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ments on “香港搞社運,這個可以不用學

    • 還有更歡樂的:
      —————–

      台灣電視台不報佔中 黃國昌、管中祥齊轟
      2014-09-28 自由時報即時新聞

      〔本報訊〕香港展開民主抗爭運動,今天凌晨宣布啟動佔中,引起國際關注。不過,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黃國昌以及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不滿台灣電視台未詳加報導,批評台灣媒體老闆只想做中國生意,已淪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黃國昌今上午透過臉書指出,香港佔中與台灣民主未來關係重大,但台灣有線電視新除少數跑馬燈外可說是沒有報導,黃國昌質疑:「台灣的電視新聞台現在也被中共接管了嗎?還是這些媒體老闆,也紛紛成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除黃國昌,管中祥也在臉書表示,香港學運這麼好的新聞題材,台灣電視新聞台竟聯合沈默或輕輕帶過,他指出背後原因其實很單純,「就是你的老闆不是在中國作生意,就是想作中國的生意。」

      黃國昌臉書全文:(標點符號經修飾)
      當香港發生全面佔中的新聞,成為國際媒體的關注焦點時,中國官媒閉口不言,並不令人驚訝。
      真正令人憤怒憂慮的是,與台灣民主未來如此關係重大的事件,對台灣有線電視新聞網而言,也彷彿根本就不存在,除了少數的跑馬燈外,可說是沒有報導。
      台灣的電視新聞台現在也被中共接管了嗎?還是這些媒體老闆也紛紛成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台灣需要一個還有點基本風骨、還有點道德勇氣的有線電視新聞台。

      管中祥臉書全文:
      香港學運這麼好的新聞題材,台灣的電視新聞台居然聯合沈默或者輕輕帶過。別告訴我這樣的新聞觀眾不愛看或沒有新聞價值

  1. 香港大律師公會:公民抗命是哲學原則 非法律原則
    2014年10月9日 風傳媒 編譯中心

    香港大律師公會8日發表聲明(《香港大律師公會就法治及公民抗命發表的聲明》),提醒參與佔領行動的市民,「公民抗命」只是哲學原則,而非法律原則,不能在法庭上用來抗辯。聲明表示,市民長期及大規模佔領公共地方及道路,造成交通阻塞,這種公民抗命行為有可能觸犯法律。
    聲明指出,如果有人因為公民抗命而觸犯刑事罪行被檢控,無論犯法的動機即使有多崇高,都不是抗辯理由,審訊時亦不會對相關政治理念作出判斷或評價。但聲明同時指出,警方及檢控官在執法和行使檢控酌情權時,應表現體諒及適度克制。
    大律師公會表示,法律界對於公民抗命有不同的見解,但即使用同情的角度看待公民抗命,參與佔領人士亦應尊重其他不同意見人士的權利及自由,不應帶來過度損害及不便,亦要為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做好準備。
    聲明引述一宗加拿大案例指出,公民抗命是哲學原則,並非法律原則。參與者故意犯法抗議不公義,但被檢控時,公民抗命不能成為有關控罪的答辯理由。參與者一旦在過程中犯法被起訴,如果有證據證明控罪,無論犯法行為的動機如何崇高,亦不能成為答辯理由。
    香港學生組織學聯10日將與政府代表對話,但質疑政府設定議題為討論憲制和法律原則是「玩弄學生和市民的花招」、執着「瑣碎的法律細節」。大律師公會認為,這種說法是「對法治精神公開的詆毀」,「言論十分危險」。
    學聯則回應指出,學生組織向來尊重法律,並認同普選應按《基本法》框架進行,他們理解是公民提名未必不合《基本法》框架,而框架與人大常委會決定間亦尚有很大詮釋空間。但學聯也強調,之所以批評政府「以法律包裝政治」,是因為政府有欠誠意,將法律當成政治的工具、不尊重法律。
    香港大律師公會創立於1949年,是香港唯一的法定訴訟律師(大律師)專業團體,現任主席為石永泰。公會一向被視為新近泛民主派陣營,與公民黨關係密切,多任主席都是公民黨的核心成員,被視為維護香港司法獨立的敢言組織。

  2. 我們不害怕恐懼,因為我們專門製造恐懼
    2019/06/18 元毓

    白宮華人記者張經義的這篇文章(「川普關稅政策反覆是選票考量?美墨秘密協議懸案,看全球經濟與棘手移民問題」),正好是我們談過:

    民主制度下政客為了維持政權,有很高的誘因「自己創造假問題然後再假裝解決」。我稱之為「裝忙定律」。

    川普對墨西哥忽然挑起的「欲以關稅解決非法移民問題」這件事,很明顯就是一個好例子。

    ==========================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

    “總之,協議簽了,川普自己發起了爭端,又「解決」自己發起的爭端,那爭議就解決了嗎?好像沒有。

    第二天,《紐約時報》就爆料,協議大部分內容,其實是墨西哥方面今年3月就已經同意了,其中包括調派國民警衛隊到邊界。換句話說,川普舉起關稅大棒,得到的,竟然是幾個月前美墨之間就已經談好的協議,這可成了國際笑話。

    這讓川普急了,似乎為了挽回顏面,他不停推特反駁,還親自打電話進電視台澄清,甚至主動向記者喊話掏出神秘協議,說裡面還有不能公開的內容,要等墨西哥的立法機構通過才能說。

    問題是,墨西哥方面已公開否認說有秘密協議,連川普的下屬美國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麥卡利南(Kevin McAleenan)在出席國會聽證接受質詢時,也答不上來是否有所謂秘密協議,只能顧左右而言他,說,川普說什麼,那就是什麼,別問他。”

    ==========================

    這也符合過去半年多來針對中美貿易戰,包含副總統彭斯的激烈談話,我都認為是雷大雨小的預測。

    但悲哀的也如我在「為何我一貫反對集會遊行與學運」一文中所認為:

    「民主政治下,這類作秀行為都會高度簡化,甚至扭曲事實、問題與解答。」

    誠如上次我們談過,墨西哥非法移民問題起源於兩地實質收入相差天與地。就我所知,即便非法身分在美國當園丁或農工的amigo收入也遠高過留在家鄉。因此對經濟高度依賴出口美國的墨西哥(近70%出口對象是美國)課高關稅不但無助問題,還會反過來加劇狀況(因為關稅會加大美墨人民收入差距)。

    但如果選民的經濟邏輯或感受不佳,川普的作秀很可能遂其所願。

    至於川普的政績,我還是保持一樣的看法:減稅與放寬法規的確大幅改善美國經濟環境,有目共睹;但劇烈而寬緊無度、隨意且難以預測的「拿關稅解決一切問題」手段,提昇的交易費用與不確定性吃掉了前者帶來的經濟租值。而這塊成本在現今的全球價值鏈分工機制下由全體一起承擔。

    這個「裝忙定律」於在野政客上亦適用。

    回過頭看本次香港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也是一例:某些政客與有心人士藉由販賣毫無根據的恐懼成功阻擋本該修訂的法律漏洞,沒人在乎慘死被分屍在台灣的年輕媽媽與胎兒。利害相關的受害人父母這段時間奔波努力期待兇手被繩之以法,如今情何以堪?而被誇大的法律風險事實上即便被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打臉(六年僅相互引渡405名嫌疑犯)。猶如台灣太陽花、反旺中等事件翻版 — 誇大甚至無中生有風險,藉機鬧事。

    與此同時,我們也會看到更多事實上利害不相關卻被利用的覺青們如小丑一般拿著懶人包與假新聞跳樑。我們更會看到如這位小姐(台灣傻事- 人民幣真香系列~~~)般的覺青:一方面主張台獨反中,一方面又去中國謀利求職。

    那中國會怎麼處理香港事件?我的看法:

    首先請注意,中國一步步建立上海為金融中心的企圖始終存在,例如昨日掛牌的「滬倫通」 — 倫敦上海DR交易平台。上海目前是世界市值第七大交易所(香港為第六),倫敦是第四名。我相信中國會積極地與Top10名單尋求合作。

    以及人民幣石油結算與期貨機制等。一個有趣的點是:中國強調透過人民幣石油交易平台結算的人民幣均可直接在上海黃金交易所兌換黃金,這很明顯是大幅建立國際交易者對人民幣信心而下的錨了。

    雖然真正會去拉實體黃金的人應該絕無僅有,但對信心加強而言效果值得期待。

    順道一提,中國可是世界第一大黃金生產國,也是世界第三大探明黃金儲量國!這也應該是中國政府有恃無恐地掛勾黃金的理由之一。

    想太多?不見得。

    英國金融時報6/14一篇專欄「How the US is weaponizing the wold economy」恰好談到我的想法:

    美國威脅設立於布魯塞爾的私人公司SWIFT不得協助伊朗提供石油結算金融服務,SWIFT也妥協了。看似美國始終能利用自己的經濟與軍事地位在國際上為所欲為?

    該專欄作者提出,上一個這樣做的正是英國,透過20世紀初期英國倫敦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在銀行、電報系統與海事保險方面制裁敵對國家德國。結果間接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且英國也失去帝國與金融中心的力量。

    誠如經濟學大師張五常曾言:英國留給香港的致命定時炸彈就是福利制度與臨走前才建立的民主制度。

    恰好與多數覺青想像相反:越發民主的香港,已經逐漸玩掉自己的未來;而中國的越趨冷漠,恐怕並非退讓,而是蜘蛛看著收網的蟲子垂死掙扎。窮港政策會與窮台政策一樣被暗暗地當作主旋律彈奏,台灣有高度配合的小英政府忠實履行(一例一休、非核家園與各式民粹),香港要找個類似執行者並不難。

    別忘了(最近我才發現,有人竟然不知道),1997年香港主權已經回歸中國,香港正式名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國國家的主權(sovereign)當然及於香港,而主權的內涵本就是「武斷的制定與執行法律(exclusive power to make and enforce law)」。別忘了,依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2,香港享有的高度自治權與獨立司法全可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可授權,當然亦可收回。

    與此同時,行政舉措較香港更貼近中國意志的澳門特區,與中國直接轄下的深圳,表現均遠勝香港。換言之,如果說香港證明一國兩制失敗的同時,澳門、深圳恰恰也證明一國一制才是王道。

    我也說過,香港獨特的租值來自於中國的自我封閉(以及1970年代以前的歐美封閉)。改革開放後,在中國逐漸融入世界市場且要素平價的影響之下,香港租值越來越低是必然結果。因此,我認為,中國只是在等一個處理香港的成本「可容忍」的點到來,而非退讓。站在這點看,我相信中國也不會太在乎香港於WTO的獨立關稅地位。

    暴風雨前的寧靜,吃瓜群眾就等看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