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comments on “沒有陸客,正是來台賞猴的好時機

  1. 國民黨之前為何會潰敗,不是做不好,只是那隱隱約約的陸資和各地方的父母官及人頭當道,中央置知不理所致,個人覺得開放陸客是對,但隨後的人頭陸資是國民黨該檢討的敗筆

    • 那不是敗筆:那是敗腎!!內賊太多的國民黨才是它敗腎的種因。
      那隱隱約約的內褲你也要有洞50分才看的見啊!!不然是什麼:只是三人說曾參殺人啦!!

    • 兩岸「維持現狀」 蔡英文豈能自欺欺人?
      2018-12-21 新頭殼 黃映溓

      九合一大選結果,台灣人民用選票告訴蔡英文政府:兩岸關係持續的敵對惡化必須緩和下來,彼此加強交流合作,共創雙贏。
      蔡英文總統就職前夕,以兩岸「維持現狀」大打模糊仗,爭取中間選民認同;上任以來,意識型態掛帥。2018九合一大選,韓國瑜理直氣壯大聲疾呼「承認九二共識,支持中華民國」,承諾上任後將建立「兩岸工作小組」;緊接在後的,台中市、新北市、金門縣、花蓮縣、台東縣紛紛跟進。「韓流」席捲全台,從北到南,由東至西。這樣的訊息,強烈傳達出,台灣人民受夠了政客藉由意識型態的政治操弄,要的就只是單純的「顧民生、拼經濟」。
      民進黨蔡英文總統上任兩年七個月來,兩岸關係陷入僵局。多家民調顯示,蔡政府處理兩岸關係的表現,有高達半數以上民眾不滿意。今年初,M503航線爭議沸沸揚揚,蔡政府竟犧牲台商暨學子春節返台團聚這種作法自爽、自嗨,彰顯出十足的鴕鳥心態。
      蔡政府執政下兩岸關係變成「已讀不回」,影響觀光旅遊事業。民進黨不思正確解決方法,竟將外籍配偶回家省親後返台、過境轉機旅客等「權充」境外旅客人數,自欺欺人,典型阿Q心態,實不足取。
      蔡英文帶領民進黨重返執政,沿襲陳水扁執政時期的兩岸政策,在政治上持續與大陸對立切割,國際外交尊美親日,經貿上則採取「新南向政策」取代行之有年的兩岸交流。堅持「去中化」的政治立場;企圖藉由理念台獨、文化台獨,進一步邁向經濟台獨、法理台獨。
      民進黨長期反中仇共,為了凝聚本土勢力,過去在野時消費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儼然當做選票提款機;如今執政,黔驢技窮,窘態畢露,儼然讓人看破手腳。
      大陸官方從2016年3月起就祭出首波來台陸客的限縮令,旅遊業者哀鴻遍野。保守估計,台灣相關業者至少有十萬人面臨衝擊,影響旅行社、遊覽車、民宿業者、觀光風景地區商家生計。
      蔡政府上台以來,始終對兩岸政策模擬兩可。選前以「維持現狀」大打兩岸關係模糊戰,訴求中間選民支持認同;上任後堅持不願對「九二共識」鬆口,兩岸關係陷入僵局,面對兩岸議題,對岸持續冷處理。蔡英文的兩岸政策成為對岸所謂「未完成的答卷」。
      2017年520小英執政週年前夕,一度拋出「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的兩岸關係互動「三新」主張,提名備受獨派青睞的賴清德擔任行政院長。補提名的大法官、考試、監察委員不認同中華民國,獨派政治立場鮮明。期待對岸向台灣釋出善意,無異是痴人說夢、緣木求魚!
      民進黨重返執政兩年七個月。此期間,兩岸溝通機制停擺,交流幾告中斷,旅遊業者坐以待斃,重創台灣旅遊業商機。兩岸關係已讀不回,涉陸官員枯坐冷板凳,陸委會形同虛設。
      外交是兩岸政策的延伸。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外交困頓,窒礙難行。此期間,包括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多明尼加、布吉納法索、薩爾瓦多,短短兩年相繼五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台灣斷交潮方興未艾,台灣在國際上的生存發展空間屢被對岸抑制限縮。蔡政府疲於應付,除了「深表遺憾」,一籌莫展。
      2016年蔡英文總統當選之初,揭櫫將全力推動台灣社會走向「新經濟、新社會、新政治」的新願景;2017年520就職周年前夕,又拋出「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的兩岸關係互動「三新」主張;縱然面對2018年九合一大選慘敗,近日主動召開總統府迴廊記者會,試圖與台灣人民對話,依然自我感覺良好。之於台灣社會也好、兩岸關係也罷,蔡英文始終無法跳脫自我設限的意識型態框架;長此以往,台灣人民正如同溫水煮青蛙,一步步深陷危險境遇,台灣未來的前途著實堪慮!
      眼下,台灣正面臨到兩岸冰封、外交困頓、經濟惡化、工資低落、人才流失、產業出走、國家認同錯亂等重大挑戰,在在衝擊台灣的未來發展。面對全球化鉅變衝擊,民進黨究竟要如何帶領台灣與世界接軌、掙脫困境、迎向未來?蔡英文選前揭櫫的保證與承諾,是否還值得台灣人民期待?

  2. 陸資又怎樣?
    一個外貿國家害怕外國資本是怎麼回事?
    人民幣比較臭嗎?

    • 害怕外資是應該的,不只陸資,任何外資都有操控本國企業的可能性,
      因此許多國家都有制定限制外資的條款,中國也是如此。
      而且由中資的政治性來說,對於中資確實要特別謹慎,
      陸客會因為官方政治思想而減少就已經證明了中國會以資本來影響別國的政治,
      這意味著用錢限制你的自由。
      我想沒有人是只要有錢賺,就甚麼工作都做的,
      合理的上班時間當然沒問題,但連下班時間都要管控的公司不值得待,
      這是同樣的道理,陸資已經逾越了外貿的範圍。

      包含陸客和其他國家來台觀光人數的成長絕對是馬英九的功勞,
      但由這幾年來多起陸客事故看來,專接陸客的劣質遊覽公司是很普遍的。
      也許是因為接陸客不需要訓練導遊學外語,經營成本相對低廉,
      可以看出有許多投機業者低價爭搶陸客團的現象。
      這也許不能說是一條龍式經營,但確實是讓台灣業者的獲利受限,
      甚至造成付出更多的社會成本。
      維持這種現狀勢必不可行,要延續馬時代的政策,
      必須整頓旅遊業者,推出面向陸客的精緻化行程。
      否則我也希望陸客減少,多一些其他國家的旅客給那些正派經營的旅行社賺。

      • 說的都是對的:但是政府根本是個屁!!!!什麼都不做卻希望日進斗金的群体和個人=這不叫秀下限!!這只有2種可能:1是詐騙 2是白癡的午餐

    • 不是比較臭:是太多臭不要臉的假日本皇民奴才一有機會就愛幹幹叫。叫聲豪放 海放 處處皆放。在他們眼裡只有台灣國是香的。但是你如果回頭問他們新台幣可以當垃圾燒掉或者送給需要臭新台幣的我們嗎!!這時候新台幣突然又香了。

  3. 從日本中心主義解析民進黨人的史觀
    2018-08-18 多維新聞網 王崑義(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台灣第一座慰安婦銅像日前選擇在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於國民黨的台南市黨部旁空地上設立,日本政府發言人對此表示極為遺憾。台灣外交部立即回應說,部分民間團體設立慰安婦銅像一事,政府並無參與。蔡政府深怕得罪日本政府,急於撇清跟慰安婦銅像的關係。可見台灣綠營人士親日情結之深,已經是到了以「日本中心主義」為價值作為檢驗標準的地步。
    針對台灣設立慰安婦銅像一事,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第一時間是透過「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向台灣表示,這與日本政府立場和至今為止的努力不相容,讓人極為遺憾。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雖然表態說,蔡政府一向高度重視台籍慰安婦問題,對處理此一問題及爭取原慰安婦尊嚴的立場不變,今後將持續與日方協商;但也急於切割跟慰安婦銅像的關係,避免惹惱了日本政府。

    綠營後殖民意識 建構日本中心主義

    台灣綠營人士親日,早就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從1990年代李登輝和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提到「生為台灣人的悲哀」之時,他就跟綠營人士一樣,也開始歌頌日本殖民統治台灣的美好。
    李登輝曾舉例說,1895年,日清兩國在馬關召開和談會議,談到割讓台灣的問題,清朝代表李鴻章對日本代表伊藤博文說「台灣難治,3年1小反、5年1大亂,乃大清治權未及的化外之地」。對此,伊藤博文說「日本願接納台灣」,從而接受割讓。如其所言,李登輝就說,後來台灣在日本統治50年間,完成了前近代農業社會轉型為近代化社會的改變。
    李登輝所言就是典型的台灣綠營人士對日心態,完全忽視了日本殖民台灣時對台灣人民殘殺的一面,而是選擇性的記憶日本建設台灣的一面。這種「後殖民意識」漸漸建構出一種以日本為中心的心態,對照於過去台灣普遍存在以中國為中心的文化觀、歷史觀,兩相激盪。為了服膺自己的價值觀,這也是造成民進黨人掌握執政機會,急於去中國史的緣故。
    事實上,過去台灣的「中國中心主義」,包括有地理中國中心主義、文化中心主義、語言、習俗中國中心主義等。這些中心影響台灣文化相當深遠,也是讓台灣人在認同上無法跟中國完全切割的主因。
    而在亞洲周邊國家也是普遍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而形成一整個儒家思想體系,包括日本、韓國都是。以日本為例,日本聖德太子在給隋煬帝的信中就寫道「日出之處天子致日落之處天子無恙」,這也是日本國名的由來。日本的傳統區劃也參考中國故事分為北海道、東北、關東、中部、近畿、中國地方、四國、九州等8個地區。
    但是,自日本明治維新之後,日本為了「脫亞入歐」,開始批判中國的天朝觀,以及進行華夷之辯,更是唾棄中國改朝換代的歷史事實;轉而宣揚日本天皇「可至萬世而為君」,「神神相生、聖皇連綿」、「與天地無窮」,以便維護萬世一系的「國體」。由於「國體」的改變,日本得以擺脫中華文化的桎梏,逐漸形成「日本中心主義」。
    「日本中心主義」隨著日本對台灣的殖民統治,特別是「皇民化運動」之後,逐漸深入台灣民心。雖然台灣綠營人士接受「日本中心主義」不必然就接受日本的天皇體制,但是日本文化、日本的生活習俗被認為已經是台灣文化不可割離的一部份。
    就以典型的吃來看。台灣遍地存在的日本料理店,商家會宣揚生魚片、鮭魚頭都是從日本空運來台。這些原本生產自北歐的魚貨被宣揚成從日本空運過來台灣,代表它們的新鮮度絕對沒有問題,也是一種品質的保證。
    除了文化、生活習俗以日本為中心之外,即使是殖民統治經驗,綠營人士也會選擇性的記憶美好的一面。例如在台南烏山頭水庫,綠營人士為了紀念日本工程師八田與一建造水庫與嘉南大圳的功績,特別在水庫旁為他設立了紀念銅像。但是國民黨為在日本統治時期受害的台籍慰安婦設立銅像時,民進黨政府就急於撇清跟銅像的關係。這種充滿後殖民意識的價值觀,就是典型的「日本中心主義」在背後作祟。
    當然,台灣綠營人士對日本的崇拜,也不僅止於歷史,現實的政治上也可以舉出許多例子。以在陳水扁執政時期一位日本籍的台獨人士金美齡為例,她不但被扁政府聘為國策顧問,還可以不時指責民進黨政府,要他們為日本人所做的一些事道歉。
    例如,2001年3月,日本漫畫家小林善紀的《台灣論》在台灣出版,由於書中對於日本殖民時期的歷史做了偏向日本右翼立場的論述,尤其對戰爭時期慰安婦的美化,導致台灣統派人士的強烈反彈。金美齡為小林善紀辯解,認為慰安婦事件是被親中人士刻意炒作,並指責政府將小林善紀列為不受歡迎人物是一項錯誤的決定。金美齡完全以日本人的立場,反而要求民進黨政府道歉,甚至直接點名要內政部長與外交部長辭職。

    教東亞史 以日本中心取代中國中心

    再從更現實一點的層面來看。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以後,曾經傳出蔡英文有意把民進黨的四大天王呂秀蓮派駐巴拿馬,蘇貞昌派駐新加坡,謝長廷派駐日本。最後只有謝長廷接受擔任駐日代表。
    謝長廷的選擇當時讓人很不解,因為過去幾年謝系已經壯大到可以跟民進黨內最大派系新潮流系對抗的地位,而且很長的一段時間謝系還在宜蘭對派系的新血進行訓練,沒道理謝長廷會放棄這一切跑去當駐日代表。要知道,民進黨天王的生存之道,就是背後要有一個派系力拱。沒有派系,就沒有力量,最後只會遭到黨內唾棄,呂秀蓮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而蘇貞昌能再被啟用競選新北市長,無非他背後有個蘇系,可以跟新系、綠色友誼連線合作。游錫堃之所以還能在民進黨內呼風喚雨,也是因為他有一個「正國會」可以操縱所致。謝長廷遠離台北的政治圈,無非是要讓謝系瓦解。以致於謝系的姚文智雖然代表民進黨出戰台北市長,但在沒有派系的奧援之下,他的出選恐怕要變成台灣政壇的一場笑話。
    這也是謝長廷選擇擔任駐日代表所造成的惡果。當然要解釋謝的選擇,也許就是他內心的日本中心主義在作祟,以致於讓他義無反顧的選擇駐日,而不惜放棄謝系的發展。
    所以「日本中心主義」一直是民進黨人心中相當神聖的價值意識,也是構成民進黨人史觀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由此也可以解釋,民進黨在高中課程去中國史、改教東亞史,這個東亞史其實就是隱含著日本中心主義的史觀,用以取代中國中心主義。
    但是民進黨人的日本中心主義畢竟是少數人奉行的價值意識。除非民進黨能夠永久執政,否則在台灣社會普遍還是以中華文化作為一種生活方式之下,想以日本中心主義完全取代中國中心主義的價值意識,民進黨最後恐怕也會徒勞無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