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year 2015

幾天前,我整理了一下我的e-mail信箱,發現一堆新聞留言回應通知,卻意外發現了一個新聞底下對我的回應通知信,本來想抓圖的,結果下意識的把通知信給刪了,大致上就是我說「農地裝太陽能板陽光被遮住就不能種了」,而對方宣稱「你難道不知道現在的作物不需要陽光了嗎?

Continue Reading

原文就不附了,總之就是某本跟流行的小說,講的是核四運轉之後出事然後怎樣怎樣的。
一般說來台灣常常有「什麼出名抄什麼」的東西,不過能趕上流行又能成功的實在很少,原因沒什麼只是因為流行有時間限制,在這個限制底下急就章出來的東西,品質差勁的機會比優秀的機會高太多了。
這和為了趕暑假或春節檔期而粗製濫造的遊戲軟體是一樣的道理。

Continue Reading

戴盈之曰:「什一,去關市之征,今茲未能。請輕之,以待來年然後已,何如?」
孟子曰:「今有人日攘其鄰之雞者,或告之曰:『是非君子之道。』曰:『請損之,月攘一雞,以待來年然後已。』如知其非義,斯速已矣,何待來年?」 《孟子.滕文公下》

而反核人士正如同這個偷雞的一般。

Continue Reading

反核人士總是用大腦跑「想想流」發電,做著用太陽能和風力來取代核能的春秋大夢。
但是太陽能和風力這種全靠上天賞臉的發電方法根本就無法與人類能控制、24小時都能發電的核能、火力相比,這些人中的多數大概臉皮還沒有厚到閉上眼睛可以擋下核彈頭戰斧的地步(當然也有些人已經修煉到了金臉罩十四關,就算直接用中子星砸都砸不穿的逆天臉皮,不過暫不討論。),所以他們還是會想方設法的想要弄出穩定的再生能源方法,不過嘛………

Continue Reading

原能會弄了一系列影片,其中的第十五回提到核電廠爆炸之後的輻射物質是輻射塵,處理方法是用水洗掉,然後某群書讀很少砲放很大的立委(毫不意外)就砲聲隆隆,宣稱此乃「專業的謊言」。
我們當然不知道立委是不是生病的時候找的都不是醫生(或許是哪個高明的禮儀師),也很能體諒他們對於自己立的法律充滿外行的素人氣息。
不過呢,在應對輻射塵上,就是要沖水,舉世皆然。

Continue Reading

原文:
========
八十萬的後備軍人被動員徒手救災,因為熔毀的高溫反應爐核心如果觸及下方儲藏室的核燃料,爆炸的半徑將遠達三百公里外的明斯克。
========
這是某人宣稱戈巴契夫說的車諾比核災,嗯,我們暫且不研究戈巴契夫的說詞多可信,別忘了政治人物出一張嘴豪洨的事情比比皆是。
別忘了,就算是堂堂美國大總統柯林頓,在被問到是不是有讓李文斯基排毒的時候,也是斬釘截鐵的說沒有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