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ments on “以核養綠,理所當然

  1. 民進黨該如何帶領台灣脫離擁核與空污的兩難?
    2018-11-18 蘋果即時 錢建文(彰化醫療界聯盟理事長)

    無核就要增火,燃煤有害健康就要燃氣,燃氣怕來不及就要破壞藻礁,不想破壞藻礁就要核電。事實是這樣嗎?
    空氣污染問題已經成為全國人民關注的重大議題。面對影響深遠的重大議題,就要處理問題的根源,才不會讓問題陷於上述的無解循環中。
    什麼是空污問題的根源?能源議題顯然是問題的根源之一,也是現在大家討論的焦點。不同的發電方式,就會有不同嚴重度的污染問題。然而不管用哪一種方式,都會有各自不同的問題。因此更進一步應該問的是,為什麼台灣需要那麼多電?
    消耗掉台灣的大量發電,卻創造出相對低的經濟貢獻,也製造了大量污染的最大根源,就是:能源效率低的石化鋼鐵產業,也就是所謂的褐色企業。
    早在2010年台灣智庫的研究就顯示,台灣的石化業製造了太多外部成本,對整體國家來說,做越多就越不划算。這些高耗能產業製造了污染,危害了人民的健康,造成每年鉅額健保支出。另一方面,石化業的老闆自己也承認,台灣不適合發展觀光業的原因,就是台灣被這些產業搞得太髒。這個根源問題不處理,卻只推無核家園,就會把民進黨自己推向無解的難題中。
    我們能期待民進黨政府處理國民黨政府留下來的錯誤產業政策嗎?蔡英文總統在總統大選前曾經密訪六輕,但後來被媒體發現;民進黨執政之後,也居然把已經研究六輕健康危害十多年的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院長的研究經費取消;此外,當同黨彰化縣長魏明谷依法停發台化彰化廠中的燃煤電廠的燃煤許可證之前,也受到來自於中央政府的高壓阻攔,最後甚至還以修改空污法的方式限縮地方政府的管制權限。由以上三點來看,民進黨政府只會欺負台灣瑰寶藻礁,不敢處理對國家人民不利的骯髒褐色企業財團。
    要解決所有問題的最好方式,就是用政策的手段將石化鋼鐵的外部成本內部化,迫使他們不要再靠出賣台灣人的健康方式大賺得來容易的錢(easy money):要用天然氣發電,要自己淡化海水,要為了污染環境所造成的疾病損失補償健康醫療與生命損失的費用;若能如此,他們才會努力轉型,大幅減少低階石化產品產量,將資金轉往更乾淨對大家都有幫助的綠色經濟。
    減褐政策符合所有人的利益,甚至包括褐色企業家自己。非核之後,唯有減褐以減少用電需求,民進黨才能真正超越國民黨,帶領台灣脫離擁核與空污的兩難困境。

  2. 如果通過三接的是中國國民黨
    2018-10-18 蘋果即時 錢建文(醫師、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

    如果通過三接的是中國國民黨,那一定是賣台的又一表現!民主進步黨會說,中國國民黨不但出賣台灣主權給中國,也出賣台灣的世界遺產與永續發展價值,是個徹徹底底的敗家外來政權!
    如果通過三接的是中國國民黨,那一定是國民大會的「老表」們又借屍還魂!民主進步黨會說,中國國民黨不改革命劣根性,違反民主精神地動用政府投票部隊去支持政府自己提出來的開發案,是個徹徹底底反民主的集權政黨!
    如果通過三接的是中國國民黨,那一定是「白海豚會轉彎」的姊妹之作!環評會議中,學者專家已經指出,就算是縮小開發,所在場址也有一級保育生物,依法不得開發;且改變海象會也會影響觀新藻礁,危害整體藻礁的生態。但是中國國民黨的環保署署長卻踐踏專業意見,屈服於強勢主導的行政院院長,以粗暴的手段通過環評,是個徹徹底底反專業的水母腦政黨!
    如果通過三接的是中國國民黨,那一定會造成中國國民黨下台!民主進步黨會說,這個開發案從頭到尾都是違法的,是逃到中國的陳由豪與中國國民黨官商勾結的產物;為了保護藻礁,唯一的方法,就是讓這個永遠與財團站在一起的資本黨下台!
    如果通過三接的是中國國民黨?其實這個如果根本不會發生。因為民主進步黨的環保立委,會帶著環保團體依照慣例進入環保署開會,不會讓外來政權的警察阻擋公民進入環保署。民主進步黨的幾位優秀立委們,也還不會被黨鞭只是因為他們不聽話、就把他們踢出衛環委員會,而會留在立法院中強力質詢環保署。面對強大在野黨的競爭,中國國民黨會非常擔心失去政權,因此就算會嚴重得罪財團們,也終止了國光石化的開發案。面對選舉,選擇謙卑。
    三接不是深澳的替代品,而是另一個必定失敗的深澳。為了避免民主進步黨繼續自我凌遲,請選民們協助他們,讓他們的期中考失敗,失敗之後才會真正謙卑;以免繼續累積負能量,到了期末考不可避免地一敗塗地。
    註1:「民主進步黨的環保立委」,指的是田秋菫(上屆)。
    註2:「民主進步黨的幾位優秀立委們」,指的是劉建國與林淑芬。

  3. 我公開聲明以下所提出的技術規劃設計 ~ 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先生以及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先生共同持有專利權 !!!

    我公開聲明以下所提出的技術規劃設計 ~ 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先生以及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先生共同持有專利權 !!!

    我公開聲明以下所提出的技術規劃設計 ~ 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先生以及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先生共同持有專利權 !!!

    ((( 很重要所以重複三次 … 呵呵呵 )))



    我的能源創新技術所能創造的價值 ~ 在2000億歐元以上 !!!

    全球競爭力是無敵的 ~ 可以直接與全世界所有發電廠 ~ 以超低成本簡單改裝無縫接軌 !!!

    我提出的技術免費授權給中國國營能源業者 !!!

    我是原創發明人 ~ 我有權把我的發明公開免費授權給中國國營能源業者 !!!

    我公開聲明我的本項原創發明 ~ 唯一免費授權給中國國營能源業者 !!!

    我本身仍具有此項原創發明運用權利 !!!




    在一個400公尺長的操場跑道空間
    我會規劃設計300公尺至350公尺的圓形水道 ~ 以鋼骨結構重疊10層至20層以上

    圓形水道表面製造些紋路構造

    中心底部以及中心頂部 ~ 留個圓心支點 ~ 預留中心支柱點

    然後就是圓形水道上方的浮體

    把圓形鐵管繞成圓相接 ~ 成圓形管

    圓形管表面製造紋路構造 ~ 放在圓形水道上

    中心支柱向周圍延伸側支柱 ~ 與圓形管浮體組裝起來

    圓形水道 ~ 以抽水馬達巧妙的挪移水 ~ 就可以有極大的輸出了



    零污染 ~ 技術門檻低 ~ 維修維護成本低 ~ 競爭力強 ~ 幾乎沒有阻力 ~ 可以大規模發展
    以大規模發展發電量利潤抽成兩成來說 ~ 穩賺無賠



    補充
    巧妙的挪移水的方式 : 圓形水道分成36個角度 ~ 從水平面挪移水至旁邊掛載的水箱 ~ 水箱接管至圓形水道底部面讓水回流
    圓形水道與圓形浮體的表面紋路構造 : 以微微傾斜接近平行角度的長線條 如此便構成了超強的水力發電場

    另外補充 可比例縮小成兩個100公尺的圓形水道及圓形浮體 ~ 重疊成10層至20層結構 !
    ((( 更可比例縮小至適當大小 )))
    一個轉換為氣壓輸出 ~ 做為運作馬達發電的初始啟動
    一個轉換為適當齒輪比輸出 ~ 做為馬達發電初始啟動後的推動加速 免變速箱系統



    我是有才華的 ~ 讓有慧眼的人評判

    我提出的規劃設計是正規的完全可行的 ~ 以馬達抽水驅動 ~ 讓水位的變化把浮體的浮力極大化轉換 ~ 成為極大動能輸出



    我的規劃設計是無敵的

    還在搞太陽能離岸風電廢核反核 ? ? ?

    我的設計規劃 ~ 已經可以讓東南亞落後國家的發電不虞匱乏了

  4. 歷經大退步的十年 環運必須走自己的路
    2011-04-24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楊憲宏(資深媒體人)

    過去10年,台灣的環境保護可以說是「不進反退」,基本上是挫折最烈的10年。
    2000年政黨輪替,原本是民主的大躍進;可是,民進黨執政之後,在環保問題上妥協或冒進,使得台灣的環保運動呈現停滯、荒廢的狀態。過去,1980年代台灣的環境運動是與黨外政治運動並駕齊驅,甚至有些狀態是超前的;原因是,執政的國民黨是個只重視經濟發展、不在意環境保護的團體;很大的一個問題是,這個以「中國」為名的政黨,政治的目的是回到中國,台灣只是中國國民黨的「反共復興基地」、只是中國國民黨的跳板,這樣的政黨當然不會愛惜台灣。
    黨外運動是以本土核心的思維,保衛台灣。愛護鄉土、珍惜山林、疼愛河流成了一種內化的神聖使命,這樣的黨外運動自然與環保運動交流契合。可是,1988年,黨外運動組黨成功、成為「民主進步黨」之後,環保運動與民進黨之間逐漸出現差別。民進黨的成立是以奪權為目標,環保運動基本上與民進黨的多數金主是站在對立面的;甚至許多民進黨背後的金主是污染者,他們不但投資民進黨、也同時投資國民黨。加上當時一些加入民進黨的環保鬥士以綠色環保理念進入地方選舉都紛紛敗選,敗選的因素大多是對手買票;一旦民進黨內的環保運動者競選失敗,民進黨就與環保運動更行更遠。
    這是1990年後的顯著現象,環保運動逐漸獨立於民進黨之外;可是因為國民黨仍然是一個以經濟發展掛帥的政黨,在政治光譜上,環保運動仍然只能與在野的民進黨進行合作。
    環保運動者都十分謹慎,不要變成民進黨的政治工具。有些環保運動者在1990年代加入民進黨的地方執政為合作的方式,希望可以讓環保運動在民進黨的政治目標上站好一席之地;現在回顧起來,這些努力的效果十分有限,大多數的環保運動者最後都進入民進黨的政治派系染缸中、無法自拔。
    民進黨在2000年之前,呈現出來的奪權意圖十分彰顯;雖然保有一些看似環保理念政綱,其實是口號;雖然環保運動者感到失望,可是有個不環保的國民黨與不太關心環保運動的新黨、親民黨作對比,民進黨仍然得到環保運動者的支持。
    2000年民進黨執政之後,大量的吸納環保運動者進入政府體制,表面上是想在環保革新上有一番作為。可是2000年到2004年民進黨在執政之後,迅速結交了更多過去在國民黨的金主,大多是長期汙染台灣的工業家;這種矛盾的成長,使得環保運動者根本不可能在民進黨的執政下有任何進展。核四廢除的冒進作為,更使得民進黨杯弓蛇影。因此在民進黨執政時代,種種荒謬的「國家重大建設」都出爐,其中最大爭議是「蘇花高」還有「國光石化」。2003年到2007年之間,環保運動者眼見著多年來的環保伙伴民進黨執政之後在環保方面的失守,幾乎欲哭無淚。
    過去10年是慘痛的環保大退步10年。
    2008年國民黨重新拿回執政權,所推出的一樣是把台灣當成跳板的政策。國民黨仍然以「中國」為其終極目標,並不在意台灣環保是否沉淪。這一回國民黨更加肆無忌憚了,他們可以隨時告訴民眾「民進黨執政的時候也主張……」,讓人民走投無路。雖然2012民進黨聲稱他們有了「覺悟」要重拾環保政策、要停核四、要停建國光石化……,可是他們說的有信用嗎?國民黨、民進黨其實在環保上都是難兄難弟,一對活寶。
    2012後的10年,台灣的環境將更加惡劣;台灣環保運動必須走自己的路,否則在國、民兩黨的奪權遊戲中必然粉身碎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