支配體制,等同於戰後的反共體制,造成民族內部對立。
    徐勝教授認為,親日與親美是一體兩面:以南韓為例,在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煥執政長達約30年的時代,在內部形成反共親美獨裁支配體制,以反共、反北朝鮮為名,在國內實行獨裁統治、壓制人權。
    徐勝教授指出,東亞地區以朝鮮半島與兩岸為代表的分斷體制,美國是其中最大的得利者:美國造成這些地區分而治之的現況,挑動對立與危機,使之高度依賴美國;美國又以仲裁者的角色出現,以販售武器等手段從中獲利。
    徐勝教授強調:美國在亞洲有兩張牌,一張是朝鮮牌,一張是兩岸牌,「我們都是被美國所玩弄的。」「若是沒有強大的力量對抗美國,只能被美國玩弄。因此不只要克服分斷的問題,也要克服美國分而治之的兩手策略。」
    徐勝教授的演說也兼及兩岸問題。他說,在台灣訪問期間,很驚訝地發現:有些台灣民眾竟連兩岸和平都反對,反對的理由是大陸野蠻、不文明;兩岸的分斷體制已經形成台灣對大陸的敵視與歧視。
    徐勝尖銳地反駁類似的說法,他指出:西方所講的普世價值,向來就是雙重標準;「文明」與「野蠻」的二分對立法,正是西方帝國主義國家合理化對外侵略所提出的論調,以文明的高度,否定受侵略者的人格與尊嚴,將之視為野蠻的奴隸,只能受文明人所支配。
    徐勝教授以美國對待伊斯蘭世界為例,「美國一口說普世價值,另一方面卻又在這些地區蹂躪人權」;主張「我們必須重建一個真正具有普遍性的普世價值」。
    今年是朝鮮半島簽定停戰協議60周年,徐勝教授認為,這只是雙方戰爭狀態的暫停,並非真正的和平體制。面對朝鮮半島戰爭可能隨時發生,徐勝教授認為,當前兩岸的和平狀態是朝鮮半島的借鏡,「韓國很多人都不了解兩岸之間的狀況;如果了解,一定會非常羨慕台灣。只要能做到兩岸的十分之一,應該都會非常高興。」
    比起高深晦澀的國際關係與兩岸關係理論,徐勝教授透過其人生經歷與實踐過程而得出的觀察與批判,則是真正的苦口良藥。
    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是東亞穩定的關鍵的要素;我們與其他地區共同面對的困境,則是美日軍事同盟的擴張、干預與宰制。我們應該珍視這得來不易的和平,也該虛心聽聽這位國際友人的諍言:「我們要為真正的和平尋找自己的道路!」(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2. 呼籲王丹、吾爾開希返回中國推動「公民不服從」
    2014/04/13 政治雜論閣 羅伯特亞當斯

    太陽花學運部分人士為何占據立法院議場、攻進行政院?其運動的基礎理念來自「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是否符合我國憲法?這是倡議者自動迴避的關鍵議題,因為:他們只能援引德國等外國法例,不敢正視違憲違法的事實。
    依我國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第23條「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等條文觀之,不需要高深法學素養,即能明白上開兩條文的文義。憲法保障人民的自由及權利,以條文明文列舉為原則;其他未明文規定的自由及權利,則以「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為保障之但書條件,並且明文規定法律限制所必要者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增進公共利益」等四要件。縱未受過法律學的訓練,也可明白:「公民不服從」、「抵抗權」並非憲法明文保障的自由及權利。
    行使「公民不服從」、「抵抗權」等自由及權利,是否違憲違法?當然須由法院審判、大法官合議審理來加以認定。在此之前,社會大眾以及推行運動的當事人,不妨從有無「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增進公共利益」以及是否「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來加以檢視。明知行政院不是集遊法許可集會遊行場所,即便非暴力坐在院內的廣場上抗爭,是否構成「妨礙行政院官員、公務員處理公務的自由及權利」?占據立法院議場能否凸顯代議制度失靈,而藉由立法、修法來增進公共利益,縱有可受公評之處,但是停開院會所帶來的社會秩序破壞、憲政功能無法運作所導致的公共利益減損,如何阻卻違法、要求憲法給予保障?林飛帆等一干人能清楚告訴全國人民,他們為了避免什麼「緊急危難」而需要占據議場、攻進行政院?占據議場24日,對於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是否公眾週知,大家都看得清楚與明白?「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若不能經得起現行憲法與法律的檢視,不能通過人民的自由心證來支持與服從,如此自由及權利,不僅違憲違法,更是害國殃民!
    王丹及吾爾開希都支持「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當年在天安門抗議不成,反遭血腥鎮壓與屠殺,為中國民主深化與推進的努力,當年值得肯定與響應。當這兩位中國人在台灣土地上,享受中華民國政府的保護與憲法保障,卻是積極散布「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之行使,令人感嘆者在於:他們不是民主鬥士,而只是反政府、甚至無政府主義者而已。如果王丹與吾爾開希真要戮力於中國的民主與自由,他們應該積極尋求返回中國的機會;即便不允許入境,也要在海關或機場實踐「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如此行為才能證明自己是民主鬥士,而不是政治小丑到處逢場作戲。
    只要中華人民共和國能夠接納王丹與吾爾開希推動「公民不服從」、「抵抗權」,中國民主的深化與前進即有希望,台灣也不需要無限上綱恐中與反中。如果人民大會堂也可以被占據,王丹與吾爾開希可以對中國年輕人落實「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中國大陸的民主演變鐵定可以確保台灣的民主制度。
    王丹、吾爾開希返回中國推動「公民不服從」、「抵抗權」的後果會如何?這是民主鬥士不能迴避的偉大使命;這比起台灣是否要統一或獨立,都重要許多。林飛帆或陳為廷若害怕中華民國政府進行司法追殺,跟著王丹等人回到中國努力民主深化進程,或是尋求外國政府政治庇護亦可。如果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願意提供政治庇護,該承擔的責任一定要擔得起、做得到。
    所謂民主鬥士,是被台灣民主餵飽的嘴砲人士;所謂大陸民運人士,只是國、民兩黨政府「飼鳥鼠,咬布袋」(Tshī niáu-tshí, kā pòo-tē)的破壞分子。那位姓謝的台大法學院院長自稱沒把馬英九教好,已不堪自稱為教授,更不配做為院長!台大之恥,實在太多了!台大校訓「敦品勵學,愛國愛人」;自稱沒把馬英九教好,當然不能教導台大學生「敦品勵學」,更遑論及「愛國愛人」;這種「學渣」般的學術專業,不配當個台大教授,當個嘴砲應該夠格。法律人亂台害國,台大教授、學生、校友等台大人真的是從來不缺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