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ll posts for the month 六月, 2016

這奇蹟一般的數學實在有必要拿出來寫一篇。
============
曾擔任台灣環保聯盟總會會長、台電董事等職的王塗發認為,台灣並沒有缺電的問題,多是台電拿來恐嚇人民的手法。他舉備用容量率的例子,所有發電機組能發出的電,減去尖峰負載所剩的發電容量,再除以年度最尖峰負載所得的百分比來看,也有十%以上;但備轉容量率就被台電所操控,所有發電機組先刪去故障的、歲修的,再去計算面對尖峰負載的百分比,就會像現在所說的三%、四%,但其實備轉容量率是不應該比備用容量率低的,而這就反映了台電在經營管理上也有很大的問題。
============
看到這個說法的時候,震驚於台灣數學界的發展,想來一定是要寫一篇的,畢竟這可是可以讓由古至今的所有數學大師氣到從棺材裡面活回來再氣死一次的神奇算式啊!

Continue Reading

反核人士和綠能掮客有時候會拿德國某個時段的負電價來做為再生能源的里程碑,但實際上這根本就是再生能源荼毒電網的墓誌銘。
事實上,在自由市場下出現負的價格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事,更加不正常。
用農產品來舉個例子,如果現在市場上出現了免費而且拿一個還倒貼你一百塊的西瓜,你敢吃嗎?

Continue Reading

其實不太想寫。
我們多數人都體驗過穿制服的學生時代,每天早上起床穿上怎麼看怎麼瘥的制服上學去,回家馬上脫掉,就自己的經歷來說,唯一的救贖大概只有下雨淹水鞋襪全濕,穿(偷偷)帶來的拖鞋啪啪走的時候吧。
不過上了大學真的不用穿那東西之後,遇到啥制服日的卻又會特地翻出來,天天穿的時候靠北靠木,真的不用穿了又懷念起來,充分體現了人類販劍的本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