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四月, 2014

用悲情去訴諸一個公共建設 根本是荒謬的

核四議題竟然可以衍伸出絕食抗議的風波,絕食抗議還滿常見的,但是透過反黨國的悲情,訴諸一個毫無關聯的公共建設,唯一的關聯是黨國執政所以蓋了就是國民匪黨的陰謀,到是全球少見
鐵路要不要高架化,這種公共政策大家也來訴諸於道德好了,蓋了是國民匪黨為了炒房的陰謀,不蓋是國民匪黨沒有辦法從包商拿到回扣所以讓人民受苦,然後再拿過往的”先知”消費一下,說這些先知們早就知道會這樣了,這都是國民匪黨的惡劣行為,這種道德高地的說法,竟然是一個國家的頭條新聞,甚至連教會人士都樂此不疲,甚至同悲同喜,這不是活在中古世紀的思維是什麼?這樣的思維要關心社會參與社會,根本是場災難,以後討論所有議題都可以是國民匪黨的陰謀,那還需要討論嗎,理盲爛情的台灣社會再度獲得印證,或許台灣需要一個思維上的宗教改革,但過程必定痛苦

 

原文:
=======
電力備用容量的正式定義是,將台電現行系統總裝置容量,扣除機組歲修、廠內用電、線路損失與夏季最高尖峰用電,其剩餘部分就是備用容量。計算公式如下:
備用容量=系統淨尖峰供電能力 - 系統小時尖峰負載
系統淨尖峰供電能力=裝置容量 - 電廠本身用電
(註:系統尖峰能力是指各發電機組淨尖峰能力的總和;尖峰負載是指當年度用電量最高之小時的平均負載)
=======

很簡單的一句話,這定義是錯的。 Continue Reading

先來一張公文。

f5LNcPE

這張公文是經濟部發給立委的函,回答立委對向受益產業收回餽金以及損害對象補償法律案的要求。
也許會有人問,那立委自己怎麼不自己定,要經濟部來定呢?
其實我們有不少法律案都不是立法院自己提出制定的,而是讓別人寫好之後交給立法院,由立法院議決是否通過或修改。 Continue Reading

柴山國的幻想健保補助

很久以前方舟子如是說:「無知無畏所以無恥。」
其實他說錯了,無知可以用知識填補,在理解之後自然懂得敬畏,但只有無恥沒藥醫
在諸多恐中反中活像還活在蔣光頭執政時代的活化石豪洨當中,我們看到了這麼一張圖:

然後呢,看起來似乎大陸人來台灣被政府補助很多的樣子。
實際上根本就是豪洨!
我們先來看看健保局對六類健保的保費負擔比例

OK,先看看台灣勞工,政府確實對於第一類的「公民營事業、機構等有一定雇主的受雇者」(也就是一般國營或民營公司受僱勞工)補助是10%
(該圖的政府補助欄也只有這個是對的而已,卻還是個斷章取義的數字。)
但是請注意,剩下的90%當中,「投保單位(雇主)」負擔高達60%,個人只負擔30%
公務員的投保單位就是政府自己,所以政府負擔就是60%+10%=70%,私校教師政府替雇主多補助了25%,而作為老闆的雇主或者自營業者,政府完全沒補助。

單純的工會會員,是屬於第二類保險對象,和第六類一樣都是自負60%,政府補助40%,因為沒有雇主的緣故,所以政府對工會會員的補助反而比一般受僱勞工多了30%,哪裡「無」了?是眼睛出問題把雇主欄看成政府補助欄了嗎?

至於大陸人呢?
根據此文件,大陸專業人士來台灣,是和外國人士一樣依照第六類保險對象的「其他地區人口」來加保,也就是政府補助40%,自負60%,自負比例為台灣勞工的「兩倍」!
哪來的什麼政府補助90%的狗屁東西。(整個健保就沒有補助90%的)
「其他地區人口」還包括無業者(也就是靠鄉鎮市區公所投保的那些)以及外籍人士

而大陸學生呢?
先看個新聞,「修法通過後,陸生比照在台居留的僑、外生可加入健保」,至今修法還沒通過,所以大陸學生至今還是沒健保,哪來的補助?還90%!?
就算通過了,也是比照外籍生走第六類,補助40%自負60%!
然後來台探親的中國人也是一樣,依照前述的文件可知,大陸人士來台需要滿六個月才會開始有健保,哪有什麼「剛」來台灣就有健保的?
何況那也還是第六類第二目,一樣補助40%自負60%!

真是豪洨沒有極限~~

所以正確的圖應該是如此:

 

在豪洨之前,查個資料很困難嗎?

 

陳之藩寫道,能感謝的太多,那就謝天吧。
我說,能吐槽的東西太多,結果就忘光了……

服貿協議文本和附件當中,附件是記載開放種類和開放型態的文件,雖說那些抗議的八成連文本都沒看過,但是也許總有些人會去看附件吧,所以在此說明一下附件的閱讀方式,免得被某些有心人士誤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