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comments on “各位,你們可以放心的去FF了

  1. 袁崇煥為什麼敢說五年平遼? ——為你揭開背後的秘密
    淚痕春雨
      
    袁崇煥在御前會議上,向崇禎皇帝許諾五年平遼。
      
    會場休息期間,許譽卿代表大家問袁崇煥。你說能五年平遼,我們想听一聽具體的執行方案。袁崇煥告訴許譽卿,我這是看皇帝著急,就隨口安慰一下皇帝。
      
      許譽卿一聽這話,當時就急了。這種話也是隨便亂說的,你別看皇帝只有18歲,但是皇帝遇事非常叫真,你怎麼能和皇帝這樣亂許諾呢?
      
    但是,因為官員們的工作習慣從來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與我無關,天塌下來,也是大個頂著。最經典的就是袁崇煥大說五年平遼。是個傻子也知道,這就是在大放厥詞。但是,就是沒有人跟皇帝說一聲。
      
      五年平遼?你也真敢胡吹!
      
    想當年,魏九千歲給你籌集了十五萬大軍,你被六萬敵人打得,連城門都不敢出。最後魏九千歲都氣得想撤你的職。就憑你這種表現,也想五年平遼,我們實在想知道,你拿什麼去平遼?
      
    魏忠賢雖然混蛋,但是平心而論,在寧錦之戰時,他一次集結的軍隊,已達到了帝國的能力上限。你袁崇煥,以當時的軍事資源,都不敢出城作戰,我估計你永遠也不敢出城作戰了。因為,你指望政府給你調撥更多的軍事資源,那是想也不用想了。
      
    只是這種事說起來,那可複雜了。因為,這樣一分析。那皇帝肯定會嚴抓各個部門的工作了。而皇帝一嚴抓各個部門的工作,提出這種疑問的人,自然會讓各個部門的官員都恨這入骨。因為,大家都少說一句話,什麼事也沒有了。你偏要多那一句嘴,你不嫌事多,我們大都還嫌事多呢!
      
    所以,官員都假裝什麼也不知道。總而言之,你袁崇煥敢吹,就吹去吧。反正有事了,也是個大的扛著。
      
        用城牆大砲戰略收復遼東,那不是作夢嗎?寧錦等地,是滿清認為雞肋的地方,你自然有機會去修城池了,也自然能守住了。
      
      你試著越過遼河修一座城池?肯定修到一半時,滿清大軍就會殺過來。在這種背景下,你怎麼修一座城池?就算你能修好這座城,滿清大軍長期把軍隊駐紮在你城下,你如何應對呢?你都越過遼河了,滿清可能三兩天、二三十天就撤軍嗎?
      
    你不要說敢越過遼河了,你就是敢越過大凌河,滿清也會曠日持久的圍住你。對此,只要看一下幾年後,祖大壽是如何被俘虜的,大家就可以知道。
      
    如果在圍攻大凌河城時,滿清也是攻打三兩天、二三十天,明帝國肯定就會多一個大凌河大捷。問題是,滿清圍住大凌河城就是不撤軍,硬把大凌河城耗得人吃人了;最後祖大壽終於被俘虜了。
      
    你不要說收復全遼了,你有本事,先把廣寧收回來。廣寧城沒有敵人一兵一卒,你都無力收復,你都不敢收復。你們在寧錦折騰了七八年,從來都不敢越過大凌河一線,就憑你這種表現,也敢說收復全遼,你不是扯淡嗎?
      
        從基本的歷史事實去看​​,誰也會覺得,袁崇煥的五年平遼,只是一句大話。
      
    但是,袁崇煥在提拔自己親信時,是這樣對皇帝說的;我五年平遼,就是靠這三個人的。如果到時無法平遼,不用你動手,我就動手殺了他們三個人,而且您也可以殺我。 “此三人當與臣始而終之,若屆期不效,臣手戮三人,而以身請死於皇上”
      
    如果看袁崇煥這段話,誰也會覺得,袁崇煥對五年平遼,是充滿信心的。因為,這是和皇帝立下了生死狀。
      
    而且,袁崇煥在殺毛文龍後,是這樣對皇帝說的,毛文龍活著,會阻礙我平遼,所以我殺了他。當然了,如果我五年之後平不了遼,你也可以殺我。 “臣五年不能平奴,求皇上亦以誅文龍者誅臣!”
      
    如果看袁崇煥這段話,誰也會覺得,袁崇煥對五年平遼,是充滿信心的。因為,這同樣是與皇帝立下了生死狀。
      
    但是,我相信一個客觀分析歷史的人,都會認為,在當時背景下,所謂的五年平遼,是根本不具備可行性的。因為,在當時背景下,明帝國能壓制住滿清繼續擴張的勢頭,也是近於不可能的。所以,袁崇煥在寧錦折騰了半天,最後平遼八字沒有一撇,滿清卻​​打到了北京城下。微信號:lszhhui
      
    既然大家都認為五年平遼,是不可能實現的;既然袁崇煥本人也承認,所謂的五年平遼,只是為了安慰皇帝才說的大話。
      
    我們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袁崇煥會大言不慚的開口閉口五年平遼,更敢揚言,如果不能兌現諾言,他就一死以謝天下呢?
      
    我想,合理的解釋應該是,袁崇煥當時就計劃讓關寧部隊軍閥化了。部隊軍閥化的結果是什麼?我們看看關寧軍隊後來的表現,就可以知道了。
      
    在己巳之變時,皇帝把袁崇煥拘捕了,結果呢?在滿清大軍包圍帝國都城時,祖大壽就率軍撤走了。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事呢?
      
    據說是因為袁崇煥在關寧軍隊的威信太高了,所以關寧軍隊看到皇帝敢抓袁崇煥,馬上就率軍撤走了,雖然當時敵人的軍隊正包圍著帝國都城。
      
      其實呢?這種說法,純屬扯淡。
      
    我們可以想像,在魏忠賢時代,如果魏忠要殺他袁崇煥,關寧軍隊敢公然對魏忠賢表示不滿嗎?肯定是不敢的!因為,一支沒有軍閥化的部隊,是絕不敢與執政官叫板的;而在這種背景下,執政官想撤一個將領、殺一個將領,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難度。
      
    在正常情況下,明帝國軍隊內部是三條系統並存的。換而言之,有內廷的監軍系統;有文職官員的行政系統;有各級將領構成的軍事系統。在這種三系統並存的背景下,某一個人想依靠軍隊,對皇帝表示不滿,他肯定是不想活了。因為,皇帝隨便派兩個使者過去,就可以把他抓到監獄的;而且皇帝肯定會這樣幹的,因為這本身就是叛亂。
      
    這三條系統並存,本身就意味著,沒有人能靠軍隊對皇帝表示不滿。因為,在這三條系統並存的背景下,軍隊內部的人事權力,一直牢牢控制在皇帝手中。換而言之,在某個軍區內部,各有將領、官員升降沉浮,都控制在皇帝手中。
      
      部隊軍閥化的原因是非常多的。但是,最後的結果就是,部隊內的人事權力都被某個人控制了。在這種背景下,擁有人事權力的人,就會漸漸把部隊軍閥化了。結果就是,最後有人依靠軍隊與皇帝叫號時,皇帝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在帝國都城被敵人包圍時,關寧軍隊就敢擅自率軍撤走。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這支軍隊已軍閥化了。否則,他們哪敢干這種事呢?因為,這種行為,放在任何時代、任何社會中,主要責任者也是死罪!如果這都不是死罪,那什麼叫死罪呢?
      
    更主要的是,通常情況下,也沒有一個將領敢干這種事。因為,在軍隊內部,與他權力、地位對等的人有好幾個;他敢公然對皇帝表示不滿,那幾個與他地位對等的人,肯定不會聽從他的。而且比他權力、地位低的人,通常也不是他的親信,因為這些人,都是政府任命的,而且這些人的升降沉浮,也不是他可以決定的。這些人自然也不會以他馬首是瞻。
      
    在這種背景下,就算皇帝冤枉了一個將領,就算皇帝想殺一個將領,這個將領也只有乖乖認命,因為反抗是沒有結果的。
      
    但是,當部隊軍閥化後,一切就不同了。軍隊內部就會出現一個,權力凌駕於大家之上的人權力者。比如,因為皇帝的信任,在關寧軍隊內部,已沒有一個人能與袁崇煥分庭抗禮了。在這種背景下,袁崇煥自然有機會讓部隊軍閥化了。更主要的是,崇禎皇帝被他五年平遼的言論所迷惑,所以讓他隨便用人。在這種背景下,袁崇煥自然更有機會讓部隊軍閥化了。
      
    結果就是,在關寧軍隊內,沒有一個人能製約袁崇煥;而袁崇煥手下,都是袁崇煥的私人親信。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皇帝自然不能把關寧軍隊怎麼樣了。於是,皇帝敢抓袁崇煥,袁崇煥的軍隊馬上就給皇帝臉色看。對此,皇帝那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其實,袁崇煥被皇帝活剮,主要的罪行就在這裡。其它的罪行,都不過是失職罷了。相關罪行,有個被殺頭就可以扛住。但是,利用皇帝的信任,讓軍隊軍閥化,那就不是簡單的失職,而是謀逆了。
      
    其實,當皇帝派人讓袁崇煥給祖大壽寫信,希望關寧軍隊有話好好說時,袁崇煥的命運就已註定了。因為,皇帝在信任你之前,可以強有力的控制關寧軍隊,皇帝信任你之後,關寧軍隊眼中只有你,卻沒有了皇帝,這叫什麼事?
      
    什麼,因為你在軍隊內的威信太高了,所以大家才會這樣支持你。這純粹就叫扯淡!如果皇帝在關寧地區,設置幾個權力地位比你還高的軍政長官,你在關寧地區算個屁啊?就是皇帝在關寧地區,設置幾個權力地位與你相若的軍政長官,你在關寧地區,又算哪頭蒜呢?至於皇帝依然讓你在老家當老百姓,就更不用說了。
      
    袁崇煥之所以在關寧地區,擁有那樣高的威信。原因太簡單了,無非是因為皇帝讓袁崇煥成了關寧地區的最高軍政長官;無非是因為皇帝把那些可能與袁崇煥分庭抗禮的軍政長官,都調離了關寧地區。失去這種背景下,皇帝抓袁崇煥,就跟魏忠賢撤袁崇煥職一樣,絕不會引起任何後果。
      
    你說皇帝給你全權,你就能五年平遼;結果呢?能不能平遼,誰也不知道,但是敵人軍隊卻是打到北京城下了。結果呢?能不能平遼,誰也不知道,但是皇帝卻發現自己無法有效指揮這支軍隊了。
      
    只是,後面那條罪名,是沒有人敢說的。因為,如果給袁崇煥按這樣的罪名。祖大壽在帝國都城被敵人包圍之際,公然率軍出走的行為,算什麼呢?顯然是死罪!這種行為,放在任何時候、任何社會也是死罪。因為,你有天大的委屈、冤屈,在帝國都城被敵人包圍之時,你也不應該擅自率軍離開啊!
      
        因為,關寧軍隊已讓袁崇煥折騰的軍閥化了,所以皇帝現在已管不了祖大壽了。總而言之,祖大壽就這麼幹,你皇帝不服,來管一下祖大壽?皇帝顯然不敢不服。因為,皇帝不服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在這種背景下,袁崇煥最重要的罪行,就沒有人敢提了。因為,一提袁崇煥的這種罪行,就等於把矛頭指向整個關寧軍隊了。什麼關寧軍隊軍閥化了,什麼關寧軍隊皇帝管不了,這種話誰敢亂說?雖然它是事實。
      
    我們可以想像,如果皇帝把袁崇煥放出去,讓袁崇煥回到關寧。那皇帝再管袁崇煥,肯定是管不了了。一切就如,皇帝最後無法管祖大壽一樣。
      
      關寧軍隊最後已明顯軍閥化了。關寧軍隊願意接受一個政府派來的監軍,也會接受帝國政府的調動。但是,關寧軍隊內部事情,政府是無權插手的。所以,祖大壽在崇禎四年被滿清俘虜,後來不明不白的跑了回來,繼續當關寧最高指揮官;皇帝對此不敢多問一句。而祖大壽第二次被俘後,關寧軍隊的最高指揮官,就變成了祖大壽的外甥吳三桂;皇帝對此依然不敢多問一句。
      
    關寧軍隊,並不具備完全軍閥化的條件。換而言之,他的經濟命脈還在皇帝手中抓著。因為,維持這支軍隊的費用,並不是關寧地區可以弄出來的。但是,因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讓關寧軍隊可以沖破這種約束。
      
    皇帝對於祖大壽公然叛亂的行為,為什麼​​不給予懲罰呢?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你真敢用武力迫使關寧軍隊屈服(先凍結他的餉銀,在它陷入經濟危機後迫使他向政府屈服)。關寧軍隊隨時可能倒向滿清的,至少有可以與滿清結成盟友,如果是這樣,明帝國的損失就更大了。
      
    關寧軍隊最後的結果是,他擁有十多萬大軍,一年向政府要數百萬兩白銀的軍費,卻只負責山海關的安全。對於政府的命令,他想執行就執行,不想執行,就帶理不理,皇帝對此也是沒有任何辦法。
      
    看到這裡,我們大約可以知道,袁崇煥為什麼敢大言不慚五年平遼了吧。因為,他用這種大話,向皇帝騙去了各種權力,而在此基礎上,把關寧部隊軍閥化了。到時,不要說五年之後了,就是三年之後,皇帝感覺自己受騙了,也無可奈何了。因為,袁崇煥隨便找點理由和皇帝哩個啷,皇帝也沒有辦法。因為,派幾個使者,肯定無法把袁崇煥調回來;派大軍逼迫,那是不現實的。但是,很不幸,袁崇煥的努力,只是替祖大壽做了嫁衣裳。

    • 大凌河之役敗在援軍無力,不是兵變就是不合落跑,滿清可是舉全國之力,當然打不贏,由這段就可以看出本文根本yy文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